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不堪回首的往事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驶离了海昌岛后,皎月号的速度猛然提升,十六把金色的船桨遍布船头至船尾,无人自摇,搅荡的海水迸溅数丈。

    路途中的鱼虾则倒了大霉,毫无反抗的被拍成粉末。

    不同于灵舟的笨重,每一艘灵舰都是能离海飞行的。

    虽然飞不了太高,但跨越一些岛屿和海山还是简简单单。

    “樊道友,冒昧的问一句,碎星门有几艘灵舰?”

    顶层的豪华包厢,陈平透过窗外扫到那威势不俗的金色船桨,随口说道。

    此时包厢内只有他和樊益桥两人,而宫灵珊则在对面的房间。

    樊益桥斟上一杯热茶,笑吟吟的道:“我宗的日子相对其他元丹势力过的苦啊,一共三艘小型灵舰,两艘服务于前线战场,一艘留在宗门供弟子远海航行。”

    “樊道友是在炫耀吗?”

    陈平撇撇嘴,意味不明的道:“若不是从邓家缴获了一艘,本族还不知多久才能拥有灵舰。”

    “嘿嘿,陈老弟尚且年轻,几百载的寿元,还怕收集不到几艘灵舰?”

    樊益桥双手递上茶水,煞有其事的道。

    一艘小型灵舰约售四十万灵石,以陈平的身价,莫说数条,就算一口气买下十几、二十条也绰绰有余。

    可灵舰这东西乃是毋容置疑的战略性资源,好比清虚化漏丹似的,非是用灵石便能购买之。

    陈平听出了对方话里的奉承之言,淡然的道:“樊道友是否有门路?在下想买几艘灵舰。”

    闻言,樊益桥心中一动,沉思一会点头道:“樊某在双城认识一位炼舟师,搭载我等的这艘灵舰就是出自他手。”

    “樊道友可方便告知那位大师的联络方式?”

    陈平拱拱手,展颜一笑的道。

    他准备为寻矿堂配备两艘灵舰,毕竟高阶矿石皆是贵重之物,仅凭灵舟押送,称不上多安全。

    何况,他手里还有一棵千年白叶树王,亦是炼制灵舰的材料之一。

    此木长年累月的躺在储物戒内,纯属浪费。

    “怎么,樊道友生怕陈某抢了碎星门的灵舰配额?”

    见樊益桥沉默不语,陈平半开玩笑的试探道。

    “哪有什么配额一说,像我碎星门这般偏远地区的小型元丹势力,压根就没被人家放于眼里,如何可能特意留灵舰卖你。”

    樊益桥一拍额头,语气竟苦涩的道:“那位炼舟师名唤聂青牛,此人在浮幽城开了一家灵船阁,陈道友进城稍一打听,想找到他不过是件容易至极的事,但陈老弟欲从聂青牛手上购买灵舰则困难无比。”

    “浮幽城。”

    陈平眼睛一眯,轻声念叨了两遍。

    为抗衡天兽山脉的妖族,内海的四大金丹宗门移山填海,在其附近造了浮幽、衍宁两座坚城。

    两城之名取自“浮幽定乾坤,衍宁平天下”这句上古箴言。

    其中浮幽城的权柄由揽月宗、幽火门,以及本土的两大金丹势力把控。

    而衍宁城的锋芒更盛,不仅有四宗排名前列的剑鼎宗、三绝殿坐镇,更存额外的三家金丹势力。

    内海四宗,加上本土的五大金丹势力,便是主宰双城修炼界的擎天之柱。

    当然,双城海域的邪修阵营,也被数位金丹真人掌控,只是远远不敌剑鼎、揽月等宗的联手,几乎没有多少的话语权。

    不出意外,陈平下一站的寻道之地便是双城修炼界。

    所以,任何有关双城的情报,他都不愿意错过。

    话说起来,他如今对双城的浅显见识,大部分是来自邓舜棋的记忆,此人刚凝结元丹时,曾去过一趟浮幽城,待了短短的三个月时间。

    而面前的樊益桥活了四百多年,对元燕群岛的了解远超于他,陈平当然不会错失如此一个求教的好机会。

    “陈老弟有所不知。”

    抿茶的间隙,樊益桥稍作停顿,才慢悠悠的道:“那聂青牛脾气古怪不好相处,从他那买一艘灵舰除了要支付相应的灵石,还要满足他一些特殊的条件。你若不答应,哪怕给再多的钱财,他都会将客人拒之门外的。”

    “樊道友既然能得到这艘灵舰,想必是如了聂大师的意。”

    眸光一闪,陈平淡淡的道。

    樊益桥听了此话,却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嘴巴张了张,一副往事不适合多提的表情。

    一般修士到这里也许就不做强人所难了,不过陈平哪会轻易放弃,心底冷冷一哼,追问道:“樊道友的难言之隐未免太多了些,陈某将鼓角岛拱手让给碎星门,可是希望你我双方世代交好,风雨同行的。”

    听罢,樊益桥脸色一垮,苦笑着道:“陈老弟误会了,并非樊某隐瞒不说,而是此事实在难以启齿的很。”

    “樊道友放心,陈某绝对为你保密,不向第三者泄露一字一词。”

    陈平信誓旦旦的说着,搬来一个玉凳,顺手在包厢的藤架上摘了一颗新鲜的灵瓜。

    “聂青牛那厮着实可恶。”

    一瞧陈平摆出听大戏的样子,樊益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但还是开口讲述了起来。

    几十息后,陈平面庞浮起一丝哭笑不得之色,咬嚼瓜果的动作戛然而止。

    樊益桥之前的犹犹豫豫,全因为聂青牛的特殊要求太折磨人了。

    原来那家伙饲养了一头灵兽,紫莲雪貂。

    此貂身怀珍惜的天妖血脉,擅长隐匿之术。

    规则的奇妙在紫莲雪貂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盖因为它的晋级方式与普通妖兽迥然不同。

    人族高阶修士体内的阴气、阳气,竟是紫莲雪貂破境的关键。

    而聂青牛驯养的正是一头雌性的雪貂,樊益桥上门求购灵舰的那会,此兽刚好徘徊在二阶、三阶的门槛。

    知晓是这无礼且耻辱的要求后,他一开始就果断的拒绝了。

    但聂青牛软硬兼施,还给了可观的折扣,樊益桥才勉为其难的答应。

    他在后院呆了半年,天天为那小兽输送阳气。

    待小貂成功破入三阶,樊益桥已是元气大损,锁精封阳数年才勉强恢复。

    至于具体的细节,陈平识趣的未再深入询问,以免戳痛他的伤疤。

    其实,人族、妖族结合,在修炼界中不算多么怪诞诡奇之事。

    但那妖族一般是四阶、五阶可以化作人族外型的大妖,可不是灵智低下的兽态妖族。

    樊益桥此番不堪回首的遭遇,令陈平产生了发自内心的理解和同情,同时对那素未谋面的聂青牛警惕心大起。

    此人本身是元丹后期修士不提,其道侣的来历更加恐怖。

    瀚遥谷金丹真人的孙女,只这一点,就足够令九成九的元丹修士自愧不如了。

    要知道,瀚遥谷乃是浮幽城的两大本土金丹势力之一,无论樊益桥,或者陈平,都万万得罪不起。

    “陈老弟若去双城游历,倒是可以尝试接触一下聂青牛,毕竟他的紫莲雪貂已然晋级,该不会再开出恶心人的条件。”

    樊益桥恢复了常色,语气推崇的道:“此人的造舟手艺在浮幽城评得上数一数二,莫说小型灵舰,就算让樊某望尘莫及的中、大型灵舰,据说都能成功的锻造出来。”

    “多谢樊道友提点。”

    陈平一抱拳,真情实意的道。

    经过此事后,两人的关系一下拉近了不少,聊起了一些元燕群岛的奇闻异事来。

    看二人间有说有笑的模样,仿佛是一对相交了数百年的老友。

    “在下曾在一本古籍中看见过一段记载,万载前,本方修炼界是有海族生存的,但不知何故陆续撤离,并且不再踏入元燕半步,这当中的原因樊兄清楚否?”

    套了不少关于双城的信息后,陈平忽然想起一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于是开口问道。

    “此段秘辛樊某也略有耳闻,但背后的真相,估计要去剑鼎宗那等传承万载的金丹宗门寻找了。”

    樊益桥摇摇头,冷厉的道:“海族的凶残人尽皆知,元燕群岛在此族治下时,我人族受其奴隶,动辄被灭岛屠城,数量不及如今的百分之一。樊某倘若生在那个年代,必定亲手宰杀几个海族,虽死犹荣。”

    “樊兄以族群大义为重,在下佩服不已。”

    陈平敷衍的附和着,思绪却飘到了别处。

    梵沧海域广阔无际,林立着无相阵宗此等强大的元婴宗门,但总体而言,还是海族占据了优势。

    风天语所讲的,百年后元燕群岛的大乱,该不会与海族息息相关吧。

    转念一思考,陈平便不担心了。

    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头的去顶,真发生了无法避免的变故,几个金丹宗门必然首当其冲。

    “陈老弟想起什么了?”

    见他久久不语,樊益桥颇为好奇的问道。

    “还是海族的事罢了。”

    陈平不动声色的糊弄了过去,丝毫没有将风天语的告诫之言透露给樊益桥的打算。

    一百年下来,樊益桥早坐化无影了,总不能指望他能冲破瓶颈,成为金丹真人。

    ……

    两日后,灵舰终于在一座有微薄灵气的小岛缓缓降落。

    “平哥,这是本宗的临时据点。”

    玉手遥遥指向中央位置的碧绿山谷,宫灵珊主动的介绍道。

    远远望去,只见那山谷上空笼罩着一层巨大的光幕,散发五色,凝厚耀目,将整片营地都罩在了其中。

    感受了一下护盾的强度,显然是一座三级阵法。

    “此地距离金瑞岛多远?”

    陈平左右扫量了一圈,问道。

    “一千五百里。”

    宫灵珊立马回复,并说道:“本宗在金瑞岛这条航线上,调派了十几支小队日夜巡守,加上有传音笛的联络,一旦逆星宗有风吹草动,我们能第一时间收到情报。”

    “陈老弟,我带你先进谷,与方道友认识认识。”

    说着,樊益桥脚尖轻轻一点,飘身下舟。

    陈平、宫灵珊也一前一后的离开灵舰,眨眼间,三道遁光飞驰而下,直往阵法扑去。

    一队轮值的弟子急忙迎了上来,硬着头皮验证过身份后,当即放开一条通道,恭敬的放三位老祖进入了光幕后。

    此刻的山谷里,看似空寂,实则遍布数百道修炼者的气息。

    包括四十五位筑基,三百多位练气修士,想必全是碎星门的参战弟子。

    在山巅的一座洞府中,他发现了一位元丹中期的老者,应该就是方道友无疑了。

    “看来这位方道友与你的情谊非同一般,连如此重要之地都敢托管给他照看。”

    陈平神识一扫之下后,有些怪异的朝樊益桥说道。

    堂堂元丹中期的大修,若暗地投向金照恒,碎星门这处据点的中坚力量绝无活路可言。

    “哈哈,樊某和方道友是老相识了,两百多年前,我俩联手破开了一座上古修士的洞府,其内布满禁制,要不是樊某搭救,他方储乌早陨落当场了,岂能顺风顺水的修炼到元丹境。”

    樊益桥笑意一闪,毫不顾忌的道:“方储乌确实贪财了些,不过,他的为人樊某始终相信的。”

    “老家伙尽在外人面前搬弄,上古修士洞府那次,若非方某不顾道基损伤施展秘术,你早沦为妖虫的饲料了!”

    就在樊益桥话语刚落的同时,一道充满讽刺意味的声音浩浩荡荡的响起,高山上,一名身材矮胖,面色淡金,约莫六十来岁的老者一步步的踏空而来。

    此人明明没有遁光,但千丈的距离半息即至,一下出现在了众人身边。

    “好夸张的灵力遁术,竟不弱于我施展魔罗遁影步时的威能。”

    陈平心中一凛,暗暗的思量道。

    这种精通身法的高阶修士最是难缠,杀伐神通敌不过别人,一转眼就跑没影了。

    难怪方储乌三番五次插手两宗的道统之争,原来本身具备不俗的底气。

    “上古修士洞府的事日后老夫再与你慢慢掰扯。”

    樊益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回头指着陈平道:“这位便是我在传讯玉简里给你详细介绍的陈平陈道友,别看他是元丹初期,但我们几人绑一起都不够他一人杀的。”

    “陈道友,方某对你可算神交已久,前几日,樊老头发灵物传信过来,言明大获全胜已经灭了邓、普两族,陈平道友更是大发神威,一连宰了四位实力不凡的元丹修士,嘿嘿,这份神通实在叫方某叹为观止,想那揽月宗历代的第一真传也要甘拜下风啊。”

    方储乌倒也器宇不凡,一等樊益桥说完,就含笑的对陈平抱拳一礼,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