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三章 清场定大局(下)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

    “两位道友皆是识货之人。”

    木石圣哈哈一笑,一根手指往高空一点。

    方圆数里内的高空突然为之一颤,多不胜数的灵气滚滚一分后,那玉碗滴溜溜的一转,并对准火域一压而来。

    碗内似有大江大河,隐约可见无数斗大的符文翻滚不停,同时从中喷出一股股精粹的水灵力,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浇灭了九阳真火梳形成的火域。

    再一看灵瑶碗符宝,经过两次的消耗,附身的光华黯淡了一半左右,显然还存着两、三击之力。

    “木某有符宝护身,你们一时也拿我没办法,不如恩怨一笔勾销,他日再见兴许还能做个朋友。”

    破了火域,木石圣朝脸色阴沉的两人抱了抱拳,诚恳至极的道。

    意气昂扬的来,灰溜溜的走,确实让他怒发冲冠。

    邓家许诺的三十五万报酬,他也只拿到手二十万,可远远抵不上这张符宝的价值。

    若非他当前的状态奇差,法力所剩无几,又怎会轻易的低头。

    等他逃出这片海域恢复巅峰实力,再与海昌岛陈氏周旋,慢慢的谈一谈补偿。

    当然,肯定是陈家补偿于他了。

    想他一介散修,光脚不怕穿鞋的,可没那么多顾忌的地方。

    “陈道友,如今该怎么办?”

    笛尧仙表情一变,语调发急的传音问道。

    和他对视的刹那,陈平目光一闪的沉默了下来。

    灵瑶玉碗本就是以防御著称的灵宝,在此符耗尽最后一丝的威能前,木石圣等于是时刻披着一件极品的防御道器。

    只能说此人不愧是冲击过金丹境的大修,换做普通元丹,恐怕早便山穷水尽引颈受戮了。

    “嘿嘿,两位道友放心,木某日后定不会打击报复。”

    见两人一副不甘且谨慎的模样,木石圣心底冷冷一笑,跟着大摇大摆的遁光一起,就欲破空飞走。

    陈平看了木石圣的背影一眼后,目中杀机一闪,脚下黑云魔影一生,人就在原地不见了。

    “杀,绝不能放他离开!”

    一声冰寒刺骨的话语,像是寒冬冰霜般回荡在笛尧仙耳边,顿时令他精神一振,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抬,对九阳真火梳打出一道法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随着梳子上光芒闪耀到极致,一根火红的柳叶再次冲灵瑶玉碗一斩而去。

    这一击看起来轻飘飘的,似乎毫无威慑力,但当那柳叶冲至半途时,一道百余丈的狭长刀光蓦然出现,仿佛擎天之刃般的徐徐斩落。

    此火刃还没真正落下,附近的空气就震动不已,传出了嗡嗡嗡的刺耳声。

    “滋滋”

    惊奇的是,火刃和光盾方一接触之际,并没有爆发石破天惊的动静,玉碗猛烈的一晃寸寸裂开,而火刃一颤下也溃散不见。

    接着,九阳真火梳光芒溃散的倒飞回来,一副黯淡无光、灵性大失的样子。

    而木石圣跟前,没有任何停顿的重新组成了光盾防御。

    “老夫尽力了。”

    笛尧仙单手紧抓九阳真火梳,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

    看来频繁的催动异宝,让此人的法力几乎耗空。

    “陈道友,你真的要斩尽杀绝吗?木某在揽月宗高层也是有几位好友的。”

    木石圣脸色铁青,虽然这时的他已在千丈开外了,但是陈平的身影每一次闪动,人就瞬间接近了两、三百丈,只是半息之内的五次,就仿佛一道鬼魅般追了上来。

    “你我都不是三岁稚童,何必说些别人一听就不信的鬼话!”

    陈平冷冷一笑,袖袍一抖清鸣声大起,数千道剑气一窝蜂的鱼游而出,密密麻麻的朝灵瑶碗打去。

    似木石圣这样牵挂甚少的元丹,无异于一头吃不饱的饿虎。

    再者,万一此人下一次冲击金丹成功,他哪里还有活路可言。

    因此,今日不论付出多惨重的代价,也要打的其魂飞魄散。

    “砰”

    “砰”

    闷响不断,罩壁纹丝不动,反倒是剑气全部泯灭。

    对此结果,陈平并不在意,他从不指望青莲剑术能打破符宝,只是打算干扰木石圣一番罢了。

    “木道友捎普某一起走啊,我可以给你五十万灵石!”

    普柳桓见木石圣的遁光从离他不远的天际划过,情急的一声大喝出口。

    虽说被宫灵珊、陈向文两位元丹初期围攻暂无性命之忧,但等那煞星空出手来,灭掉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老夫差点让尔等害死,你竟还有脸向老夫求救?灵石你自个留着下辈子用吧。”

    木石圣阴森的一咧嘴,冷漠的道。

    为了区区几十万灵石,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目前他对邓家、普家的恨意,不比陈家少半分。

    “可恶!”

    普柳桓牙齿一咬,袖口中某物滑落,悄悄捏住了一个紫光包裹、外形特殊的符箓。

    符箓上显露着一个淡紫色的飞蝇图案,那小飞蝇在符箓中间来回跳跃,竟像真的活物一样活灵活现,甚至此蝇的眼珠发出淡淡蓝光,时不时的还眯眼转动一下。

    “你以为用蛮力就能破开灵瑶玉碗的防御?”

    只见陈平正托起了那头三阶的蛛妖傀儡,作势往他砸来,木石圣鼻中重重一哼,声音里充满了不屑之色。

    诚然,数十万斤的大家伙砸落,连一般道器都扛不住,但符宝的威能更加可怕,木石圣不信他能用如此笨拙的方法破除。

    “轰!”

    一果不出所料,蛛王这惊天动地的一砸根本没有丝毫效果,反而是吸附在了护盾上,浑身如陷泥潭般的拼命挣扎。

    “陈小子你太客气了,临别前还送木某一头三阶傀儡!”

    光盾安然无损,木石圣念头一动,两万多丈的神魂尽数铺开,朝相隔不远的陈平笼罩过去。

    只要斩断此人和蛛王的神识牵引,傀儡立马会变成无主之物了!

    他是不曾掌握神魂攻击秘术,但陈平一个元丹初期,影响其一瞬间的心神还是能勉强做得到的。

    “不可能!”

    当木石圣的意识灌入陈平识海,却被所见的场景猛然吓了一跳,当即惊慌未定的尖叫起来。

    那盘坐最深处的神魂小人,竟不比他小多少,看上去足足有一万五、六千丈的水准。

    “道友盯着看什么呢?”

    神魂小人突一睁眼,人畜无害的笑道。

    “你……你的神魂怎么会强大到这等程度,难道是修魂……”

    木石圣汗毛根根竖起,惊骇的同时,忽然觉得丹田刺痛,不由自主的两手一捂。

    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他嘴中传出,不敢置信的低头一看,小腹处多了一个小木盆粗的血洞。

    艰难的一抬视线,却发现罪魁祸首是一道黑紫色的光束,正像射击出去但又被麻绳死死拴住的巨弩一样,“嗖”的一下回归傀儡的某个部位。

    就是那像极了一只手臂的玩意,击穿了符宝的护盾?

    “海昌陈平,拥有一门顶级的修魂秘术!”

    自觉难逃一死的木石圣双目充血,一遍又一遍的疯狂咆哮, 要将这惊天大秘密泄露出去。

    嘴角浮起一缕笑容,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有本事灭了海昌岛内的所有活口,不然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你尽管喊破喉咙。”

    陈平负手一笑,冷冰冰的道:“陈某提前布置了禁音法阵,除非金丹老祖在旁窥视,否则众人只能看见你歇斯底里的丑状,却听不到任何一字。”

    “你够阴险……”

    木石圣手抬一半指向陈平,跟着脖子一歪没了气息。

    少倾,空中一个人影踉踉跄跄的掉落了下来,随即被青光一卷回到半空中,整个人断裂成了七、八截,鲜血淋淋的碎尸散落一地。

    “三大贼首已死,邓、普两族从此刻起,将成历史。”

    挑了一柄灵剑,穿过木石圣、以及邓家双元丹的人头,陈平指挥其绕着下方战场迅速飞了一大圈。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