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1章 把那个孩子给我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那是什么?”烧伤科医生皱了下眉头,光听名字,他感觉这个协会并不怎么友善。

    “一个大家自发组建的互助协会,里面的成员也都像我们这样,有自己的故事。”陈歌本来是想说精神病人互助协会的,但害怕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好,临时改了口。

    “我不太习惯呆在人多的地方。”各种流言蜚语逼死了自己深爱的人,从那以后医生就不愿跟人交流,这次在车上之所以会和陈歌说那么多,也是因为他先入为主,觉得这车上的人都有比他还要悲惨的遭遇。

    医生委婉的拒绝了,陈歌也没有强求,毕竟任谁听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协会,都会观望一下。

    “如果有一天,你身体实在扛不住了,但是又想见到自己的妻子,可以给我打电话。”陈歌将自己的手机号留给了医生。

    医生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还是记下了陈歌的电话号码。

    “老哥,你刚才说荔湾镇有座冥楼,能不能具体说一下?”陈歌还想从医生身上弄出更多的线索,这也是在帮医生自己,所以陈歌心安理得。

    “那座楼需要自己进入小镇里寻找,有时候……”医生说到一半,104路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所有乘客身体前倾,他的话也被打断了。

    电瓶车晃动了一下向旁边倾斜,碰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低垂着头的女人。

    黑发完全遮住了她的脸,看不见她的五官,电瓶车碰到她的身体后,她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一动不动。

    “没有碰疼你吧?”陈歌赶紧将电瓶车扶好,他看着坐在公交车中央那四个身穿病号服的女人,侧着头,慢慢蹲下身体。

    他想要看看这四个女人的脸,确定一下她们的身份。

    一手扶着电动车,一手抓着座椅靠背,陈歌已经调整了角度,但还是看不见女人的脸,这四个女病人仿佛后脑和前脸全都长满了头发一样。

    不过陈歌也不是毫无收获,他看到了女病人病号服上医院的名字。

    是四个字的,但是第一个字看不清楚,后面三个字是——心医院。

    陈歌脑海里大致过了一下九江当地的医院,比较出名的中央医院、人民医院和九江妇幼保健院,他从没听说过哪个医院的名字里有一个心字。

    “她们大晚上的怎么从医院里跑出来了?”

    这四个女病人肯定不是活人,陈歌在靠近她们的时候,汗毛本能的竖起,他早已熟悉,甚至习惯了这种感觉。

    “四个鬼坐在一起,她们为什么要去荔湾镇?”

    活人去荔湾镇的原因陈歌已经弄明白了,但是死人去荔湾镇的原因,陈歌还是不太清楚。

    “我都把脸伸到她头发旁边了,这几位怎么还没反应?多少看我一眼也行啊。”鬼怪和活人不同,不能随便带回鬼屋,要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了解后才能放心让她们居住在恐怖场景当中。

    在陈歌想要从四位女病人身上找出更多信息的时候,车内广播声响起,新的一站到了。

    车门打开,雨水被冷风吹入车内,落在了陈歌后背上。

    “下这么大了?这天气预报差的也太离谱了吧?”陈歌转过身,他看向车门外的站台,只一眼,目光就无法移开了。

    暴雨倾盆,一个身穿红色雨衣的女人孤零零站在车站中央。

    雨水顺着她的帽檐滑落,将她的头发打湿。

    “那天和我打电话的就是你?”陈歌站在车内,看着车外的女人。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红雨衣低垂的头慢慢抬起,一双怪异的眸子,透过长发缝隙看向陈歌。

    “我答应在一星期内帮你找到孩子,所以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坐上这班灵车,给你的承诺,我没有忘记。”陈歌的声音让人信服。

    红雨衣看向陈歌的眼神和看向小顾的眼神似乎不太一样,她呆在原地,没有往前走一步。

    车内广播声响起,司机唐骏通过后视镜看着陈歌和站在门外的红雨衣交流,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他按下开关,准备关上后门,赶紧开往下一站。

    “等等!”

    后车门快要关上的时候,陈歌将背包卡在了门中央:“我还有件事要处理。”

    “这……不太好吧,公共汽车,大家一起坐的,总不能让别人都等你一个吧?”司机很担心陈歌做出什么事情,他现在一听到陈歌的声音就感到心慌。

    “你还知道是公共汽车?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让我上车?”陈歌朝车头走去,他并没有继续为难司机,而是停在那个中年妇女旁边。

    此时全车人都看着陈歌,不知道他准备干什么。

    “你有事吗?”那个体型很壮的中年妇女朝座位里面移了移,声音不自觉得变低了。

    陈歌没跟她废话,他也不是那种墨迹的性格,既然红雨衣已经出现,那关于她孩子这件事已经没必要再拖下去了。

    “旁边这个男孩是你孩子吗?”陈歌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没有任何感情,听着让人有些害怕。

    “是、是啊。”中年妇女挡在陈歌和男孩面前,不让陈歌靠近那孩子。

    “我再问你一遍,这是不是你的孩子。”在全车人惊诧的注视下,陈歌从背包里取出了碎颅锤。

    中年女人带着求助的眼神,望向司机和旁边的乘客,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

    她张大嘴巴,犹豫半天才说道:“这是我亲戚家的孩子,他们一家都在九江打工,平时很忙,就由我来带孩子。”

    “又变成你亲戚家的孩子了?”陈歌晃动碎颅锤:“把这孩子叫醒,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他。”

    动静闹得很大,但是孩子却一直在沉睡,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中年妇女面露难色,推了那孩子几下,但是男孩没有任何反应。

    “这孩子睡得比较死……”

    “是睡得比较死?还是你给他用了什么药?”陈歌单手握紧碎颅锤:“让我看看那孩子。”

    中年妇女慌张的脸慢慢低下,她的表情在发生变化。

    她似乎是知道躲不过这一劫,手伸进口袋,准备往外取什么东西。

    “许音!”

    陈歌没有给对方一点机会,在察觉到这女的神色不对的时候,直接将许音喊出。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那个孩子给我!”

    
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