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8 夸尔凯克的安息(八千字章)
    “总是这样,真是不想再看到一次那样的景象了。”

    “你最近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乔汉娜看了一眼巴尔的方向说着。

    她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种不断膨胀的力量,加上布尔凯索在她的面前叹息,这让乔汉娜想要说点什么。

    “心事?谁没有心事?”

    布尔凯索看了用有些空洞的眼神看了一眼乔汉娜。

    “只是,万事万物总有终结之时,这一场战斗是时候终结了。”

    布尔凯索身上残破的的战甲一件件的消失不见了。

    这一场战斗的终局不过是一个空虚的满心愤怒的野蛮人站在深坑之中不断地厮杀而已。

    “现在,离开这个地方吧,接下来就是我的战斗了。”

    布尔凯索头也不回的说着。

    剩下的战斗只需要一个人存在,一场爆炸之后的废墟而已。

    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

    “对了,你们觉得会不会有哪个新兵能够见证最后的一刻?我可是准备的丰厚的奖励,想要给于那个优秀的战士。”

    布尔凯索随口说着,佐敦库勒扯了扯嘴角。

    “卡奈的遗赠你打算什么时候收下?”

    “等到爆炸之后,等到一切恢复了正常的时候。”

    布尔凯索的身影已经走远了。

    卸下了战甲,展现出了自己还没有愈合的伤势。

    赤脚走在了这座雪山的积雪之上。

    脚印清晰的很,甚至积雪上能够留下布尔凯索脚底疤痕的轮廓。

    “说瞎话。不愧是你。”

    佐敦库勒笑嘻嘻的说着。

    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一个角落之中。

    那边有迪亚波罗的气息,这让佐敦库勒有些想笑。

    出现在了某一个时间段的亚瑞特圣山上的过去,总是能够找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佐敦库勒明白,布尔凯索只是想要先解决掉迪亚波罗那个混蛋,然后再去做重要的事情。

    让迪亚波罗知道的东西越少,那么危险也就相应的越少。

    所以他也不会做出什么多余的事情。

    世上很多事情不会被论以对错,更多的是“大家”的意志。

    所有人都这么做,难道就是正确的吗?

    牺牲一个人换取世界和平就是正义的了?

    只有牺牲的那个人是自己的时候,才能称得上是正义的。

    这一点泰瑞尔就不清楚。

    好在,总有人是清楚的。

    “无聊的战斗?事情可从来不像是你说的那样,布尔凯索。”

    佐敦库勒这样说着。

    他也不在乎布尔凯索是不是听清楚了他所说的话。

    不过他也没有隐瞒什么的意思。

    乔汉娜和莉亚将视线转移到了佐敦库勒的身上,眼神中充满了探寻。

    “别这样看着我,无知最快乐!哈哈哈!”

    佐敦库勒大笑着,声音在空荡荡的雪原中回荡着。

    天上的阴云散开了一点,将那么一丝丝的阳光送了进来,投射在佐敦库勒的身上。

    这阳光让佐敦库勒这个古代的奈非天鬼魂身上散发出了圣洁的光芒。

    乔汉娜有些无语,莉亚只是默默的思考着佐敦库勒话里的意思。

    ……

    夸尔凯克手中的巨斧重重地砸在了那颗巨石上边,冰蓝色的怒火闪烁着,将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更加的寒冷了。

    “野蛮人,你们告诉我你们想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巴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眼前的那颗石头之中传了出来。

    终点是早就注定的东西,即便是这些野蛮人没办法用一场爆炸来为这场战斗画上句号,那么布尔凯索也会这样做的。

    这很好猜。

    布尔凯索就是这样的人。

    前所有的后必再有,前所见的后必再见!

    这已经不是布尔凯索第一次做出这种类似的事情了。

    “我无法理解你们的抗争,无法理解你们心中以为的高尚到底是什么东西。

    甚至于,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巴尔感受着那个圆石上的力量正在朝着内部挤压着,显然夸尔凯克的做法和他原本的想法不太一样。

    限制一场爆炸的方向从来不是什么大的难题,尤其是当一个野蛮人连自己的灵魂都放上去的时候。

    况且只是让这场爆炸从随意的扩散变成定向而已,即便无法让爆炸全都受到控制,但是也不会让这座只存在于曾经的圣山变成深不见底的深坑了。

    夸尔凯克所做的事情就像是在快要崩溃的河堤上贴上了一张胶带一样。

    好像做了什么,但是毫无意义。

    “嘿!巴尔。人类从来都不伟大。”

    夸尔凯克的身体开始一点点的崩解了。

    那张苍老的脸上像是陶俑一样的掉落碎片,碎片底下本该暴露出那璀璨的灵魂,但是在夸尔凯克老将军的身上,碎片之下之后一片虚无。

    “当然,世界上没有称得上伟大和奇迹的东西,一切的发生都是理所应当,一切的美好都是因为有人曾经为之付出了代价。”

    巴尔难得的以平静的态度去面对一个野蛮人,他阐述着自己的想法。

    “你付出了什么?说的你好像很喜欢美好的东西一样。”

    夸尔凯克怒极反笑。

    一个破坏会对美好的东西有什么看法?

    他从未珍惜过什么。

    “美好被破坏,才是最有价值得。我赋予了美好存在的意义。那么你你又付出了什么呢?野蛮人?”

    巴尔这样说着。

    在此之前,野蛮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总能让他头疼。

    那些鬼哭神嚎一样嚎叫着的野蛮人总是会提着斧子、重剑、钉头锤乃至破木棒对他发起攻击。

    好好交流?那是不存在的。

    人类对于宠物倾诉心声可不是因为这些小东西能够体谅他内心的感触,而是因为那些小东西可不会将听到的一切说给其他的人类。

    就好像没有谁会对录音机讲述心里话一样。

    在地狱魔王的眼中人类就是宠物,玩具和工具的集合体。

    “我就是代价的一部分。”

    夸尔凯克将手中的斧子挂会了腰间,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了丽姿。

    一个呆在寒风中发抖,身上的气息空洞的像是一个死尸一样的家伙他见过了不少。

    甚至在失去之中走向了极端成为了恶魔爪牙的家伙他也见过了不止一个。

    但是丽姿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

    不过现在的夸尔凯克已经没时间去询问这些了。

    “我猜猜你的执念是什么?看到野蛮人重新昌盛?”

    巴尔和夸尔凯克隔着那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圆球说着话。

    “所以我看到了。”

    夸尔凯克这样说着。

    眼神中有些意外。

    他没有想到巴尔会这样轻易的说出他的夙愿。

    在他看到了蕾蔻复活的那一刻,看到了布尔凯索距离成功只剩下最后的一点点工序的时候。

    夸尔凯克已经意识到野蛮人的昌盛已经近在眼前了。

    他是一个野蛮人,生活上不怎么讲究,行事作风也有着和寒风一样的粗暴凌冽。

    也许称不上多么的高尚,但是他是个英雄。

    “看到布尔凯索成为了最强?所以你认为强者必定胜利?”

    巴尔有些想笑。

    但是却根本不知道展现笑容的时候应该是怎样的一种情绪。

    纯粹的巴尔就是破坏,纯粹的容不下其他的感情。

    除了想要活下去的本能之外,巴尔什么都没有。

    面对着夸尔凯克,巴尔难得的生出了几分谈性。

    虽然这个聊天的对象和他自己都快要消失了。

    “因为布尔凯索必定胜利,他才是最强者。”

    夸尔凯克的声音之中带着自豪。

    在他曾经见到布尔凯索的时候,从未想过这个顶着怪异名字的年轻人会有一天成为所有野蛮人的支柱。

    毕竟那时候不管是科力克、马道克还是塔力克,都已经有了诺大的名声。

    十几岁就成为了强者足以从恶魔大潮之中保护族人的三先祖,怎么看都比二十多岁的时候还只能像个木桩一样默默训练的布尔凯索要更具有强者的风范。

    但是布尔凯索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证明了自己。

    继承了先祖之名足以说明这一切了。

    他就是哈洛加斯城苦苦守望的那个希望。

    “好吧,今天就是你选择实现愿望解脱自己的日子,此后不会再被唤醒了?”

    巴尔问着,那颗石球开始颤抖了。

    爆炸随时可能发生。

    被困在石球之中的巴尔朝着地面的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似乎是有那么些嘲弄的味道。

    先祖视线了遗愿之后会出现在哪里?

    夺走了死亡权柄的马萨伊尔的手中?

    还是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养料,重新成为世界循环的一部分?

    都不是!

    只会作为纯粹的能量出现在“圣山”之中!

    不管是脚下的,存在于“过去”的名为亚瑞特的圣山,还是那个被冠以了“哈洛加斯”之名的圣山。

    野蛮人的灵魂只会成为这两个地方的养料。

    提供那么一点点的可笑而微不足道的力量。

    “你知道的,野蛮人漫长过去收集的灵魂面对世界之石的爆炸,连抵抗的力量都没有。

    如果是我巅峰的力量是一百,现在的布尔凯索是一千。那么活着的时候的你,夸尔凯克!只不过是区区的三十。

    只剩下灵魂的你还能保持多少?十还是五?

    当你成为了养料之后,能够提供的帮助那就是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你觉得值得吗?”

    巴尔很清楚野蛮人圣山的本质。

    如果说从古至今的奈非天都像是佐敦库勒那样以灵魂的姿态出现在世界上,那么这些力量集结起来已经差不多足够颠覆燃烧地狱和高阶天堂了。

    但是这些家伙一个个的都选择了类似的方式,成为了纯粹的能量供养那微不足道的庇护所。

    就像是野蛮人供养圣山一样。

    “存在的过于漫长也是折磨,我是个老家伙了,早就该沉睡了。”

    夸尔凯克答非所问的说着。

    身体一点点的破碎。

    他本来是打算就这样静静的消失的。

    他很清楚那些还存在的先祖们都只会高呼着他的名字,对他的安息感到幸福。

    “人类都是这样自顾自的东西吗?还是说只有你是这样?”

    巴尔的内心忽然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

    在他作为破坏魔神的生命之中,还从未和人类有过面对面的交流。

    在他看来人类就是工具,只是达成目标的一部分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将自己放在了平等的位置上和人类交流。

    没有那种早就习惯了的傲慢。

    巴尔此时平和的像是一个每天看着日出日落的老人一样。

    “魔神!你没有资格质问我!”

    夸尔凯克的口中像是大笑一样的吼着!

    他早就想要这样说一次了。

    虽然眼前的只是巴尔的一部分意识,在这场爆炸之后巴尔的本体也不会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就是想要这样说一次!

    野蛮人对地狱魔王感到畏惧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即便能够毫无保留的向着恶魔发起攻击,然后坦然地赴死,那也不是毫无畏惧的表现。

    只是他们选择的道路没有退让机会罢了。

    “莉莉丝是为了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她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

    巴尔放弃了从夸尔凯克的口中得到答案的想法。

    这个野蛮人的灵魂已经失去了神智。

    成为养料,只能让这座圣山得到那么一点点微博的东西。

    巴尔无法理解。

    “莉莉丝或许是看到了命运。”

    布尔凯索的身影走到了附近。

    隔着老远就开始说话了。

    “看到了一切注定的东西,或者是看到了只有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

    “布尔凯索?你打算让一个意识知晓某些秘密之后恍然大悟的死去吗?”

    巴尔嘎嘎怪笑着。

    他很清楚这样的笑声能够让奈非天神经紧张。

    佐敦库勒就是这样做的。

    “这一场是你赢了,但是那和我没有关系。反正等你再度找上我的时候,我的力量和位格都会成为你的东西。”

    巴尔似乎看开了一样的说着。

    他将交出自己的一切,这是注定的,和赌局的胜利者没有关系。

    “你想要成为独立的个体吗?”

    布尔凯索有些突兀地说着,眼神严肃。

    他很清楚这是一场怎样的豪赌!

    对于魔神的丝毫放纵都可能会导致一个危险的后果。

    牺牲者到时候可能不是以千和万来计数的。

    但是他做好了承担这些的准备。

    说罢,他终于走到了夸尔凯克消散的地方,捡起了地上的劈山巨斧。

    那冰寒的斧子在接触到布尔凯索手掌的一瞬间,就开始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夸尔凯克彻底的消失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

    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之后,作为灵魂存在就已经没有值得期待的东西了。

    换言之,那叫做安息。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只是我的一部分,也只会是这样。”

    巴尔大声地说着,只是听起来他的说法有那么些滑稽。

    至少有那么一些言不由衷。

    能够独立思考的存在都会具备一些私心,自私也是生命本能的一部分。

    只是自私这种事情,可从未有人大张旗鼓的宣扬过。

    “我问你,你想要作为一个人类活着吗?”

    布尔凯索在“活着”这个词上加重了读音。

    身体有些不自然的紧绷着,显然他感到了紧张。

    布尔凯索下意识的紧张,虽然他自己没有感觉到畏惧这种情绪,但是他清楚,身体的这种表现就是畏惧的意思。

    意识上失去了恐惧,但是身体还是存在这种本能的。

    布尔凯索会害怕巴尔给出答案。

    不管是答应还是拒绝的答案,这个答案本身就是值得畏惧的。

    “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巴尔的语气严肃了起来。

    布尔凯索有没有开玩笑他还是能够区分出来的。

    眼前的布尔凯索十分的认真,就好像他当时大吼着说要砍掉大魔神脑袋的时候一样。

    身体紧绷,但是脖子却是松懈的。

    那颗脑袋稍稍歪斜着,眼中带着光。

    “得到一个清楚破坏是什么的强者,然后取代另外一个破坏。”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

    他只是简单的陈述着自己的理由。而让他生出这个想法的缘由是奥莉尔。

    奥莉尔说要取代这个世界的希望让他抵挡这个世界的恶意的那一刻起。

    布尔凯索就在思考该怎么去做了。

    这个世界掌握着破坏的家伙,正是唯一一个能够让李奥瑞克消逝的存在。

    仇恨可没有那么容易清算。

    巴尔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破坏的掌控者,最为纯粹的破坏!

    他会比湮灭那个掌握了更多权柄的家伙更清楚破坏这一部分的力量。

    “你是说让我成为本体,还是让我成为独立于巴尔这个名字的另外一个存在?”

    “你会成为一个人!人类!掌握破坏的那部分力量。”

    布尔凯索的回答让巴尔有些迟疑。

    但眼下显然不是一个能够迟疑下去的时间。

    那颗石球之中的力量开始不断的扩散了。

    “我想,你该去找真正的我来谈论这些,布尔凯索。”

    巴尔这样说着,然后不再言语了。

    面对布尔凯索给出的条件,他得承认自己动心了。

    但是这种感觉让巴尔一样感觉到了畏惧。

    一向以自己的纯粹为傲的破坏魔神,居然在人类这里感受到了自己被蛊惑了感觉。

    面对新奇的感受,产生厌恶也是正常的。

    越是善良的人,心中就对于罪恶越发的好奇。

    只要不是让他们站在为恶者的位置上亲自制造恶行,他们对于罪恶总是充满了好奇。

    而真正深陷罪恶之中的人并不会用相同的态度去对待善良。

    他们不会好奇善良的结果的。

    因为他们很清楚善良的人才是他们伤害的目标。

    所以巴尔对心中的那个想法畏惧了!

    只有为恶者才会如此的畏惧善良,即便善良是美好的。

    所以巴尔逃避了这个话题,只想要等待最终的到来。

    “那就结束吧,我想夸尔凯克的做法会让这场爆炸之后,还能留下几个新兵看看所谓的真相。”

    布尔凯索抚摸着劈山巨斧那冰冷的斧刃,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也不知道这是这段时间中他第几次的叹息了。

    巴尔没有回答。

    然后巨石像是得到了指令一样,开始散发出大量的力量了。

    ……

    卡修斯刚刚站在了碾锤的对面,摇摆着脖子似乎是打算以灵魂的状态冲上去饱以老拳。

    至于是不是违规了的问题,卡修斯不怎么在意。

    只要没有人看到,谁也不会在事后用这作为理由来攻击他。

    那些能够和他战斗的野蛮人可不会闲的无聊为此和他打上一架。

    这又不是什么理念上的冲突。

    “吱~卡修斯!”

    碾锤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嘴发出了声音,念叨着卡修斯的名字。

    这让卡修斯忽然有些紧张。

    碾锤这个大恶魔从未有过主动和人交谈的记录。

    反常的事情当然会引起他的注意。

    “碾锤、什么事?”

    卡修斯掰了掰自己的拳头,但是这一次没有发出骨骼摩擦的声响。

    显然卡修斯的心有点点乱了。

    “我们被唤醒的目的是什么?再次和你们战斗吗?”

    碾锤的声音很符合自己的身体形象。

    那种石块一样的腔调让碾锤显得有些蠢蠢的。

    “怎么?你作为恶魔就不想砸点什么东西?反倒是开始思考了?”

    卡修斯往后退了一步,这样能更好的看到碾锤的全貌。

    很多的腿,每一根都坚硬而粗大。

    石头上带着些干涸的血迹,像是包浆一样。

    从外貌上来看,这只碾锤很擅长保养自己的身体。

    “我的族人不断地死去,我也不断的死去。死了之后还要活过来继续死去,恶魔的宿命就是死去吗?”

    碾锤带着些诡异的忧伤。

    这种问题让卡修斯感觉脑袋有点涨。

    “你说的对,恶魔的宿命就是不断的死去。只是有一点说错了,你们不是死了之后还得活过来继续死去,而是一开始就不该出现。”

    卡修斯掐了掐自己的眉心,有些烦躁的说着。

    【饶了我吧!恶魔什么时候还出现思想家了?】

    卡修斯不大的脑仁正在发热,思考这种高难度的事情让习惯用拳头讲道理的卡修斯红了脸。

    “你是错的!”

    碾锤暴躁的喊着。

    这一次的声音倒像是山崩了。

    “我TM给你脸了!”

    卡修斯怒吼了一声,身子的重心猛然下潜,朝着碾锤的方向冲了出去。

    做思想工作卡修斯不算多么的陌生。

    再怎么说他也是曾经作为大熊部落酋长的存在,哄哄孩子,给年轻的战士指导方向还是会做的。

    但是给恶魔做心理辅导,他的脑容量有些不夠。

    卡修斯的拳头重重地敲在了碾锤的一只粗腿上边,发出了开山一样的响声。

    拳头停在了碾锤的腿上,被拳头击中的地方,出现了一圈圈规则的裂纹。

    那只拳头真的很丑。

    巨大而粗糙!

    满是疤痕的拳头有些肿胀的感觉。

    “人类从未考虑过恶魔会怎样想!”

    碾锤暴怒的抬起了一排腿,朝着卡修斯的位置重重地砸了下去。

    捶地魔这个种族的恶魔再怎么强大,都难以摆脱出手动作很慢的缺点。

    所以他们用更加大范围的攻击来弥补这个缺陷。

    “我X!你就是一个纯XX!”

    卡修斯发出了战吼!

    身子朝着侧面跳动着,手上一刻不停的打出了重击!

    “你委屈个XX!你XX的杀死了多少人类,现在给我抱怨人类不在乎你怎么想?我告诉你个XX,人类在乎!在乎你是不是想要杀死他们!”

    卡修斯的咆哮声有些尖锐!

    面对一个指责人类的恶魔,卡修斯快要在高涨的怒火之中失控了。

    “恶魔也是生命!”

    “是你XXXXX!我带你们打!”

    碾锤的怒吼和卡修斯的粗口同时响起。

    那只巨大的拳头重重地由下而上地砸在了碾锤的腿上!

    “咔嚓!”

    卡修斯的骨头折了,相对的碾锤的腿上也出现了一个正在不断蔓延不断扩大着的裂纹。

    碾锤有些踉踉跄跄的朝后退了好几步,那些粗壮的腿就好像完全没有用一样。

    恶魔是不是生命暂且不论!

    但是生活在庇护之地这个战场的人类心中,恶魔就该死!

    即便有那么些被逼疯了的邪教徒,但那又是谁的错?

    这不就是恶魔的错吗!

    恶魔根本不需要争夺什么狗屎的生存空间!

    他们有着燃烧地狱那个连边界都没有的广袤领土!

    天使也是一样,他们根本不需要庇护之地那么一点点的地方!

    高阶天堂也一样是无穷无尽的!

    人类做了什么?

    不过是单纯的想要在这个夹缝之中老老实实的生存吗!?

    卡修斯经历过野蛮人的迁徙!

    那种没有食物,没有住所!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饥饿和源源不断的恶魔杂兵!

    怜悯恶魔?

    即便是邪教徒那些蠢货都不会怜悯恶魔的!

    强大的,壮硕的。身体就能够杀死无数普通人的强大恶魔根本不需要怜悯!

    “卡修斯,你早就出局了。”

    蕾蔻的声音忽然响起。

    显然她已经处理完了城墙上的事情。

    要不就是奥拉克那个老顽固终于打算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所以接过了他原本的职责。

    “那又怎么样?恶魔之中出了个思想家,它叫碾锤!所以我要和它辩论一下!”

    卡修斯回过头对着蕾蔻大吼着。

    完全无视了蕾蔻远远强过现在的他这一事实。

    要是在寻常的时候,卡修斯可能不会用这种方式和蕾蔻说话。

    毕竟蕾蔻的脾气也不怎么滴。

    “思想家?卡修斯,你的笑话真不错。”

    蕾蔻看了一眼碾锤,似乎是想要从这个看着就很笨的恶魔身上看到一点点和思想挂钩的东西。

    “还有更TM好笑的!思想家碾锤认为人类从来都不曾试着了解一下恶魔的想法!我快要笑死了!”

    卡修斯大吼了一身,甩着那只骨折的胳膊就朝着碾锤的方向冲了出去!

    断了的胳膊在身边甩着,打在后背上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然后卡修斯的冲锋就被蕾蔻按住了。

    那只不怎么美丽的手按在了卡修斯的肩膀上。

    面对着一个复活了的无时无刻都能展现出全部力量的蕾蔻,卡修斯根本没有挣扎的机会。

    “那可真好笑!所以讲道理这种事情我向来都比你擅长,卡修斯。”

    蕾蔻拍了拍卡修斯的肩膀,然后朝着前边走了过去。

    违规?

    什么违规?

    谁看见了?

    裁判都离场了,战斗的胜负已经注定了。

    哪里还有违规的说法?

    要是恶魔有什么不认可这个结局的地方,蕾蔻都很欢迎他们来讲道理。

    卡修斯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只能不甘心的嘟囔了两句,然后掐住自己骨折的胳膊搭在了脖子上。

    这种伤势还得让马拉看一下,随便的处理这种骨伤是会导致后遗症的。

    虽然卡修斯是个灵魂了,当然说是死鬼也可以……

    伤势需要找专业的人来处理,自己处理那是没办法的时候才会去做的。

    就卡修斯原本就不大的脑容量,其中还用了百分之八十的容量记载了各种脏话……

    剩余的部分还需要记录一些熟悉的人和事情,剩余的根本不够记载医药学的东西了。

    “蕾蔻,我还记得你讲道理的时候似乎是有个流程的?先是一次冲锋加锤子,然后是两次冲锋加锤子?”

    卡修斯有些不甘心的问着。

    “什么?”

    蕾蔻踩在碾锤仅剩的上半截身体上,然后回过头看着卡修斯问着。

    “好吧,你是比我擅长讲道理。”

    卡修斯的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他刚才有没有对着蕾蔻爆粗口他有些想不起来了,所以先溜为敬!

    面对蕾蔻的时候,卡修斯总是有些支楞不起来……

    毕竟现在的他就是面对卡努克那个发狂的公牛都费劲,更不要说是擅长讲道理的蕾蔻了。

    被暴打的滋味从来都不好受。

    “对了,这个道理我希望你能让碾锤深深的记在心里!”

    卡修斯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还带着点回音。

    而在隔着一堵墙的后边,康斯坦丁正在顺着一个狭小的通道往更深处走着。

    康斯坦丁已经从那些战斗中不断嘶吼地野蛮人口中明白了这场战斗最终的结果。

    现在他为了证明一个猜测,打算成为在这场“秘境”中存活到最后的人。

    而在他的身后,布鲁斯韦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跟在了康斯坦丁的身后!

    两个人都有一些想要证明的东西,所以做出了差不多的举动。

    这个密道,是在那场战斗爆发的时候,最弱小的孩子和老人们的藏身之所。

    这个地方深邃的已经达到了最深处,至少在亚瑞特变成深坑之后,这里依然还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所以,这里边只有那些被生生困死在了深处的野蛮人骸骨。

    里边有着愤怒,有着畏惧。

    但是没有诞生战士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