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9章 好人就不能兴风作浪了吗?(5200)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屈赢是楼内居民,也是死者的儿子,更是楼内规则框架中的一员。

    如果这个家伙一口咬定陈歌就是凶手,那会瞬间把陈歌和温晴推上风口浪尖,让局面变得非常糟糕。

    出于这样的考虑,所以陈歌拽着温晴躲到了角落。

    屈赢抱着屈燕,兄妹两个沉浸在巨大的悲痛当中,邻居们也纷纷觉得他们可怜,所有人表现的都很正常,准确的说所有人都尽可能的让自己做出了正常的反应。

    披着人皮的魔鬼们聚在了一起,个个心怀鬼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温晴,我们先去找房东。”陈歌不想继续在这里停留,他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知道被诅咒医院的人进入了门内,被诅咒医院的怪物也知道他和温晴的存在,对方先一步和楼内居民联合,很可能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逼出陈歌。

    楼内死了人,为了调查凶手,屈赢有理由去敲开一扇扇门询问,这样便可以合理的进入每一个房间查看。

    如果不让查看,那就说明心里有鬼,就说明他可能就是凶手。

    “好毒的手段,让凶手自己去追查凶手,其实真正的凶手就躲在被害者亲人的家中,藏在被所有人忽视的地方。”

    被诅咒医院这么做,既可以光明正大的搜查整栋楼的房间,又能把罪名嫁祸到陈歌头上,让陈歌和整栋楼的居民对立,可谓是一箭双雕。

    “那群怪物熟悉门后世界的规则,就算他们被门后世界束缚失去了大部分力量,也非常不好对付。”

    这算是陈歌和被诅咒医院的第一次交手,在别人的门后,两位外来者互相算计着对方。

    “想要让我背黑锅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陈歌也不是太担心,楼内的规则被破坏,那些邻居虽然也想要抓出那个破坏规则的人,但是每个房间里都隐藏有他们自己的秘密,屈赢想要进入那些邻居的房间恐怕也不容易。

    “对于心底隐藏在黑暗的人来说,你闯入了他们的私密空间,知晓了他们的秘密,那就等于和他们结了仇,就算他们现在不杀你,心里也会埋下杀你的种子。”陈歌最后看了一眼屈赢,然后和温晴一起离开了。

    两人悄无声息的进入楼道,那位李婆婆也跟了过来。

    三人先是来到六楼,陈歌在屈赢门外站了一会,他卡着猫眼的盲区,使用鬼耳天赋。

    屋内有一个女人在自言自语,像是在和什么人交流,但是陈歌只能听见女人的声音。

    “这个女人应该是屈赢的女朋友。”

    陈歌看着601的房门,心中有一些纠结,他现在敲门进入屋内,有很大的概率找到屈赢谋划杀人的证物,说不定被诅咒医院的怪物也躲在屋内。

    但就怕发生小概率事件,一旦自己推测错误,那他将瞬间成为头号嫌疑犯。

    “对方在布局,编织了一张网,这张网会慢慢收紧,最后将我困死在里面。”那些怪物的想法很好,但是陈歌太敏锐了,他在看到屈赢之后就猜测出了很多东西。

    “被诅咒医院如果真和屈赢联手,那局面会对我越来越不利,与其拖下去丧失主动权,不如现在就做个了结。”

    相隔一扇门,恐怕就算是被诅咒医院的怪物也想不到此时陈歌就站在门外。

    轻敲房门,陈歌不仅敏锐,还非常的果断,他很少会去犹豫。

    在房门被敲响的时候,屋内女人自言自语的声音瞬间消失了,非常的安静。

    “这个时候屋内的人肯定会轻手轻脚来到门口,通过猫眼观看外面的情况。”陈歌把所有可能都想到了,在敲门的同时,就把李婆婆拉到了猫眼正前方。

    再次轻敲房门,等了好一会,防盗门才被打开了一条缝。

    屋内的人应该是已经通过猫眼确认过了,发现是李婆婆后才开的门。

    可能在他们看来,一个疯疯癫癫的老人没有什么威胁,就算被发现什么秘密也无所谓,谁会去相信一个疯婆子的话呢?

    “别敲了,我家里没有剩饭,你赶紧找你自己儿子去吧。再骚扰别人,小心我告诉房东,让他把你赶出去。”女人说了几句狠话,见李婆婆只是拿个碗站在原地,也不回话,她又骂了一两句,这才准备关门。

    防盗门缓缓拉动,可女人忽然发现自己面前的门怎么都关不上。

    她低头看去才惊出一身冷汗,防盗门下方有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门板。

    “谁!”

    “别紧张,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陈歌手抓着防盗门,确保对方无法关门后才笑眯眯的出现在门口。

    “你想问什么?”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们进去说。”陈歌直接拉开了防盗门,他根本没给那个女人拒绝的时间,强行进入屋内。

    整个过程就发生在眨眼之间,那个女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等她缓过神,陈歌已经进入了客厅。

    “你到底是谁!”女人的声音有些大,陈歌扫了那女人一眼,其实他已经做好了撕破脸的准备,如果女人高声尖叫求救,他会立刻捂住对方的嘴巴,控制住对方。

    没有回话,陈歌先确定了卫生间的位置,直接走了过去。

    “站住!”女人想要阻拦陈歌,可等她过来的时候,陈歌已经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洗衣机里塞着一大堆脏衣服,墙角扔着几双脏兮兮的鞋子。

    陈歌使用阴瞳,他并没有在那堆衣物上发现血迹。

    “是我猜错了吗?”视线移动到了洗手池那里,陈歌终于有了发现,水池边缘残留着很小的血块,瓷砖缝隙当中也有血丝没有清理干净。

    “水池旁边的水珠还没有干,香皂盒里的香皂刚被人用过,就在不久前有人在这里清洗过血迹!”

    种种蛛丝马迹告诉陈歌,他的推测没有错:“屈贵是被利器刺死,凶杀现场到处都是血迹和图案,凶手身上一定也沾染了血污,屋里一定还有其他血迹存在!”

    拥有阴瞳、鬼耳、灵嗅,陈歌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输给具有多年办案经验的刑侦警察,想要欺骗他,非常困难。

    洗手池的血迹让陈歌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接下来他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举动。

    退出卫生间之后,陈歌二话不说直接开始搜查卧室。

    “你想干什么!”女人的声音变得尖锐,她慌了。

    此时再想要阻拦已经晚了,陈歌推开了第一间卧室的门。

    屋内很乱,衣柜门是打开的,双人床上扔着大量衣物。

    这房间里唯一能够藏人的地方就是床下,陈歌掀开床单看了一眼,见没有人之后,果断走出房间,朝着第二个卧室跑去。

    “站住!”女人抓住了陈歌的手臂,指甲挖进了肉里,那个女人非常用力,她此时面目有些狰狞,这一点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你这么想要阻拦我,难道是因为那个房间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歌强行想要去第二间卧室门,可他还没走到门口,那间卧室里就传出了窗户被打开的声音!

    似乎是因为窗户很久没有被打开过,屋内那人使劲推了两次,才将窗户彻底打开。

    “有人!”

    陈歌哪还管的上其他,他用力按下门把手。

    卧室门从里面上了锁,陈歌对准锁头,连续踹了几脚才将木门踹开。

    大红色的窗帘在卧室里飘动,卧室窗户是打开的,窗台上还残留着血迹,有人刚刚通过窗户离开了这个房间。

    “真狠,为了不暴露自己,敢直接从窗户逃走。”

    笼罩小区的黑雾里隐藏着极为恐怖的怪物,光是面对黑雾,陈歌的心就在不受控制的颤抖,更不要说身体直接进入黑雾当中。

    陈歌走到了窗口,朝外面看了一眼,四周只有黑雾,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身边的女人不断尖叫,不断咒骂着陈歌,但陈歌却丝毫不在意。

    女人发出的声音很大,楼内居民本就因为凶杀紧张了起来,此时听到尖叫声,赶紧朝着女人这边跑。

    “老婆!你没事吧!”

    走廊上响起屈赢的叫喊声,他跑进屋的时候,正好看见陈歌和自己女朋友相互拉扯着站在卧室门口。

    “阿赢,这个人突然闯进了咱们家!”女人好像看到了救星,被吓坏的她跑到了屈赢身边。

    楼道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那些邻居都目光不善的看着陈歌,他此时已经被推上了浪尖,稍有不慎就会被群起围攻。

    “哥们,你先别着急,我觉得你应该感谢我才对。”陈歌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此时依旧非常冷静,他指着卧室被踹坏的门,很是淡定的询问那个女人:“这门是不是我踹坏的?”

    理所当然的语气,淡定的口吻,站在陈歌旁边的温晴都觉得陈歌实在有点嚣张的过分了,他说这话感觉就像是在故意刺激对方一样。

    “阿赢,这人简直是个疯子!冲进来屋里以后,到处乱跑,还直接把卧室门给踹坏了!”屈赢的女朋友十分委屈,感觉好像快要被吓哭了一样。

    听到女朋友的控诉,屈赢脸色阴沉,他清楚那间卧室里藏了什么,现在他在疯狂思考对策。

    “我之所以会踹门,是因为卧室门从里面上了锁。”陈歌当着那群邻居的面,伸手指向屈赢的女朋友:“兄弟,当时我和你女朋友都在客厅,你家卧室门却被人从里面上了锁,这说明当时你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在。”

    从屈赢的女朋友确认陈歌踹门开始,他们就已经进入了陈歌的节奏,会被陈歌牵着鼻子一直走下去。

    “有另外一个人在能说明什么?”屈赢脸色非常差劲,他似乎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说。

    “这是你家,你不在家,你女朋友和其他人在家里这本身也没什么,问题是我打开卧室门之后,卧室里面却没有人。”陈歌示意邻居们也进入客厅,一起过来看看:“当我踹开门的时候,就看见窗户是打开的,窗帘一直在飘动,屋里的人去了哪里?他为什么要从窗户逃离?他在心虚什么?”

    陈歌盯着那些邻居,将每一个人的表情记在心底:“如果你们还不明白我的意思,那就再靠近一点看,窗帘上还残留有血迹,屋子里也有一些没有处理干净的血块,而且血迹都非常新鲜……”

    “我明白了!杀害屈赢父亲的凶手,可能就躲在这个房间里!”大学生小孙直接喊了出来,他一个学生,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说实话被吓的不轻。

    其他邻居应该也看出了问题,只不过他们个个心怀鬼胎,没有直接说出来。

    “看来还是有明白人的。”陈歌脸上露出笑容,主动走到了屈赢身边:“所以说你应该感谢我,如果没有我,你女朋友和你恐怕也要遭受那个杀人魔的毒手了!”

    屈赢的脸在轻微抽搐,陈歌思路转换速度非常快,他有些跟不上,完全猜不透陈歌的想法。

    看着屈赢死灰色的脸,陈歌很是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从刚才你家卧室的情况来推测,凶手应该是通过窗户进入的受害者家,杀完人之后,又再通过窗户离开,这也能从侧面证明为什么凶手明明没有房门钥匙,却可以悄无声息的潜入受害者家中。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屈赢?”

    旁观者可能只是觉得陈歌是在分析,但作为帮凶的屈赢则从陈歌话语中听出了威胁。

    很明显陈歌知道凶手是怎么进入受害者家里,只是他没有说破,给双方留了一丝余地。

    陈歌这么做绝对不是在袒护凶手,他心中有一个极为疯狂的计划,他想要一个人把整栋楼的变态给处理掉。

    想要这么做非常困难,拿捏住屈赢就是他计划的第一步。

    “有道理,没想到凶手竟然是从窗户进入的我父亲家。”屈赢不清楚陈歌究竟知道多少事情,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顺着陈歌的话往下说。

    看见屈赢认同了陈歌的话,旁边的温晴都惊呆了,她担心自己管理不好表情给陈歌添乱,慢慢低下了头。

    “我是在大概三分钟前踹开的门,凶手也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前后误差不会超过五十秒,从这一点可以证明,那个凶手不是我们在场的这些人。”陈歌一句话把在场所有人的嫌疑给洗去了,这样就相当于把他们团结成了一个整体,然后就可以借助这个整体的力量去搜查那些没有到场的住户,瓦解楼内的稳定。

    陈歌心里很清楚真正的凶手是谁,但是他不会去说,他要借助搜查凶手的名义,“肢解”大楼的规则。

    屈赢也知道凶手是谁,但他更加不会去说,因为那个凶手已经跑了,再纠缠调查下去,他自己很有可能会暴露,毕竟陈歌已经威胁了他。

    两个知道凶手是谁的人都在寻找凶手,他们达成了一种默契。

    在整件事的处理过程中,陈歌要比被诅咒医院那些怪物的手段高明许多,他直接开口洗去了一部分人的嫌弃,明确表示他们不是凶手,自然也就不会去搜查他们的房间。

    在这自私的门后世界,每个人都只在意自己的秘密会不会暴露,谁会去管别人?

    所以当他们知道自己的房间不会被搜查,自己的秘密不会暴露以后,他们自然很放心的跟着陈歌一起去窥探被人肮脏的秘密。

    陈歌利用了他们的心理,准备一步步分化这栋楼,等到“好人”比“坏人”多的时候,也就是他可以真正摊牌的时候。

    被诅咒医院设置的局不仅被陈歌化解,所有好处还都让陈歌给占据了,若是被诅咒医院的怪物知道这一切,肯定会气的发疯。

    “等一下,那你怎么知道凶手会藏在屈赢的房间里?”屋内藏着内衣的中年男人提出了疑惑。

    “凶手想要杀屈贵、屈燕全家,肯定和他们有大仇,所以我就怀疑屈赢和他女朋友也会成为凶手的目标。等我过来查看的时候,很意外在门口听到了屈赢屋内有奇怪的声音,所以我就果断敲门。”陈歌摊开双手:“我承认自己的某些行为确实有些粗暴,但人命关天,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有半分犹豫!”

    说完后,陈歌还看向屈赢的女朋友:“你和死神擦肩而过,如果不是我,你可能就危险了,你现在是不是非常的感激我?”

    屈赢的女朋友嘴里传来了磨牙声,她眼角带泪趴在屈赢身边,没有去看陈歌。

    “看来你女朋友被吓坏了,你好好‘安慰’一下她吧。”陈歌说完后,直接走到了客厅中央,一副屋主人的样子:“凶手还在逃窜,他会通过窗户进入你们每个人的家里,这样的人非常危险,我们必须要尽快抓住他才行。”

    这楼内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那些秘密就隐藏在自己的房间里,陈歌说的那句话就是在告诉他们,现在有一个杀人魔不遵守规则,可能会窥探到他们每一个人的秘密,他们如果不想暴漏自己的秘密,那就赶紧跟自己一起去抓住凶手。

    听到陈歌的话,那些邻居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全部答应,他们看起来比陈歌还想要抓住凶手。

    望着邻居们着急的样子,陈歌嘴角微微上扬,他知道真正的好戏要开始了,一切都在朝着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

    “说不定我能在这里直接干掉被诅咒医院的怪物。”

    陈歌现在一呼百应,站在他身后的温晴都惊呆了,这跟她想象中的门后世界似乎有些不同。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