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9章 谁也不能相信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小区铁门上的那几个字带着满满的恶意,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藏在几人当中,这几个字都会在他们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一点点瓦解他们的联合。

    “很像是影子的作风,这字有可能就是他留下的。”贾明碰了碰李政的胳膊:“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影子很擅长做这样的事情,就像玩石头剪刀布时,有些人会明确告诉对手自己想要出什么一样。影子喜欢心理战,他附身过无数的人,看过无数人的内心,经历过数不清的人生,他是无人能够超过的心理战大师。”

    “那你觉得影子,现在到底在不在我们当中?”李政握紧配枪,在完全未知的环境当中,只有配枪能带给他一丝安全感。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可能已经替换掉了我们当中的某一个人。”贾明放慢语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他,包括你我在内,而且我还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他所选择的那个人,一定是你认为最不可能的那个人。”

    “我认为的最不可能的人?”李政扫视四周,最后看向陈歌,所有人当中,他只对陈歌知根知底,确定陈歌不可能是影子。

    “当你觉得他是的时候,他就一定不是,当你觉得他不是的时候,他就会在你放松警惕时干掉你,绝不会给你任何反抗的机会。”贾明阴森森的说道。

    “你说了这么多,等于什么也没说,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故意混淆视线?”李政眉头紧皱:“你该不会是在为自己辩解吧?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把所有人都拖下水。”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影子早就从我身体当中离开,你怎么就不相信呢?这地方没有一个好人,只有我们两个是从外面进来的,相互知道底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屏弃成见,重新认识彼此。”贾明不相信除李政之外的所有人,他被影子附身过,知道影子的恐怖。

    “我会进入这鬼地方,还不是因为你。很可能这一切都是你的预谋,所有东西都是你故意让我看到的,你想让我误以为陈歌就是影子,然后让我成为见证人。”李政冷冷回道。

    “我引你进来也是出于无奈,如果我不按照影子说的去做,那我根本活不到现在。影子要比你想象的可怕的多,也残忍的多,所有对他没有用的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知道吗?在他看来,这世界上所有不能为他所用的东西,都有可能成为他的阻碍,所以杀掉是最稳妥的选择。”

    “我还是不能相信你,除非你能帮我找到影子。”李政压低了声音:“影子在你身上待过几年时间,你是最了解影子的人,你觉得他现在最有可能替换掉谁?”

    “最有可能的就是陈歌,你想想看,怎么可能那么巧?我们正好进来,正好就看见他?他现在疯狂洗白自己,又让我引你进来充当见证者,这结果非常明显了。”贾明摊开双手:“这个陈歌是假的,他准备把假的变成真的,然后再杀掉那个真的,假的也就成了真的。”

    在贾明反复劝说下,李政目光有了变化。

    “你早就该意识到这些的,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影子为什么长得和陈歌外形一样?他在背地里搞这些又是为了什么?”贾明见李政态度有了改变,松了口气:“所有人中只有你是跟着我进来的,这里我们能相信的只有彼此,除了你,其他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是影子。”

    “我还是没办法相信你说的话,等会儿我会找机会试探一下他。”李政望着陈歌,目光复杂。

    “随便你试探,我只想你记住一句话,影子会变成我们认为最不可能的那个人,他活在人心的缝隙中,我们根本不是对手,想要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成为他的敌人。”贾明知道李政和陈歌的关系,他正想着该如何说服李政,目光无意间扫到了李政的影子。

    “最想不到的那个人……”贾明双眼突然睁大,他赶紧扭过头,装作在看其他地方,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惊慌。

    “你怎么了?又在搞什么花招?”李政在贾明后背上移动枪口。

    “没什么,刚才看见旁边的楼里有个东西就跑过去了。”贾明说话的时候,头没有往回扭,他心里此时已经掀起万丈狂澜。

    “越是觉得不可能的人,越有可能就是影子,李政是我亲自带进来的,在我看来他就是唯一值得信任的人,可如果换一种思路来想,他会不会是故意上钩?拿我当挡箭牌,借此伪装自己?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影子,而我只是他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没有人会相信我这个罪犯说的话,尤其是在警察面前。”

    贾明越想越害怕,他脖颈仿佛灌了石膏,一动不动,他现在连看李政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他担心自己露出破绽,担心自己挡了影子的路。

    “别磨叽了,先进去再说,就算影子在我们当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陈歌不喜欢玩这种猜来猜去的游戏,如果不是有熟人在,他会直接使用自己最擅长的排除法来进行筛选。

    没有理会铁门上的血字,陈歌率先进入小区。

    “我知道那扇门在一楼,但具体在哪个房间,这还需要仔细搜索才行。”纹身男放慢脚步跟在后面,他手臂上的人头纹身在靠近小区内建筑的时候,全部露出惊恐的表情。

    范聪所在的小区陈歌来过好几次,可是这里的建筑布局却和他记忆中不太一样。

    “这地方似乎保留着几年前的样子。”陈歌看着被血雾侵蚀的住宅楼表面,上面还依稀能看到几个字:“荔湾医院家属院?范聪居住的小区以前叫这个名字?荔湾医院是指那个私人医院?”

    “那个私人医院是后来建造的,荔湾医院十几年前就已经拆除了。”纹身男在一边说道:“荔湾镇以前有一个专门治疗传染病的医院,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关停,其中几个比较重要的科室并入了九江人民医院和新海的一家医院。”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