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0 命运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万字大章)
    “泰瑞尔!轮到你选择了!是真正的成为正义,还是在‘自愿’的成为凡人?”

    布尔凯索双目圆睁着看着眼前的泰瑞尔。

    随着他的质问,泰瑞尔放在自己双肩上的手臂停下了动作。

    “我就是正义!布尔凯索。我不需要成为正义,我就是正义本身。”

    泰瑞尔的声音恢宏而浩大,他虚幻的身体上开始飞速的向着实体凝聚着。

    “咳咳,我想说我不在乎什么正义不正义的东西,我只想说,你们谁能拉我一把!”

    督瑞尔的身体中一个像是虫卵一样的家伙被粗暴地挤了出来,看起来就是是蟑螂产卵差不了多少。

    康斯坦丁的声音在响起的时候,打断了泰瑞尔和布尔凯索的对峙。

    “我可不能容忍我的身体中有其他的东西存在,我已经受够一个残躯的灵魂了,不希望和另一个残缺的灵魂朝夕相伴。”

    李奥瑞克穿着督瑞尔的身体直接站了起来,然后督瑞尔那庞大的身像是融化的黄油一样不断地溶解着。

    现在李奥瑞克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上风,督瑞尔的意识只能够在某一个角落里苟延残喘了。

    “来吧,死亡!就像你说过的那样,帮我做点什么吧!”

    李奥瑞克带着猖狂大声地喊着。

    原本他没打算这么做的,呼唤死亡不过是一个忽然升起念头而已。

    在他住在死亡的国度中时,死亡已经和他讲述了她与布尔凯索的第一次想见。

    现在就是验证死亡是否真的愿意为李奥瑞克去做一切的时候了!

    “你知道的,我不想出现在那个粗暴的家伙面前。不过是为了你的话,我愿意这样做。”

    死亡的声音轻飘飘的出现在了这个地方,一切的一切都被浓厚的死亡气息所笼罩了。

    泰瑞尔的身体上发出了湛蓝的光芒,终于放下了自己化身人类的想法。

    在之前的时候,他就已经感受过了人类的身体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力,他当时在马萨伊尔面前,连还手的能力都欠奉。

    “死亡?”

    泰瑞尔的声音恢复了冷静,静静的看着漆黑笼罩了这个世界。

    只有正义身后的光翼正在不断的散发着光芒。

    “我以为人格化的死亡不会再出现第二个了。作为最崇高的规则,一切起始的终点,不该这么随意的成为被人类意识所掌握的东西。”

    泰瑞尔正在分辨着眼前的死亡是否正义。

    作为从正义中诞生的大天使,他对于正义要更加的偏执。

    为了正义,泰瑞尔会忤逆高阶天堂,犯下“逆天”大罪,完全不在乎当时的因普锐斯是在为他考虑。

    当时高阶天堂和燃烧地狱的战斗从永恒之战转变成原罪之战不久时间。

    一个插手庇护之地的大天使代表着什么?

    那代表着高阶天堂已经给打破了将人类作为棋子的战斗方式,选择和地狱重回那永无休止的战斗!

    因普锐斯为了让泰瑞尔重新考虑,不惜付诸武力。

    况且希望和命运会对泰瑞尔的选择毫无了解吗?

    当时的因普锐斯代表着高阶天堂安格里斯议会的最终意见,想要阻止一位大天使落入凡间。

    而当时的泰瑞尔被逼自愿坠落在人间,作为一个凡人来秉持自己的正义。

    而现在,他会作为一个不可杀死的天使,来审视死亡本身!

    审判是正义的特权!

    “布尔凯索,看着我,我面对你的时候并非毫无还手之力,现在我想说的是,请你记住,我拥有对你反戈一击的力量。”

    李奥瑞克的身体终于掩盖在了他原本的面容之下,督瑞尔的身体已经完全被他穿在了身上。

    强壮的,来自一位地狱魔王的身体,足以让那具骸骨拥有更加强大的战斗力了。

    只是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

    成为痛苦,那就得承受痛苦。

    拥有了肉身的李奥瑞克自然而然的能够体验到督瑞尔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

    那些无时无刻不在身体中蜿蜒爬行的虫子,那些不断啃食自己身体传来的剧烈痛楚。

    现在只需要最后的一步,泰瑞尔就无法再威胁布尔凯索了。

    也只差最后的一步,布尔凯索就能获得痛苦的灵魂,在完整的道路上坚定的前行一步!

    所以李奥瑞克抢在了泰瑞尔之前发出了自己的声音,那不再是存在本身的灵魂的响动,而是喉咙的震动所发出了声响。

    “死亡,从我的身体中拽出那个生者的灵魂吧,然后将他交给我的伙伴,我会在死亡的国度中给予你长久的陪伴,直到你厌恶为止!”

    李奥瑞克摇晃了一下覆盖了血肉的下巴,幽蓝的火焰将血肉的眼珠直接焚烧殆尽。

    他还是更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观察世界,那样能够让他不会被轻易的愚弄。

    堪杜拉斯的贤王不打算让泰瑞尔质问死亡,而是直接将他呼唤死亡的理由告诉了布尔凯索。

    他明白,布尔凯索会为了那份崇高站在他的一边,就像是李奥瑞克悬在站在了布尔凯索的一方一样!

    “好了,泰瑞尔!你已经苏醒,那就去和因普锐斯为伴吧!莫科特想要将他的锤子嵌入你的脑袋。你不适合和我一起去哈洛加斯,那会引来大多数先祖的埋怨。”

    布尔凯索站在了泰瑞尔和死亡的中间,即便他也讨厌死亡,但是那是李奥瑞克的意思,督瑞尔的灵魂会在那一刻彻底的脱离身体成为一个规则的碎片。

    “野蛮人!我只是为了李奥瑞克!”

    死亡小声地喊着,其中压抑着自己对于布尔凯索的不满。

    面对一个斩下了她手骨的家伙,死亡不可能毫无怨言。

    “死亡,按照我说的做吧,如果你们真的想要从布尔凯索身上得到什么的话,你们最好的选择不是掠夺一个野蛮人,而是帮助他们!”

    李奥瑞克一把按住了死亡的肩膀,严肃的说着。

    他和这个世界的规则是相处时间最长的一个,精明如他一样的存在,自然能够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们是想要什么。

    吞噬一个世界成为自己的养料?

    这种事情不算多么的稀罕。

    至少李奥瑞克在和死亡的闲谈中已经明白了死亡的兄弟姐妹们需要的是什么。

    “我或许不该和你说那些的。”

    死亡有些窘迫的说着。

    就好像他们曾经做的那样,通过欺骗来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中方式最为简单。

    等到被欺骗者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力反抗他们了,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两个世界的执掌者。

    只有生命法庭那个固执地家伙,依然与他们对峙着。

    只为了某种公正。

    “没有关系,不管我是否知道你们的计划,也不管你们能否从布尔凯索的身上骗来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都不会想要面对一个彻底暴怒的布尔凯索的。”

    李奥瑞克毫不在意自己说的东西是多么的重要。

    他相信布尔凯索不论遇见什么样的危局,他都能用自己的方式解决麻烦。

    这是无数次经历中已经证明过的东西。

    “一个凡人?如果我想要他死亡的话,他就会死亡。”

    死亡的语气中有着一些不服输的意思,按照她当时见到布尔凯索的情况推算,布尔凯索是没办法地狱死亡这种对于生命的规则的。

    “那么,死亡,告诉我你该如何杀死正义?”

    泰瑞尔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情绪,仁慈、善良、公正只是正义的一部分!

    正义的真相是对于任何错误加以审判的力量!

    正义是高高在上的天平,天平的两端不是对与错来进行衡量,都是永远的正确!

    当天平倾斜,那么就代表着不正确!

    正义永不凋零!

    “又一个规则?”

    死亡的骷髅面容第一次正视着泰瑞尔。

    勇气的到来她已经感觉到了,对于正义她却是毫无了解。

    “够了,继续你的事情吧李奥瑞克!我没耐心等待了!”

    布尔凯索的身体开始了膨胀,那是狂暴者之怒的姿态。

    如果有什么会阻止他走向自己选定的道路,那么这个家伙只会直接碾碎阻碍!

    “别告诉我这种事情你还需要有什么东西来帮助你,督瑞尔的灵魂强度我们都很清楚,那不可能让你寻求外在的力量。”

    布尔凯索的长发变的惨白,犄角从额前翻转到了脑后,身上遍布着血液一样的纹路,只有吞噬的纹身和身后的罪恶依然如旧。

    布尔凯索不打算等待了,在场的人没一个能够阻挡他!

    在得到了吞噬之后,他能够让泰瑞尔陷入长久的复苏期,也能让死亡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奈非天的存在,本就是生命权柄的一部分!

    漫长的生命!

    看不到尽头的生命!

    再被死亡抽走了马萨伊尔残余的影响之后,布尔凯索已经明白了奈非天存在的本质!

    他们即是生命规则的一部分!

    “诞生”!

    当得到死亡,他们就成为了完整的生命权柄。

    为此初代的那位先祖才选择了沉眠来感悟死亡,用失去一切来模拟生命的循环。

    那是初代先祖在他被截断了道路之后新选择的方向,只是被世界之石的爆炸彻底的毁灭了而已。

    “开始吧,死亡!如果你们想要从野蛮人那里得到什么,交换才是最好的方法。”

    李奥瑞克催促着死亡,神色上已经出现了不渝。

    死亡在这断时间里向他展现了不求回报的奉献,李奥瑞克决定回赠一些东西。

    地狱魔王的灵魂构成,足够一位死亡看到更前方的路了。

    “如你所愿。”

    死亡最终选择了按照李奥瑞克的吩咐去做,那或许是爱?

    或许死亡从未真正的得到过爱。

    死亡的身影走向了李奥瑞克的身体,然后将自己高挑的身体融入了李奥瑞克的身躯之中。

    下一刻,来自督瑞尔的高呼声响起,伴随着一阵玻璃破碎一般的动静。

    督瑞尔在李奥瑞克和死亡的合力下,成为了一块块碎片,出现在了布尔凯索的面前。

    “这就是你需要的东西,现在开始吧,我会替你阻挡一些可能存在的危险。”

    李奥瑞克睁开了双眼,有意无意的扫视了一下泰瑞尔的存在。

    正确?

    那就是一个笑话,什么才是正确?

    有谁能够讲述世界的正确?

    正义大天使的内心无人能够踹度,就像是蚂蚁不会理解人类的想法一样。

    泰瑞尔的位格本就是世界的正义,是他自己选择了降格。

    世界的正义和人类的正义怎么可能混为一谈?

    所以所有走上了成神之路的存在都对泰瑞尔心存疑虑。

    其中自然包含了布尔凯索,甚至拉斯玛和马萨伊尔一样对于泰瑞尔存在防备的意思。

    世界会认为一个存在成为创世神是正确的吗?

    创世神又是正义吗?

    “泰瑞尔,去找因普锐斯吧,现在的你不可能战胜现在的李奥瑞克。”

    布尔凯索粗犷而嘶哑的嗓音响起。

    或许人类泰瑞尔是他的伙伴,但是正义大天使就不一定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布尔凯索直接将痛苦的残片吸收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然后密密麻麻的伤口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躯表面。

    想要成为痛苦必然先明白什么是痛苦。

    安达莉尔之所以没有成为第一个被击碎的地狱魔王,完全是因为布尔凯索残缺的灵魂不可能感受到发自灵魂的痛楚。

    而督瑞尔不一样。

    得到了一半的痛苦之后,安达莉尔的消亡就成为了注定的结局。

    就好像督瑞尔一直想要做的那样,将痛苦变得完整。

    布尔凯索会做到的,只要他彻底吞噬了督瑞尔!

    “布尔凯索,你选择的路是最艰难的,你必定会受到我的阻拦!没有什么能阻止一个完整的你,所以我一定会避免你成为地狱魔王的。”

    泰瑞尔身上的光辉不断的闪现着,他迎着李奥瑞克的方向走了过去。

    单纯的正义与纯粹的勇气从不合拍。

    正义需要智慧指引,勇气需要希望点燃!

    “我说,你们快点拉我一把!我听你们说了半天的废话了,我现在就像是被人从外边锁死了睡袋一样!”

    康斯坦丁完全没有在乎外边的是谁,现在他只想从那束缚了他身体的地方走出来!

    “泰瑞尔,你想要做什么?”

    李奥瑞克扛着骷髅王之怒挡在了泰瑞尔面前,另一只手上攥着那柄狂君权杖。

    随着拥有了肉身,完成了受肉,现在的他已经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了。

    肌肉代表着他的蛮力增强,肌肉代表着他的骨骼能够承受更加强大的冲击!

    而作为存在本身,李奥瑞克不会死去!也不会被封印!

    存在不会消亡,存在永远存在!

    “我要阻止布尔凯索,那条路只会构建出一个地狱魔王!就好像当年的安达莉尔一样!”

    泰瑞尔的手中出现了他的武器圣剑艾德鲁因!圣羽之辉!

    当年他正是用这把圣剑引爆了世界之石,现在他要用这柄圣剑阻止布尔凯索!

    “泰瑞尔,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继续下去,你就能像是摧毁了亚瑞特圣山一样,再度摧毁野蛮人的一切!”

    马道克手中高举着他的悲伤,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你就是为了正义,摧毁了我们,你就是为了正义,毁掉了一切!

    你口口声声说要庇护所有无辜的人,那么告诉我,野蛮人就是该死的吗!”

    马道克直接踩碎了天锤灭灵者,身体开始不断地膨胀了起来。

    已经死去了马道克本不能展现出那种血脉中的力量。

    狂暴者之怒的姿态从来都只属于活着的野蛮人!

    但是作为圣山的守门人,被初代先祖召唤的存在,马道克总有办法做到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庇护了野蛮人的从来不是正义大天使,也不是任何一个大天使!

    庇护着野蛮人的存在只有一位,那就是布尔凯索!

    “现在,感受野蛮人的愤怒吧,泰瑞尔!”

    马道克放声咆哮,声音响彻了整个世界。

    永恒皱起了眉头,地狱中的墨菲斯托和巴尔面面相觑。

    ……

    “巴尔,你早就知道那些看门人有这样的力量?”

    墨菲斯托对着巴尔问着,语气中带着不满。

    当年的巴尔避开了三先祖,这件事一直让墨菲斯托有些不满。

    “要知道初代的奈非天可是只在我们之后诞生,他们存在的时间还要在那些愚蠢的兄弟们之前。”

    巴尔答非所问的说着。

    只是言语中已经确定了墨菲斯托的问题。

    “布尔凯索,看来我还是小看了这个名字。”

    墨菲斯托阴测测的笑着,正义和野蛮人反目这件事他简直喜闻乐见!

    “那么关于拉斯玛,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吗?我想那个死灵法师可能也有什么秘密。”

    墨菲斯托看着巴尔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着。

    拉斯玛同为初代的奈非天,他怎么可能会比布尔凯索浅薄?

    法师从来都是最渊博的存在,即便是一个死灵法师。

    “莉莉丝。”

    巴尔只是说出了这个名字,然后就不再多说了。

    信息具有价值,这一点在地狱魔王之间一样的适用。

    这三个字就已经足够了。

    “那个杀死了庇护所所有天使和恶魔的家伙?你的意思是当年站在了她一方的奈非天都是有什么想法的?”

    当年的莉莉丝要杀死庇护之地中所有的天使和恶魔,那时候初代布尔凯索坚定不移的站在了莉莉丝的身边。

    而拉斯玛则是在阻止无果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现在看来,拉斯玛才是真正明白一切的那个,他的所作所为终归是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看来,当年不希望那个野蛮人成功的家伙不止我们,或许他们之间一样存在各种各样的分歧。

    比如拉斯玛才是觊觎莉莉丝力量的那个家伙,而初代布尔凯索只是一个依恋母亲的家伙?”

    墨菲斯托说着自己都笑出声的笑话,但是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笑意。

    他在试探巴尔,巴尔即便在地狱魔王之中不以心机深沉著称,但那也是和其他地狱魔王相比较的。

    巴尔对于墨菲斯托的话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好像他一贯的做法一样。

    然而墨菲斯托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瓦西里是怎么死的来着,想要成为自然的一切,以此作为成就创世神的第一步?

    现在看来,拉斯玛和大天使一样插手其中了。

    或许只有那个野蛮人依然顾忌着亲情,所以你借此机会和高阶天堂联手了?”

    墨菲斯托不断地说着,巴尔的脸色越来越暴躁了起来。

    墨菲斯托仔细的分辨着自己的弟弟那种暴躁的来源。

    是来自与被揭穿了目的的恼羞成怒,还是只因为他的絮絮叨叨而产生的厌烦。

    “命运!?”

    墨菲斯托忽然大声地喊着这两个词,一双眼睛直接闭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巴尔的身上一阵强烈的俩另席卷了整个地狱,这里所能见到的一切活动的存在都在这份力量下成为了灰烬。

    不远处的暗影之牙在一阵闪动之后,朝着地狱的深处开始扎根了!

    “果然,伊瑟瑞尔那个家伙,从来都不是命运。他是平衡!”

    墨菲斯托在巴尔的破坏结束之后才睁开的双眼说着。

    命运大天使,那个在私下里有着平衡大天使称号的家伙讲述了一个巨大的谎言!

    善与恶的平衡!

    生与死的平衡!

    光与暗的平衡!

    知晓命运的存在怎么可能不尝试着扭转命运?

    清楚未来的人怎么可能按捺住改变未来的好奇心!

    伊瑟瑞尔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平衡!

    看看地狱魔王们吧!憎恨、破坏、恐惧、痛苦、罪恶和谎言!

    他们环环相扣!

    再看看高阶天堂的那些家伙!

    正义、智慧、勇气、希望!而命运在其中是多么的格格不入!

    难道说命中注定由希望催生勇气,由智慧领导正义?

    那就是一个笑话,毫无意义。

    如果是平衡那就说的通了!

    智慧与正义将会和希望与勇气保持平衡!

    冰冷的智慧和正义,而温暖的希望和勇气,需要保持在一个平衡的范畴里!

    只有这样才能让一切正常的行走下去!

    一个只有智慧和正义存在的世界,和一个只有希望和勇气的世界都是错误的!

    “这么说来,马萨伊尔是知晓这一切的?他想要的是终结这一切才谋夺了死亡?

    不不不!

    这么说来,大天使之中最强大的或许是伊瑟瑞尔?

    只有力量才能保证真正的平衡!

    什么引导之类的,都是无力者的哀嚎!

    那么告诉我,巴尔,告诉你亲爱的哥哥,迪亚波罗能够战胜伊瑟瑞尔吗?”

    地狱七魔王和五个大天使的力量在伯仲之间,那么为什么心中各怀鬼胎的地狱魔王能够和大天使在战斗中表现得势均力敌?

    显然大天使内部并非铁板一块!

    安格里斯议会对是否毁灭人类的投票!

    正义和希望投下了反对票,勇气和智慧选择了赞成!

    但是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伊瑟瑞尔选择了弃权!

    又是二对二,又是一场平衡!

    争议被暂且搁置,毁灭人类最终没有施行!

    “伊瑟瑞尔连我都打不过。”

    巴尔面无表情的说着。

    这个答案墨菲斯托有些意外。

    按照他对于巴尔了解,这句话并不是谎言。

    那么谁才是大天使中的最强者?

    或者说,大天使中谁才是站在了伊瑟瑞尔那边的家伙?

    大天使中绝对有人看穿了伊瑟瑞尔的真面目,那么到底是谁选择了抗争?又是谁维护了平衡?

    “马萨伊尔是叛逆者?那么阻止了马萨伊尔的存在,那个在得到了死亡力量的马萨伊尔面前依然能够毫发无损的泰瑞尔!”

    墨菲斯托发出了难听得笑声!

    马萨伊尔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是将恶魔全数杀死!是将给予了一切罪恶滋生的土壤彻底毁灭!

    马萨伊尔想要反抗平衡,因为智慧从来充满了怀疑!

    质疑一切才是智慧的本质!

    “巴尔,告诉你亲爱的哥哥,希望是站在哪一方的?希望是否知情?”

    墨菲斯托兴奋的追问着巴尔,此时的他沉浸在了这件事情之中,迫不及待的想要根据这个计划来引导憎恨了!

    马萨伊尔绝对心怀憎恨!

    或者说马萨伊尔心中的是对于一切的慈悲!

    他才是真正想要终结这一切的那个,想要带给这个世界平静!

    “希望,只是希望!希望从来不偏不倚!

    墨菲斯托!我将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但是我要一个承诺!

    我要你和我一起阻止大魔神的诞生!”

    巴尔猛然对着墨菲斯托说着,他突然的健谈让墨菲斯托有些吃惊。

    “我想要真相,那么告诉我吧,我会阻止大魔神的诞生!在迪亚波罗体内的时候,我已经受够那一切了,我是憎恨,不是恐惧的附庸!”

    墨菲斯托用着稍微冷静而庄重的语气说着。

    “不夠!用你的灵魂对着暗影之牙发誓,然后用你的存在对着塔撒梅特的名义发誓,将你的本源和我交换,然后和我一同履行誓言!”

    巴尔知道墨菲斯托口中说出的话绝对不会被遵守。

    违背誓言本就是催生憎恨的手段,除非墨菲斯托将彼此的生死共享,不然巴尔不会说出他所知道的真相。

    听到了巴尔的话之后,墨菲斯托沉默了。

    他需要考虑这一切是否值当!

    “那么,巴尔。开始吧!我不想像一个傻子一样等待那一天的到来,我也不想被那些比我躲藏的更深邃的家伙所愚弄。

    显然迪亚波罗和你不是一条心的,但是他早就知道了这些是吧?

    仔细想想,迪亚波罗所做的事情和马萨伊尔又有什么区别?不都是终结这一切吗?只是他和马萨伊尔不一样,智慧会让世界重新生长,恐惧只会将一切终结。

    我的兄弟,现在看来,我才不是什么三魔神中最擅长阴谋的那个家伙,我的弟弟,你赢了!”

    墨菲斯托伸出了自己手臂,然后用憎恨的力量将暗影之牙从地狱的深处强行呼唤了出来,然后将自己的身体彻底的贯穿!

    巴尔一言不发的接过了墨菲斯托滴落的血液,然后用破坏的力量击碎了自己的胸膛。

    两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出现在了彼此的视线之中,然后呼唤了原本的主人。

    “我的弟弟,现在,告诉我你所知的真相吧!”

    墨菲斯托的眼中充满的对于真相的憧憬,充斥着对于真实的向往!

    虚幻才不会催生出最纯粹的憎恨,只有破坏一如既往的纯粹!

    巴尔在暗影之牙的力量下仔细的分辨了自己体内那颗属于墨菲斯托的心脏,良久之后才慢慢的开口了。

    “马萨伊尔在大图书馆找到了伊瑟瑞尔的秘密,大天使中最强大的一位,正是那个固执而刻板的正义!”

    “不出所料,那么还有什么?”

    墨菲斯托急切地追问着。

    “希望夺了起来,已经许久没有现身了。她才是最早知道伊瑟瑞尔真相的那位,所以她很久很久没没有现身了。

    至于勇气,他和我一样!”

    说到因普锐斯的时候,巴尔的眼中有着神光闪过。

    “因普锐斯了解一切!但是他选择了默不作声!

    大魔神迪亚波罗当时留手了!”

    在巴尔说到这里的时候,墨菲斯托脑海中的很多信息都串联了起来。

    按说当时的大魔神迪亚波罗已经有了七首恶龙塔撒梅特一般无二的力量,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只拥有阿努神五分之一力量的勇气大天使逃得一命?

    即便只是领先了三成的力量都足以在几个回合中解决掉对手了。

    当时的迪亚波罗显然是放水了。

    “这么说,人类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墨菲斯托一边回忆着之前的种种细节,一边随口问着。

    人类的存在意味着什么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因普锐斯几乎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野蛮人的那边,那是为什么?

    “人类,或者说那些强大的奈非天,是我们打破平衡的关键,就像是原罪之战所宣称的一样。”

    恶魔和天使都在不断的争夺着人类,就和原罪之战所说的那样,人类才是终结一切的关键。

    “因普锐斯能够做到什么?等等!让我想想!

    勇气能够做到什么?

    勇气能够面对一切的未知!

    勇气能够面对一切的不公!

    勇气能够对一切发起反抗!

    这么说当时的因普锐斯是在逼迫正义放弃自己的力量!他是怎么做到的!?”

    墨菲斯托急切地逼问着,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希望!因为奥莉尔!希望才是真正的善良,破坏才是真正的罪恶!”

    巴尔饶有深意的说着。

    “希望有能力战胜平衡?还是说希望有能力战胜正义?”

    墨菲斯托有些疑惑,奥莉尔在他的记忆中从来算不上强大,对于这个答案他有些想不明白。

    “因为希望,无处不在!”

    “就好像破坏从来不会独行?”

    墨菲斯托在听到这一切的时候彻底的兴奋了起来!

    希望!

    大天使中只有希望、智慧和勇气是真正崇高的!这个消息让他陷入了狂热,但紧接着他立刻平静了下来。

    如果说大天使中只有希望、智慧和勇气是崇高的,那么相对的,地狱魔王中也只有一部分是卑劣的。

    那么谁是卑劣的那个?

    巴尔像是看出了墨菲斯托的疑惑,立刻开始了说明。

    “痛苦会让希望更加的崇高,也会滋养真正的勇气。谎言会让智慧更加的弥足珍贵,那么你觉得我们之中有谁是和他们站在类似的立场上?”

    “安达莉尔?莉莉丝!还有你?”

    “安达莉尔代表的是莉莉丝的立场,我和希望别无二致!迪亚波罗和因普锐斯本就是一体的!

    现在我的哥哥,告诉我你和马萨伊尔到底做了什么约定!要知道你现在和我已经无法分割了!”

    巴尔的声音在一瞬间就变得嘹亮了起来,那浓厚的破坏力量已经开始朝着墨菲斯托和巴尔自己包裹了过来!

    “你是怎么发现的?难道是因普锐斯那个蠢货告诉你的?还是说迪亚波罗早就已经明白了我到底做了什么?”

    墨菲斯托收敛了一切的情绪,整个恶魔都变得阴森了起来。

    “憎恨从来都是毫无理智的,只有恐惧才会费尽心思的去思考,而憎恨只需要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我的哥哥!你不该这么聪明的!”

    巴尔的力量将两个人完全包裹了起来,其中强大的力量一旦失控就能让两者彻底的成为暗影之牙的养料,然后两者只会在还在慢慢接近的燃烧地狱中重生。

    即便是暴露了两个魔神的存在,他们也不会多么担心自己被布尔凯索发现了。

    天堂、人间以及地狱,不可能完全的融为一体。

    这是他们本身所注定的事情!

    不管大天使有多少算计,他们都不会站在人类的立场上思考。

    不管地狱魔王和大天使有着怎样的联系与合作,他们都不会成为一条忠犬安分的呆在自己的够狗窝之中。

    而那些奈非天,从来没有放弃过变得更加强大!

    人类充满了野心,要站在一切的巅峰!

    “看来,我们暂时能够合作一下。马萨伊尔想要在我们打破了平衡之后,让智慧洒满人间,更重要的是他为了这个目标已经疯了。

    所以迪亚波罗是在孤军奋战?”

    墨菲斯托平淡的说着:

    “勇气和希望站在了人类那边,他们相信了人类能够在占据了高点之后依然秉持着善良和慈悲。

    但是他们对于想要攀上创世神之座的人类只是不阻止,但是也不会多么彻底的提供帮助。

    你想要的和我想要的差不多,大概是为了成为创世神真正的看到命运?”

    巴尔冷冷的看着侃侃而谈的墨菲斯托,许久之后才说:

    “每一个大天使,每一个地狱魔王,甚至每一个奈非天,在走到了那个层面之后有谁不是为了成为新的创世神而前进着?

    兄弟,别说傻话了!

    现在你不如想想,该怎么让布尔凯索在肆无忌惮的正义面前意识不到真相,那个家伙可是捅了马萨伊尔最重的一刀!

    而现在,我们不能失去一个对我们的计划一无所知的布尔凯索!

    相比较伊瑟瑞尔和泰瑞尔,我宁愿布尔凯索成为创世神!至少他作为人类诞生,不会怀着让世界成为单一存在的目标。”

    “那么你是说能够接受布尔凯索成为创世神?

    我只有一个问题,你打算如何让他作为两个世界的联系,不要答应这个世界那些意志的任何条件?

    我们和他们都是被摆上了货架的商品,单一的我们无力反抗。”

    墨菲斯托直接坐在了地狱中那不断燃烧的地面上,平静的说着。

    巴尔对于墨菲斯托的问题毫不担心的说着:“泰瑞尔会告诉布尔凯索的,我们都已经复苏,那么你难道会天真的认为伊瑟瑞尔会继续沉睡?”

    墨菲斯托似乎是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反问着:“问题是阿兹莫丹已经被布尔凯索吞噬了,现在督瑞尔也成为了布尔凯索的一部分。”

    “那样最好!一个半的地狱魔王成为了野蛮人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掠夺野蛮人,而为了平衡,伊瑟瑞尔会做出选择!

    只是不知道成为了另外一部分的那个大天使会是谁?

    那个纯粹的勇气,还是正义所隐藏的那一部分力量?

    别说你觉得当时在我们面前引爆了世界之石的泰瑞尔已经尽了全力!

    要知道他的力量可能足足有两个伊瑟瑞尔那么多!

    泰瑞尔能够做到的,在隐藏了足以和你我正面战斗的力量后,以一个凡人的姿态出现在布尔凯索的面前,然后享有野蛮人的庇护。

    而我们只能一直作为野蛮人的敌人躲避着布尔凯索的视线行动!”

    巴尔的语气中有些不甘,但是却对于布尔凯索毫无想法。

    “不不不!布尔凯索的强大绝对是一个意外,要知道马萨伊尔可是将那些奈非天驱赶的满世界躲藏,我怀疑现在那些奈非天可能已经死去了几个。

    拉斯玛可不会让一切超出他的掌控,莉莉丝还等待着被唤醒,而马萨伊尔大概只记得要将一切威胁彻底的碾碎!

    一个疯狂的智慧,真是有趣。”

    墨菲斯托幸灾乐祸的说着,换来了巴尔嫌弃的眼神。

    “蚂蚁是没法理解人类的,你与马萨伊尔的区别可能比这还要的大。

    你真的觉得我们眼中马萨伊尔的疯狂不是他智慧的表现?

    智慧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即便他夺走了死亡的权柄,在他死亡之前也不会失去智慧的权柄。

    而你,真的和憎恨这种情绪如出一辙,愚蠢而毫无缘由!”

    巴尔说这句话的时候,除了带着对墨菲斯托的嫌弃之外还有对马萨伊尔降临的期待。

    当马萨伊尔降临的那一刻,就意味着马萨伊尔已经做好的打破平衡的一切准备!

    不过那是什么样的计划,其中一定不会缺少破坏!

    而巴尔正是破坏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