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黑色的短杖瞬间逼到眼前,唐陌立即跳跃避开。短杖从空中转了一个圈回到金发混血儿的手中, 格雷亚接住短杖, 哒的一声敲在地上。他左手按住礼帽, 宽大的帽檐遮住上半张脸, 露出一张似笑非笑的嘴唇。

    惊变太过突然,赵晓菲和李妙妙都没反应过来。

    格雷亚低低地笑了声:“咦, 好像被发现了呢……”下一秒,他嗖的一声窜出去,顷刻间便到了唐陌的面前。

    蓝色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唐陌。两人距离极近,哪怕唐陌早有准备,也猝不及防地被短杖一击敲中膝盖。他被击退三步,踉跄地一手撑地。另一边, 傅闻夺目光一冷, 直接攻了上来。

    谁也没想到,在唐陌和傅闻夺二人的围攻下,格雷亚居然还是游刃有余。

    他身穿深红色礼服,宛若一条灵活的鱼, 游动在唐陌二人的攻击中。傅闻夺右腿一扫, 逼得格雷亚后跃几步;唐陌趁机从手腕中取出大火柴,怒喝一声, 摩擦地面点燃火焰, 砸向格雷亚的脑袋。

    一道清脆的撞击声, 黑色的短杖被举起,挡住了这根巨大的火柴。

    这场面看上去有些滑稽, 格雷亚拿着的拐杖又细又短,唐陌使尽全力将粗壮的大火柴砸上去,短杖竟然纹丝不动,接得极稳。然而唐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眯起双眼,看到大火柴上的火焰触碰到格雷亚的短杖。就在火焰即将点燃短杖的时候,唐陌倏地愣住,惊愕道:“没点燃?”

    一道笑声响起:“马赛克的大火柴?确实是个好东西。只要被其点燃,因果律作用,一定会被燃烧殆尽。”

    唐陌的脸色刷的冷了下来。

    格雷亚收回短杖,重重地敲在地上,抬头道:“My lady,马赛克这个小姑娘的火柴很不错,烤起大火鸡来真是美味极了。但是它的前提是被点燃,只要不被它点燃……”声音拉长,说出话的瞬间,格雷亚再次攻了上去:“它就是个废物!”

    唐陌啪嗒一声打开小阳伞,挡住这一击,整个人被击飞。格雷亚的笑声在钢铁堡垒中回荡,他每一击看似缓慢,举止优雅,可从唐陌、傅闻夺的表现来看,每一击都恐怖至极。

    借力跳跃到楼梯中央的平台,唐陌终于有时间喘气。他神色严峻,转首与傅闻夺对视一眼。

    两人达成共识:格雷亚·塞克斯,恐怕是他们迄今为止遇到过的最危险的黑塔怪物。

    是,不是人类,他是黑塔怪物!

    狭窄的钢铁堡垒内,薛定谔和它的猫一直躲在楼梯的小房间里。唐陌、傅闻夺与格雷亚交手,李妙妙和赵晓菲居然没有躲开。不是因为她们不想躲开,或者想帮忙,而是因为那股恐怖的气压沉沉地砸在她们的肩上,豆大的汗珠从她们的额头上滚落,两人竟然连逃跑都没法迈开脚。

    黑色短杖刺入钢铁墙壁,格雷亚用力一勾,墙壁被划出一道巨大的豁口。

    傅闻夺借机刺向格雷亚的左臂,深红色的礼服被划开,格雷亚的手臂上,一丝鲜血渗出。格雷亚微微一愣,好奇地看向傅闻夺变化成黑色武器的手臂。他笑了一声正要开口,一道惨叫声突然响起:“混蛋格雷亚,你报仇就报仇,弄坏我的堡垒干什么!”

    格雷亚拔出短杖,转首看向小黑猫:“薛定谔阁下,是你的城堡太小了,我施展不开。如果它能再大一点,或许我早就抓到那个可爱的小朋友了。”

    小黑猫炸毛道:“你这个混蛋,跑到我的堡垒里胡作非为就算了,居然还怪我。”

    “没有我,他们依旧能找到你,我可什么都没说。反而是你,尊敬的薛定谔阁下,你的演技真是我见过最烂的,比狼外婆还要烂一万倍。”

    薛定谔:“你……!”

    漆黑的走廊里,两个女玩家脸色煞白,嘴唇止不住地颤抖。看着格雷亚和薛定谔吵架的模样,赵晓菲就是再蠢也看出来了,格雷亚根本不是玩家,他是黑塔怪物!她疯狂地思考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只是普普通通地参加自己的黑塔二层攻塔游戏,会遇到这么多恐怖的怪物。黑塔二层不该这么难,除非……

    赵晓菲猛地扭头看向唐陌和傅闻夺。

    唐陌擦了擦唇边的血,趁格雷亚说话的时候,他拿出矿泉水浇在伤口上。赵晓菲猜到的事情,唐陌早已猜到。

    格雷亚是为了他们而来的,或者说,是为了他而来。

    格雷亚仿佛在戏弄他们,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唐陌和傅闻夺联手,也没法从他手中讨到好处。可他却从不着急。他给唐陌、傅闻夺喘息的机会,自顾自地和薛定谔拌嘴。当李妙妙想要走过去,帮唐陌二人疗伤时,却又一把短杖破空而来,刺入李妙妙面前的墙壁里。

    李妙妙吞了口口水,不敢动弹。

    薛定谔怒吼道:“混蛋格雷亚,你再弄坏我的墙壁,我就把你那个破烂马戏团偷税漏税的事情报告给国王!”

    格雷亚无辜地眨眨眼,小声嘀咕:“说的我好像怕他一样。”话音落下,格雷亚抬手收回短杖,低头看向楼梯下方的唐陌二人。定定地看了片刻,他勾起唇角:“两位lady,什么时候发现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唐陌抿起嘴唇。

    片刻后,格雷亚笑了。他转首看向李妙妙:“你们人类的直觉?”他记得李妙妙曾经说过的话。

    明明和之前一样的笑容,此刻的李妙妙却身体僵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薛定谔舔了舔爪子,没好气道:“是黑塔做出的平衡。真要让你完美融入到这些无耻的人类的团体中,对他们太不公平了。”

    是的,从一开始,当玩家们看到格雷亚时,心中就涌起一种奇怪的格格不入感。这种感觉除了对方特殊的造型打扮和言谈举止,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迥异感。

    这是黑塔给玩家的便利。

    唐陌不知道格雷亚是怎么让黑塔将他混进玩家群体里,一起参加攻塔游戏。但是格雷亚就是与众不同。

    然而这不是格雷亚要的答案。他短杖一抬,指向唐陌:“他不是因为黑塔。”

    薛定谔一怔:“啊,不是黑塔动的手脚?”

    中年管家也配合地抬起脑袋:“喵?”

    赵晓菲瞳孔剧烈颤抖着,她就站在格雷亚的身后,离她极近。她的心里疯狂地涌现出一个问题,她迫切地想知道这个可怕的地底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到底想做什么。可是她的喉咙被堵住了,根本开不了口。

    “一个合格的绅士会回答淑女的所有问题。”格雷亚摘下礼貌,转身对赵晓菲眨了眨眼。他发现了赵晓菲的问题:“My lady,你在想我是谁。”

    赵晓菲嘴唇张了张,没有声音。

    格雷亚:“我是一个可怜人。”他的声音委屈极了,带着一丝哭腔,可是脸上仍旧在笑:“半年前,我抓到了三个非常有趣的大怪物。我将它们运回地底人王国,做了很多广告,准备开启一场惊奇之夜。门票全部卖光,可就在惊奇之夜开始前,我的一只怪物被某个坏心眼的人类偷走了,我赔了一大笔钱,差点破产。”说着,格雷亚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薛定谔在一旁用甜甜的声音吐槽道:“装什么哭,要不是狼外婆也去看了你的惊奇之夜,你连一毛钱都不会赔。”

    格雷亚仿若未闻,继续道:“三个月后,我又抓到了当初那个逃走的小家伙。这一次我为了挽回损失,决定当场解剖它。全地底人王国、怪物世界的观众都来了,那是我精心准备的完美节目,我还特意聘请了地底人王国最优秀的两个侦探,付给他们一大笔钱,请他们帮我看管那只小怪物。可是他们居然当着我的面,当着所有地底人、黑塔怪物的面,将小家伙放走了。”

    格雷亚难受到声音沙哑:“然后,我就破产了。”

    薛定谔:“明明是你不肯赔门票,故意申请破产!”

    格雷亚继续道:“我的心一共分成了三份,因为一共有三个人害得我赔钱破产。可是渐渐的我发现,其中两个人居然是同一个人。My lady,你说他怎么能如此狠心?我这么无辜,我只是想好好地赚钱,过我的小日子,经营黑塔世界最好的马戏团。他却打碎了我的梦想,无情地践踏我的金钱……”

    赵晓菲觉得后面这个原因才是重点。

    “你说,我能放过他吗?”

    “怪奇马戏团团长……格雷亚·塞克斯。”唐陌一字一顿的声音从格雷亚身后响起。

    格雷亚转过身,看着他。半晌,他笑道:“所以……唐陌,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我问真理时钟如何赚大钱的时候?”

    唐陌摇摇头。

    格雷亚思索道:“我说我的心分成了三份,两份给你,最后一份给黑塔世界最受欢迎的偷渡客傅闻夺的时候?”

    “不是。”

    格雷亚眯起双眼:“那是什么时候?”

    唐陌握紧手里的小阳伞,深吸一口气:“在黑塔发布主线任务之后。”

    这个答案谁都没想到。

    薛定谔直接道:“怎么可能!”

    确实,怎么可能。

    主线任务“薛定谔的捉迷藏游戏”,游戏规则里没有提到怪奇马戏团一个字,唐陌怎么可能猜到。格雷亚笑了一声,声音极冷:“My lady,说谎可不是好孩子的行为。连圣诞老人都不会喜欢说谎的孩子哦。”

    “你是在攻略黑塔二层吗?”低沉的男声响起,傅闻夺看着赵晓菲。

    赵晓菲怔住,僵硬地点点头。

    傅闻夺神色平静地看着格雷亚,不动声色地拔出一把看似朴实的小刀。他淡淡道:“她是黑塔二层,李妙妙是黑塔三层。她们两个人的主线任务应该有差别,她不说,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李妙妙的任务和游戏规则是什么。”

    格雷亚看向傅闻夺。

    傅闻夺:“在游戏规则公布后,我私下里找到李妙妙,知道了她的游戏规则和任务。和我们的一模一样。”

    格雷亚:“所以呢?”

    唐陌:“黑塔四层和三层的任务一模一样,这不是黑塔的风格。我和傅闻夺应该还有别的难关。”

    薛定谔:“难道这就能说明,格雷亚这个混蛋是那个破烂马戏团的团长了?”

    “难度不止这么大。首先,我和傅闻夺攻略的是黑塔四层,这是第一个难度。其次,我们是组队进入攻塔游戏的,黑塔会再加深一个难度。而这个难度,我一时间无法想象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看上去很不像人类的队友,穿着古怪,嘴上还说着一些奇怪的话。”唐陌冷静地说道,“他想赚大钱,他的心分成三份,两份给我,一份给傅闻夺……”

    唐陌抬起头:“黑塔世界里,只有一个人会这么恨我。”

    格雷亚笑了。

    唐陌冷冷地看着他:“所以,你想做什么?”

    格雷亚笑着说道:“我只是想挽回一下我的损失。My lady,你害我破产了。”

    薛定谔小声嘀咕:“你压根没破产。”

    格雷亚置若罔闻:“这些天我受尽了委屈,原本只是想抓住一个,没想到买一送一,你们居然一起来了。”格雷亚抚摸着光滑的短杖手柄,脸上在笑,笑容里却没有一点温度。他冷漠地看着楼梯下方的唐陌、傅闻夺:“两个实力很强的人类玩家,其中一个还是黑塔世界最受欢迎的偷渡客傅闻夺,如果我把你们卖到香蕉酒馆,做成香蕉酒……嗯,会值多少钱呢?”

    唐陌没有回答。

    格雷亚又开始畅想起来:“卖到怪物世界那边也行,那些丑陋的怪物非常想吃你们,他们一定会付出一个好的价钱。”

    唐陌:“你就觉得我们一定会被你抓住?”

    格雷亚温柔一笑:“My lady,你知道答案的,难道你们能从我的手里逃脱吗?”

    唐陌和傅闻夺加起来都不是格雷亚的对手。

    这是事实。

    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慢慢结疤,唐陌的手渐渐缩紧。格雷亚的脸上一直挂着那抹笑容,他轻松极了,因为他说的是实话。唐陌感觉的出来,格雷亚还没有用全力。怪奇马戏团团长的实力绝不亚于狼外婆、圣诞老人,因为他强大的实力,他才会这么嚣张,不急着抓住唐陌和傅闻夺。但是……

    “我在拖延时间。”

    格雷亚挑挑眉:“我知道。这是无谓的挣扎。”

    唐陌:“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拖延时间吗?”

    格雷亚笑道:“在绝对的实力前,任何拖延时间的方法都没有作用。除非……你找了狼外婆来?唔,你有她的小阳伞,我看到了哦。可是她一定不会多管闲事,她非常喜欢吃人类哦,特别是实力强大的。”

    傅闻夺:“你说得没错,在绝对的实力前,任何拖延都只是苟延残喘。但是我们拖延时间并不是为了逃跑。”

    格雷亚好奇地说:“那是为了求饶?两位,赔偿我的一切损失,我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让我很没有面子,连薛定谔阁下都知道我被两个人类玩家戏耍了整整两次的事,我还愚蠢地付给你们银币,请你们看管那只该死的小怪物。”

    小黑猫:“喂喂我可是伟大的薛定谔,我知道这种八卦不是很正常吗。”

    唐陌的右手握紧小阳伞。他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哒哒的钟声,这声音不是真理时钟的秒针声,也不是假时钟的秒针声。这声音古怪极了,按照常理来说秒针应该不断地前进,可这根秒针好像坏了,一直停在原地,左右摇晃。

    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秒针啪嗒一声,向前行走起来。

    唐陌倏地睁大双眼,面露喜色。薛定谔正在和格雷亚拌嘴,说到一半它猛然停住,小黑猫坐直了身体,一秒后:“她怎么可能来这里?!”

    格雷亚一愣。

    下一刻,没等他询问情况,一道剧烈的踹门声响起。

    砰!

    钢铁堡垒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红铜色的月光照进这座城堡,一个长长的影子从门外流淌进来。顺着影子向上看,众人全部怔住。这是一个矮小的红发萝莉,她双手插着腰,穿着一件漂亮的礼裙,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楼梯上的所有人,最后定在格雷亚身上。

    “格雷亚·塞克斯,你这个该死无耻的小偷、贪财鬼,把我的宝石月亮花还给我!!!”

    月光下,一只小巧精致的王冠斜斜地戴在红发萝莉的头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唐陌拿出无限非概率怀表。这只一直不会走秒的怀表竟然开始走秒了。

    “唐陌、傅闻夺!”

    格雷亚在第一时间明白了真相,他低头看到唐陌和他手里的无限非概率怀表。下一秒,他使出全部力量,好似一只火箭,嗖的一下便窜了出去。

    钢铁堡垒的门口,红桃王后也愤怒地冲了上去。她的速度和格雷亚几乎一样快,可大门距离楼梯有一段距离,格雷亚已经挥舞拐杖刺向唐陌的心口。一只手臂迅速地拦在唐陌的身前,短杖锋利无比,穿透黑色利器。傅闻夺闷哼一声,短杖穿透他的手臂,也刺进唐陌的胸口半分。

    唐陌见状目光一冷,他忍住疼痛,打开小阳伞,将格雷亚击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格雷亚短杖一挥,冷冽的眼神充满杀气。

    格雷亚/红桃王后:“我要杀了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