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7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白人老头这么说了后, 其他玩家并没有听信他的话, 而是一个个上前亲自检查这具尸体。唐陌这一组, 傅闻夺对这种事情比较熟悉,他走上前检查了详细检查一番, 对唐陌道:“死了大概一个小时,溺死。”

    毫无疑问, 这个女人是真的死了, 和黑塔所唱的那首童谣一样, 是被“洪水”淹死的。

    一切都按着童谣的歌词发展, 寂静空旷的城堡里, 只听咔嗒一声脆响。所有人立即从楼梯向下看, 只见长桌中央,一只小木偶晃晃悠悠地走了起来,一下下地向桌子的边缘走去。走到最边缘处,它忽然诡异地回过头, 木头眼珠死死地盯着楼梯上的十六个玩家。

    下一秒,小木偶从桌子边缘掉了下去, 摔在地上, 四分五裂。

    白若遥笑眯眯道:“哇哦, 这是要一个一个死掉的意思?”

    一个年轻的白皮肤男人说道:“把尸体处理一下吧, 放在这也不是个事。我昨天进来的时候观察了一下, 这个古堡虽然有两层, 上面还有一个阁楼。把她放在那儿吧。”

    唐陌记得这个人, 他是欧洲区两个玩家之一, 叫唐德·赛维克。欧洲区第一个通关黑塔四层的玩家。

    所有人对这个提议没有异议。

    一个强壮的男人拎起女黑人的尸体,将她放进阁楼。

    十六个人一起下楼。

    女黑人是单独有一个座位的,所以她死了后,她的椅子空了下来,只剩下十一张椅子。大家坐到各自位子上,白人老头开口道:“她的名字被人划去了。”

    众人立刻看向女黑人的椅子。只见在那长长的木头椅背上,女黑人的名字被人用尖锐的利器,粗暴地划花。她的名字本就是用小刀歪歪扭扭刻上去的,如今被划花后,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字迹。

    慕回雪挑眉道:“不一定是被人划的,也可能是黑塔划掉的。就像刚才那个小木偶。”那只掉下桌子的小木偶已经被玩家捡了起来,检查后没什么异常。“那只木偶是在我们所有人眼皮子底下自己走了掉下去的。代表玩家的木偶摔碎了,代表玩家的名字被划掉,这很合逻辑。”

    安德烈站在慕回雪的身后,声音沉闷却有力:“莉娜·乔科鲁是被人杀死的。”

    莉娜·乔科鲁就是死去的那个黑人女性,她是美国第一个通关黑塔三层的玩家。

    安德烈话刚说完,白若遥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众人都看向他。娃娃脸青年一脸严肃,义正言辞地说道:“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了,昨天晚上,她一定是三个可以离开房间的玩家之一。所以……是谁杀了她呢?”

    长桌上一片寂静。

    白若遥倍感无聊:“喂喂,你们都不说话了吗。每天晚上可以有三个人出门,除了那个莉娜,还有两个人哦。”

    叫做“李夏”的金发女人冷冷道:“他们不会说的。”

    白若遥看向她。

    李夏道:“很简单,杀了那个女人的,必然是那两个玩家其中之一。甚至九成可能性,他就是怪物。如果昨天晚上获得出门资的玩家是你和我……”

    “我可没有,你不要拉上我。”白若遥故作夸张地抱住自己的胸口,一副保护清白的模样。

    李夏皱起眉头,她看向站在白若遥身后的傅闻夺:“假设,昨天晚上出来的三个玩家分别是莉娜·乔科鲁,我,和华夏最强大的玩家傅闻夺。我和傅闻夺绝对不会说出来。第一,我们说出来,你们就肯定知道,是我们俩其中一个人杀了她。第二,我知道我没杀人,那就肯定是傅闻夺杀人。但我没法证明这一点,你们只会冤枉我,我还没法反驳。”

    顿了顿,李夏抬起蓝色的眼眸,看着桌旁的十六个玩家:“另外,今天我提出一个要求。从今天开始,我们不仅要在这张桌子旁度过白天的两个小时,避免玩家出现私底下接触的机会。其次,我们每个人都要说话,说话的次数必须一样。”

    同为华夏玩家,练余筝沉思片刻,道:“你是不想惹人关注。”

    李夏反问:“你想吗?”

    没有人吭声,可是大家都知道:谁也不想。

    虽然没有人说,也没有人问,但大家都知道,昨天第一次投票的那张白票上,绝不可能有人写的是自己的名字。

    白票每天刷新一张,被投出的人并不是死亡,而是会被黑塔封住所有的异能。

    在进入这个游戏后,玩家就被限制无法使用道具,还封锁了一部分的异能。如果彻底失去异能,玩家的实力会大打折扣(白若遥这种垃圾异能除外)。那个女黑人并非死在黑塔手下,她极有可能是在被封锁异能的情况下,被人杀死的。

    那么为什么她的异能被封死了?

    因为她昨天太过引人注目。

    第一次投票,所有人都必须投票,但大家互不认识。于是硬要写出一个名字的时候,很多人会下意识地写比较受关注的人的名字。比如白若遥,他写的是那个白人老头的名字。但昨天说话最多的,是那个女黑人。

    每个人说话次数一样,就意味着不再有外醒目者。

    唐陌沉默半晌,第一个开口:“我同意。”

    白若遥举起手:“我也同意。”

    十六个人全部同意这个观点后,李夏松了口气,不再说话。坐在她身旁的金发男人非常自觉,开口道:“我是谁也不用多说了吧,我想以在座所有人的记忆力,咱们每个人的名字都肯定记在心底了。我是美国7区玩家,贝尔·弗斯克。那个女黑人我不认识,昨天晚上到底是哪两个人和她一起出门,我也不知道,也不关心,反正关心了你们也不会承认。”

    轮到他身旁的白人女性说话了,这是一个冷酷的短发女强人。她双手环胸,轮到她说话时,她只是抬起头,目光冰冷地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慕回雪,一字一句地说出那三个字:“慕回雪。”

    慕回雪抬头看她。

    短发女人语气冰冷:“莉娜·乔普霍斯,欧洲1区,我和那个死掉的女人名字一样。”

    仅仅是喊出了慕回雪的名字,莉娜没再说话,然而那浓烈的敌意和不屑完全无法忽视。倘若这不是黑塔游戏,她似乎现在就能与慕回雪动手,将她杀死。

    慕回雪笑了:“我们认识?”

    莉娜还没开口,站在她身后的年轻男人笑道:“当然不认识。别理她,她就是这样,她非常讨厌任何人比她优秀。华夏那个什么傅闻夺就算了,还有什么唐陌,以及全球第一个通关黑塔三层的那位,”他指了指慕回雪身后的安德烈,“这都是男人。你是个女人,还比她强,莉娜每天都想杀了你。”

    这男人笑容开朗,但是说起杀人的话,脸上的笑容却一点没变。

    想杀慕回雪的人太多了,然而每个人的结局都是被她杀死。她饶有兴致地看着短发女强人,微笑道:“欢迎你来杀我。”

    莉娜冷哼一声,撇开视线。

    接下来,每个人将自己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叙述一遍。

    没有人承认自己是昨天晚上出来的三个玩家之一,在他们的描述中,他们全部是安安静静地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没听到门外有任何动静。第二天早上,他们离开房间,就看见了女黑人的尸体。

    唐陌:“冒昧地问一句,如果我没算错,这里一共有六个区的玩家?”

    白若遥撑着下巴:“我们华夏人真多哦,七个人呢。”

    美国区的一个玩家不满道:“你是想说什么,同一个区的玩家,就一定认识?很明显,那两个欧洲佬是认识的,他们坐在同一张椅子上。你们这几个人也是认识的,都坐一起。但我和美国的这几个家伙完全不认识。如果硬要说,除了那个女人,”他指着李夏,“除了她,你们六个华夏玩家都认识吧?大洪水的时候,是慕回雪把你们三个拉上来的。”

    唐陌:“我没这个意思。”

    这个棕色头发的美国玩家叫大卫,和之前被唐陌杀死的回归者一个名字。但是他看上去高大威猛,一身遒劲的腱子肉,不像那个大卫,比较靠脑力玩游戏。

    然而能走到这里的玩家,肯定没一个是蠢的。

    这个白天,所有人不欢而散。

    无论谁,都不肯承认自己是昨天晚上拥有出门资的三个玩家之一,也没人承认认识死去的黑人女性。

    距离白天结束只剩下五分钟,白若遥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白票。他回过头,语气随便:“那我就乱写个人了?唐唐,傅少校,你们有什么看法么吗,要我写谁?要不写唐唐的名字好了,唐唐,你看你刚才多惹人嫌,那个男人一定会写你。”

    唐陌没理他,转首看向傅闻夺:“你觉得该写谁。”

    傅闻夺:“那个女黑人是美国玩家。”

    白若遥:“所以?”

    傅闻夺:“写个美国玩家。”

    白若遥小声揶揄道:“傅少校,没想到你这么爱国,到这个时候都一定要写他们美国人。”

    傅闻夺淡淡道:“那个女人的身上没什么挣扎的痕迹。即使她失去异能、无法使用道具,身体素质肯定也不会太差,不至于被人一击毙命。五成可能性,杀死她的人,是她认识的。至少‘披着的那张皮’,是她认识的人。”

    只有五成几率,但是这个概率值得让人冒险。

    白若遥想到:“玩家被投出去,会被封住所有异能。那怪物被投出去……嘻嘻,会怎么样呢?”

    一边想着,白若遥一边瞄了瞄仅存的四个美国玩家一眼,他回头对唐陌道:“唐唐,那个大卫刚才欺负你,我写他的名字。”语气幼稚,好像在说小孩商量要诅咒扎小人似的。

    唐陌:“你昨天晚上出门了吗。”

    白若遥身体一顿。

    唐陌直接道:“我没有,傅闻夺也没有。所以……白若遥,你昨天晚上出门了吗。”

    白若遥嘻嘻笑道:“没有。”

    唐陌定定地看着他。

    白若遥慢慢眯起眼睛,再次重复了一遍:“我说,没有。”

    “叮咚!第二天投票时间,请玩家在白票上写下自己想要投出的玩家名字。”

    唐陌低下头,看见白若遥在白票上飞速地写下一行字——

    『大卫·安德斯』

    竟然真写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所有玩家投票结束,将白票倒扣在桌子上。第二个白天,依旧没有人在红票上写名字。在所有人聊天、投票的时候,唐陌一直仔细观察。十一个坐在椅子上的玩家,没有人多看红票一眼,也没多余的行为。大概只除了白若遥,他唯恐天下不乱,好像个多动症儿童,在椅子上左右动作。

    但就是白若遥,都没碰红票一下。

    这个时候,谁碰了红票,谁就有“昨天晚上出门”的嫌疑。

    毫无疑问,莉娜·乔科鲁是被昨天晚上出门的某个玩家杀死的。莉娜已经死了,还剩下两人。其中一个大概率是怪物,另一个人就肯定是真正的玩家。别人不知道谁是怪物,可那个玩家自己知道。

    倘若他现在拿出红票,在上面写下对方的名字,就证实了自己昨天晚上出门的嫌疑。

    没出门的玩家可不会信,他没有杀莉娜,他不是怪物。

    所以他选择隐藏自己,不写下名字。

    而且,如果那个人不是怪物,他写下对方名字,就失去了抢六的机会。即使最后他通关了这个游戏,他也无法获得第七层的线索。

    城堡墙壁上的挂钟嗡嗡地响了起来,窗外,天色骤然变黑。

    众人一起走回自己的房间,走到一半时,唐陌突然开口:“被选中可以出门的玩家,并非强制出门。”

    人群中,七八个玩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唐陌一眼。还有一些玩家依旧向前走,仿佛没听见这句话。

    唐陌三人走进自己的房间,关门前,他与慕回雪、安德烈,以及练余筝对了个眼神。几人点点头,各自进入房间。

    门一关上,娃娃脸青年笑眯眯地走向自己的床,还没走几步,傅闻夺伸手拦住了他。

    白若遥回过头:“傅少校?”

    傅闻夺垂眸看他:“你昨天晚上,出门了吗。”

    白若遥挑眉道:“我说了,我没有。”

    唐陌从白若遥的身后走过来:“能够杀死那个女黑人,并且对方完全没办法挣扎,除了是她认识的人外,还有一种可能,杀死她的人,实力碾压于她。在这个游戏里,所有玩家的异能都被压制,女黑人更有可能完全失去了异能。而对于你……”顿了顿,唐陌语气平静:“白若遥,你的异能即使消失,对你的实力也没什么影响。你很强,你足以在她反抗前,杀了她。”

    听着这些话,白若遥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

    良久,他轻轻地笑了一声:“黑塔给我的异能限制是,我的异能在这场游戏里,只能使用三次,且只能看一个人。唐唐,你知道我看的是谁吗。”

    唐陌一愣。

    白若遥将食指抵在唇边:“嘘,我看的是你哦。一片黑气,深不见底。”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