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7 砸开地狱的大门(万字大章)
    憎恶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身上的骨刺都在散发着有些耀眼的光芒。

    一身规则的斑纹正在散发着光满的,但是不能让人感受到丝毫的温暖。

    那种发自灵魂的恐惧感随着憎恶巨大的体型和那柄有些诡异的锤子上散发出来。

    破界者这柄天锤恶形象有些古怪,就好像一个三棱锥和一个四棱柱接合在一起一样,颜色有些灰扑扑的,上边也看不出什么神兵利器的神光。

    但是那种古朴而粗糙的质感,透露着浓重的威压冲击在了红巨人罗斯将军的身上。

    “这是什么?”

    罗斯将军有些惊疑不定。

    如果说原本的憎恶在他的面前还算是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的话,那么现在的憎恶就像是天敌!

    “看来我好像没办法看着了,该死的!”

    罗夏的手里已经摸出了坚果锤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直觉告诉他如果放任憎恶不管的话,那么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

    “你不是浩克!”

    憎恶的口中发出了低沉的声音,成为了天锤尊者的憎恶已经摆脱了愤怒带来的影响。

    现在的他只为恐惧而生!

    “无所谓的,只要打死了你,那么浩克就会出现了吧?我劝你最好立刻联系浩克,不然的话你即注定会死在我的手里!”

    憎恶看着罗斯将军,眼神中的寒冷的光芒忽明忽灭。

    “卢克,带着杰西卡离开!你们没办法插手这场战斗!”

    罗夏将坚果锤的锤柄敲打在了另一只手上,十分严肃的说着。

    憎恶身上传来的威胁感让他有些汗毛倒竖!

    “我回去联系布尔凯索,你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了,罗夏!”

    卢克有些急躁的说着。

    在天锤尊者的面前,他感受到了浓厚的差距。

    牺牲或许并不值得他多么的在意,但是他不能看着杰西卡和他一起被卷入这场必死的战斗。

    选择呼唤布尔凯索或许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你是一个没断奶的孩子吗?卢克!你打算在每一次面对战斗的时候,都要向布尔凯索高声呼救?

    我们是野蛮人,是为了正义而战斗的,我们已经是战士了!”

    罗夏此时完全放弃了从车里取出随身头套的想法。

    他没那个闲工夫耗费体力只为了隐藏身份。

    “你和我们是不一样的罗夏!布尔凯索需要你,或者说先祖们选定了你承担一个更重要的责任!”

    卢克有些犹豫。

    “朗姆洛和马修能够帮到你吗?”

    杰西卡拉了一下卢克的袖子说着,或许她和卢克没办法插手这样的战斗,那么比他们更强一些朗姆洛和马修能不能做到呢?

    “或许你们现在就该离开了。”

    罗夏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朗姆洛和马修在他的眼中并不具备和眼前的敌人战斗的能力,他们会死的。

    “大个子,看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就在卢克他们说话的时候,托尼已经飞了过去对着憎恶大声地说着。

    面对一个没有理智的疯子那么只能通过战胜对方才能结束危机,但是天锤尊者并不是那种不能交流的家伙。

    况且憎恶看起来并不具备飞行的能力。

    所以托尼壮着胆子尝试交涉。

    “钢铁侠?你是那个自大的花花公子?快滚吧,我现在只想和浩克谈谈!”

    憎恶抬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托尼,然后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姿态,一双眼睛盯着红巨人罗斯将军。

    “我说,我们可以谈谈!如果你需要钱的话,史塔克集团能够提供一些帮助。暴力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托尼怒了的的压抑着灵魂上的悸动,对着憎恶大声地喊着。

    “烦人的苍蝇!”

    憎恶捎带着不满发出了喊声,手上的天锤散发出了一道能量光波直接贯穿了托尼的身体。

    在诡异能量的袭击下,托尼像是失去了推动力的火箭一样直直朝着地面落下,然后被罗斯将军接在了手里。

    作为军方原本最大的武器供应商,那身金属战甲一直都是军方想要得到的东西。

    而托尼不能就这样滑稽的死去。

    “布朗斯基!你到底想要什么?如果是浩克的力量,你已经得到了!”

    罗斯将托尼放在了身后,往前走了几步。

    虽然这个老牌的将军对于战斗依然充满了自信,那是那种掠食者一样的气息让他不打算轻举妄动。

    而躺在地上的托尼听到的贾维斯的声音。

    “正在升级中,预计时间十五个小时。”

    赛博人科技再度开始进化了,只是这也意味着托尼现在除了乖乖的躺在原地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他胸口的反应炉正在被疯狂的抽取着能量,作为升级这一过程唯一的能量源,钢铁侠已经无力再战了。

    “见鬼!我应该给升级程序增加一个限制!”

    托尼在金属盔甲之中不断地吼着,但是身体只能说是寻常人程度的他根本没办法用自己的力量来驱使战甲。

    “现在,告诉浩克我就在这里,如果五分钟后他还没有到来,那么我就会开始破坏周围的一切!

    如果十五分钟之后他还没有出现,那么我就会让所见的视线内不再出现活人!”

    憎恶没有打算继续交涉下去了,他看到了罗夏提着坚果锤走到了他的面前。

    在憎恶的视线之中,罗夏的身后那副正义的光翼十分的清晰。

    遵循迪亚波罗的命令,天锤尊者会稍微的隐藏一下自己的身份,但是布朗斯基有自己的判断。

    毕竟已经暴露在了人群之中立刻离开的话,反而会导致更多的注意。

    尤其是罗斯将军这样的家伙,布朗斯基对他的了解一点都不少。

    所以憎恶需要一个理由离开,在离开之前最好能够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恐惧。

    “开始计时吧!”

    憎恶稍微挥动了一下手中的破界者,掀起了一阵充满了破坏力的狂风。

    卢克腰上挂着的巴尔扎之颅不断地摇晃着,似乎是提醒着卢克。

    卢克带着杰西卡满心不甘的离开了现场,看着自己伙伴战斗自己却只能退避这种体验只要有一次就足够了!

    现在他需要一些助力,比如神盾局,又或者违背了罗夏的意思,直接回到哈洛加斯告知布尔凯索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罗夏,别死了!”

    卢克有些干巴巴的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此时此地的人群已经被疏散了,这一场战斗不会再危及到普通人,留在现场只是一个无力地累赘。

    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而此时班纳博士和贝蒂罗斯正在经历一场足以改变一生的事件!

    魔多克的手上出现了一个被铁链拴着的羊角锤,正在身前慢慢的摇晃着。

    在哪那个过于巨大的脑袋之前,那不协调的身体不管是拿着什么都会透露出滑稽感。

    “魔多克,你这是要做什么?”

    首脑史登博士对着魔多克大声地吼着。

    同样作为高智商人群的他没办法理解魔多克的举动。

    尽管在之前对浩克的研究中两人十分的合拍,但是现在却更本没办法相互理解!

    “史登博士,你要不要加入先锋科技?我觉得我们会很有共同语言。”

    魔多克对着史登博士说着,手里的天锤断海者正在摇晃着散发着动人心魄的魔力。

    天锤尊者彼此之间有着独有的联系方式,现在能够让憎恶合理脱身并且隐瞒身份的方法并不多。

    过早的吸引注意力会导致布尔凯索发现其中的端倪,这些有着自我意志的天锤尊者正在想办法让迪亚波罗更快的强大,他们要更高效的制造无声的恐惧。

    魔多克已经有了计划,让浩克愤怒,然后暴露出行迹,那么憎恶就能借助追寻浩克的理由一并离开人群。

    与此同时,魔多克打算做一件有趣的事情,好让浩克在恐惧之中愤怒,然后让布鲁斯班纳博士在恐惧之中沉沦!

    浩克太适合野蛮人了,迪亚波罗害怕浩克这样的家伙会引来布尔凯索的关注,从而让自己暴露。

    所以正在亲自影响着这些天锤尊者的思维。

    “如果你是说大脑袋的话,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共同点。至少我的身体比列还没有失调到你那种令人不能直视的程度。”

    史登博士不是什么正派的人,但是他也不打算冒失的加入什么势力之中。

    先锋科技的大名作为一个研究者他还是有所耳闻的,但是同样是研究,为什么不加人军方或者史塔克集团呢?

    至于先锋科技这个早就被不断打击的组织看起来不像是多有前景的地方。

    这一点十分的明了。

    “那么协助我完成一次改造吧,等你完成了之后,我们再来说说合作的问题。”

    魔多克的大脸上被斑纹笼罩着,恐惧开始逼迫着史登博士。

    “你要对罗斯将军的女儿进行改造?你这是掘断了自己的退路!”

    史登博士开始不断的后退,面对魔多克他根本无力反抗!

    “我现在才是阻断了你退路的那个人,你真的不打算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吗?人体实验,多么珍贵的机会,而样本和原料就在不远处。”

    魔多克带着狞笑挥舞着手中的天锤。

    锤头擦着史登博士的身边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发出了一阵轰鸣之后,一阵阵的水流开始不断的涌出。

    “现在距离你被淹没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你要不要和我继续这场实验呢?”

    魔多克看似随意的说着。

    死亡缓慢地逼近才是催生恐惧的最好的调味料。

    在即将死亡的前一刻,那才是能够酝酿出最纯粹恐惧方法。

    而且史登博士从来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对于他会做出什么选择,魔多克十分的确定。

    “你赢了。”

    史登博士的脸上出现了挫败感,然后转过身就朝着班纳和贝蒂所在的屋子走了过去。

    魔多克已经将贝蒂罗斯放在了手术台上,只要改造开始进行,那么班纳博士绝对会被唤醒!

    史登博士虽然不知道魔多克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对于绿巨人的好奇心已经展露无遗了。

    只是史登博士作为一个非战斗人员,他不能感受到绿巨人和魔多克之间孰强孰弱,但是眼下最好的选择就是按照魔多克的意思去做。

    毕竟魔多克可以交流,而绿巨人不能!

    ……

    “时间正在一点点的流逝,罗斯将军你还没有想好吗?”

    憎恶看着已经变回了人类外形的罗斯将军说着。

    他当然知道罗斯将军为什么摆着一张臭脸,因为魔多克已经切断了那个研究基地中所有的通讯渠道。

    罗斯不管怎么去呼叫都不可能联系到班纳,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正在逐渐地浓郁。

    “布朗斯基,我没办法联系到绿巨人那边的情况,但是我不打算按照你的想法来继续下去了!”

    罗斯一把将手中的电话摔在了地上,直面着憎恶那狰狞可怖的外形。

    托尼已经被直接送走了,现在留在这里的只有罗夏和罗斯将军。

    在得到了疏散通知之后,神盾局已经开始行动了起来,只是最近的确是捉襟见肘了些,所以并没有派遣什么重量级的特工来到这里。

    “你打算尝试战胜我?那不可能,现在你还有两分钟时间,我即将开始破坏!”

    憎恶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就在他身前一动不动的罗夏,正在暗暗戒备着对方。

    “你别把我看扁了!现在的我可是比浩克更强!”

    罗斯将军一边怒吼着一边变成了红巨人的形象,那张大开的嘴里不断地喷吐着唾液,然后他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憎恶的方向发起了冲击!

    “哈!”

    罗夏在憎恶一个愣神的时间中,一样发起了怒吼!

    战吼之后,他手中的坚果锤带着巨大的力量顺着他扭动的腰肢砸在了憎恶的膝盖上边!

    面对大体型的家伙,让对方失去行动力才是最首要的战斗目标。

    这是罗夏还在弱小的时候经常做的事情。

    面对着体型巨大的憎恶,他久违的感受到了以矮小的姿态面对敌人的感觉。

    “愚蠢!但是我还是会等到时间到来再开始破坏,在那之前就陪你们……啊!”

    憎恶低估了罗夏的力量!

    在他用天锤挡向罗夏攻击的那一瞬间,就已经被罗夏算计到了!

    以弱胜强对于罗夏才是常态!

    在陡然加速的坚果锤之下,憎恶的膝盖发出了一声不那么干脆的骨骼断裂声!

    这声响动被巨大的痛呼声所掩盖了起来!

    “布朗斯基!”

    罗斯将军粗壮的到身体一个跃起,一记精湛的威压飞踢就落在了憎恶的脸上。

    红巨人当然不会比越愤怒越强大的绿巨人浩克更强,但是两者的下限却是一般无二的!

    威压飞踢作为格斗技术不算十分有力,但是这种踢击能够很好的破坏对手的重心!

    刚刚落地的红巨人朝着憎恶快步的逼近,之前一脚的力量并没有让憎恶直接坐倒在地上,要是不能抓紧时间的话,等到憎恶恢复了重心,那么之前的攻击就机会没有了效果!

    “xia!”

    罗夏借此机会身体蛮狠的逼近了憎恶,在冲锋抵达的一瞬间,手中的坚果锤重重地捅在了憎恶的裆下!

    然后罗夏双手合拢,一记先祖之锤凝结在了他的手中,巨大的锤头直接砸在了因为疼痛而蜷缩了身子的憎恶头上!

    “哄!”的一声巨响,原本就被破坏了许多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憎恶被直接按在了地上,但是他的手中依然紧紧的攥在天锤破界者!

    “见识一下你所谓的技术是多么脆弱吧,布朗斯基!”

    罗斯将军的身体一个飞扑,直接攀附在了憎恶的背上。

    两条粗壮的手臂直接像是两条巨蟒一样缠绕在了憎恶粗壮的脖子上边。

    但是因为手臂过于粗壮的缘故,这个裸绞并没有立刻成形!

    “你们,真是不知死活!”

    憎恶的声音想起,其中终于出现了一些怒气。

    憎恶带着骨刺的手肘再度击打在了红巨人的侧腹上,一个摔口袋一样的姿势,红巨人被憎恶拽着头发重重地砸在了罗夏的身上!

    “你们还有一分钟来战胜我,而现在我要开始还手了!”

    憎恶的声音并不轻松。

    罗夏的攻击并不是多么好承受的东西!那两下已经造成了足够伤害,但是他依然是站在此地的强者一方!

    话音落下,憎恶高举着天锤对着红巨人的胸膛重重地砸下,上边开始四溢的能量让罗斯将军感受到了死亡的感觉!

    “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鼻子里流出屎黄色液体的家伙,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一个贱兮兮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一只带着火星的烟头轻飘飘的朝着憎恶的眼睛飞射了过来!

    康斯坦丁!

    在吃过了披萨之后,这个闲不住的家伙开始在城市中四处游荡。

    在之前那柄天锤降落的时候就被他感知道了,所以此时的他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烟头飞行的速度并不算多么的快,但是却好无阻碍的落在了憎恶的眼皮子上边!

    康斯坦丁的小把戏,一些幻术就能让憎恶并不算多么灵光的脑子出现误判了。

    即便天锤尊者十分的强大,但是这不代表他们会失去生物的本能,至少他们也是会死的!

    “死!”

    憎恶在一瞬间的痛苦之中手上的破界者依然坚定的落在了罗斯将军的胸膛之上,只是被他压在了身下罗夏用力救了红巨人的一条命。

    红巨人只是被击中了,而不是像是一颗放在地上的核桃一样被大地和锤子的力量两面夹击。

    所以只是付出了断裂了几根骨头的代价。

    “大地践踏!”

    罗夏高呼着,以仰躺的姿态用脚后跟重重地顿在了地面上。

    巨大的大地的力量形成了一道气柱冲刷在了憎恶的身上!

    这种姿势不能很好的使用技能,但是身上流淌着一部分布尔凯索血液的罗夏不需要一板一眼的使用技能!

    那种刻在血液中的战斗本能让罗夏在强大的路上又超前走了一步!

    “你们彻底惹怒我了!”

    憎恶闭了一下眼睛,将粘在眼睛上的烟灰清洗掉,巨大的眼睛中开始渗出泪水。

    但是这种样子并不会让他显得可怜!

    在憎恶的强大威胁之下,没有人会感觉这个怪物可怜的!

    “那有如何?战斗本身不就是这样吗?没有愤怒没有敌意,那么谁还会战斗?”

    康斯坦丁若无其事的从口袋中掏出了烟盒,从新点燃了一根香烟夹在了嘴上。

    “对了,这是我身上最后一根香烟,我想你们不会让这根烟成为我生命中的最后一根吧?”

    康斯坦丁看了看憎恶身上的斑纹,然后将视线击中在了那柄怪异的锤子上边。

    【破界者?为什么不是努尔?】

    康斯坦丁的脑海中不断的思考着。

    按照他所知道的天锤尊者,这些家伙在拿到天锤的一瞬间就会被库尔的旧部占据身体。

    但是眼前的憎恶显然不像是那样的家伙。

    “我会在杀死你之后,给你送去更多的香烟。”

    憎恶这样说着,一脚将倒在地上的红巨人踹开,用手中的巨锤重重地砸向了罗夏。

    他的眼睛依然不断地打量着眼前的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的身上有着和罗夏身上相差不多的气息,这让躲在幕后的迪亚波罗不断地思考着其中的得失。

    罗夏显然是泰瑞尔的载体,但是康斯坦丁的身体终归好像只有奥莉尔的力量残留。

    迪亚波罗没办法隔着老远分辨出康斯坦丁的情况,所提他开始多想了。

    什么能够战胜恐惧?

    希望拥有最大的机会!

    奥莉尔是迪亚波罗最不想面对的大天使。

    因为恐惧没办法摧毁希望,即便能够胜利也不过是暂时的。

    所以在永恒之战中向来是由阿兹莫丹和督瑞尔去缠住奥莉尔这个希望大天使。

    现在面对可能存在的希望,迪亚波罗打算收回对憎恶的亲自影响了。

    奥莉尔如果已经在康斯坦丁的体内苏醒,那么他迪亚波罗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存在。

    “那你可要加油了,希望你的香烟到时候能够真切的送到我的手里。”

    康斯坦丁脸色平静的看着罗夏用坚果锤向上撩击,将破界者天锤给拦了下来。

    不过这一击显然让罗夏也不太好受,从他手上崩裂的伤口就能看出来这一点。

    甚至接下了这一击之后的罗夏双腿都开始颤抖了。

    “对了,你的伙计们呢?我记得你们好像会一起出现之后才开始行动?”

    康斯坦丁说着话,他的头发被两柄锤子交击生出的冲击吹到了脑后,就连嘴上的香烟也在一瞬间就燃烧了一大截。

    “浩克在哪里!”

    憎恶的理智开始一点点的消退了。

    迪亚波罗已经收回了自己的影响,相应的被天锤彻底唤醒的理智又有了失控的迹象。

    “看来是个躁郁症?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心理医生,最重要的是他们基本不要钱。”

    康斯坦丁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憎恶之后这样说着,然后从口袋里掏了几下。

    好不容易掏出了一个有些发黄的手帕,然后轻轻的擦拭着自己的双手。

    这是从伦敦的法师之家里边毛来的,上边沾染了恶魔的血液,顺带的还有一些法师附加的魔法。

    用这个手帕擦手之后能够让自己的身体中带上地狱的力量,这能够有效的让他的身体强壮起来,而且不会被恶魔血液的力量侵蚀。

    接下来的战斗看起来一点都不轻松,康斯坦丁可不打算被战斗的不明余波给彻底送走。

    至于心理医生……

    准确说是精神科医生,这是康斯坦丁住在精神病院的时候认识的,他们对于康斯坦丁这样能够看到鬼魂和恶魔的人有一手。

    至少能够让选择不沉默的人立刻沉默。

    那些家伙最擅长的治疗方式是那种早就被淘汰了的不人道的治疗手术。

    曾经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的额前叶切除手术。

    一根冰锥就能有效的让狂躁的家伙冷静的像是一个布娃娃一样。

    “你这个家伙,我不能放任你!”

    红巨人终于站了起来,口中怒吼着。

    责任感这种东西罗斯将军一点都不缺。

    红巨人带着伤势的身体快速的奔跑着,伤势正在快速的愈合。

    拥有了浩克力量的罗斯将军的恢复能力十分的强大,在他冲到了憎恶面前的时候,伤势已经基本全部愈合了。

    粗壮的大脚重重地踹在了憎恶的腹腔神经丛!

    斯巴达踢!

    重心的迁移加上巨大的身体力量,这一击即便是一个普通人使用也足以让一个没有防备的壮汉面临休克乃至濒死。

    脚跟或者前脚掌对于腹腔的重击十分的危险,足以夺走一个人的生命!

    而此时使用这一击的是强壮无比的红巨人!

    憎恶在战斗的本能下打算挥手格挡,但是罗夏一记旋风斩重重地劈在了憎恶的手腕上!

    这一击切实的击中了,发出了像是捶打牛皮的沉闷声响!

    “吼!”

    憎恶本能般的挥舞着手中的天锤,然后穿过了红巨人的身体落在了地面上!

    康斯坦丁的小把戏,对于一个没有理智的家伙来讲实在是太好用了。

    天锤的尖端发出了剧烈的能量,在地面上凿出了一根足够深的窟窿。

    而这一瞬间,地狱中的墨菲斯托和巴尔都将视线击中了过来!

    这柄天锤的名字叫做破界者!

    对于结界,禁锢和各种层面的封锁都能有些的破除!

    地狱那边主动封锁了和人间的联系,但是在这一击之下,封印被敲碎了!

    这份力量的主人如果是库尔那个恐惧之神的话或许形成的破口只要几个呼吸就会被再度合上,但是现在天锤的力量之源是同属三魔神的迪亚波罗!

    这一击彻底的打开了人间和地狱之间的联系,而力量的恢复程度远不及迪亚波罗的墨菲斯托和巴尔加起来都没有现在的迪亚波罗强大。

    对于这个破口,他们暂时无能为力!

    “呕吼?天锤果然是神明的力量,真是有够诡异的。不过我倒是可以谢谢你了。”

    康斯坦丁挑了挑眉毛,嘴巴里边开始不断的念叨起了咒语。

    地狱中一大堆的恶魔,即便没有几个能够比现在的憎恶还要强大,但是总是有那么几个的。

    比如康斯坦丁的老熟人墨菲斯托。

    只是他并不清楚地狱中早就变了天,现在的墨菲斯托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一个了。

    “召唤?这个世界我居然也有信徒?”

    地狱中的墨菲斯托用有些惊讶的眼神看了一下身边的巴尔,然后就将原本墨菲斯托的力量放了出去。

    地狱魔王们可不会怜惜自己的信徒。

    人类对于他们来讲不过是为了终结永恒之战的工具而已,而他们从来不缺工具,自然也不会怜惜工具。

    那份强大的力量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在短暂的时间内成为另一个地狱君主。

    至于事后是死是活就不是恶魔们的考虑范围了。

    巨大的地狱力量灌输进了康斯坦丁的身体,这也让眼下的战局产生了完全不同的变化。

    “墨菲斯托这么大方?居然没有提条件就将力量送过来了?他是不是欠了我钱我给忘了?”

    康斯坦丁感受着身体中被充满的感觉有些费解的说着。

    他并不清楚伦敦一战中布尔凯索和墨菲斯托之间的事情,那时候的他只能呆在圣保罗大教堂的残骸中享受至尊法师和奥丁的庇护。

    “还是他打算直接用自己的力量撑死我?那他可是失算了。”

    康斯坦丁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将地狱的力量利用烟尘朝着憎恶的方向直接喷吐了上去!

    墨菲斯托那个地狱君主的全部力量足以让原本的康斯坦丁彻底完蛋的。

    即便是得到了地狱恶魔血液的加持,他也没可能承受这份力量。

    但是康斯坦丁的身体中有着希望力量的残余!

    希望是前往奇迹的钥匙,所以康斯坦丁只是身体的表面出现了一打断的裂纹,就像是一件濒临破碎的玻璃制品一样,裂缝中血迹正在一点点的超外渗透着。

    浓烟带着地狱的魔火直接笼罩了憎恶的身体,罗夏则是有些侧目。

    地狱的力量对于每一个野蛮人来说都很熟悉,而且对这种力量充满了敌意。

    不过康斯坦丁现在正和他们一同面对敌人,有什么问题他愿意稍微等一下再问。

    就等到解决了憎恶之后!

    “浩克在哪里!”

    憎恶已经快要失去语言的能力了,即便是在疼痛中不断的呼喊也变成了质问浩克的位置。

    红巨人见此身体一晃,有些像是自由泳的振臂一样的一记轨迹有些怪异的拳头就砸在了憎恶的脸上!

    最原始的俄式大摆拳!

    靠肩膀和背部力量挥出的拳头有着强大的穿透力,这一拳加上红巨人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憎恶擂翻在了地上。

    “哈!”

    罗夏高高的跃起,手中的坚果锤对准了憎恶的脑袋像是捣药杵一样杵了下来,带着尖刺的锤头刺穿了憎恶的眼睛,但是却没有带走这个天锤尊者的生命!

    憎恶挥舞着天锤,直接将踩在了他胸口的罗夏砸飞了出去,本能的促使下一个后滚翻颇有几分夜魔托尼弗格森的风采。

    就连翻滚回血的属性一柄继承了过去。

    然后朝着红巨人再度发起了冲击!

    破界者横放在身前,空洞的眼眶看着令人作呕,破界者的尖端直接刺穿了红巨人的胸膛,将几根肋骨掀翻了出去!

    罗斯将军的内脏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这种攻击能够再站起来?这好像不是天锤尊者能够具备的力量。”

    康斯坦丁把烟头扔在了地上,双手合拢放在身前,一阵腥红的光波从他的掌根汇聚了起来,然后像是盛放的花蕾一样扩散了开来。

    “墨菲斯托真的疯了?这差不多是他全部的力量了吧?”

    康斯坦丁在使用这份力量的时候不往吐槽了两句。

    他不是那个单体宇宙魔法最强的墨菲斯托,他并不能很好的使用这份力量。

    只能粗暴地释放用作攻击!

    但是这已经够了!

    原本的墨菲斯托有着与奥丁相差不多的力量,更是在魔法的造诣上和至尊法师相差无几。

    要不是古一在物理攻击上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墨菲斯托也不会痛失腰子。

    光是能量,压制一个天锤尊者还是足够的。

    即便这个天锤尊者并不是库尔的侍从,那也足够了!

    剧烈的能量从康斯坦丁的身体中释放了出去,那种像是开闸泄洪一样的力量流逝感让康斯坦丁感到了熟悉的虚弱。

    如过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击就足够让天锤尊者出现减员了!

    “杰西卡!”

    卢克的大吼声就在此时传来!

    一个无头的提着巨大锤子的身影出现在了康斯坦丁的攻击路径上!

    那个家伙的手中抓住杰西卡的脑袋,杰西卡像是一个木偶一样静静的垂在那里,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意识。

    杰西卡身上的礼服沾满了灰尘,显然战斗中她吃了不少的苦头。

    好在衣服的质量不错,并没有破损,也可能是在面对这个怪物的时候,她和卢克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抵抗。

    卢克满身都是鲜血的跌落在了地面上,看他扭曲的腰椎就明白,在这场遭遇战之中,他们遭遇了多么可怕的攻击。

    卢克的药瓶已经使用了。

    他的“钢铁神经”天赋也已经触发过两次了。

    但是两个人却还是在面对这个敌人的时候毫无还手之力!

    杰西卡被举在了康斯坦丁的攻击路径上,如果康斯坦丁不能停下这股能量的释放,那么杰西卡很可能就会死在他们的眼前。

    就在康斯坦丁在短时间内下定了决心要进行“牺牲”的时候。

    那个提着锤子的无头怪物像是改变了主意一样,将杰西卡的身体直接抛到了地面上,举起了手中的锤子!

    然后用一个打棒球一样姿势直接重击在了康斯坦丁释放的能量波上边!

    灭灵者!失去了头颅但是灵魂尚存的紫人!

    灭灵者巨锤像是坚毅的礁石一样,在能量的潮汐中一动不动挡下了康斯坦丁释放的能量冲击。

    就像是破界者能够击破所有结界一样,灭灵者对于一切能量攻击都有着天然的针对性!

    紫人是专门来营救憎恶的。

    魔多克还在对贝蒂罗斯进行改造,这份该在已经走到了尾声,只要再有一小会时间,就到了唤醒浩克的时候了。

    魔多克显然走不开。

    而金并则是作为目前身份最适合暗中行动的天锤尊者,他并不是成为众矢之的。

    至于提尔,他还远在新墨西哥州,赶不过来。

    所以这一次的救援就落在了紫人的身上,天锤尊者可不能再在还没有齐全之前就迎来减员。

    至于紫人的暴露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那个家伙天生的操纵别人的能力让他根本不惧怕被普通人调查,那是什么都查不到的。

    只是紫人在赶来的路上撞见了正要离开的卢克和杰西卡。

    卢克和杰西卡原本是打算联系朗姆洛和马修的,顺带的在换上适合战斗的衣服之后他们也打算重回战场。

    他们虽然不夠强大,但是作为战士的他们并没有打算退缩。

    至少不会连直面战斗的勇气都没有,要是有什么机会,他们还能作为有生力量加入战斗,再不济接应罗夏撤退还是能够做到的。

    作为杰西卡导致了紫人失去头颅的原因,她自然而然的被盯上了。

    但是当时的紫人并没有和卢克他们发生战斗的意思,但是杰西卡就像是冥冥中被指引了一样,一眼就看到了紫人那个噩梦的身影!

    在发出了战吼之后,两人还是和紫人发生了战斗!

    原本紫人打算利用杰西卡身体中依然存在的影响控制这个原本的玩具来牵扯卢克,但是却完全没有生效!

    奈非天的血脉是一方面的事情,但是奈非天也不能完全的免疫这种力量,尤其是杰西卡的身体中存在了太多被控制的痕迹。

    但是卢克送给杰西卡的那枚戒指起效了!

    无暇的皇家钻石!

    加上出自布尔凯索之手的戒指,让杰西卡对于所有的异常状态都产生了强大的抗性。

    这也是她和卢克被紫人重创至此得原因!

    控制不能起效,而紫人又必须快速的救援憎恶。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他只能不嫌麻烦亲自动手开辟道路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

    康斯坦丁双眼死死的看着眼前无头的紫人手里的灭灵者,问着卢克和杰西卡的状态。

    “这个无头骑士又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