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7章 凶手是谁?(4000)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温晴看着屋内的两个人,她很是头大。

    如此诡异恐怖的地方,陈歌和黄大爷却都没有任何反常的举动,她也不知道是自己没见过市面,太大惊小怪了,还是那两位的认知层面已经完全超过正常人的范畴。

    犹豫了很久,温晴终于走进屋内,她没有敢坐下,只是站在陈歌身后。

    黄大爷瘫坐在沙发上,他看起来根本不在乎陈歌,慢慢闭上了眼睛,身体似乎和沙发长在了一起,是真正意义上的生长在了一起。

    没有人打扰,陈歌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打量起四周。

    这个房间建筑布局和其他房间不同,要比正常的房间小很多,厨房和卫生间是一起的,只有一个卧室和客厅。

    “和温晴家比起来,这房间少了一个卧室和厨房的面积。”

    陈歌怀疑那臭味源头就是来自于缺少的房间,他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期间还抽空研究了一下沙发上的血丝。

    说来奇怪,陈歌坐在沙发上时,那些血丝就只是装饰品,可黄大爷坐在沙发上时,那些血丝就如同一条条小蛇般活了过来,在满是污迹的沙发皮上爬动,看着极为瘆人。

    “屋内隐藏在污迹下面的血丝能够认出黄大爷,它们只在黄大爷面前表露出另外一种样子。”

    陈歌不是太懂血丝和黄大爷的关系,他想要尝试着询问黄大爷,可是黄大爷却好像睡着了一样,脸上的皱纹紧紧皱在一起,一句话也不说,身体深深陷在沙发当中。

    “陈歌,黄大爷这样子估计是没办法帮我们了。”温晴有些下气,她来之前对黄大爷抱有很大的希望,可惜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之前给我说过,黄大爷住的房子是他老板租给他的,对吗?”

    “恩,怎么了?”

    “那你和他是谁先搬到这小区里来的?”陈歌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我和向暖搬来的时候,黄大爷已经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他老板人也挺好的,知道黄大爷没地方去,就把这房子以很低的价格租给了他。”

    “黄大爷受过工伤,你知不知道,当时他老板赔给他多少钱?”

    “这我不太清楚,毕竟是黄大爷的私事。”温晴不明白陈歌问这些干什么。

    “所以房间里,只有这个房间的布局和其他房间不同,缺少了一个厨房和卧室的面积……”陈歌在屋内走动,他的手在墙皮上滑动,最后停在了主卧旁边的那面墙旁边:“按照你家的建筑布局来看,这里应该有一扇门,通往另一个卧室。”

    指尖扣动墙皮,指甲里残留着一些黑红色的污迹:“表面刷了一层白漆,里面全都是这种黑红色的脏东西。”

    陈歌之所以能找到这个地方,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臭味,那股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能够闻到的臭味。

    从他进入黄大爷房间开始,他就一直在寻找臭味的源头,但是并没有找到,仔细分辨过后,他来到了臭味最浓郁的地方,

    “恶臭是从墙壁那边渗透进来的。”

    陈歌回头看了一眼,黄大爷依旧缩在沙发里,似乎不管他做什么,黄大爷都不会醒过来。

    “这里有一个被隐藏的房间,大爷房间里的臭味就源自这里。”手指不断扣动,墙皮潮湿松软,墙壁里面没有砖块和水泥,只是有那种黑红色的未知物。

    陈歌半根手指已经没入墙皮,指尖传来的触感渐渐发生了变化,就像是碰到了血管的薄壁。

    收回手指,陈歌使用阴瞳,朝小洞里看去。

    墙体当中是错综复杂的类似血管一样的东西,而在那些“血管”的缝隙间,陈歌还看到了一只眼睛。

    “墙那边是尸体?”打开背包,陈歌默默从包里取出了碎颅锤。

    “你想干什么?!”

    “砸穿它。”

    “我们才刚进来不到五分钟,屋主人还在睡觉。”

    “所以现在是动手的最佳时机。”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温晴觉得陈歌太不理智了,这么做肯定会把黄大爷给得罪了,平白无故多出一个敌人。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陷在沙发当中的黄大爷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他很费力扭头看向:“你们还没走吗?”

    见黄大爷醒了,陈歌不着痕迹的将碎颅锤塞进背包:“大爷,你这房子是租的吧?”

    “恩,屋主人一家不住这里,我留在这帮他们看家,正好也算是给我一个安身的地方。”黄大爷说话语气和之前比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似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说话方式都是这样的,从来不会变。

    “明白了。”陈歌点了点头。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不留你们了,我想要去卧室休息了。”黄大爷慢慢站起身,沙发上的那些血管全部恢复正常,一切诡异的事情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颤抖着身体,黄大爷走到了卧室旁边,他咳嗽了几声,似乎是因为身体太虚弱,手扶住了门框,他的一根手指轻轻敲击了几下卧室门旁边的墙皮。

    “你们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最近我越来越累了,你们要有什么事情可以问房东,他住在顶楼。不过房东脾气不太好,你们问的时候小心一点。”说话语气从未发生过变化的黄大爷,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稍微加重,他似乎是在强调小心这两个字。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您如果有什么线索,或者是看到了那个孩子,可以随时联系我们,我们就在这楼内。”

    陈歌拽着温晴从黄大爷家离开,走的时候还帮黄大爷把门给关上了。

    “我发现你这个人真是想一出做一出,刚才准备砸墙,现在又说走就走,我们好不容易找到黄大爷,至少也应该缠着他问出些东西才行。”温晴很是可惜的说道:“他一直生活在这里,对小区的某些隐秘比我了解的还要多,这么好的机会就被你浪费了,话说你为什么突然要砸墙啊?我感觉黄大爷是被你吓着了。”

    “你只看到了第一层。”陈歌没有细说,他回头扫了一眼李婆婆,刚才他和温晴进入黄大爷家里,一直跟着他们的李婆婆却没敢进去,只是守在门外面。

    “要不我们再去好好问一问黄大爷?”

    “不用了。”有些话陈歌不能直接说出来,他发现黄大爷不是不想帮他们,而是不敢直接帮他们。

    刚见到黄大爷的时候,陈歌和温晴都被黄大爷的外貌吓了一跳,坦白说黄大爷长相非常恐怖,脸上全部都是咬痕,让人看了就不想靠近。

    当时陈歌开始疑惑,门内的黄大爷是不是和门外的不同,这个老大爷其实也有阴暗可怕的一面。

    恐怖的长相,加上屋内刺鼻的恶臭,陈歌会产生这样的推断很正常,但接下来他渐渐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

    在他提出想要进入黄大爷家里查看的时候,黄大爷果断答应了,虽然他语速很慢,但是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听不出一点拒绝的意思,就好像黄大爷也希望有人能够进入他家里做客。

    一个散发着恶臭,诡异、脏乱的独居老人家有什么可供参观的?

    进入屋内后,黄大爷的表现说正常也正常,但总让陈歌觉得有点奇怪。

    黄大爷瘫在沙发上直接闭上了眼睛,他根本不在意家里两个陌生人会去做什么。

    这一点让陈歌不太理解,他感觉黄大爷就像是在故意放纵他们观察自己的家。

    陈歌也确实看出了问题,他发现了房屋建筑面积不对,屋内可能还有两个隐藏的房间。

    后面就在陈歌准备砸墙验证的时候,黄大爷“恰好”醒来,他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确实可以看做是他阻止了陈歌。

    如果他没有醒来,陈歌说不定就会去砸墙。

    这个举动表面一看,黄大爷可能是在担心屋内秘密暴露,可再往深处想,他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在保护陈歌和温晴,不让他们过早的和楼内住户撕破脸。

    后来黄大爷的一个小细节也更加让陈歌确定了自己的推测,黄大爷走到卧室门后的时候,手指轻轻敲了几下旁边的墙皮,他的手指和陈歌扣出来的那个洞在同一水平线上。

    黄大爷可能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陈歌,陈歌猜测没错,墙内确实有东西。

    他不能说,也不敢说,只能这样的方式来提醒陈歌。

    “黄大爷应该是个好人,可好人怎么在门内活下去?他是依靠什么活下来的?”

    陈歌忽然想起了温晴之前说过的一句话,黄大爷出了工伤后,又给自己找了一份去太平间看尸体、打扫卫生的工作。

    “那面墙后面会不会全都是尸体?黄大爷就是一个守尸人?”

    黄大爷的最后一句话提到了房东,还着重让他们小心一点,联系起来思考,陈歌眼睛慢慢睁大。

    “黄大爷是不是一直在帮房东看守尸体?”

    陈歌自己都被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给惊到了,他没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默默记在心底。

    “照此来看,这栋楼最危险的人就是房东,说不定整栋楼的悲剧都和房东有关。”

    自己的住宅楼内了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房东肯定是知情者之一,可是他却没有出来制止。

    “或许真正的房东已经死了,墙后面埋藏的尸体里就有房东一家。”

    抓紧背包,陈歌心中有了一个计划:“温晴,我们现在就去找房东,他拥有出去的钥匙,向暖有没有离开这栋楼他应该最清楚。”

    “好的。”

    温晴并不知道陈歌的真实想法,其实陈歌现在已经准备对房东动手了,房东现在还不知道他和温晴的存在,可以搞一个突然袭击,成功率最高。

    商量好后,陈歌和温晴正要进入楼道,楼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

    “出什么事了?”

    “别着急,我们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楼内不止陈歌和温晴听到了那个声音,很多租户也听到了声音。

    在惨叫声响起后,小楼内不断传出防盗门被打开的声音,似乎有很多人都从家里走了出去。

    “那声音好像是从五楼传来的。”

    陈歌、温晴,还有李婆婆慢慢朝楼上走,他们走到三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那个家里藏着女性内衣的中年男人也从屋内走出。

    简单打了个招呼,几人一起往上走。

    “他怎么也从家里出来了?他可不像是那种热心的人。”

    来到五楼,陈歌发现走廊上已经有很多人到了,其中包括大学生小孙、丁阿姨等。

    五六个人围在504房间门口,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发生什么事了?”陈歌轻声询问小孙。

    “有人被杀了!就在504!”小孙脸色苍白,他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凶杀?”陈歌朝504里看去,客厅里满是流淌的血迹,墙壁上满是用鲜血勾画的恐怖图案。

    所有家具都溅落上了血,一个女孩正坐在血泊当中,抱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尸体在哭喊。

    “惨叫声就是那个女孩发出的?”

    “我也是刚过来。”小孙把手挡在脸前,从指缝中观看。

    温晴也想过去看,但是被陈歌拦了下来:“有人死了,到处都是血,你看之前做好心理准备。”

    光是听陈歌的描述,温晴就有点受不了:“跟向暖没关系吧?”

    “没有,死者是一个中年男性。”

    “那我就不看了。”

    “等会你不要乱说话,现在情况很不对劲。”陈歌压低了声音:“楼道铁门上了锁,钥匙在房东手里,凶手如果不是房东的话,那应该还在这栋楼内,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温晴明白了陈歌的意思,很是小心的和陈歌站在了一起。

    “楼内住户有自己的规则,这个中年人的死把所有邻居都给惊动了,不太像是楼内租户干的。如果排除了楼内租户,那敢公然违背楼内规则的人,除了房东,应该就是其他外来者了。”

    想到这,陈歌看向屋内那些用鲜血绘制的图案,他发现这些图案大多都和诅咒有关,他曾在荔湾镇和老城区见过类似的画。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