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一手遮天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不可!”

    “这怎么能行,长老三思啊!”

    “筑基丹可是我陈家延续辉煌的保障,万万不能分享给他人!”

    一听陈兴朝说出这话,三位族老顿时炸了锅,慷慨激昂的反对道。

    “不错,家族耗费十数年的收益才能积攒一颗筑基丹,提供给本族的修士都捉襟见肘,如何能让外人得利。”

    陈穆念秀眉倒竖,浑然不顾脸色已变得铁青的曾庭玄。

    外人?

    眼下议事殿就他不姓陈,这老女人是点名道姓的在指他了吧!

    但这种牵扯到陈家核心利益的事务,曾庭玄并不太适合与之争辩。

    若是要投票决议,陈兴朝提出的这个变革,他会鼎力支持。

    不为别的,他三名弟子,修为最低的也是练气八层之境。

    完全可以尝试争夺筑基丹。

    “姑姑所言极是。”

    陈意如应和道。

    事关家族之本,难得姑侄俩站在了同一战线!

    “兴朝,此事还是推后再议。”

    陈通眉头紧皱,郑重的道。

    “大长老,你的意见呢?”

    陈兴朝负手转身,淡淡的问道。

    “宝库里的那枚筑基丹是兴朝缴获的,若要通过比试决定归属,我没有异议。”

    陈向文斟酌片刻,回复道。

    言语中的意思很明确了。

    除了那颗筑基丹,家族出资源买的绝不允许流到外面。

    五大执事,包括陈劲松在内,全都一言不发,用沉默证明了他们的立场。

    除陈兴朝自己外,掌权的十三个人,竟然只有曾庭玄孤零零的支持他。

    这还投什么票?

    注定不可能通过的!

    “不对劲,陈兴朝应不会幼稚到自取其辱的地步。”

    陈平目无表情,但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

    “我说,必须要改。”

    陈兴朝身子猛然一动,呼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脸庞上的紫色纹坑忽明忽暗,一条条扭曲的电蛇掺杂其中,宛若黑幕下的雷池。

    接着,他的神识大放而出,周身爆烈的雷灵力涌动,将议事殿内浓郁的五行灵气尽数炼化。

    众人处在这雷声轰鸣的紫色世界,只觉发聋振聩,飞溅的雷丝喷往脚底,一阵阵麻痹感煌煌袭来。

    连几大筑基修士也无法躲过。

    唯有陈向文一人还算镇定,比较轻松地抵抗住了他的威压。

    “筑基后期……”

    陈向文呼吸一滞,只不过失落了一瞬间,就立马变成了狂喜:“好,好啊!我陈氏一族人杰辈出,此乃天意!”

    “难怪一副稳操胜券的姿态。”

    陈平恍然,八十几岁的筑基后期修士,绝对拥有冲击元丹境的潜质。

    “好快的突破速度。”

    曾庭玄微微眯起了双眼,谁也没注意到他眸底的那一丝忌惮。

    “各位若还有意见,不妨继续提下去。”

    突地收回灵力,陈兴朝一字一顿的道,充斥着不可言喻的霸道与威胁。

    “唉。”

    三位族老顶着一张苦瓜脸,不敢再多嘴反对了。

    陈兴朝年纪轻轻就已是筑基后期,未来恐怕真的元丹有望!

    他们几个行将就木,的确不打紧。

    可他们还有直系晚辈,若把这位经天纬地的三长老得罪得太狠,岂不是连累了后代子孙?

    “大长老,你看?”

    陈通等几位筑基修士则把目光聚焦于陈向文那边。

    “康舟这小子炼丹天赋极佳,我破个例,宝库里面的那枚二道纹筑基丹便赐给他了。”

    陈向文还在犹豫时,只听陈兴朝面带微笑的道。

    “啊!”

    陈康舟猛然睁大双眼,嘴唇微微颤抖。

    “康舟,还不谢过三长老!”

    陈向文大喝一声,将曾孙唤醒。

    心中明了,陈兴朝这是打算以一枚筑基丹的代价来换取他的支持。

    他向来公正廉明,但涉及血脉的传承,终究还是起了一些私心。

    “谢三长老!”

    陈康舟悲极生乐,害怕他反悔似的,旋即跪下“咚咚咚”地磕了几个响头。

    突破了筑基后期的陈兴朝实际上已经是家族第一人。

    就算老牌修士陈向文也无法与其匹敌。

    况且陈向文襟怀坦白。

    见到有如此优秀的晚辈后来居上,心中的情绪却是以欣喜为主。

    他已二百余岁了,年月无多。

    家族大权终归是要交到陈兴朝手中的。

    接下来,一切水到渠成。

    家族每换取一枚筑基丹,第二年即刻开启夺丹大比。

    在浮戈山上修炼的修士,但凡四十五岁之内,修为不低于练气八层,便符合参战要求。

    比试夺魁者,得筑基丹一枚,且赏五千家族贡献点。

    第二名赐三千贡献点,第三名两千……

    若夺得魁首者非家族的正统子弟,则要与陈家签订效忠血契,终身不可背叛。

    筑基种子的特权也没被全部剥夺,可直接进入夺丹比试的最后两轮。

    当然,夺丹大比尚且只是一个模糊的架子,条条框框还待日后完善。

    “陈平,你虽取得嫡系延续大比的胜利,但伤了同族的道基,对家族禁令置若罔闻。”

    “本长老罚你五年禁闭,且不得参与前两届的夺丹大比,你可有怨言?”

    陈兴朝转过身来,语气突然变寒。

    “晚辈知错。”

    陈平脸上适宜的露出了悔过之色,沮丧的道。

    “这……唉!”

    陈意如神情一变,张了张口,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

    谁都能看出来,三长老以打伤同族之名惩罚陈平不过是个借口。

    陈兴朝这是要为他的道侣惠秋烟,又或是侄孙陈新佟扫清阻碍啊!

    可摄于他现今的威势,陈意如却又无计可施。

    “惩罚重了,兴朝。”

    眼下,也只有陈向文敢表露相左的意见。

    短时间内,家族可分配的筑基丹预计会有三枚。

    家族宝库里的那枚,已决议赐给孙子陈康舟。

    孟家的赔款,可转化成第二枚筑基丹。

    第三枚,则是家族这些年的盈余。

    上一枚公财购买的筑基丹,乃是交由陈意如服用的。

    距今已过了二十年。

    很快,家族账目上的灵石又能凑够了。

    也就是说,近年将要连续开启两届夺丹大比。

    陈平修术天赋优异,可灵根只是中品。

    若是限制他参加前两届的比试,那意味着,他想得到筑基丹,就必须再等十几、二十年!

    陈向文很欣赏这个战力出色的后辈,因此才开口质疑。

    “大长老既然为你求情,那便禁止你参加第一届的夺丹大比作罢。”

    陈兴朝面无表情的道。

    “谢长老开恩。”

    陈平感激涕零,分别对着陈向文和陈兴朝深深地鞠了一躬。

    种种细节,让人挑不出任何破绽。

    “这五年你就待在山巅闭关反思。修炼上若有不解困惑之处,大长老与我都会给你解答。”

    陈兴朝面色一缓,似乎很满意他的态度,随手甩了一个小小的甜头。

    “替本座解惑?”

    陈平心底冷笑不迭。

    你陈兴朝区区一个筑基后期,不知天高地厚的想教导本座?

    本座随便传授你一点渡劫经验,兴许都会让你晋级元丹的几率增加半成!

    “长老,请允许晚辈回羽轩洞收拾一下,再来浮戈山面壁。”

    陈平保持着恭敬,安安分分的道。

    “三天时间够了吧,你总不能和薛家丫头亲热个没完?”

    陈兴朝如是说着,语气里却没有丝毫调笑的味道。

    “三天足矣。”

    得到了首肯,陈平“嘿嘿”一笑,当即迈着大步跨出了议事殿。

    在他走后,几位长老继续议着事。

    陈平受罚只能算一个小插曲罢了。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