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下乡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平淡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都已经记不得回家里几天,或者是今天星期几了。

    突然,这一天早上,我还在被窝里呼呼大睡,却被老妈摇醒了。

    “楚乔,快醒醒!有你的电话!”老妈催促着我。

    电话?我的电话?我一没朋友,二没同事的,谁会给我打电话?于是睡眼朦胧的问老妈:“谁的电话?”

    “我也没听说过这个人,他说是你的偶像,我还想什么人这么自恋…”

    老妈说到这,我激动的整个人都从床上跳了起来!

    因为我猜到了,电话那边是独眼哥!

    我鞋都没穿赶紧跑去拿起电话:“喂,是独眼哥吗?”

    “哼哼,是我,请问乔先生,你的二人世界活够了没有?”电话里传来独眼哥的声音,我激动不已。

    “老哥,有什么事吗?”我赶紧问他。

    “我和你胡子哥准备回老家,想不想去看看妹妹的情况?”独眼哥问我。

    “什么时候出发?”我几乎没加思索的问。

    “下午,你准备准备,下午去接你。”电话那边没了声音,挂断了。

    我此时不知为何莫名的兴奋,有一种阴了好久的天突然大晴的感觉,我不到为什么会这样兴奋,也许是我想念独眼哥,也许是我不甘现在的百无聊赖的生活罢了。

    午饭的时候,我和老妈请了个假,说准备去外地的朋友家玩几天,老妈自然是同意的,不然她看见我天天在家无所事事,也是够闹心的,她说出去散散心也好。

    饭后不久,一辆黑的越野车就停在了楼下,我和老爸老妈匆匆忙忙告了别,就窜上了车。

    果然,这两位老家伙都在,大胡子在开车,独眼哥坐在副驾驶上在回头冲我呲牙笑呢。

    “楚先生,林小姐,几天不见你们好么?”

    独眼哥还是这么的不靠谱,不过这次我没有这么觉得,反而很怀念。

    林夕也是被独眼哥逗乐了,不过很可惜,独眼哥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

    我没接他的话茬,却有意的调侃他:“独眼哥今天怎么这么铺张,这么豪华霸气的越野车您都用上了?”

    “废话,回老家不得要点面子么!这是男人的脸!”他说完拍了一下大胡子,“出发!”

    一路上我们走的都是高速,看来独眼和和大胡子的家乡距离这里很远,本来早上就是被老妈叫醒的我突然觉得有些困倦,刚想睡觉,独眼老哥却唱起了歌。

    “总是在梦里,我看到你孤独的双眼,我的心,再一次被唤醒…”

    我听出了是许巍的那曲《故乡》,估计独眼哥此时是想表达一种思念家乡的情感。

    不过他活生生的把许巍唱成了赵本山,让我想笑。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独眼哥和大胡子这俩人居然都穿了一套西装,而且好像还是同款!这是有多好面子!看着此时西装笔挺的他,然后再想想他的猪窝,我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的笑声打断了独眼哥的歌声,他回头看了看我,似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终于没有再继续唱。

    一路上我昏昏欲睡,独眼哥和大胡子俩人却是异常的安静,我知道是什么原因,是因为这趟出行的目的让他们开心不起来,他们牵挂着他们的妹妹。

    行驶了几个小时的高速后,终于走了下道,此时我早就不知道这是哪了。

    然后又行驶了很长时间的便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很有地方特色的村子,看上去像是少数民族的样子。

    车辆终于停下了,独眼哥回头对我说:“欢迎来到苗族小镇。”

    我感到非常的惊讶,如果这是他们俩的故乡的话,这俩家伙居然是苗族?

    果然,车辆刚停下我们就被苗族的村民团团围住了。

    苗族是一个最敬重礼仪的民族,每每有客人到来,都会以隆重的仪式来迎接。

    从小到大就没出过本地城市的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来自不同民族的热情,看的我是即觉得新奇好玩,又心潮澎湃的。

    要说人得多出去走走,多感受感受大千世界,开阔开阔自己的眼界。

    来迎接我们的,多数以苗族少女居多,这些少女穿着苗族特色的服装,头上带着银冠,脖子、手腕上带着银饰,一边整齐的跳着舞蹈,一边唱着苗族特有的迎宾歌。

    这些少数民族的小姑娘,那是一个比一个俊啊,看的我是心跳加速,口水直流。

    林夕在我的身体里咳嗽了几声,我立即就悬崖勒马,收敛了不少,我怎么一不小心把这茬给忘了。

    差点踩了雷,弄的气愤一时尴尬,好在有几个村民过来敬酒,我为了缓解尴尬气愤,拿起了一个类似牛角的酒杯就一饮而尽…

    结果我鼻涕眼泪都被呛出来了!没想到这酒这么烈!

    在场的人都被我逗的捧腹大笑,我发现我再一次的丢人现眼了。

    独眼老哥用那种好像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我,拍了拍我的后背对我说:“丢人不?这酒叫牛角酒,超级烈,喝一下意思意思就行了,你居然给喝干了。”

    我此时可能酒劲上来了,感觉头昏脑胀,眼冒金星,也没心思搭理他,好在大胡子一把把我扶住了,不然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迷迷糊糊的和乡亲们寒暄了几句,迷迷糊糊的进了一间屋子,然后我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人虽然醒了,可是酒劲还没过,头疼的厉害。

    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我从床上爬起来,慢慢的向院子走去。

    此时已是夜晚,苗村的夜晚有些微凉,不过空气新鲜潮湿,吸了几口,让我舒服很多。

    院子里是独眼哥和一个老者,俩人不知道在聊着什么,独眼哥看见我出来了,瞪了我一眼,递给了我一根烟。

    我点燃了烟,独眼哥和我介绍说:“这是二叔,村里的长辈。”

    我赶紧点头问好。

    “胡子哥呢?”我问道。

    “去看妹妹去了,你喝多了,他就先过去了。”独眼哥回答。

    他看上去不是很高兴,我不知是不是我喝酒耽误了事情,觉得有点后悔。

    独眼哥示意我坐下,然后对我说:“妹妹的情况越来越糟,你先休息一下吧,然后等胡子电话过来,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我有点不明白,于是我问独眼哥:“现在就去吧,我没事呀。”

    独眼哥还是给我做了一个坐下的手势:“现在还不是时候,妹妹还没睡,她在醒着的时候排斥所有陌生人,即使是我都不行。”

    我听他这么说,也没多问什么,只好坐下来等待了。

    独眼哥的烟是一根接一根,不一会,他的脚下就已经遍地的烟头了。而平时喜欢开玩笑的他一言也不发,气氛很严肃,沉闷。

    我似乎能想到事情得严重程度,不然他不可能如此的紧张,我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任务繁重,于是也点烟一根烟给自己提神。

    突然独眼哥的电话响了,独眼哥拿出电话看了一眼,接都没接,站起来就对我说:“走!”

    那个二叔在前面领路,我和独眼哥跟在他的后面,结果我发现,我们的目的地也就距离我们刚才待的那间房子几十米的路程,我们很快就到了。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