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75章 每个房间都隐藏着秘密(4000)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陈歌和温晴决定先去一楼寻找黄大爷,他们穿过阴森的走廊,来到了楼梯口。

    刷着红漆的铁扶手上残留着小孩的手印,楼道扭曲旋转向下,台阶上满是黑红色的液体,踩在上面黏黏的。

    楼道里的窗户被木板封死,半根手指长的铁钉裸露在外,不小心碰到就会刮破皮肤。

    “这地方好恶心。”温晴急着寻找向暖,可就算如此,当她看见面前的楼道时也皱起了眉头:“感觉就好像有人经常拖拽着大量垃圾上下楼,一边走,一边漏。”

    “你想的太天真了,什么垃圾能在地上形成这种黑红色黏膜?”

    “那你说这东西是怎么形成的?”温晴抱起了白猫,她似乎是害怕白猫踩到那些恶心的黑红色液体。

    “重伤的人、流着血的尸体,都可以形成血色粘膜,等到血迹凝固慢慢就会变成这种颜色。”陈歌看着地上的痕迹,脑海中不知为何想起了很早以前发生的一件事。

    当初恐怖屋厕所隔间里的那扇门第一次出现异常时,陈歌曾隔着门板听到了拖拽重物的声音,他脑海中浮现出了画面。

    一个看不见脸的畸形怪物,用某种工具拖拽着尸体,走过长廊,顺着楼道向下。

    “这地方越来越诡异了,我们先去三楼,小心一点。”

    陈歌提着背包,精神紧绷。

    走过拐角,陈歌刚到三楼,他就听见了奇怪的声音。

    “嘎吱、嘎吱……”

    有扇门被不断的打开,然后又关上。

    “走廊里没有风,楼道的窗户又被木板封死,那扇门不是自己在动,有人在不断的开门、关门。”

    侧身朝三楼走廊看去,漆黑的楼道尽头,一扇防盗门在来回晃动,发出略有些刺耳的声音。

    “要不要过去看看?”

    “先找黄大爷,在完成目的之前,不要节外生枝,以免出现不可控的意外。”陈歌刚说完这句话,那开门、关门的声音就消失了,他扭头看去,正好看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探出了一张小男孩的脸。

    那孩子脖子比正常人长一些,头颅平伸出房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歌和温晴。

    “他好像发现我们了。”温晴抱着白猫:“那孩子的眼神好吓人啊!”

    “别管他,先去一楼。”

    陈歌拽着温晴正要继续往下走,那个古怪的孩子却从门内跑了出来,他也不说话,就一直看着陈歌和温晴。

    “不用管他吗?”

    温晴和陈歌往下走,那个孩子也往下走,知道甩不掉后,陈歌这才放弃。

    他停下脚步,握紧背包,随时准备抽出碎颅锤。

    “你叫什么名字?”

    手指拧的发白,手背上已经能够看见青筋,可就算这样,陈歌的声音依旧平静温和。

    “我叫吴悠,你们是来找人的吗?”男孩的声音听着很诡异,给人的感觉有些不自然,就像是在生硬的模仿某个人说话的语调。

    “能够交流?”陈歌眯起了眼睛,他一开始还以为这孩子是个傻子,毕竟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断弄出声音,这种行为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对,我们是来找人的。”温晴太过担心向暖,脱口而出。

    “你们是不是在找一个小男孩?”

    “是!没错!”温晴的妈妈声音都变大了,她很想知道向暖的下落:“那孩子个子不高,长相可爱……”

    “我看见过他。”吴悠没等温晴说完,就很肯定的说道:“他往楼下去了。”

    “下楼了?你怎么知道他下楼了?你亲眼看见了吗?”温晴想要再确认一下。

    “恩,我亲眼看到的。”吴悠不像是在说谎。

    温晴稍有犹豫,看向陈歌:“我们要不要赶紧下楼,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追上向暖。”

    “好。”陈歌总觉得吴悠有问题,他不想在这里停留,拽着温晴就要朝楼下走。

    “等一下,那个小男孩不是从这里下楼的。”吴悠又跟了过来。

    “那他是从哪里下楼的?”

    “从窗户。”吴悠指着楼道里被封死的窗户:“啪的一下,他就下楼了。”

    嘴里发出吸气一般的笑声,吴悠手舞足蹈:“我在家里坐着,窗户是打开的,他就这样‘嗖’的下楼了。”

    “你在说什么?”温晴脸色苍白,要不是陈歌拦着,她可能都要上手去揍眼前的怪小孩了。

    “先别着急。”陈歌站在吴悠和温晴中间:“这孩子住在走廊最里面的房间,那里是301,楼顶正好就是401,也就是你家。所以理论上,他说的也有可能成立。”

    “向暖绝对不会那么做!”温晴很肯定的回道。

    “我知道,所以咱们最好去他家看看。”陈歌说完后盯着吴悠,如果有可能他想要去每一户屋子里看看。

    “是真的,我真的看见了,我从来不撒谎的。”吴悠又发出了那种瘆人的笑声。

    “你父母在家吗?我们能去你家看一看吗?”陈歌小声询问。

    “我爸妈不让陌生人进屋的,不过他们现在不在家,我可以偷偷带你们过去。”吴悠转身朝三楼走廊深处走去,看着他的背影,陈歌和温晴这才发现吴悠走路的姿势非常奇怪,他的双腿长短不一,身体也极不协调。

    等吴悠走出一段距离后,陈歌才悄悄问了温晴一句:“你印象中有和吴悠长相一样的人吗?”

    “我们小区孩子挺多的,我没有留意,再说他的脸长得好奇怪,我都不敢多看一眼。”

    吴悠长得确实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明明就是和普通人差不多的五官,但是拼凑在他的脸上后就觉得非常怪异。

    “过来啊。”

    吴悠冲陈歌和温晴招手,他领着两个大人来到了家门口。

    不大的房间里刷着黑白两色的墙漆,地上摆着玩具、画笔和很多报纸,这孩子似乎总是一个人在家。

    “我就是在这里看见他下楼的。”吴悠指着客厅的窗户,此时此刻,那扇窗已经被关上,窗帘也拉的严严实实:“你们要不要过去看看?他从这里下楼以后,身体就一直留在了地面上。”

    “先别过去。”陈歌拉住了温晴,顺手将客厅防盗门给关上:“吴悠,这是你家,我们不好乱动你家东西,还是你过去把窗帘拉开让我们看看吧。”

    “他是头朝下,下楼的,在经过我窗口的时候还跟我招了手……”

    “别说了!”温晴听不下去了,她穿过客厅,走到窗户旁边,一把拉开了窗帘。

    玻璃窗户上贴满了各种小男孩的图案,画着不同孩子的各种表情,最恐怖的是每一个孩子的脸上都带着伤痕,看着极为吓人。

    “是不是他?我没有骗你们吧?”吴悠指着其中一个男孩,脸上带着很开心的笑容。

    “疯子。”温晴被那些孩子的脸吓了一跳,她过来好久才缓过神来。

    她强迫自己看了所有孩子的脸,里面并没有向暖的脸。

    “陈歌,我们走吧,别继续呆在这里了。”温晴抱着双臂,她感觉浑身阴寒,就好像此时正有无数道目光在背后盯着她。

    “你要找的孩子不是他吗?”吴悠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撕下粘在窗户上的某一幅画,及将其伸到温晴面前:“就是他,就是他啊!这张脸我好久都没办法忘记,他下楼的时候在朝我招手!”

    温晴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她向后躲了一下:“陈歌,我们快走吧!”

    “别急。”陈歌使用阴瞳扫过了窗户上的画,伸手将其中一张画撕下:“吴悠,这个孩子你是在哪看到的?”

    “忘记了,可能是在垃圾袋里,也可能是在下水道里,还有可能是在桌子下面,柜子里,我想不起来了!太多了!真的太多了!”吴悠脸上的表情愈发吓人,他的身体在拉长。

    “这张脸你是不是在405房间里见过?”陈歌手中的那幅画,画的是一个失去了双脚的男孩,他在努力朝什么方向爬,似乎是想要逃离。

    画中的男孩让陈歌联想到了405房间里的男孩,仔细看的话,画中男孩确实和那个男孩长得很像。

    “405?丁阿姨?这男孩好像是和她一起上楼的!对了!那个时候男孩还有脚呢!”吴悠的话透露出了一个很残忍的信息,最开始男孩是正常的,后来吴悠的画里男孩失去了双脚,而陈歌刚才在405门口看到的男孩,大腿以下都没了。

    “你再仔细回想一下,那个男孩有没有给你说过什么?”

    “他让我救他,他说他想家,不对,他没说过,我也没有听到过,他什么都没告诉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丁阿姨……”

    “丁阿姨是好妈妈,煮红糖水给我喝,她很爱很爱孩子们,只对坏孩子才生气,丁阿姨不让我撒谎,丁阿姨还给我买玩具,丁阿姨比我妈妈还要好。”吴悠就好像是在死记硬背一般,没有任何感情的,非常急促的说出了一大段话。

    这让陈歌和温晴都感到非常惊讶。

    “丁阿姨不让孩子们在晚上单独出门,孩子们只有被丁阿姨提着才能在晚上出门,丁阿姨最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

    吴悠不断的重复着一些话,语速越来越快,窗户上那些男孩图画也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每一张纸都想要从窗户上脱落下来。

    “陈歌!我们走吧!这孩子太恐怖了!”温晴被吓坏了,她不断催促陈歌,但是陈歌却冷静了下来。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这建筑里的租户相互之间是存在联系的。吴悠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很可能是因为偷看到了丁阿姨的某些事情,他是被丁阿姨吓疯的。”

    现实里发生过什么陈歌不知道,但是从门后获得的信息来推断,真相应该就是这样。

    陈歌没有离开,他主动走到了吴悠身前,双手压在了吴悠肩膀上:“别去想那个人,她不再这里,房间里只有我们几个人,只有我们几个在……”

    说了很多,吴悠才慢慢恢复正常,他将被撕下的画重新贴到了窗户上,然后又拉上了窗帘,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有问题。

    “吴悠,你爸爸和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他们知不知道窗户上那些孩子的事情?”

    “爸爸妈妈好久没回来了,我一直开门在等他们。”

    “他们最后一次离开家是准备去干什么?”

    “不知道,邻居们都说爸爸妈妈是因为我太喜欢撒谎,受不了我,所以才离开的。”吴悠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我明明从来都不撒谎的,但他们都说我是撒谎精,说我嘴里全是谎话。”

    “幸好大人们都知道你是‘撒谎精’,否则你估计也活不到现在了。”陈歌有些看不透吴悠,他觉得这个孩子很聪明。他想要和吴悠合作,但是又摸不清楚吴悠的真实想法。

    思考再三,陈歌决定先离开,吴悠暂时还不值得信任。

    “你继续在这里等待你父母吧,今晚我们可能还会见面。”

    从吴悠家走出,陈歌正要交代温晴一些事情,301对面的防盗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男人探出自己的头,他表情阴郁,盯着301房间的方向,然后小声对陈歌说了一句:“离那个孩子远点,他会害死你的。”

    “为什么?”陈歌进屋的时候,顺手就将防盗门给关上了,除非这个男人当时就趴在吴悠门口偷听,要不他应该不知道吴悠刚才在屋子里说了什么话。

    “那孩子不正常,他父母就是被他给害死的,你最好别再跟他说话了。”中年男人说完就要关门,陈歌却趁着这个时间偷偷朝男人屋内看去。

    房间里浓重的酒精味掩盖了臭味,屋子里很乱,沙发上扔着各种垃圾和衣物,墙壁上贴满了衣着暴露的女人照片。

    “嘭!”

    房门关上,陈歌示意温晴先离开三楼。

    “怎么了?那个男人也有问题吗?”

    “有妇之夫应该不会在自己房间里贴满那种照片,可如果他没有结婚,那他沙发上那么多女性内衣又是怎么回事?”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