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逼问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白浪翻涛,海面上不知何时刮起了恶风。

    陈平手指一弹,一蓬咸冷的海水倾倒在薛温脸上,倏得将后者给泼醒了。

    “咳咳!”

    薛温呛了几口海水,茫然的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不在天宝阁,立即知道大事不妙了。

    “薛胖子,还记得本座否?”

    陈平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语气戏谑的道。

    “这艘灵舟是我薛家打造的,你是卢宇!”

    薛温脸色忽青忽白,挣扎着扶住船帆,虚弱无力的道。

    虽然这两人相貌迥异,但薛温精明狡猾,一下就猜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本座去你店里做买卖,你却派人跟踪劫杀我。”

    “若不是本座有几分手段,换作旁人,怕是十死无生了!”

    陈平背负着双手,厉声道。

    薛温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音嘶哑的道:“都怪我瞎了狗眼,惹上了不该惹的存在。如今我落入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薛胖子,还和我耍花招呢?”

    陈平左右开弓,连扇了几十个耳光,将他的脸庞抽得肿如猪蹄。

    “啊,道友住手,别打,别打了。”

    薛温痛不欲生,他丹田遭封,浑身灵力仿佛石沉大海,用尽方法,但可惜一丝气感都提不上来。

    他虽是练气八层,可一身法力远远不如陈平,短时间内想解开禁制,简直在白日做梦。

    “说,那头灵兽在哪?”

    陈平掐住他的喉咙,冷酷的道。

    “我…我不明白道友…在讲什么!”

    薛温眼中划过一缕惊慌,但又迅速隐去。

    “这下清楚了么?”

    陈平大袖一挥,一根艳红无比的火羽作风漂浮。

    薛温表情一窒,嘴唇瑟瑟发抖,不可思议的道:“不可能,你…你怎么得到的灵羽?”

    说罢,薛温自觉失言,赶紧捂住嘴巴。

    “告诉我,它在哪?”

    陈平忽地凑近,眼神锋利如剑芒。

    薛温昏睡的这期间,他仔细搜查了此獠的储物袋和灵兽袋,但不曾找到一丝线索。

    “我把它交出来后,前辈能否放我一条生路?”

    薛温满含期待的道。

    “你想多了。”

    陈平冲他冷冷一笑,果断地捏碎了最后一张问心符,拍在了薛温头顶。

    “汝得到的火属性灵禽在哪里?”

    陈平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的问道。

    “在我的心脏之中。”

    薛温的回答令陈平眉目一皱,紧接着又道:“为何藏于心头?”

    “它破壳出世前便受过重伤,生命气息弱如萤火,我花了上万灵石也扭转不回。”

    “所以,我只好用心血将其炼化,制成本命傀儡。”

    炼制本命傀儡?

    陈平目光一凝,这是傀儡一道的神通。

    傀儡师控制傀儡的数量和神识息息相关。

    神识越强,可同时操纵的傀儡就越多。

    但本命傀儡,一生只能炼制一尊。

    理论上,如果有高阶的炼傀宝物,本命傀儡能随着修士的境界一直提升。

    过了十息,问心符效果退散,薛温也恢复了神智。

    “你,你是陈平!”

    薛温语双手颤抖,指着面前这位不算熟悉的年轻修士,语无伦次。

    不错,易骨术只能维持数个时辰。

    就在方才,陈平真容显现,暴露在了薛温眼中。

    “很惊讶吗?”

    陈平揶揄的道。

    “侄女婿,饶命啊!”

    薛温双膝一跪,拼命地磕头。

    他所有的侄子侄女加起来有数十个。

    当年薛芸嫁给陈平,还在白叶岛引起了一点轰动。

    陈家嫡系,那可是让寻常族人敬畏的“高枝”。

    但彼时的薛温并不太在意。

    一个破落的嫡系,能与他这个拥有筑基亲爹罩着的二世祖相比嘛!

    今日,若非亲眼所见,薛温怎么也不会相信,陈平就是那个单枪匹马攻破藤山岛的神秘修士。

    “侄女婿?”

    陈平讥笑了笑,手上的力气又紧了一分,逼问道:“告诉本座,到底是玄火鸦还是焚焰凤?”

    “玄……火鸦!”

    薛温满嘴腥甜,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他有强烈的感觉,再拖拖沓沓下去,陈平甚至会活生生的掐死他。

    “天妖血脉的幼兽,你是怎么得到的?”

    陈平暂且松开他,继续追问道。

    “亲侄女婿啊,芸儿可是我看着长大的。”

    “我一五一十的道给你,是否能饶了我这条狗命?”

    “我以道心发誓,今后唯你马首是瞻,永不背叛。”

    薛温乞求着,眼泪鼻涕泗流。

    他现在唯一能抓住的只有薛芸这张“感情牌”了。

    但陈平会在乎薛芸的想法吗?

    答案是否定的。

    “呵呵,我看你是不见不棺材不落泪!”

    陈平厌恶的踢翻他,神色诡异的道:“薛掌柜,本座的拷打酷刑很多年未用过了,一共十八层,啧啧,也不知你能挺得到几层呢!”

    ……

    海浪凶猛,一层层的波涛拍打着舟身。

    “饶命啊!”

    “别,别,疼死我了!”

    “家父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给我陪葬吧!”

    伴随着一道道惨绝人寰的哭喊,一开始歇斯底里的声音渐渐转弱,最终彻底沉寂。

    将薛温的尸体推入深海,陈平端坐在甲板上,端量着手心里一个拳头大小的温热心脏。

    心脏表面浮现着一条条诡异的黑色符文,仿佛还在流动。

    这是傀儡师的手段,陈平并不太了解。

    “嘶”

    陈平挥剑斩开心脏,溅射的鲜血沾染了一身,但他浑然不觉。

    心脏中央,有只长相跟普通乌鸦似的妖兽。

    只不过其周身是血红色,顶冠处多了一圈金色的绒毛。

    它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看上去死气沉沉。

    “果真是玄火鸦。”

    轻轻一招,此兽就躺在了他的手背上。

    陈平朝它注入了一丝灵力,随之眉头紧锁。

    正如薛温先前交代的,这头玄火鸦幼兽的气息极其微弱,神魂随时都可能熄灭。

    “应该和它心脉里的那道灰色灵力有关。”

    如果他猜测无误,玄火鸦心脉内的灰色灵力,是一尊至少四阶的妖兽打入的特性能量。

    锢于体内,长久未得祛除,从而形成了能缓慢吞噬生机的禁制。

    四阶妖兽,媲美金丹期的存在。

    纵然陈平恢复前世修为,也无法与之匹敌。

    幸而这恐怖的灰色能量似乎遭到过同等级灵力的削弱,残余的威能所剩无几。

    并且玄火鸦列属异种,传承了一丝三乌金乌的强悍血脉,否则都坚持不到现在。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