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3.第三十三章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叮咚!黑塔第七层主线任务:将稻文从黑塔世界灭绝!”  唐陌的大脑快速运转, 几乎是一瞬间他便明白了, 这个和自己对话的并不是火鸡蛋,更不是一只火鸡,他可能是黑塔里的某种生物, 更可能……

    “你是人类?”

    男声沉默片刻:“嗯, 我是人类。你也是人类?”

    唐陌:“是。”

    两人都没再说话。

    车子停靠在路边, 刺眼的夕阳照射入车内,将白蛋照射得通体金黄。上面的文字时不时地浮现,唐陌能看到的只有几个字和一群乱码, 他现在更关注的是对面说话的这个人。

    他思索了一会儿, 决定在向对方提问前, 先表现出自己的诚意。他开始描述自己的状况:“现在我手里拿着一颗白色的蛋, 你的声音就从里面传出来。你是被困在蛋里面的人,还是其他什么情况?”

    男人的声音坚稳平静:“我没有被困在蛋里,我手里也拿着一颗蛋,你的声音也是从里面传出来。”顿了顿,他补充道:“这是一颗火鸡蛋。”

    唐陌心思一动:“你应该是华夏人,那你刚刚也从黑塔一层里出来?我这颗蛋是从一个黑塔怪物的手里得到的, 是一颗火鸡蛋。”

    “我也是,从黑塔生物手里得到的一颗白色火鸡蛋。”

    两人这下彻底明白了, 他们手里的这颗火鸡蛋类似于手机, 可以让他们与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通话联系。

    既然如此, 唐陌现在想知道, 这颗火鸡蛋可以联系多远的距离。

    “你在哪儿?”

    “你在哪个城市?”

    异口同声的话语让双方都愣住。

    对方先反应过来:“我在北京。”

    北京?

    北京离上海有一千公里的距离。这么远, 火鸡蛋也可以直接联系,难道真的是手机的作用?

    唐陌道:“我在上海。”

    唐陌低头看着手里的这颗火鸡蛋,隐约有了一个想法。他手里的这颗蛋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损坏状态。唐陌并不觉得刚才自己的那一番乱敲能够把火鸡蛋敲坏,要知道真正被敲裂的不是火鸡蛋,而是他的方向盘。黑塔里的东西,不至于那么脆弱。

    火鸡蛋被他敲坏的可能性不到两成,它原本就损坏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

    由于火鸡蛋损坏,唐陌并不知道这颗蛋到底有什么作用。火鸡蛋上的文字只有三行字没有乱码,其中一行——

    【品质:稀有】

    这是一个稀有道具。

    如果黑塔真的只是在玩一场游戏,那么它给玩家发放道具也很合情理。稀有道具在任何游戏里都是非常珍贵的,唐陌不知道自己这颗损坏的火鸡蛋能不能再发挥作用,但他或许可以从这个北京玩家的口中得知火鸡蛋的真正用处。

    一个稀有道具不可能只是起到通话作用,地球上线前人类科技已经可以做到全球视频通话,没道理神秘如黑塔也只能做到这点。既然两颗都是火鸡蛋,长相相似,还可以通话,那十有八|九,它们的作用也一样。

    唐陌整理了一下语言:“我在玩黑塔一层的攻塔游戏时,黑塔里面的一只大鼹鼠将这颗蛋当作奖励,送给了我。这颗蛋十分坚硬,我用它试着砸了汽车方向盘、石头,还有一些其他坚硬的东西,我的方向盘被它砸出一条裂缝,但它没有破裂。”

    先尽可能地说出自己的信息,让对方觉得双方现在是在共享情报。

    唐陌又继续说:“……送给我火鸡蛋的大鼹鼠说过,我们人类是无法孵化火鸡蛋的。我本来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得到这颗蛋,可以直接使用,没想到你也拥有。但我这边没说明使用这颗蛋需要另外一个人,还可以双方通话,你那边有提示吗?”

    低沉的男声回答得很果断:“没有。”

    唐陌:“……”

    有你这么聊天的么!

    这人怎么完全没被套出话?!

    正常人在与别人进行气氛友好的交流时,不该也主动说出自己拥有的情报吗?

    唐陌沉默半晌,又开始继续套话:“你是怎么联系到我的。目前是我先听到你的声音,然后我才回答。”

    这个已经不算是情报了,如果这都不肯说,唐陌对套话不再做任何希望。

    “这颗蛋上浮现出了几行字,我试着研究了一下这颗蛋。当我用手指在这颗蛋上敲击到第三下,突然它就闪烁起很刺眼的金光。”这个男人终于愿意透露点信息了,“我现在说话的时候,这颗蛋一直在发出很淡的金色光芒。”

    唐陌突然想起自己刚才敲到第三下的时候,这颗蛋似乎也要闪光,结果还没亮起来,这个男人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光芒也消失了。

    唐陌:“那你知道怎么关闭通话吗?”

    “我试试。”

    两人都试了很久,突然,声音中断了。再过十秒,男声响起:“我刚才用双手把这颗蛋握住,通话终止了。”

    敲三下可以开始通话,双手握住蛋通话就终止?

    唐陌:“那你先终止,我来试试。”

    “好。”

    由唐陌试了一遍,他也可以随时开启通话,并随时终止。经过两人的多次试验,无论是哪一方,只要敲自己的蛋三下,就可以开启通话;任何一方握住蛋,就可以结束通话。

    进行实验的时候,双方无比默契,谁都没说一句废话,尽可能地分享信息。

    当这颗蛋被他们研究得差不多时,唐陌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另一颗火鸡蛋的主人和他配合得十分好,他们的合作仿佛训练多遍一样,十分契合。这让唐陌不由对对方产生了一丝惺惺相惜的好感,可惜,如果这个人稍微好套话一点,他会对对方更有好感。

    这个人从始至终就没说出一个关键情报,很明显是在藏着什么。唐陌知道对方在藏着什么,他也知道,对方发现了自己在套话。

    现在两人能说的事情已经全部说完,如果谁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情报,那再说下去也没意义。比如唐陌不可能说出自己的火鸡蛋损坏了,这样他便处于下风;对方也不肯说出有用的情报,时刻防范着唐陌这个不知底细的陌生人。

    男人的声音一直平稳,有点好听:“你还有事情要说吗?”

    唐陌:“……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你为什么一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好,不是喂,而是……陌陌?”

    空气里一片安静,唐陌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直到火鸡蛋里传来一道低沉的笑声,这男人的声音里第一次夹杂了笑意:“原来你连这颗蛋叫什么都不知道吗?”

    唐陌:“……”

    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给点面子别说出来啊!

    唐陌早知道这男人在故意防备自己,他也知道对方清楚,自己有信息缺失。但现在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说是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感觉落了下风,又觉得两人始终冷漠、互相防备的关系,因为这次挑明,好像稍微亲近了一点。

    至少不是敌人。

    “这颗蛋叫做‘陌陌’,所以我看到它发光后,下意识地就喊了一句‘陌陌’。”

    唐陌淡淡道:“我叫陌,你如何称呼?”

    “……”男人瞬间沉默,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喊了多少遍如此亲昵的称呼。良久,他道:“我姓傅。”

    唐陌道:“那没事就这样了?”

    “嗯,再见。”

    “再见。”

    通话一结束,唐陌将火鸡蛋放回口袋,手指哒哒地在方向盘上敲击着。

    第一,这颗蛋叫陌陌。

    应该和他的名字没有关系,只是凑巧叫这个而已。

    第二,北京的这个傅先生非常聪明,也很有防备心。想从对方口里套出信息的可能性非常小,甚至很有可能,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通话。他们的通话没任何好处,双方也都察觉了,火鸡蛋的另一端是个不好下手的人。既然如此,没必要就不用再联系。

    这个稀有道具火鸡蛋在唐陌的手里,如同烫手山芋。他很想使用,却根本不知道火鸡蛋的作用,也不知道这颗蛋有没有损坏到无法使用的程度。

    至于从那个男人的口中套话……

    唐陌已经不抱希望。除非出现意外,对方不得不和他共享信息,否则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松口。

    换位思考,唐陌也不会和一个陌生人分享稀有道具的情报。拥有这种道具,已经恨不得藏着掖着、不被任何人发现,以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再主动告知信息,唐陌还不至于这么傻白甜。

    唐陌叹了口气,继续开车寻找市北中学。

    等车子开到上海市区,街道上车辆陡增,乱七八糟地撞成一团。这时候再选择开车是不明智的选择,唐陌直接弃车步行。他走路的时候一直沿着道路边缘走,一旦有路障,便用路障掩藏身形。

    繁华富丽的上海在地球上线的第四天成了一个荒废的都市。

    天色渐暗,街道两旁的许多商家还亮着灯。唐陌路过一家KFC,临窗的桌子上摆着没吃完的薯条和番茄酱,但是薯条已经蔫了,空荡荡的快餐店里没有一人。

    越靠近市中心,唐陌越小心谨慎。

    在这里,人越来越多。他走过一个拐角,就看见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年轻女人正在一家全家便利店里,拿着各种零食、方便面填饱肚子。看到唐陌她也毫不惊讶,只是警惕地多看了两眼,又转过头搜刮便利店里的食物和水。

    唐陌背着重重的大包,里面放了手电筒、食物和水。

    一路上他看见不少人在搜刮食物、水,也看到好几个成群结队的小团体,警惕地盯着每一个路过者。很多人的身上沾着斑驳的血迹,还有一些人受了伤,缺胳膊断腿地躺在路边哀嚎。

    过多的人口使这个城市在经历黑塔事件后,还有不少活着的人。

    唐陌粗略估计了一下,上海市中心,每平方公里大约有四个人。现在是晚餐时间,这些人大多在进食。唐陌的身体素质改善后,对食物的需求大大减少。他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可他一点也不饿。

    市北中学在上海是名校,但唐陌并不认识。他没有去问那两个在路边吃饭的人,而是径直地走进一个荒废的报刊亭,翻找了许久,找到一张详细的上海地图。

    “静安区……市北理……这里。”

    唐陌背着包,再次往前走。

    忽然,没有一丝征兆,一道清脆欢快的声音响起。

    “叮咚!美国3区正式玩家理查德·威尔斯成功开启黑塔一层,三分钟后,全美国玩家开始攻塔!”

    唐陌停下动作,那两个正在吃饭的人也抬头看向远处的黑塔。唐陌转过头,看了一眼挂在报刊亭墙上的时钟。

    19:18分

    “游戏时间是每天的6点至18点,华夏的游戏时间已经结束。美国……时差13个小时,游戏时间按当地时间算?还会全球通报吗……”

    唐陌继续往前走。

    这个游戏通告不像偷渡客傅闻夺开启黑塔那次播报了三遍,只播报一遍就停止。

    因为这次开启攻塔游戏的不是华夏玩家,是美国玩家,唐陌走在路上,还听到有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一边粗重地大口呼吸,一边疯狂地笑着,幸灾乐祸道:“死吧,都去死吧……死……死……”

    走到深夜十一点,唐陌终于走到了静安区。街上的车辆乱撞成了一团,他不断地翻越这些车,导致行走速度下降。中途还不小心走错了一次方向,等到他走到静安区时,寂静的深夜里,一道响亮的童声响起——

    “叮咚!美国2区正式玩家玛丽·范德萨成功通关黑塔一层!”

    唐陌惊讶地挑起一眉。不是由那个开启攻塔游戏的玩家通关?

    “叮咚!2017年11月19日,全球共有两位玩家通关黑塔一层。剩余四亿一千六百二十三万玩家,请努力攻塔!”

    唐陌的脚步刷的停住,他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向那座悬浮在半空中、黑黝黝的影子。

    他清楚地记得,昨天早上,一共有四亿九千多万玩家登入游戏,现在……少了八千万?!是因为华夏和美国的两次攻塔游戏,还是说有其他方式造成玩家死亡?

    这么快就又死了八千万人?!

    唐陌脸色铁青,埋头继续往前走。街上的路灯不断闪烁,唐陌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照亮了地图。他不发一言,绕了三个路口,走了四条街。不过多久,唐陌看到路边矗立着一块“前方学校注意避让”的交通告示牌,已经到了学校附近。

    “咔嚓——”

    唐陌一脚踩在了玻璃碎片上。他低头一看,许多细小的玻璃碎片落在地面上。他再抬头,他头顶上的这个路灯不知为何被打碎了,玻璃落了一地。

    这只是第一盏碎了的路灯。

    唐陌看向眼前这条通往学校大门的路。

    这条路上,只有两盏路灯闪烁着幽暗的光芒。地上布满了路灯的玻璃碎渣,深秋的夜风呼啸吹过,将道路两边的行道树吹得哗啦啦作响。黑漆漆的树荫仿若无声的鬼影,唐陌面无表情地从这两边的黑色鬼影中走过,一脚一脚地踩在玻璃碎渣上。

    寒冷的晚风吹起了他的风衣下摆,他目光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察觉。

    突然,唐陌抬起脚,快速地往左侧闪了两步。在他刚刚走过的位置,一根手指粗细的大钉子不知为何突兀出现。如果刚才他踩上去,脚掌绝对会被刺穿。

    唐陌抬起头,警惕地盯着四周。

    他已经走到了学校范围,只差100米,就到了学校大门。

    现在是凌晨一点,冰冷的晚风嗖嗖地刮着,周围空无一人。唐陌继续向前走,这个神奇出现的钉子,又出现了两次,有一次甚至明目张胆地悬浮在唐陌的面前,只要他没注意地快走一步,这突然出现的钉子就能戳中他的眼睛,幸好他反应极快,一个闪身躲过。

    这些诡异的情况是从他靠近学校才发生的,现在他距离学校大门只剩下十几米的距离,要再走回路口,则有八十多米。

    唐陌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进学校一探究竟。

    一道急促的声音响起:“你不要过来!”

    这声音稚嫩响亮,还带着一丝没完全变声结束的干涩。

    唐陌立即反应过来:“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你别过来,你……你是谁!”

    “我没有恶意,我来找一个学生。她是我朋友的女儿。”

    浮在唐陌眼前的大钉子掉在了地上,似乎不再阻挡他的步伐。唐陌再往前走,没有了阻碍,他一直走到学校的门口。隔着铁栅门往里看,没看到一个人影,刚刚说话的小男生也不见踪影。

    唐陌皱了眉头,高声问:“你在哪儿?”

    那男生胆怯怯地说:“你……你真不是坏人?”

    “我不是。你遇到什么困难了,需要帮忙吗?我这里有一些水和食物。”

    “我……我就在门旁边的门卫室里,你把水和食物放在门口,不要进来……”

    唐陌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和一袋压缩饼干,走向门卫室的大门。他不快不慢地走着,走到一半,停住脚步。

    那小男生又说:“你……你怎么不过来!”

    唐陌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四围寂静一片,小男生不再说话,唐陌也不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走。当他走到门卫室大门前的台阶时,突然,他猛地加快步伐,侧身绕过了门卫室的大门,从一旁直接飞身撞破窗户,撞入这个小小的门卫室。

    窗户的碎片飞溅到刚才唐陌即将踩上去的台阶上,台阶在一瞬间崩塌,轰出了一个七八米深的大洞,洞底是许许多多锋利的尖刀,刀口向上。

    “老师,他发现了!老师,救我!!!”

    普通的玻璃碎片现在根本伤不到唐陌的皮肤,甚至他的反应速度和跑步速度也超越了大多数的人类。那个有点肥胖的小男生见到唐陌就惊恐地大喊,转身就跑,唐陌却比他还快,一把抓住了小胖子的胳膊,将他拽到身前,直接反扣住了他的双臂。

    “你别动!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一个焦急的男声响起。

    唐陌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人,他似乎刚刚睡醒,头发乱糟糟的,急得双眼通红,跑进了门卫室。

    唐陌反问:“你们刚才为什么要骗我过来……想杀我?”

    年轻男人急道:“你先把他放下来,别伤害他。你要什么,我们都给你,都满足你!”

    唐陌察觉到了不对,他正准备开口问清楚情况,只听一道声音响起:“唐陌?!你终于来了!诶诶诶,别,赶紧放手。李老师,他不是坏人,他就是唐陌,我之前和你说的朋友。就是他想来市北理找人,我和他中途走散了,才先来学校看看能不能碰上他。”

    唐陌看向来人。

    “黎文?”

    现在是“白天”,恶魔消失,天使可以随便走动。已经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待了几个小时,唐陌和神棍都不再那么紧张忐忑。两人拿着防爆棍走到那个被烧毁的书架旁,唐陌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被烧成灰烬的书架。

    图书馆三楼一共有二十三个书架,这一次被烧的是从服务台往前数第九个书架。

    这是I类书架,上面放的大多是地理方面的书籍,包涵了国内外的旅游书、地理学书,还有一些宗教学的书籍,现在它们全部被烧成了灰烬。木头书架被烧成了木炭,黑黝黝地躺在地上,那些书却堆成了黑灰小山。唐陌伸出手,摸了摸这些黑灰。

    “不烫。”

    神棍看向他:“不烫?”

    唐陌点头:“嗯,虽然按照童声的说法,距离这个书架被烧毁已经过去了一整夜,不烫也是有可能的。但对于我们自己的时间流速来说,才过去半个小时。且不说半个小时内是怎么把这么大一个书架和上面一万多本书烧得干干净净的,就说这些余灰竟然不烫……人类的常识已经无法解释了。”

    神棍理所当然地说:“这是恶魔烧的,当然无法用科学解释了。”

    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本就超出理论科学的范畴,再多发生几件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

    神棍很明显更关心找书的问题,他害怕地吞了口口水:“刚才小女孩说的话,是不是想告诉我们,她丢掉的书是天使知道的?唐陌,你有什么知道的书吗?”顿了顿,神棍又补充道:“我知道的书太多了,我在你们图书馆看了快一年书了,哪本书我都看了一眼。”

    唐陌倒是不怎么急:“三楼的进书项目一直是由我负责的,我知道的肯定比你更多。”

    神棍看他这样,头上滑下豆大的汗珠:“那可怎么办?这都第二天了。”

    唐陌没回答神棍的话,他绕着这堆黑灰走了一圈。神棍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他把小女孩出现时说过的话大致回忆了一番,却没找到任何决定性的证据,他急道:“唐陌,这可怎么办啊!”

    “别急。”唐陌蹲在书架灰烬前,抬起头看向神棍。窗外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他微微一笑,道:“现在更重要的是……恶魔为什么要烧毁这个书架?”

    神棍一下子愣住。

    二十三个书架,按常理来说,恶魔烧对书的概率是二十三分之三。前提是天使没有提前找到书。

    神棍想了想,解释道:“那个童声说恶魔记不得自己把书藏在哪个书架里了,所以他应该是随便乱烧的吧。”

    唐陌随意道:“或许吧。”

    神棍双手插进头发里:“我们还是赶紧找书吧,再找不到,真的会完蛋的吧。我最近看的书都在这个书架和……”顿了顿,神棍脸色有点难看,“和这个被烧毁的书架里。唐陌,你呢?”

    唐陌站起身:“我看的书太多了,每天我都要整理一下你们乱放的书。”

    神棍神色凝重。他一会儿看看旁边书架上的书,一边看看地上的灰烬。他好像一个真的神经病,口中嘀咕个不停,重复的都是小女孩说过的话。

    其实换做其他正常人遇到这样的情况,见识了这么多鬼神一样的事情,被逼成神经病也是有可能的。

    唐陌将手伸进灰烬里,捧了一堆灰出来。他转首看了来回踱步的神棍一眼,过了片刻,忽然想起来:“我最近倒是有整理过几个书架。大概是三天前,主任让我整理了一下H类书架。”

    神棍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他看向唐陌:“三天前?时间这么近,说不定就是这里了!”

    可是两人走到H类书架面前,又傻了眼。

    “H类书架上有一万两千多本书。”唐陌大概说了个数字。

    神棍冷静地问道:“什么样算是找到书?如果我们把H类书架上的书全部取出来,只要取出其中正确的那一本,会不会就算是找到书了?”

    这倒是游戏规则没有介绍的。游戏只说天使白天可以得到一个提示,恶魔晚上可以烧书。如果直接找出正确的那一本书交给马赛克,想必是肯定可以完成任务的。但如果仅仅是把正确的书从书架里取出来,会不会也算作是成功?

    唐陌也没想到这个方案,他道:“一万多本书,如果我们抓紧时间,两个小时内或许可以把这些书全部从书架里取出来一次。”

    说干就干。

    神棍神色激动地快速取书,唐陌也老老实实地取书。他们分为两路,在书架的两侧各自完成任务。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然而当夜晚降临的时候,唐陌刚刚取出一本清代历史书籍,他再想去碰下一本书,却发现怎么也无法将这本书从书架里取出来。

    眼前是一片黑暗,神棍惊恐地说:“我拿不出书了。”

    唐陌抿住嘴唇:“我也拿不出。”

    两人摸着书架,一路走回了服务台,将那盏唯一可以打开的台灯点亮。

    幽暗昏黄的光线里,唐陌和神棍靠着桌子坐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不远处H类书架的方向。他们此刻根本看不见黑暗里的任何东西,但他们知道,两个小时内,有一个书架将会被烧毁。那时候火光冲天,他们能清晰地看见图书馆里的一切。

    在这样紧张压抑的时候,时间过得极其缓慢,度秒如年。

    神棍的双眼里布满了血丝,他好像三天没有睡过觉的流浪汉,嘴唇干裂,头发上都是雪花般的头皮屑。唯独那双手洗得十分干净,指甲也修剪得很好,仿佛是为了保住主人最后的尊严。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