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5 神盾局多了一个经费小偷(六千字保底)
    “阿斯嘉德的王子,你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有些迷惘?”

    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来,其中带着让人感受到温暖和放心的力量。

    洛基转过了头,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个锃瓜瓦亮的脑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可惜的是,这个人他并不认识。

    “你是什么?”

    洛基的反应似乎是有那么一些的迟缓,语气慢吞吞的就像是一只考拉一样。

    隐约的还能听出其中带着那么一点点的傲慢。

    洛基作为一个法师的大脑无疑是被伤害到了。

    灭霸可不会对区区一个法师有什么态度上的不同。

    “叫我科尔森就好了,阿斯嘉德的、王子。”

    科尔森的语气带着嘲弄,两个被蛊惑了的家伙在面对面的时候,不约而同的表示出了对彼此的蔑视。

    灭霸当然会对所有强大的存在心存敬畏,但是科尔森这个连名字他都没有听说过的家伙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至于面对洛基的科尔森。

    虽然迪亚波罗十分的慎重,但他会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自己的傲慢。

    心怀恐惧者终将被恐惧吞没。

    区区一个洛基而已。

    “我感觉到了你的恶意,所以你是打算和我动手了吗?”

    洛基攥着手中的权杖,尽量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强大。

    只是看起来有点像“小熊猫”这种生物举手的样子,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大一点,但是却总被以为是在投降。

    “不不,我只是想要看看,一个没控制的人打算做些什么。顺带的看看,你有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同伴。”

    科尔森这样说着。

    在彻底的脱离了原罪之后,科尔森有了足够的自主权。

    更可怕的是,他在恐惧的深渊之中越陷越深,让人看不到他鼓起了勇气的样子。

    “你知道阿斯嘉德,就该知道我是其中最难缠的一个。”

    洛基伸出来的权杖上边开始浮现出光芒了。

    当然这只是一根容纳了一些心灵宝石力量的权杖。

    目标是掌握全部无限宝石的灭霸可不会把自己的宝贝交给一个被洗脑了的法师。

    那不安全。

    “嗯哼?阿斯嘉德不是覆灭了吗?”

    科尔森带着笑容说着。

    身上用来屏蔽了所有电子信号的力量被一点点的收回。

    然后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洛基的视线之中。

    洛基是个有趣的玩具,科尔森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他很好奇,洛基将会怎么面对神盾局接下来的追捕。

    科尔森在发现洛基的时候,已经花了几美元和一柄枪说服了一个混混打通了神盾局的电话。

    并且告诉了对方一些关于洛基的情报。

    身后是迪亚波罗的天锤尊者知道的多一点很正常。

    尤其是在提尔也是一个天锤尊者的情况下。

    ……

    “好了,同胞们。节日的庆祝到这个时候就该结束了。”

    布尔凯索站在长者圣殿门口的高台上这样喊着。

    手上捏着劈山巨斧,这柄冰蓝色的斧子正在闪烁着光辉。

    夸尔凯克没有打算让自己的一切都成为过去。

    这柄斧子就是他留给年轻战士们的礼物,或者说对于自己的传承。

    “快点吧,遭遇的事情太多了些,我累了。”

    蕾蔻这样说着,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了那些年轻人。

    她也做了和夸尔凯克差不多的事情,一柄能够代表着她丈夫的传奇被放在了那里。

    等待着某一个足够资格的家伙去获取。

    对峙,这是公牛部落之中人人都想要得到的神兵利器。

    崇尚冲锋力量的牛犊子对争论谁才是“对峙”最好的继承人总是乐此不疲。

    只可惜那都是过去了,现在甚至找不到任何一个能够被冠以公牛部落称呼的战士。

    这终归有些让她感到失落。

    布尔凯索看了一眼蕾蔻,眼神有些闪躲。

    他不想和蕾蔻争论什么。

    这个亲手终结了乔瑞兹错误的女人心情可不怎么美好。

    而无由得战斗,布尔凯索想来不怎么喜欢。

    “玩个有趣的游戏,年轻的战士们自己对自己的战斗做出评价,然后向我提出自己的愿望。

    对于有自知之明的战士,我会给出符合你们期待的奖励。

    至于夸大其词的战士,你们可以期待一下。”

    布尔凯索在说话的时候也刻意的换掉了新兵这样的形容,转过头用战士来称呼年亲人们了。

    手中的劈山巨斧正在闪烁着光芒,似乎是凭感觉来选定自己的主人。

    谁才是有机会继承夸尔凯克信念的人,这一点布尔凯索有了猜测,但还是期待着不一样的结果。

    “我先来吧。”

    朗姆洛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腰上挂着的双手巨锤已经变成了一根长棍。

    虽然只是一根长棍他也能打爆恶魔的脑袋,只是这幅样子不太像是野蛮人的风格。

    这让布尔凯索稍微抬了抬眼。

    “我还很弱小,战斗中我只认识了这一点。”

    朗姆洛在说话的时候拳头攥的挺紧的。

    不远处的塔力克深深的望了他一眼。

    对于自己选的“麻烦”,塔力克有些担心。

    担心朗姆洛会表现的消极。

    毕竟被耻辱之证影响的人中有很多都在耻辱之中将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

    明确的认识到自己的价值,才是救赎的第一步。

    “但是我是一个成熟的战士了,我打算在一场正确的战斗中死去,然后洗清自己的罪孽。”

    朗姆洛抬着眼,眼珠子有些发红。

    或许成熟只是他的说辞,对于力量的追求和对于自己弱小的痛苦才是他的真实想法。

    “塔力克,让他知道一下什么是先做再说!”

    布尔凯索皱着眉头说着。

    即便是对于朗姆洛能够平等的对待了,但这不代表布尔凯索会对他过去的做法一笔勾销。

    这一点朗姆洛自己也很清楚。

    塔力克深深的叹息了一下,走上前拍了拍朗姆洛的肩膀,带着这个痛苦中的战士朝着远方走去了。

    布尔凯索从背包中取出了一只共鸣之颅,顺手扔给了塔力克。

    “感觉没脸见人,就用这张脸遮住自己羞于见人的一面,然后做你该做的事情。”

    布尔凯索大声地吼着。

    这或许是一份鼓励,算得上难能可贵。

    塔力克不会一个人去教导朗姆洛的,莫科特会告诉朗姆洛,当时为什么是两个先祖一同为他做出了保证。

    然后布尔凯索指了指一边的马修。

    他接下来想要听听马修的想法。

    马修头上盘坐着的杀手猴扯了扯马修的头发,做出了提醒。

    “除了弱小之外,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马修带着苦笑。

    面对真正的恶魔,马修除了努力的战斗之外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做到。

    对此他不知道该怎么做出评价。

    对于自己的清晰认识?

    这个问题太难了。

    不管是默多克律师还是夜魔侠一只都对自己的力量没有清晰的认识过。

    毕竟总是会带着一身伤势的英雄,似乎缺了点自知之明。

    布尔凯索看着马修的眼神有些不满,于是大大方方的看向了蕾蔻。

    现在的马修是蕾蔻带着的战士,对此他打算听取一下蕾蔻的意见。

    “你还差点,但是也只是差点。”

    蕾蔻这样说着。

    她的心中已经确定了,马修不是继承对峙的最好人选。

    对峙有着最粗暴地增伤,但是它的名字却是叫做对峙。

    战斗不是乔瑞兹解决问题的手段,力量只是一种威胁。

    因为这样的原因,即便是卡努克也没有从蕾蔻的手中得到对峙这柄传奇。

    “我自认为很坚定,所以我需要力量。布尔凯索,我需要能够贯彻自己意志的力量。”

    马修苦笑着说着。

    弱小不是错误,因为自认弱小而不反抗直到无力反抗才是错误的。

    为了纠正错误,夜魔侠和默多克律师一直在战斗着。

    可是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弱小之后,对于力量的追求也强烈了起来。

    说实话,马修做的很好。

    暴力和对于规则的遵守是他的标志。

    在对于法律的学习中,他没有丢失宝贵的人性,这一点值得称赞。

    而且现在的马修也丢掉了一些对于恶行的仁慈,这让布尔凯索感到满意。

    只可惜,蕾蔻对此不怎么满意。

    “我觉得你可以……”

    “蕾蔻!”

    蕾蔻打算说些她对于马修的建议,但是被布尔凯索粗暴地打断了。

    布尔凯索身上的气息表明着他会不惜使用武力来让蕾蔻停下她对于马修意志的干扰。

    意志是灵魂的缩影,不该被别人左右。

    至于正确与否的问题,那就交给时间。

    正确的人总会是更强大的一个。

    只要能够认识到自己的正确。

    “你想要更强大的力量?”

    布尔凯索看着眼前的马修,严肃的说着。

    在布尔凯索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之后,蕾蔻选择了闭口。

    感性有时候会干扰自己的判断,说的太多并不一定都是好事。

    这些战士都是成年人了,不需要告诉他们该去做些什么。

    “是的,更强大的力量!”

    马修抬起了头,斩钉截铁的说着。

    “强大到什么程度?”

    布尔凯索开始细细的审视这个之前并不被他看好的盲人了。

    失去一种观察世界的感官对于战士并不是一件好事。

    即便在其他的地方得到了补偿也是一样。

    “我认为我的表现,足够得到和当时的罗夏相差无几的力量。”

    马修看着眼前的布尔凯索,没有丝毫避让。

    即便是被布尔凯索深邃的眼神盯着,他也坦坦荡荡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可以。”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从口袋里边掏出了一个圆溜溜的戒指。

    样子不怎么好看。

    尤其是当这个戒指出现在马修感知之中的时候,那种癫狂的气息让他有些失神。

    “纳格尔之戒,是你的了。”

    布尔凯索闭上了眼睛。

    对于马修,他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奖品。

    原始的纳格尔之戒是一个被法师们囚禁的疯狂巫师的作品,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召唤一个堕落癫狂者。

    召唤出来的小东西会对着敌人发起爆炸,这种袭击基于持有者的武器强度,这足够强大了。

    但是最珍贵的不是这种对于即战力的提升,而是有效的提升了持有者在战斗中的获取。

    这会缩短马修成长需要的时间。

    对于一个践行梦想者,缩短他要走过的道路就是最好的礼物。

    布尔凯索深深的看了一眼蕾蔻。

    蕾蔻明白他的意思,接下来的事情得交给她这个引路人来做了。

    至于不给面子的问题,那不是问题。

    错了就是错了,蕾蔻还不会为此胡搅蛮缠。

    “布尔凯索,我不喜欢这个游戏。”

    马道克撮着牙花子说着。

    虽然能够理解这种活动之后应该有一个颇具仪式感的终结,但是这样的做法似乎是有些多余。

    判断一个人,总不能只是凭借几句话得出结论。

    人是会变的。

    “我也不喜欢,但是有人喜欢!”

    布尔凯索表现得有些暴躁。

    他身边的劈山巨斧闪烁了一下,似乎是表示自己很喜欢的样子。

    马道克看了一眼劈山巨斧,脸色难看。

    他知道谁喜欢这些了。

    那只会是那个凡事都爱训话的老将军夸尔凯克。

    那个凡事都要叮嘱几句的老家伙正在审视着有机会继承他意志和信念的人。

    不是强加在别人身上的责任。

    而是选出一个和他最为相似的家伙。

    传奇永不落幕。

    ……

    “我来是为了给人们勇气,而不是成为一个吉祥物被人参拜的。”

    安德森和眼前的希尔这样说着。

    语气中有些不耐烦。

    希尔表现出的专业特工素养毋庸置疑,但是也表现出了那种对于超凡没有深入了解的一面。

    或许这都是尼克弗瑞的锅,那个家伙把很多事情隐藏的太好了些。

    在这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中,安德森似乎有些不自在。

    他能够听到很多的关于他的消息正在传播。

    转变成了天使之后,信仰也成为了他的一部分力量来源。

    只是这种感觉不怎么好。

    实现信徒的愿望是交换信仰的代价,但是作为因普锐斯的下属,他讨厌这一套。

    但是却没办法屏蔽。

    他已经开始思考着关于上帝的问题了。

    每时每刻倾听信徒的祷告,然后从中筛选几个不那么困难的愿望实现?

    要是因普锐斯他们也是这样做的,那就不用做其他的事情了。

    “你要知道,在这个国家信徒才是大多数。只不过他们信奉的东西不太一样。”

    希尔拿着一杯咖啡摇晃着。

    里边的拉花被摇散了。

    希尔现在有些紧张。

    呆在幕后为和平贡献力量这事她熟,但是作为超级英雄还是第一次。

    现在的她想起自己之前的打扮,只觉得羞耻感暴增。

    “我知道,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只全心全意的信奉一种东西,那就是钱。”

    安德森把杯子里的白水一饮而尽,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希尔。

    “别在说废话了,你想要我做些什么!”

    安德森受够无休止的废话。

    即便在他还是一个神父的时候,他也不喜欢听别人说没有意义的话。

    况且他也不会去呆在一个看不见对方面容的地方听别人忏悔。

    他尝试过,那个忏悔的渣子当时被一柄刺刀直接捅穿了咽喉。

    之后就不会有哪个闲人让他去听别人忏悔了。

    “作为我的武力支援,我需要帮手!现在的混乱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处理的,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杀尽的!”

    希尔严肃了起来,目光灼灼的说着。

    对于安德森的力量她是没有怀疑的。

    至少比她要强的多。

    “你需要神盾局的消息渠道,我需要你的力量!就是这么简单!”

    希尔身上终于展现出了神盾局高层的气魄。

    安德森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镜片的反光遮住了他的目光。

    “我会在我认为有必要的时候杀了你。”

    安德森随口说着。

    身上的圣焰一闪而过。

    “当然,我可不会束手待毙。”

    希尔点了点头。

    “合作愉快。”

    安德森站起了身子,手中出现了那柄仿制的索拉里昂,直接贯穿了那个正在旁听的咖啡店老板。

    在圣焰的燃烧之下,那个精壮的身体就化作了一地的飞灰。

    一枚戒指被枪尖跳起,飞到了安德森的手中。

    “你身上属于死亡的恶臭简直呛鼻!怪物!”

    安德森这样说着。

    转过头看了一眼希尔,一个人离开了咖啡馆。

    桌面上放着一张纯白的卡片,上边闪烁的圣焰构成了他的联系方式。

    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是足够希尔特工记住了。

    速记也是特工的训练课程之一。

    安德森朝着他刚刚感受到了死亡气息的方向走去。

    那边有着亡灵的气息。

    即便其中没有像是他曾经遇见的那些食尸鬼或者僵尸一样充满了邪恶,但是他不能放任不管。

    对于人类的保护,安德森是专业的。

    谁也不能指责他的责任心。

    现在的他已经跳出了宗教的范畴,从因普锐斯和奥莉尔的身上明白了什么叫做神爱世人!

    而他前往的方向,是一栋建在铁匠铺边上的二层小屋。

    里边住着好不容易才重新相聚的一家人。

    “亚历山大·安德森。我现在大概明白有一些能够战斗的朋友是什么感觉了。”

    希尔小声地说着。

    顺手拨通了神盾局的电话下达着指令。

    她需要一些专业的人手来到这个地方,处理一下事后的影响。

    就好像神盾局总是让罗夏被当做是个疯子一样,这一次又会出现很多的疯子了。

    【我好像明白了,一个自己的安全屋的重要性。】

    希尔坐在窗边看着外边的灯火想着。

    兴许神盾局中的经费又会有一些不知去向的开支了。

    科尔森站在一个角落之中,默默地看着坐在窗边的希尔。

    他感觉有些困惑,但是这种困惑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天锤尊者即便是缺少了原罪,但是来自迪亚波罗的影响可不会轻易的消除!

    再崇高的人也会害怕,也会被恐惧所蒙蔽。

    这就得看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鼓起勇气了。

    “神盾局的打算?”

    科尔森自顾自的念叨着。

    周围不会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现在他还没有造成什么影响,但是这不会太久的。

    恐惧的散播伴随着罪恶,可惜的是现在还没有知道科尔森的准备。

    科尔森按着自己的耳机拨通的连线。

    他已经见过魔多克了。

    在先锋科技的支援下,他现在身上的高科技装备可不比在神盾局的事后差什么。

    “科尔森?”

    魔多克的声音通过耳机响起。

    “嗨,我觉得我们的计划需要改变了。我之前见到的人你肯定想不到。”

    科尔森这样说着。

    语气轻佻的让在另一头的魔多克暴起了巨大脑袋上的粗大青筋。

    脑袋变大了,只是思考的速度变得更快。

    不意味着魔多克的脾气会变得很好。

    “你之前可是一个特工,难道作为特工连说话说重点都做不到吗?”

    魔多克吼着。

    科尔森将耳机取了下来,离自己的耳朵稍微远了一点。

    “我见到了亚历山大安德森,我想你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的吧?”

    科尔森的脸上带着困惑的笑意。

    就好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笑,但就是笑了一样。

    “那个神父?我就知道,沾上了第三帝国之后,就像是掉进了猪圈一样,即便洗掉了猪屎,也洗不掉身上的恶臭!”

    魔多克继续骂着:

    “说吧,你是要他死还是让他远离?”

    魔多克问着。

    在他看来,在这个时候科尔森会因为安德森而联系他,无非是因为安德森干扰了他们的计划。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声,你别想多了。”

    科尔森小声地说着。

    就好像是在说什么惊天秘密一样。

    “滚蛋!即便是之前的较量中,我落了下风,但那不意味着你就比我强!堕信者!”

    魔多克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然后看着那些被他控制的研究员正在为他包扎着身上的伤口。

    科尔森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这是魔多克可以用自己的超凡智慧保证的东西。

    但是目前他知道的信息太少了些,所以无法做出有效的推测。

    安德森的出现,意味着还有人在追究着第三帝国的遗留。

    而当时出现在了那些家伙身边的魔多克无疑会更加的在意。

    但可惜的是,魔多克猜错了。

    科尔森给出的信息具备的误导性,让魔多克做出了错误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