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第七十七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听到“黎文”这个名字,兄妹二人的脸上都露出一丝疑惑。年轻男人看着唐陌,问道:“黎文?我没听过这个名字,怎么了?”他转首看向自己的妹妹:“妹,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短发女人也奇怪道:“没听过。”

    这两人脸上的表情不像是装的,他们是真的不认识黎文。唐陌的目光慢慢垂下,他定定地看着男人手腕上的一只手表。窗外,呼啸的风声越来越轻,淅淅沥沥的雨声也渐渐没了。傅闻夺低沉的声音响起:“雨停了。”

    男人道:“雨停了,你们要走了吗?”

    雨虽然停了,但外面天色昏暗,一轮残月挂在天空。唐陌没说话,短发女人道:“外面天黑了,我们就不送你们了。”她语气有点急促,没藏住想赶人的意思。但很快她又补充了一句掩饰自己的情绪:“如果……如果你们想在我们家住一晚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我们没多余的房间了,你们只能睡在客厅。”

    没回答这句话,唐陌声音平静地问道:“你手上的这只表是从哪儿来的。”

    男人动作一顿,过了半晌,他抬起手腕看着自己的手表。他把手插进口袋里,笑道:“以前买的。维克多先生,如果你们实在不肯告诉我们外面的消息,那也没什么。我能理解的。”

    他岔开话题,唐陌却继续问道:“在哪儿买的?”

    男人一愣:“就……商场买的。”

    唐陌抬头看着他,嘴唇是笑着的,目光却无比冰冷:“多少钱?”

    王家兄妹闭着嘴,不吭声,沉默地看着唐陌。三人对视,下一刻,这兄妹二人以极快的速度转身就跑,可唐陌比他们还快。他一脚蹬地,凌空跃起,一把抓住王文浩的衣领。王文娟见状,双目圆睁,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黑色手|枪,砰的一声直接开枪。

    她握枪的姿势并不标准,可开枪的速度和准头却比唐陌还要好,显然是私底下开过很多次枪。刺耳的枪声划破天空,唐陌侧头避开这颗子弹,抓着王文浩的手松开。但因为距离太近,子弹还是擦着他的脸颊而过,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兄妹二人挣开后,双手撑地,往后跳跃了三步,与唐陌隔了两米距离。三人对视一眼,很快,一起动作。他们齐齐冲向唐陌,从两个方向冲过去,一左一右。哥哥走过桌子旁,直接从下方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妹妹则用□□在一旁为哥哥护航。

    他们压根没在意坐在门口的傅闻夺,专心攻击唐陌。因为眨眼间,屋子外的草丛中冲出三个黑影。第四个人从屋顶上突然跳下,手中拿着一把圆形弯刀,怒喝一声,劈向傅闻夺的头。傅闻夺抬起手臂挡住这一刀,刀刃劈在一片金属上,迸溅金属火花。劈刀的人一惊,暗道一声不好。

    屋子内,王家兄妹与唐陌缠斗起来。屋外,四个人与傅闻夺打作一团。

    短发女人的子弹并没有checkmate异能,能够跟踪对象,但这房子实在太小,唐陌可以躲避的空间有限,她随便射枪便能封锁住唐陌的走位。那王文浩的力气也十分大,他的匕首锋锐异常,劈在桌子上,木桌顿时被劈裂成两半。

    唐陌侧身避开匕首,再歪头躲过子弹。他在地上打了个滚,翻手取出一把银色的□□,对准短发女人。女人见状,心中一惊,赶忙往旁边逃跑。唐陌开枪的速度极快,他眯起双眼,按下扳机。

    砰!

    子弹从女人的身边擦过,嵌入墙内。

    唐陌又射了一发子弹,也没有射中。兄妹二人这才明白过来:“他射不准!”

    两人不再害怕。手|枪是唐陌身上唯一的武器,既然唐陌用不好,他们便直接冲上去厮杀。哥哥一击凶猛的拳头从唐陌的右侧而来,同时,妹妹弯下腰,扫向唐陌的左腿。两人配合默契,唐陌伸手格开拳头,往后倒退一步。

    趁唐陌还没站稳,妹妹举起□□射向唐陌的眉心,哥哥操起匕首刺向唐陌的喉咙。就在此时,唐陌的手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绕过那把匕首,一把擒住了男人的脖子。他侧过头,子弹射入他背后的墙中。

    兄妹二人的动作一起停住。他们的额头上都是汗,虽然刚才看似是他们一直在攻击唐陌、唐陌不断避让,可由始至终,唐陌都处理得游刃有余。

    看到哥哥被抓住,短发女人犹豫了一瞬,扭头就跑。一把圆形弯刀从她的面前突然射来,刺入墙中,挡住了她逃跑的步伐。

    屋子外,地上躺了三具尸体,还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拼命地往外面爬。傅闻夺站在门口,扔出了那把刀。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三分钟内,短发女人看到外面的四个同伴,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哥哥。

    她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她慢慢跪倒在地,害怕得颤抖起来。

    这六个人只是最普通不过的玩家,甚至还可能都是预备役。唐陌动手前用找朋友异能查看了王文浩的身份,他真的是个预备役。解决六个预备役对唐陌和傅闻夺来说,轻而易举。而事实上,在他们遇到王家兄妹的那一刻,两人就察觉到:这兄妹二人不是好人。

    首先,王文浩说他们是听到枪声才想过来看一看。他们躲在乡下,很久没见过活人了。按照常理,如果真是那样,他们逃到乡下就是为了避开危险,不与其他玩家起冲突。现在突然听到枪声,他们应该藏起来,不可能出来查看,更不提在一旁偷窥。

    而且他们的手上并没有任何干农活的老茧。更不用提之后他们露出的更多破绽。

    傅闻夺曾经说过,他从北京到上海的一路上,遇到过三波埋伏在高速路上打劫的玩家。很明显,王家兄妹就是这种玩家。唐陌没兴趣与这种玩家周旋,他也不会大义凛然地为民除害。但是他看到了王文浩戴着的一只表。

    地球上线后唐陌的记忆力变得很好,几个月前的一些话、一些事他记得清清楚楚。他记得在市北中学时,黎文曾经非常得意地向他炫耀过:“你问这个?有眼光。这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劳力士全球限量版手表,全华夏一共就三只。”

    当时唐陌只是想问时间随便看了眼黎文的表,这个傻白甜富二代就把自己的事一股脑地全说了出来,也不管别人想不想听。

    黎文这个名字对于唐陌,也已经非常遥远。

    四个月前黎文发现自己的母亲还活着,他决定去乡下找母亲,两人在上海分开。

    唐陌扼住王文浩的脖子,问道:“你们是从上海那边过来的?”

    王文浩不知道唐陌的意图,他吞了口口水,老实回答:“不……不是,我们是从南京过来的。我们真的不认识什么黎文,这只表是两个月前我从一个偷渡客手里抢的。”他眼珠子一转,突然想到:“大……大哥,你是不是以为我杀了你的朋友?真没有!这只表也是那个偷渡客不知道从哪儿抢来的,他一看就不是能买的起这种表的人,我只是杀了他,没杀你的朋友。”

    “我们没见过什么黎文,真的,也更没杀了他。”短发女人也在一旁急急地说。

    唐陌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看向那一脸急切的短发女人。

    这两人没有说谎,他们真的没有杀黎文,表是从别人身上抢的,那个人又是从黎文手里抢的。

    见唐陌不说话,这兄妹二人心里产生一丝侥幸。他们没杀这个人的朋友,大家又不是什么解不开的死仇。其实在见到唐陌和傅闻夺的那一刻,兄妹二人就发现他们似乎很强大,非常不好对付,他们没打算真的偷袭唐陌。是唐陌和傅闻夺先发现了他们,然后唐陌又决定到屋子里避雨。

    四个人在屋内避雨半个小时里,他们没有动手,就是因为察觉到了敌人的强大。

    王文浩颤颤巍巍地说:“大哥,维……维克多大哥,我把我们抢到的道具都给你们,都给……求你们别杀我们,别……”

    唐陌:“你们有很多道具?”

    男人眼睛一亮:“有!我们有!就在二楼拐角的房间里,我们抢来的东西都在那里。有很多道具,还有很多武器。都给你们,只要你们别杀我们,只要……”声音戛然而止,男人双目瞪大,死死地看向唐陌的身后。

    唐陌转身一看。

    傅闻夺一手刀劈在了短发女人的头顶,咔嚓一道清脆的脑壳崩裂声,鲜血从女人的头上汩汩流下。唐陌也没想到傅闻夺会突然动手,他惊讶地看了傅闻夺一眼。王文浩看到自己的妹妹被杀,他意识到自己肯定也难逃一死,突然发狠,双拳砸向唐陌:“我杀了你!!!”

    唐陌侧头避开他的拳头,手指用力。

    “咔嚓——”

    王文浩的脖子被唐陌扭断,搭在肩膀上。唐陌松开手,走向傅闻夺。他沉思片刻,问道:“怎么了?”

    傅闻夺看着他,淡淡道:“没什么,反正总是要杀的。”

    唐陌隐隐察觉到了什么,他转首看向门外。

    大雨过后,土壤的腥涩味在空气中弥漫。这座二层小楼的前面是一片农田,这片农田似乎被人翻过一遍,土壤都被人刨开又盖上去。

    看了许久,唐陌笑道:“也对,反正都要杀的。”

    如果没选择来避雨,唐陌和傅闻夺可能就当没看到这件事。地球上线后杀人的事太多,傅闻夺怎么想唐陌不知道,但他自己管不来这么多事。只要不像那个杀人吃心的偷渡客组织一样太过猖狂,他绝不会去管。

    解决了这六个玩家后,唐陌和傅闻夺在屋子里找了会儿,确定没有其他藏起来的人。他们开始寻找这六个玩家抢来的道具。

    二楼拐角的屋子里确实放了很多道具,大多是武器,从匕首到枪应有尽有,但并没有小阳伞、大火柴好用。唐陌和傅闻夺都没有拿走这些武器。唐陌看到了一只小巧的木马,他走上前,拿起木马。轻轻敲了三下,一行小字在这只木马身上浮现。

    这只木马有点意思,唐陌最后带走了这只木马,其他一些武器类的道具都没有拿。两人回到车上,天色漆黑。查看了一下四周,确定车里的东西没被人动过,四周也没有敌人后,两人回到车里休息。

    唐陌躺在车后座,观察这只小小的木马。这木马实在太小了,它是空心的,但整只马只有人的巴掌大,最多放一些杂物,或者像备注上说的一样放封情书。这东西看似没用,王文浩等人根本没注意它,但如果用在合适的地方,却可能产生扭转局势的作用。

    傅闻夺问道:“黎文是谁?”

    唐陌正在看木马,听了这话他微微愣住,道:“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地球上线后我从苏州去上海,路上碰到了他。后来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他的亲人还活着,他想去找家人,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傅闻夺轻轻地“嗯”了一声,没再多问。

    唐陌将木马塞进背包里,他看着天花板,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黎文应该是死了。

    唐陌和他认识时间不长,说伤心痛苦并没有,但总还是有点感觉。所以在看到黎文的手表后,唐陌决定去王家兄妹的家里避雨。

    稍微想了一会儿,唐陌闭上眼睛,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两人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大早,他们继续赶路。大雨过后地上被冲刷得干干净净,两人开车往前行驶了半公里,发现十几辆车堵在路上,将路彻底堵死。

    唐陌下车将这些堵在路上的车推开,他想到:“那六个玩家是靠这个方法把其他玩家拦住,然后杀了他们抢钱的?”

    傅闻夺:“应该是。这两辆车很明显是人为推过来堵在这儿的,不是因为出车祸堵在路上的。”他指着一辆废旧的吉普车和一辆小轿车。

    王文浩一伙人都是预备役,虽然其中几人力气很大,速度也很快,身体素质强化得不比一些正式玩家差,但他们都没有异能。想要拦路抢劫,他们必须先拦住人,所以他们将路堵死,逼其他玩家不得不下车,接着他们再将人一举拿下。

    唐陌思考道:“他们的实力不够强。把路堵死,让别人被迫下来清理路障,他们就有机会在旁边观察敌人的实力。如果是弱小的玩家,他们就会直接抢劫杀人。如果是强大的玩家,他们就会离开不动手。”就像昨天,王家兄妹远远地看着唐陌和傅闻夺,没敢动手。

    傅闻夺突然道:“你昨天开了两枪都没中?”

    唐陌一下子愣住。他转首看向身旁的男人。

    傅闻夺一只手推在一辆面包车的后面,轻轻用力,将这辆车推下高速。发现唐陌在看自己,他转过头,微微勾起唇角,目光深沉地笑道:“我好像没看错,是两枪。嗯……都没中?”

    唐陌:“……”

    唐陌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继续推车,傅闻夺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离开上海的第三天晚上,唐陌和傅闻夺开车来到镇江和南京的交界处。他们决定先休息一晚,第二天大早再进南京。傅闻夺的手|枪里一共有八发子弹,唐陌之前打出了七发,只剩下最后一发子弹。

    傅闻夺:“我的子弹是特制的,威力比较大,打进人的身体里后会炸开,类似于达|姆弹。这种子弹我家里还有很多,如果你需要,到北京后我可以带你去找。不过现在的话,我也没有子弹,你可以暂时用其他子弹试试。”

    唐陌点点头。

    从王家兄妹的屋子里唐陌搜到了不少枪和子弹,他最后只拿走了一些子弹,没拿走枪。他将傅闻夺的那颗子弹收好放进背包里,准备在重要的时候用。唐陌将普通子弹装进手|枪,他屏住呼吸走到路边,对准一颗老树,双目眯起,扣下扳机。

    砰!

    唐陌练习了整整一个小时,打出了三十多发子弹,一共中了十四枪。他每射出一发子弹都会回忆一下自己刚才的不足,下一次做调整。他练习射击的时候傅闻夺就在一旁看着,等到天色彻底暗了,唐陌才回到车上。

    和傅闻夺待在同一辆车里,其实是件很奇怪的事。

    唐陌从小朋友就不多,大学的时候宿舍里有四个人。其中一个大一就搬出去住了,只剩下他和两个好友。大学里的男生相处都是插科打诨比较多,要么就打打游戏,比如唐陌就是被好友坑了去玩桥牌游戏的。

    但是和大学好友能聊的话题,放在傅闻夺身上,怎么想怎么别扭。

    唐陌最终还是没开口。或许是因为太累了,他闭上眼睛后很快就睡着了。他睡得很浅,微弱的呼吸声在小小的车厢里响起。傅闻夺听到唐陌睡了,他坐在驾驶座上,淡定地抬头看着天上的星空。

    没了城市的光芒,现在的夜空中渐渐能看到越来越多的星星。

    傅闻夺看了一会儿,他动作极轻地拉开车门。在他打开车门出去的那一刻,唐陌就醒了。他睁开眼睛看向窗外,只见一个高大强壮的身影慢步走到车头,倚靠着车头站着。傅闻夺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烟,咔嚓一声划开打火机,点燃了香烟。

    他站在车外,抬头看着星空,静静地抽着烟。

    唐陌在车里看着他的背影。

    一点红色的火光在黑夜中燃烧,漆黑的夜色下,傅闻夺的身影似乎要融进黑暗。

    看了片刻,唐陌转过头,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第二天大早,两人开车上路。傅闻夺单手撑着下巴,一只手开车。下了高速就必须找着正确的路,唐陌拿着地图仔细地看着,不时为他指路。两人安安稳稳地进入了南京地界。

    与此同时,一辆红色甲壳虫轿车离开了上海,驶上沪蓉高速。

    副驾驶座上,一个帅气阳光的青年无语地抱怨道:“就不能选个好点的车吗,这车多女气啊,娘里娘气的。”

    驾驶座上,一头短发的年轻女人冷笑一声:“能找到一辆可以开的车就不错了。废话这么多,陆大少爷,你来开车啊。”

    陆星顿时蔫了,默默地坐在一边不敢说话。过了半晌,他忍不住说:“我要会开车,我肯定开。”

    安楚嘲笑道:“也不知道是谁考驾照考了四次一次都没过,连刹车和油门都分不清。是谁来着,在驾校哭爹爹喊娘,教练也没让他过。诶,你记得是谁吗?”

    陆星:“……”

    陆星不敢再说,他有预感,他再多说一句,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能把他损到地心。过了一会儿,他问道:“诶对,那个人没说错吧,萧哥在南京真那么厉害?”

    “应该是我哥吧,他一直在南京工作。而且他那个名字,同名同姓的很少。我哥那种人就该活着,他是个祸害嘛,祸害遗千年。”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安楚的表情却有些激动。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活着是最好的。她语气肯定地说道:“他一定活着,就是他。”

    陆星看了她一眼,也道:“嗯,肯定是萧哥。”

    数百公里外,道路两旁具有地标性意义的梧桐树落入眼帘。唐陌看着地图上的标志,又看看周围的建筑。

    唐陌:“到了。”

    他们正式来到了这个六朝古都。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