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第五十四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铁鞋匠将沉重的锁链随意地挂在肩上他哼着难听的小曲气势汹汹地走进办公室。当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透过石头微弱的光芒他看到那个新来的人类玩家正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淡定地看他。

    至于那个在副本里待了三天多的老玩家……

    铁鞋匠轻蔑地扫了邢峰一眼,用力地将铁锁甩在地上,砸裂地板。

    “我的鞋油呢?!你们这两个不守信用的人类我已经给了你们多少次机会,多少次,你们一次次地只拿劣质鞋油来敷衍我。我可告诉你们铁鞋匠不会让任何人欺骗他,这次你们如果不拿出真正的鞋油,就准备好四滴劣质鞋油否则……”铁鞋匠丑陋的脸上露出兴奋难耐的笑容“用你们的血来代替!”

    铁鞋匠的声音如同雷霆震得房间微微颤动。

    唐陌将鞋油取了出来,放到桌子上。他神色平静地看着铁鞋匠:“只有这么多了。”

    邢峰努力伸长脖子当他看到桌子上只有一滴鞋油的时候,他不敢置信地盯着唐陌,脱口而出:“你刚才明明杀了三只鞋油狼上一局你留了一滴,再加上我给你的两滴你怎么会只有一滴鞋油!”

    唐陌瞥了他一眼:“我说我只有一滴那就是一滴不行吗?”

    邢峰急得手脚并用地往桌子的方向爬来:“刚才你已经只给了他两滴鞋油,让他抽了我一次血。这是第二次了。连续两次用血来代替鞋油,铁鞋匠就会去那边的屋子,抽干那个玩家的血!你和那个玩家不是朋友吗,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抽干血而死?”

    唐陌:“你是在担心他的安全,还是在担心你自己?”

    邢峰突然滞住。

    唐陌笑了:“你刚才已经被抽了400的血,一次性再抽1200的血肯定会死。”

    邢峰脸色变幻许久,他声音低哑:“你以为我还藏着鞋油?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所有的鞋油都给你了。我真的没有多余的鞋油了。这次我补不上数,你如果真要我死那我也没办法。你连你的朋友都杀,你肯定不是正式玩家,你其实是偷渡客!”

    唐陌没有理会他,直接转首看向铁鞋匠:“抽血吧。”

    邢峰:“你……!”

    刚才唐陌和邢峰说话时,铁鞋匠一直在旁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最喜欢欣赏这种人类自相残杀的画面了,这是最美味的盛宴。同样的盛宴他曾经看到过三次,然而每一次他都会觉得可口甜美,极致的快感刺激着他粗糙的味蕾,让他觉得离开地底人王国来这里一趟,真是不虚此行。

    铁鞋匠嘿嘿地笑了一声,他拿起铁钉,迫不及待地走到邢峰身边。他举起长长的铁钉正准备落下,唐陌的声音响起:“等一下。”

    被打断,铁鞋匠不满道:“干什么,你难道又找到鞋油了?”

    唐陌:“鞋油真的只在这里?”

    铁鞋匠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我让你找那就肯定在这里,难道我诚实可爱的铁鞋匠还会故意把你们骗到这里,骗到一个没有鞋油的地方,让你们去找根本不存在的鞋油?!”

    唐陌突然问道:“这个房间里,一共死了几个人?”

    这句话落下,蜷缩在墙角的邢峰突然身体一僵。铁鞋匠举着铁钉的手慢慢停住。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唐陌,就这样看了许久,阴险地笑了起来:“三个人。你是第五个进入这个房间的人类。”

    话音刚落,一把锋利的小刀向着唐陌的后腰快速地捅了过来。这人速度极快,哪里有半分受伤瘸腿的模样,他那看上去肌肉萎缩的右腿此刻用力地蹬着墙面,将一把刀狠狠地捅进了唐陌的腰部。

    仿佛不是第一次看这种情景,铁鞋匠在一旁发出看好戏的笑声。然而当这把刀捅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刀进肉里的声音。铁鞋匠惊讶地“咦”了一声,邢峰错愕地抬起头,看向面前这个年轻人。

    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唐陌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这把锋利的刀。刀尖距离他的后腰只有一厘米的距离,但任凭邢峰怎么用力,这把刀都牢牢地被唐陌夹在指间,动弹不得。

    邢峰怒吼:“你不是受了重伤,连站都不能站只能坐着吗!”

    唐陌淡淡道:“不能站是骗你的,受伤比较重是真的。但是我受再重的伤,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邢峰斯文年轻的脸上在一瞬间闪过各种复杂的表情,但是他突然眸光一闪,嘴角微微勾了起来,露出一个诡计得逞的狠毒笑容。唐陌察觉到一丝不对,他的耳边传来一阵微弱的风声。黑暗的房间里他看不清随着这风声而来的是什么东西,他凭借强大的听力辨别出这声音的方向,头往后方避开。

    一根尖细的钢针从唐陌的眼前快速飞过,嗖的一声,射入桌子后面的书架里。

    这只是第一根。

    看到唐陌避开这根针时,邢峰露出一丝惊讶,但是他并没有担忧。他赶紧走到一旁,三根针同时从三个方向射了过来。这些针是从电脑桌的下方射出来的,唐陌正好坐在椅子上,见状他立即踹开椅子,左右避让,避开这三根针。

    下一刻,第四根针从书架的中间射了出来。

    为了避开前面三根针,唐陌已经被封锁了活动空间,无法再躲开这根针。尖细的针头上染着浓烈的青黑色,唐陌目光一缩,他反应太快,右手向后,将桌子上的电脑显示屏扯了起来。唐陌挥舞电脑显示屏,那恐怖的动态视力让他在这么昏暗的环境里竟然找到了那根针,然后叮当一声,他打在了这根针上,将这根针打飞出去。

    “啊!”一道痛苦的哼声响起。

    唐陌惊讶地转首看去。

    铁鞋匠看清楚情况后,捧腹大笑:“哈哈哈哈,用同样的方法杀了前两个玩家,这次终于是你自己死在上面了?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自己被自己布置的陷阱杀死,地底人王国一年都找不出一个这么好笑的笑话。”

    被唐陌打飞的针直直地射入邢峰的手臂。这只是一个很小的伤口,怎么也不可能致命。但这根针进去后,邢峰的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乌黑色。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捂着手臂哀嚎起来。

    唐陌赶忙走上去。

    铁鞋匠以为他要救邢峰,邢峰看到唐陌来,也以为他要不计前嫌地帮自己。谁料唐陌走过去后,直接抓住邢峰还没变黑的另一只手,取出小刀,用力地割破了他的手腕。

    鲜红色的血从邢峰的手腕上流淌出来。

    邢峰的半张脸都变成了乌黑色。看着唐陌冷漠淡然的表情,他艰难地从被毒哑到一半的喉咙里,抠出了几个字:“你……你不是……”

    唐陌放了大约400的血,抬头看他:“针上有毒?”

    邢峰不懂他的意思,费尽全力地点了点头。

    唐陌:“我又没解药。”

    邢峰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唐陌:“所以,救不了你。”

    黑色的毒爬遍邢峰全身,染上了他的最后一只胳膊。唐陌在他的手臂颜色完全变黑之前松开了他的手,用塑料袋借了小半袋的鲜血。全是邢峰的血。

    邢峰全身乌黑,他瞪直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唐陌,但他已经死了。

    从中针到毒发身亡,一切只有三十秒。

    在邢峰的呼吸停止后,他的皮肤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裂口。好像旱灾皲裂的大地一样,密密麻麻的裂口爬满了他的身体。唐陌在一旁看着这奇异的情景,铁鞋匠倒是很感兴趣地大笑一声,走上前,一脚踩在了邢峰的脸上。

    邢峰的身体似乎变成了已碎的陶器,铁鞋匠这一脚下去,他的身体变成碎土,哗啦啦地落了满地。铁鞋匠就像每一个贪玩的小孩一样,乐滋滋地在地上乱蹦起来,将这一地的碎土踩成渣渣,最后和地板融为一体,变成一团黑色粉末。

    唐陌目光复杂地看着这黑色的地板:“……是异能吗?”

    这么恐怖的毒素,唐陌前所未闻。

    地球上线后,玩家的身体素质比之前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但面对这种毒,邢峰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就变成了粉末。

    支线任务“找到铁鞋匠的鞋油”开启后,唐陌就无法使用异能和道具了。邢峰肯定也是如此。但假设邢峰提前用异能制作了一批毒针,那游戏开始后,他确实无法再使用异能,已经做好的毒针却不会失效,仍旧可以使用。

    这个毒可能是他的异能。

    铁鞋匠道:“异能?这哪里是异能,哈哈哈哈。这是黑塔二层的那条大蜈蚣尾巴上的黑毒!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里搞来那条大蜈蚣的黑毒,踩起来可有意思了,就跟踩沙子一样。”

    铁鞋匠一脸“就算你想一起踩了玩我也不会给你踩”的表情,唐陌却沉默起来。

    他还不至于踩一个人类的尸体当玩乐,而且邢峰已经被踩成粉末了,他想踩也踩不了。

    到这个时候唐陌终于知道,为什么死在这间厂房的几个玩家没一个留下尸体。他们的尸体都被邢峰用这个黑毒处理了。

    只要有尸体,后来者一眼就能发现对方是怎么死的。

    不是被铁鞋匠抽干鲜血而死,而是被自己的同伴杀死的。看到尸体的死因,新来的玩家就不会相信邢峰的话。而唐陌哪怕一直不信任邢峰,处处怀疑防备他,也没想到邢峰早就在房间里布置好了陷阱,前面的三个玩家至少有两个都死在他的手上。

    这个房间没有光源,唐陌只有发光的石头。邢峰的陷阱藏的很隐秘,四根针在书桌底下,一根针在书架后。每根针的方向都指向书桌前的椅子。按照正常的行为推测,玩家和鞋油狼搏斗后,要么受伤、要么会很疲累。这个时候,他们大多会选择坐在椅子上休息。

    因为要通过视频通话和电脑那一端的人通话,所以必须在电脑前。最好的休息位置就是椅子。

    邢峰身上的伤是真的,他伤重到无法行动却是假的。他在新玩家进入游戏的那一刻就开始演戏,假装自己处于弱势。如果新来的玩家无法通关,他就会杀死新的玩家,让自己活下去。而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新的玩家,只留下他一个人……

    唐陌抬起头,看向铁鞋匠。

    铁鞋匠看够了好戏,将铁锁甩到肩上,满足地说道:“好了,现在这里只剩下你一个人了。虽然你不能给足四滴鞋油,但你的游戏暂时结束了。嘿嘿嘿,鞋油数目不够,现在我该去找那个杂货间里的人类了。抽干他的血,做成地底人王国最美丽的标本!”

    铁鞋匠拿着大铁钉,跃跃欲试地往办公室的门口走。

    唐陌道:“当这里只剩下一个玩家,游戏就会终止,你不会再强求他给你鞋油?”

    铁鞋匠停下脚步,转首看向唐陌。他看着唐陌的眼神里全是嘲笑和讥讽,仿佛透过他,看到了一个新的邢峰。铁鞋匠嘴上也是这么说的:“现在你可以学习刚才那个人类,哪怕你找不到我的鞋油,只要你能活到最后,就不会死。让我想想,啊,电脑坏了,你该在哪儿布置陷阱呢?要不然在天花板上布置陷阱怎么样?”铁鞋匠非常积极地给唐陌出谋划策:“谁都不可能爬那么高去观察天花板上的东西,在哪里做陷阱肯定能杀了你的新同伴。”

    唐陌的心渐渐冷了下来。

    这才是这个游戏最难的地方。不是找鞋油,不是参与什么稀奇古怪的开心问答,而是拥有一个时时刻刻想要杀了你活命的同伴。你千方百计地想找到鞋油通关,他却知道,只要杀了你,他就可以活下去。

    哪怕无法通关,你死了,他就能活。

    如此一来,找到鞋油的可能性更是无限接近于零。

    铁鞋匠还在故意挖苦唐陌,给他出主意杀了新同伴,然而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谁说我没找到鞋油。”

    铁鞋匠声音顿住,他上下扫了唐陌一眼,无所谓道:“好吧好吧,原来你还是想救那个人类的。但你现在哪怕给了我四滴鞋油,我不去抽干那个人类的血。只要下次,你给不出五滴鞋油……嘿嘿嘿,我一样会去抽干了那个人类的血。”

    唐陌没有说话。他直接拔出水果刀,抬起自己的左手。他决绝地划开自己的手臂,鲜血顺着他的手臂流淌下来,流入刚才他盛邢峰的血的塑料袋里。

    铁鞋匠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笑容消失。

    鲜红色的血液从唐陌的刀口里汩汩流出,没一会儿就快将小塑料袋装满。这点血对唐陌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甚至他刚才和四只鞋油狼打斗造成的伤,比这个伤严重十倍。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小的塑料袋,看着自己的血一点点的和邢峰的血融合到一起。

    两个人的血混合在一起,根本看不出谁是谁的。唐陌死死地盯着塑料袋里的血,当他的血流到一定数量和邢峰的血一样达到400以上时,一道刺眼的白光在塑料袋里亮了起来。这光刺得唐陌难以睁眼,但他没有避开视线,仍旧紧紧地盯着这个塑料袋。

    十秒钟后,唐陌看清楚袋子里的东西。他闭上眼睛,扬起唇角。他松了口气,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你现在……还要去抽干他的血吗?”

    工厂另一边,杂货间里。

    傅闻夺看着眼前的四个选项,神色平静。

    王小甜捧着可爱的卡通脸,摇晃脑袋:“傅选手,你快选呀。火鸡小姐已经做完热身运动了,她可等不及要手撕你了。只剩下十秒钟了,你倒是快选呀,别浪费火鸡小姐宝贵的时间。”

    傅闻夺面前悬浮的题目框上,显示着这样一行字

    “第十三题,火鸡小姐的表妹叫什么?”

    “火小鸡,火二鸡,火鸡表妹,火**。”

    傅闻夺的目光在四个选项上流连。王小甜已经催得不耐烦了,傅闻夺在最后一秒,按下选项。

    王小甜高兴地笑道:“火鸡表妹,恭喜回答错误!请傅选手接受惩罚挑战火鸡小姐,在火鸡小姐的手上存活三个小时。那么现在,火鸡小姐你就可以前往现实副本……诶,火鸡小姐你走得这么急,这么快就去了?!”

    傅闻夺一手按在匕首上,下一秒,一只巨型火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咕咕咕咕,傅闻夺!我要把你撕成碎片咕!!!”

    身高两米的大火鸡扑闪着两只大翅膀,用和她的身型完全不匹配的灵巧动作,冲到了符文的面前。傅闻夺快速避开,大火鸡却双脚一蹬,比他速度更快。仇恨和怒火将大火鸡的理智吞噬,她的眼前只有这个该死的偷渡客,该死的抢走她的火鸡蛋、她还无法再要回来的偷渡客!

    “咕,撕成碎片!!!”

    火鸡一个翅膀扇下来,傅闻夺奔跑向后,一脚踩在墙上,凌空飞起躲开这一击。同时他手腕一动,军用匕首在他的手指之间划出一个漂亮的刀花,刀刃向前,直刺大火鸡的咽喉。

    “铮”

    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大火鸡毫发无损,傅闻夺向后倒退两步,一手撑地稳住身形。

    巨型火鸡嘲讽地笑道:“就这种武器,也能伤到我?愚蠢的人类,咕咕!”

    说话间,大火鸡又冲了上来。她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傅闻夺的刀伤害不了她一根鸡毛,只能不断避让。很快,在一次碰撞中,大火鸡的鸡爪在傅闻夺的脸颊上划出一道血口。巨型火鸡阴险地笑了一声,趁胜追击,想要致傅闻夺于死地。

    傅闻夺双臂挡在身前,挡住大火鸡的这一击,他整个人却被这强大的力道撞到了墙上。傅闻夺单膝跪在地上,他的匕首在刚刚与大火鸡贴身搏斗的时候被震飞落在远处,他一只手撑在地上,抬起头看向那把匕首。

    大火鸡一脚将匕首踢到自己身后,阴笑着:“你什么都没有,下次只能用手来抵挡我的爪子。傅闻夺,这都是你偷走我的火鸡蛋的报应咕!!!”话音落下,大火鸡又要冲上来。

    正在此时,一道响亮的童声在房间里响起

    “叮咚!完成支线任务二:找到铁鞋匠的鞋油。”

    大火鸡的动作愣在半空中,傅闻夺微微抬起头,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下一秒,他勾起唇角,站了起来。傅闻夺活动了一下手腕,又扭了扭脖子。他感受着身体里那渐渐恢复的力量,他缓慢地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巨型火鸡。

    大火鸡浑身的鸡毛都竖了起来:“咕……咕咕?”

    小电视里,王小甜惊道:“啊,本期的开心问答特别篇这就结束了?这也太快了吧。火鸡小姐请你快点结束你和傅选手的私人恩怨哦,十分钟后这个现实副本就要关闭了,节目组会请铁鞋匠先生把你一起带回来的,抓紧时间哟。”

    巨型火鸡飞扑到电视屏幕前:“咕咕,救命咕……!!!”

    两个月前傅闻夺差点就杀了这只火鸡,现在两个月时间过去了。

    傅闻夺微笑着看着这只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火鸡,他右手一甩,下半截手臂瞬间变成一把漆黑的尖锐利器。他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叫火鸡小姐,为什么你的表妹不叫火鸡表妹?陌陌是不可能还给你了,不过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报仇雪恨。”

    “咕咕咕咕!!!”

    十分钟后,唐陌站在食品加工厂的空地上,看到傅闻夺从远处走来。

    傅闻夺身上一丝伤口都没有,反倒是唐陌自己浑身是伤。不过这些伤看着严重,其实只是皮外伤,唐陌连蚯蚓的眼泪都不需要使用。他现在异能恢复了,身体的自愈能力恢复正常,只需要半个小时,这些伤口就会自行愈合。除了一些被鞋油狼咬掉血肉的伤口,大概需要两三天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傅闻夺看着唐陌身上的伤口,微微皱眉,目光停留在他的左臂上。

    唐陌笑道:“这个是我刚才自己割的。铁鞋匠的鞋油是人血,所以我必须得出点血,才能赢得这场游戏。”

    傅闻夺:“你之前不是试过一次,答案不是人血?”

    唐陌解释道:“我那次是让铁鞋匠抽了另一个玩家的血,那个玩家已经死了,他的血确实不是鞋油。”唐陌没说邢峰是怎么死的,被谁杀的,傅闻夺却从他冷淡的话语中察觉出了一点真相,没有多问。

    唐陌继续说:“四个线索。第一,每个人类都见过铁鞋匠的鞋油第二,鞋油狼爱吃鞋油第三,鞋油具有融合或者坚硬的特质第四,鞋油是从人类身上得到的。”唐陌看着傅闻夺,微笑道:“每个人类在出生的那一刻都见过母亲的血,血是人类身上的。鞋油狼爱吃我的血肉,准确来说是血。在和四只鞋油狼搏斗前我特意放了一些血在地上,它们果然迫不及待地涌上去舔血。而最后,鞋油是融合的。”

    一个人的血不行,傅闻夺想到:“要两个人类的血融合在一起才行?”

    “或许是这样。”唐陌道,“也或许,真正的鞋油应该是玩家的血。400的人类鲜血相当于一滴劣质鞋油,有可能两个玩家的血,也就是两滴劣质鞋油融合在一起就成了真正的鞋油。我刚才就是这么做的。在那个玩家死之前,我接了他一些血,再加上我的血,做成了真正的鞋油。”

    傅闻夺:“另一个可能,真正的鞋油是玩家的血?”

    唐陌:“鞋油是融合的,一个玩家的血无法制作成鞋油。但也有可能,在我那个房间里,只拿走我的血或者只拿走另一个玩家的血,这样拿走的都不是玩家的血。”

    傅闻夺明白了。他并没有参与唐陌的游戏,但是在这短短几句话中,他懂得了唐陌的意思。

    唐陌道:“任何一个人的血,都只是一部分玩家的血。真正的鞋油是玩家的血,少一个人的血,都不行。这就是第二种可能。”

    邢峰恐怕到死都没想到,唐陌并没有想过要他的命,他根本没必要杀唐陌。

    唐陌不认识邢峰杀死的那两个玩家,他不会正义感爆棚,一定要为两个陌生人惩恶扬善,杀了邢峰报仇。地球上线后,全世界还有几个人的手上是干净的,连唐陌自己都杀过不只一个人。

    唐陌一开始就打算尝试一下将自己和邢峰的血融合在一起,看看能不能制作成鞋油。他询问铁鞋匠“鞋油是不是只在这个厂房里”,就是想知道,傅闻夺的血他无法得到,缺少傅闻夺的血,他能不能制作鞋油。

    铁鞋匠给了他肯定的答案,所以他便决定冒险尝试。

    如果这次不对,他还有一次机会。他会将四滴鞋油交给铁鞋匠,保住傅闻夺一条命。他和傅闻夺再迎来最后一次机会。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用国王的金币逃命。一来是这个道具太过珍贵,二来是他一旦走了,傅闻夺那边几乎是必输的结局。

    唐陌早就在猜测,死在这个厂房里的玩家是不是如同邢峰所说的一样,只有两个人。

    傅闻夺那边有一个玩家,唐陌这里却有两个人。

    会不会这个副本的基本要求就是,一边最低人数两人,一边最低人数一人。那按照这种说法,当傅闻夺那边有三具尸体的时候,邢峰这里怎么也不可能是两具尸体。

    只要失败,邢峰这里的玩家会死,傅闻夺那里的玩家也会被抽干血变成干尸。一个人换一个人,加上邢峰,厂房永远比杂货间多出一个玩家。

    或许在一开始,邢峰并不知道“只剩下一个玩家就可以活命”的规则。他很幸运,他和另一个玩家是第一批进入副本的。那个玩家死在了他前面,铁鞋匠告诉他“你可以不死,只要你杀了同伴一个人活下去”。从此以后,他便开始杀人。

    邢峰已死,他的想法、他做的那些事被埋藏在时间里,再无人知道真相。

    没再多想,唐陌打量了一下傅闻夺。他很少有这么轻松的时候,刚刚经历了一场惊险万分的游戏,唐陌心情愉悦。

    只有真正同生共死过,才能成为朋友。

    匹诺曹那次不算。

    唐陌有了开玩笑的心情:“你那里似乎比我轻松很多。”他指的是傅闻夺身上没有伤口。

    傅闻夺发觉唐陌稍稍放下了一点防备,他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道:“有伤,不比你轻。不过我的异能和这方面有关,异能恢复后,伤口很快复原。”

    唐陌心思一动。

    能够在短短十分钟内复原这么严重的伤?

    唐陌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高大男人,开始暗自琢磨这个人的异能到底是什么,顺便盘算一下……有没有可能得到这个人的异能。

    铁鞋匠拖着重重的锁链,没精打采地从厂房门口走了过来。他左手拿着铁钉,铁钉的尖头悬浮着一颗小小的黑色鞋油。它神奇地凭空悬浮在那儿,随着铁鞋匠缓慢的步伐,一点点地前进。

    铁鞋匠走到唐陌和傅闻夺跟前,随便看了他们一眼:“好了,作为一个勤劳可爱的铁鞋匠,既然你们帮我找到了鞋油,我当然也要给你们奖励。就让我为你们修一修鞋子,当作报酬吧。。”

    “叮咚!触发主线任务:观看可爱的铁鞋匠修鞋。”

    唐陌:“……”

    傅闻夺:“……”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当唐陌一只脚光溜溜地露在空气中,铁鞋匠拿着他的鞋开始砰砰砰地砸钉子时,唐陌终于发现了是哪里不对。

    ……他为什么要干这种小孩子才干的、一只脚踩在另一只脚上的蠢事啊!

    傅闻夺是第二个修鞋的,铁鞋匠似乎是看唐陌不爽,记上了他的仇,决定先修唐陌的鞋。

    唐陌真是不自在极了。幸好他没有脚气,脚也不臭,要不然被傅闻夺闻到奇怪的味道,那简直比输了游戏还要命。然而偏偏铁鞋匠似乎是故意的,拿到唐陌的鞋后,他非常做作地捏住了鼻子,嫌弃道:“臭死了!”

    傅闻夺低笑了一声。

    唐陌彻底黑了脸。

    他的脚真的一点都不臭!

    铁鞋匠砰砰砰地砸了很久,唐陌感觉傅闻夺的目光在自己那只裸露在外的脚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穿了袜子,可总觉得怪怪的,只能撇开视线,准确地执行“观看可爱的铁鞋匠修鞋”的主线任务。

    十分钟后,铁鞋匠修完了唐陌的两只鞋,轮到傅闻夺。

    铁鞋匠捧起傅闻夺的一只靴子,一样赶忙捏紧鼻子:“哎哟喂,臭死了臭死了!”

    这次轮到傅闻夺:“……”

    唐陌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接。

    傅闻夺目光深邃,唐陌淡定地憋笑。

    “好了,你们两个人类的臭鞋子都修好了。我铁鞋匠修鞋的手艺在地底人王国可是家喻户晓的,我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这次我给你们修鞋,你们可就记着一辈子吧。”

    铁鞋匠看上去是用钉子不停地砸鞋,可唐陌和傅闻夺的鞋和先前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这时,黑塔清亮的提示声响起

    “叮咚!完成主线任务:观看可爱的铁鞋匠修鞋。通关现实副本那个可爱的铁鞋匠,获得奖励神奇的鞋子。”

    道具:神奇的鞋子

    拥有者:唐陌、傅闻夺

    品质:精良

    等级:二级

    攻击力:无

    功能:穿着这双神奇的鞋子,可以忽视重力,随意在任何平面行走,例如天花板、水面等。

    限制:每天仅可使用一次,持续时间为一个小时。

    备注:快来人啊!牛顿的棺材板压不住了啊!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