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2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漆黑幽深的钢铁走廊里,傅闻夺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方, 唐陌跟在他的身后。五个玩家从另一条楼梯的顶端出发, 先在二层寻找起来。他们步伐迅速, 很快找到第一个房门。

    知道了通关方法, 李妙妙的心情放松许多。傅闻夺却低着头,目光平静地看着钢铁做成的门把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下一刻, 他右手一甩,变成一把锋利冰冷的三棱形利器,左手猛地按下门把手。刹那间,炽热的火焰从门中喷射出来,李妙妙惊叫一声:“这是什么!”赶忙向一侧躲开。傅闻夺挥手将这团火焰击开,那火焰温度极高, 呈现恐怖的乳白色。

    唐陌眼神一冷, 他看向门内,只见一只形状扭曲的巨型烧杯矗立在房门内侧。它左右摇晃杯身,一团又一团火焰不断地从它的杯口喷出,向门外砸来。

    唐陌立即道:“关门!”

    傅闻夺伸了手想把门关上, 又是一团火焰撞过来, 他不得不避让。

    唐陌翻身躲过两团火焰,他一手撑地, 另一手拔出小阳伞, 伞柄向前, 想要勾住门把手。这时房间里的烧杯发出嗡嗡嗡的噪声,它停顿了半秒, 接着以更快的速度发射出瀑布般的白色火焰。就在这火焰即将涌出大门时,最后一秒,唐陌用小阳伞勾住了门把手,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众人全部松了口气,平复呼吸。

    一切只发生在短短的三秒内,可是这可怕的火焰灼烧在玩家的皮肤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傅闻夺的右手变回原状,他的手背上被灼烧焦黑。他面不改色地拿出匕首,将自己被烤焦的皮肤割去。见状,李妙妙等人脸色变了变,很快她们发现自己的皮肤上被灼烧的地方,伤口还在不断扩大。两个女玩家咬咬牙,也割去了被火焰碰到的皮肤。

    李妙妙问道:“刚才那是什么?这个房间我们之前走过,里面根本没有东西。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烧杯,是我记错了?”

    赵晓菲想起了第一轮游戏时自己被迫割掉几块肉的场景,她咬紧了牙齿,用憎恨的目光盯着面前的这扇门。

    “你没有记错。”火焰突然喷射出来时,不知是否巧合,傅闻夺正好挡在唐陌面前,唐陌只烧焦了一点头发。他将头发割去一些,道:“这个房间里确实不该有东西。甚至可以说,原来这个房间根本不是在这个位置。”

    众人一惊。

    唐陌拿出傅闻夺画的地图:“刚才我们上了楼梯,往这边走的时候一共走了五米,看到这个房门。然而根据地图,房门距离楼梯应该有八米左右。”说着,唐陌看向傅闻夺。

    傅闻夺点头:“确实是八米。”

    赵晓菲立刻想到:“等等,你是说这些房间会变?”

    唐陌:“不只是房间的位置变了,里面的东西也变了。所以说,这是薛定谔的钢铁城堡。”

    唐陌抬起头,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早在中年管家带着薛定谔通过圆形管道离开厨房时,唐陌就隐约察觉到,这个钢铁堡垒完全是薛定谔的所有品。小黑猫在堡垒里,拥有绝对无上的操纵权。

    “薛定谔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家。”低哑的男声响起,唐陌扭过头,视线与傅闻夺对上。傅闻夺看着他,道:“这是它的堡垒,它完全可以改变房间的布局,改变房间里放着的东西。不过我们刚才的第二轮游戏,它没有改变真理时钟所在房间的位置。上楼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它也没有改变其他房门的位置。”顿了顿,傅闻夺道:“只有第三轮,它做出了改变。”

    唐陌笑了,他明白了傅闻夺的意思:“对啊,只在第三轮改变,这是为什么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傅闻夺勾起唇角:“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只在第三轮做出改变,同时还在一个本该没有发明的房间里,放上一个极度危险的发明。”

    两人一唱一和,默契至极。李妙妙完全看不明白傅闻夺和唐陌在打什么哑谜,她正准备问清楚,唐陌已经给出了答案,他故意拉长了调子,笑道:“或许是因为心虚了?”

    “我、我才没有心虚!你才心虚!你全家都心虚!你全黑塔都心虚!!!”甜糯糯的怒吼声在钢铁走廊里骤然响起,这声音吓了两个女玩家一跳,两人转念一想,忽然明白了唐陌和傅闻夺刚才那段对话的意图。

    唐陌无辜地眨眨眼:“只是猜测而已,伟大的薛定谔阁下,不用这么激动。”

    他这话一说,小黑猫更加炸毛。软软的声音不断咒骂唐陌,有时再咒骂几句该死的真理时钟。直到小黑猫又骂了一句唐陌是个臭不要脸的丑陋人类,傅闻夺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这样更像做贼心虚”,薛定谔的声音才突然停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过了五秒,小黑猫更加愤怒:“你们这群无耻的人类!!!”

    这下子连李妙妙都明白,他们真的找到正确的通关游戏的方法了。

    薛定谔可以随意改变房间的位置,改变房间里放着的东西。但是它无法改变的是走廊。这是黑塔给出的通关方式,它无权改变。但是它可以将更多危险的失败发明放进房间里,唐陌五人必须找遍所有房间才能赢得游戏,只要在其中某个房间里他们死了,也算是游戏失败。

    想到这,李妙妙脸色更加难看。

    五人小心翼翼地找到下一个房间,傅闻夺开门前,唐陌突然开口:“轮流开门吧。”

    众人刷的转过头,看向他。

    唐陌面不改色:“如果108个房间,每个房间都由他开门,并不公平。”

    李妙妙头皮一麻。她也觉得这样不是很公平,之前没人提,她也就装作不知道。可是现在大家即将通关,薛定谔还很可能在每个房间里都放了更加危险的东西,她实力弱,真的不想开门。但唐陌说得也没错……

    两个女玩家都有些尴尬,这时,一道含笑的声音响起:“怎么能让女士做这种事?”

    唐陌看着一脸笑意的格雷亚:“所以怎么办?”

    格雷亚脸上的笑容微微顿住,他目光幽深地看着唐陌。片刻后,反问道:“……由绅士代劳?”

    唐陌快速道:“那你来吧。”

    根本没有反悔机会的格雷亚:“……”

    李妙妙和赵晓菲第一次觉得这个奇奇怪怪的混血儿真是非常顺眼。

    薛定谔并没有真的丧心病狂到在每个房间里都放置危险的失败发明,唐陌、傅闻夺和格雷亚轮流上前开门。由于格雷亚开门的次数最多,他遇到危险发明的机会也最多。但是往往在一瞬间,他便反手拉起短杖,勾住门把手把门关上。

    唐陌定定地看着格雷亚和他的短杖,眉头微微皱起。

    “My lady?”

    唐陌抬头与格雷亚对视一眼,他打着手电筒,转身走向下一个房间。一个小时后,玩家将二层寻找完毕,通过楼梯下到一层。他们已经找了71个房间。随着他们找的房间越来越多,薛定谔的咒骂声也越来越频繁。

    最危险的一次,唐陌打开一扇房门,一道刺眼的白光瞬间将五人笼罩进去。等唐陌回过神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动不了,只剩下一双眼睛还能动。

    这比真理世界的限制更大!

    薛定谔恐怖而神秘的发明一样样地出现在玩家面前,甚至唐陌还在一个房间的中央发现了一块熟悉的怀表。他不动声色地走上前观察这块怀表,最后一个离开房间。下一扇门就在走廊对面,轮到格雷亚开门,他拄着短杖走过去。

    短杖撞击地面,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

    唐陌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巧精致的怀表,看了一眼,又很快放回去。他的动作很快,格雷亚三人都没注意到。傅闻夺和唐陌站在队伍最后方,两人视线对上。

    唐陌微微摇首,傅闻夺皱起眉头。

    当玩家们找到第107个房间时,小黑猫的声音戛然而止。唐陌将手电筒对准最后的楼梯,一步步地走上去。他的脚刚刚踏上第一个台阶,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哈哈哈,你以为你们真的就赢了?”

    唐陌的脚步立刻停住。

    薛定谔疯狂地笑了起来,它得意地说道:“你们已经输了。你以为伟大的薛定谔真的会被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抓到把柄?人类,你真的太天真了!你们走上这个楼梯就输了,快点上来吧,快点,我迫不及待地想把你们做成我的收藏品了!”

    “喵~”中年男子浑厚的声音跟在薛定谔的声音后,轻轻地飘了出来。

    赵晓菲和李妙妙听到这话,面色怀疑,举棋不定。

    傅闻夺倒是没什么表情,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神色平静。

    格雷亚的表情十分精彩,他用奇怪的神色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看脚下的楼梯。最后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用短杖敲击地面,仿佛这样就可以屏蔽掉薛定谔的声音。

    唐陌抬起手电筒:“走吧。”

    薛定谔:“……”

    竟然不给一点点反应吗!

    “站住!人类,你们真的会输的,只要走上来,你们就进入了我和假时钟做出的陷阱!”

    唐陌走上一层台阶,又迈出第二只脚。

    “你们输了,你们会被我做成臭马桶送给圣诞老人,我真的会送的!”

    唐陌又走了几层,五人走到楼梯的中央。

    “哈哈哈,算了,那你们就赶快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你们变成臭马桶的样子了……”

    唐陌一步步走到了楼梯的最顶端。当他踏上最后一步,抵达二层时,唐陌仔细地寻找了一会儿,终于在楼梯的侧面发现了一个极小的小门。这个门只有半米高、半米宽,唐陌俯下身体,一只手拉住了门把手。

    “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

    “咔嗒——”

    房门被人打开。

    微弱的手电筒灯光从房门外照射进来,照亮了房间里的一人一猫。高大的中年管家捧着一碗臭气熏天的猫粮,高兴地蹲在墙角不断舔着。一只小小的黑猫蹲在房间的中央,瞪着绿色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房门外的五个玩家。

    碧绿色的眼睛仿佛水洗一般,浸着水光,又好像气得要哭了。

    正在此时,黑塔清脆的童声响起——

    “叮咚!第三轮游戏结束,恭喜玩家找到薛定谔,顺利通关主线任务‘薛定谔的捉迷藏游戏’。”

    一扇小小的房门外,五个玩家弯着腰,看着门里的小黑猫。小黑猫端坐在地上,又气又恼。黑塔的提示声落下,格雷亚想了想,打破沉寂,笑着说道:“找到你了哦,伟大的薛定谔阁下。”

    谁料下一秒,一道尖锐软糯的声音咆哮道:“混蛋,你还在等什么,上啊!”

    话音落地,众人全部愣住。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影子嗖的一声破开空气,刺向站在楼梯最上方的唐陌。唐陌反应极快地侧身避开,可这黑影转了个弯,在唐陌的脸上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半个月前,被大火烧成一片焦黑的精灵大草原。

    铺满视野的焦黑色大地蔓延到地平线,即使过了一天,大火烧成的烟味也没有一丝减弱。许多小动物从干燥的土壤里爬出来,一边苦命地抱怨哭泣,一边默默地收拾自己被烧成黑炭的家园。

    忽然,一只长耳兔的耳朵竖起;一只黑毛地鼠站直身体,鼻子动了动。

    下一秒,两只黑塔动物脸色大变,埋头开始刨地。它们几下就刨出一条地道,逃也是的钻进土里。过了几秒,其他小动物也发现了异常。它们惊恐地瞪大眼,拔腿就跑。此时此刻,遥远的地平线上,一个小小的黑点缓慢地走近。

    那是一辆奢华至极的南瓜马车,穿着蓝色长裙的王小甜坐在马车的一边,她仿佛被人逗笑了,捂着嘴巴,笑个不停。

    这辆马车晃晃悠悠地开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附近。

    在这种被烧成黑炭的大草原上居然还有一块十米直径的圆形草地,实在令人惊奇。王小甜睁大眼睛,好奇地趴在窗边:“那是什么?”

    马车的另一边,坐着一个身穿深红色礼服的金发男人。听到王小甜的话,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那片古怪的圆形草坪。下一秒,他优雅地勾起唇角,短杖在地上轻轻敲击,好听的声音低低响起:“My lady,这就是我搭你可爱的马车的目的。”

    王小甜甜甜地笑了一声,故意道:“伟大的阁下,难道您不是为了我而来?我好伤心。”

    俊秀苍白的金发男人摘下礼帽,朝王小甜行了一个绅士礼。他打开南瓜马车的车门,靴子踏在焦土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他一步步走到十米外,弯腰从地上拿起两只脏脏的靴子。谁也没想到,这个英俊优雅的男人忽然将靴子凑到鼻前,变态地嗅了一下。更奇怪的是,看到他的动作,王小甜居然没觉得不对,反而也舔了舔两颗小虎牙,露出贪婪的神情。

    灿烂的阳光下,格雷亚回过身,朝马车里的王小甜笑道:“My lady,这个让人憎恶的味道,真是令我无法忘记。”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