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2 传统和过往最后的戍卫者
    “嘿,卢克。”

    杰西卡带着额头上的伤势出现在了卢克的面前。

    眼神中带着点挪揄。

    她似乎是怀着测试一下卢克对她的爱的想法一样,带着全新的形象出现在了卢克的面前。

    虽然她的心告诉她卢克不会介意的。

    但是那种属于女性的感性还是让她这样做了。

    而在杰西卡的身后不远处,奥拉克强壮有力的臂膀像是夹着一只小鸡仔一样的把马道克夹走了。

    原本马道克是打算和自己的继承人好好说道说道战斗相关的事情,卢克在战场上表现他已经从蕾蔻的口中听说过了。

    老实说,虽然大体上还算满意,但是马道克不会停留在还算满意这种程度。

    卢克需要做的更好。

    只是现在奥拉克打算给自己的族人、年轻的战士杰西卡一点时间和爱人独处。

    所以相对“瘦弱”的马道克无力挣扎的被奥拉克带走了。

    “杰西卡,你的长发呢?”

    卢克看着带着些疤痕的杰西卡有些迟钝的问着,眼神中有些悲伤。

    然后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的爱人。

    “朋克风格也很适合你,亲爱的。”

    卢克说着最真心的情话,轻轻地攥住了杰西卡的手。

    只是他的动作温柔的有些过分了。

    就好像杰西卡是个易碎的瓷器一样。

    卢克不蠢,他知道杰西卡的样子是因为手上的缘故。

    短时间内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安慰自己的爱人,即便表现得有那么一点点的愚笨。

    甚至用十分拙略的方式隐藏了自己的悲伤。

    没能保护自己的爱人到最后一刻,这当然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卢克,你的收获如何?”

    杰西卡露出了一口白牙,笑的像个傻子。

    或许在真正相爱的彼此面前,谁都不会太过于在意自己的形象。

    因为两者的爱不再是因为外表而产生联系的了。

    况且这中新奇感是某种情趣也说不定。

    “还不错,我至少感觉到了我和现在的罗夏有多大的差距了。我也知道该怎么去继续努力一下。”

    卢克笑嘻嘻的说着,手不自觉得放在了杰西卡的脑袋上边轻轻地摩擦着。

    “卢克。”

    杰西卡有些嗔怪的喊着。

    卢克的手有些颤抖,让她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卢克,我们尽快处理掉那个家伙吧,我感觉自己不能再看着那个人渣继续存在了。”

    杰西卡笑着这样说着。

    一阵阵的怒火正在闪烁着。

    杀意骤起!

    杰西卡终于觉醒了属于野蛮人的天赋。

    怒火的生成会更加迅速,怒火对于神智地影响被减弱,从而能够控制住更加强烈的愤怒!

    更强大的愤怒,意味着更沉重的攻击!

    这个天赋几乎是每一个野蛮人都能掌握的,这能更好的让野蛮人战斗。

    “那就,尽快吧。”

    卢克亮着一口格外洁白的牙齿说着。

    一张脸上带着些肃然。

    紫人?

    死一次怎么够!

    死在布尔凯索的手中那叫解脱!

    而死在杰西卡的手中,才算是复仇!

    杰西卡真正的新生需要向过去的噩梦说一声再见,然后用全新的姿态走上救赎的道路。

    ……

    “马道克,你知道你的做法会导致什么吗?”

    奥拉克掐着马道克的脖子说着。

    粗壮的胳膊隆起的肌肉死死的卡在马道克的咽喉上。

    马道克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毫不避让的和奥拉克对视着。

    “我在帮助我的朋友,我的做法导致了我的朋友能够更好的生活!我是一个死人,不需要生活稳定,但是我的朋友值得更美好的一切!”

    言语中的坚定十分的动人。

    即便是布尔凯索听了也会为之动容。

    因为那个“朋友”就是他。

    “你的话术比以前好太多了。”

    奥拉克忽然笑了一下,只是笑容有些狰狞。

    “但是,你破坏了圣山的稳固!圣山的大门是什么,没有人比你们更加的清楚,而你又做了什么!”

    奥拉克的头上能够看到凸起的血管。

    臂弯中夹着的马道克的脊椎发出了一串脆响!

    马道克做出了一些不严重的牺牲,灵魂的强度在冲进了黑暗灵魂石的时候被极大的削弱了!

    三先祖并称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的马道克甚至无法战胜奥拉克。

    作为守门人的马道克原本具备着仅次于蕾蔻和沃鲁斯克的力量,但是现在、恐怕就是最不擅长近身厮杀的欧隆古斯都能把马道克按在地板上暴揍!

    “野蛮人的希望不是圣山!我的希望也不是圣山!是布尔凯索!”

    马道克涨红了脸吼着,但是声音却在奥拉克的限制下变得十分的微弱。

    “布尔凯索!又是布尔凯索!夸尔凯克那个蠢货,为什么会认为布尔凯索才是未来?难道他就不想看到无数的年轻人在广场上锻炼?不想看到幸福成为野蛮人生命的全部!?”

    奥拉克再次表现出了那种暴怒雄狮的气魄,须发混在一起飘荡着,手臂上的力量也越发的巨大。

    现在的马道克快要承受不住了。

    奥拉克是往日荣耀所汇聚的中心。

    他也是传统和过往最后的戍卫者!

    “奥拉克!停手!”

    塔力克一拳砸在了奥拉克的胸膛上之后才说道。

    相比较用言语来阻止纷争,他还是更喜欢先阻止再说话。

    塔力克接住了马道克有些松软的身子,坚定的站在了奥拉克的面前。

    奥拉克的脚步没有后退,但是身体却在巨大的力量下被推动了。

    “战神?一个时代的战神固然可敬,但是你没有资格质疑别人的信念!奥拉克!”

    塔力克和奥拉克争锋相对的站在原地。

    他扶着有些虚弱的马道克一动不动的正面硬撼着奥拉克的愤怒。

    “三先祖失去了最狂暴的先锋,仅仅剩下了苦苦支撑者塔力克和心怀恻隐的科力克。你们该怎么守卫圣山?”

    塔力克那个防御者的称号被奥拉克用蔑视的口吻说出,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苦苦支撑者?塔力克认可这样的评价。

    要是有能力干净利落的杀死敌人,何须防御?

    奥拉克阴沉着脸。

    三先祖是钳制不朽之王的一部分。

    虽然这不能用布尔凯索举例,但是三先祖加上不朽之王的继任者掌管的圣山权限,足以限制沃鲁斯克那样的不朽之王。

    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如果在布尔凯索登上了不朽之王的王座之后,他打算做出什么伤害野蛮人的事情的时候,已经不可能被阻止了。

    现在的野蛮人中,先祖们接过了长老会的责任。

    加上三先祖、上一代不朽之王和下一代的继承者,才是完整的足以和现任不朽之王对抗的力量。

    蕾蔻的存在只能暂时的取代沃鲁斯克的位置,而沃鲁斯克承担了大长老的责任。

    三先祖力量的受损让布尔凯索成为了唯一的一个例外!

    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做任何事情。

    “布尔凯索会是我们的希望,我对此深信不疑。”

    塔力克这样说着。

    奥拉克没有办法反驳什么。

    他不管再怎么愤怒都无法让马道克的灵魂恢复原本的程度。

    “证明给我看,三先祖依然有着足够的力量。”

    奥拉克习惯性的将手伸向了腰间。

    只是他的战神之刃已经被传承给了杰西卡。

    奥拉克的手只能凭空捏住了那柄传奇的虚影。

    “停手吧,奥拉克。”

    布尔凯索皱着眉头走到了跟前。

    他总感觉自己这段时间皱眉的次数变多了不少。

    “我会让马道克复原的,你可以不用担心。”

    布尔凯索按住了奥拉克的手臂,硬生生的将奥拉克的手臂按回了身侧的位置上。

    “你不能削弱自己的力量,布尔凯索。”

    奥拉克往前走了一步,胸膛和布尔凯索撞在了一块,居高临下的说着。

    布尔凯索如果损耗自己的本源,自然能够补全马道克的损失。

    但是就好像野蛮人不能没有钳制不朽之王的三先祖一样,也不能让不朽之王变弱。

    奥拉克的怒火依然高涨着。

    “奥拉克,我很清楚传统意味着什么,所以我不会打破那些在我看来正确的东西。更不会冠冕堂皇的挂上革新的名头。

    我很清楚不受控制的力量是救世主的同时也是更大的威胁。”

    布尔凯索感觉脑仁有点发酸。

    复杂的事情一波接着一波,这让强大如他都感到了一些憔悴。

    “你在说废话,现在看我的做法!布尔凯索!这是我为数不多能教给你的东西!”

    奥拉克身上的怒火向着白炽转变着,然后一道光辉直接冲进了马道克的身体之中。

    “先做!再说!”

    奥拉克的气息一瞬间就开始了萎靡,巨大的身体肉眼可见的缩小了一圈。

    “现在马道克的称号不是悲伤者或者战斗先知了,而是战神。反正他已经死了,不再是先知,那么战神的称号正好适合他。”

    奥拉克下意识的想要握住自己的战神之刃,但抓了个空。

    “反正他也不会喜欢我的传奇,就继续抱着自己的悲伤去战斗吧。那头小熊,卡修斯会照顾好的是吧!?”

    奥拉克像是咆哮一样的说着。

    身影有点淡化了。

    “我会照顾好每一个族人的。”

    出来的不是卡修斯那个大熊部落的最强者,而是寇图尔这个有些憨直的家伙。

    他的承诺是先祖之中最有分量的一个。

    也只有他会遵守自己和恶魔之间的承诺。

    “寇图尔,如果你能多点心机的话该有多好。”

    寇图尔才是奥拉克最喜欢的后辈,他的身体强壮的更像是一头直立的大熊。

    奥拉克这样说着。

    身体开始朝着圣山的地面下垂了。

    交托荣耀和传奇对于这些灵魂都是巨大的创伤。

    奥拉克不久之前才交托了自己的战神之刃,现在又将战神的荣耀交给了马道克。

    他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去休息了。

    “还有,让马道克那个混蛋的继承者知道,想要娶走大熊部落的姑娘要做些什么!”

    奥拉克最后的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

    而他也伴随着那些曾经想要继承他荣耀而死的士兵们沉睡在了满是兵器的地面之下。

    “奥拉克,你太固执了。固执地不愿意听完别人的话。”

    布尔凯索长长的叹息道。

    这也不知道是他第几次叹息了。

    布尔凯索总觉得自己越来越像是一个老头子了。

    他张开了手掌,将一颗像是路边石头一样平平无奇的粉色宝石亮了出来。

    至简之力!

    这是布尔凯索身上为数不多的原版传奇宝石之一。

    从女武僧,或者说女尊者莲·拉斯姆森的手中得到的传奇宝石。

    对于那些生成能量的攻击和技能增加的伤害倒是没多么的重要。

    但是那种随着攻击从身体之中唤醒的强大生命力才是最值得重视的地方。

    “你的猛击,很适合这颗宝石。”

    布尔凯索唏嘘不已的说着。

    好在奥拉克不是像夸尔凯克那样的安息了。

    只要一段时间就能重新在圣山见到这个大家长作风的战神。

    野蛮人从来不会强硬的改变其他人的意志和想法。

    意志的碰撞终归是由更强者取胜,只是面对一个可敬的长者,布尔凯索没办法制止这种选择。

    “科力克或许更适合这颗宝石。”

    蕾蔻踱着步子走了出来,随口说着。

    布尔凯索可是很喜欢这颗宝石的,甚至拒绝了卡拉辛姆用原始传奇强者之灾加上原始自在宝石交换的条件。

    至简之力真的很强。

    即便只是佩戴仿制的那些宝石,每一拳、每一脚,每一次劈砍的重锤都能让身体恢复二十五分之一的生命力。

    在攻击力的加持上更是无出其右级别的增幅。

    但是他愿意将这颗宝石交给自己的朋友。

    就像是他的朋友愿意为他做出牺牲一样。

    “死人是留不住生命力的,但是可以用这些生命力治疗灵魂的损伤。”

    马道克看着至简之力这样说着。

    他从塔力克的搀扶中站稳了身体,看着奥拉克总是盘坐的那块土地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多管闲事,我一点都不喜欢你那老掉牙的战神荣耀!我会培养一个战神出来的,再不济也会让战神的荣耀和大熊部落重新合并在一起。”

    马道克咬着牙转过了身。

    没有谁会不解风情的去看马道克的正脸。

    即便那不是泪流满面的样子,也绝对不会多么的好看。

    况且人越老,就越在意面子。

    马道克年轻的时候,可是得到了奥拉克不少的指导和扶持。

    如何战斗,如何使用身体的力量,甚至该怎么控制怒火来延续战斗的时光。

    这些东西让马道克身上有着浓厚的属于奥拉克的风格。

    只不过马道克以自己是“战斗先知”的名义拒绝了接任战神的荣耀。

    而这个长者最终还是将战神的荣耀托付给了马道克。

    一场度过了数百年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