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3 三条成为神明的道路(万字大章)
    “即便加上了李奥瑞克,你也不够我打!”

    蕾蔻发出了雌狮一般的怒吼,沙哑的嗓音像是刮过了草地的凌冽寒风!

    是的!

    身上穿着自己的传奇套装,蕾蔻足以展现出生前的全部实力。

    即便只能够保持一小段时间,但是料理一个没有套装的沃鲁斯克还是轻轻松松的。

    即便加上一个打不死的骷髅王也不算是什么问题。

    蕾蔻活着的时候本就与巅峰的沃鲁斯克没有太大的差距。

    而现在沃鲁斯克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代表着他传奇的那柄碎石锤被送到了布尔凯索额头上的黑暗灵魂石之中,现在的沃鲁斯克即便有着圣山的助力,也没办法和蕾蔻战斗。

    “疯娘们!我不是说了我不会出手吗!”

    李奥瑞克大声地吼着,下一刻他的身体就被蕾蔻用那比闪电还要迅速的冲锋给撞成了碎块。

    “我讨厌野蛮人,讨厌你们这些苦大仇深陷入疯狂的混蛋!每一次看到你们,我都会想起自己疯狂时的举动!”

    李奥瑞克的骸骨散落了一地,但是他的声音带着阴冷的气息开始发散了!

    被蕾蔻无端的攻击,李奥瑞克已经卷入了这场野蛮人内部的分歧之中。

    挨打不还手的人或许存在,但是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叫李奥瑞克!

    “王冠!”

    李奥瑞克对着沃鲁斯克大吼了一身,沃鲁斯克手中属于他的王冠像是得到了召唤一样,朝着满地的骸骨飞了过去。

    “肩铠!”

    李奥瑞克再度怒吼,阵阵阴风在蕾蔻那种决绝的愤怒中撕开了一个口子。

    遍地的积雪在眨眼之间化作了坚冰,散发着浓郁的邪恶气息!

    “我就知道,哈哈哈!李奥瑞克!你说自己讨厌疯狂的野蛮人,但是要知道,我们最讨厌的家伙的名单中绝对有你的名字!”

    沃鲁斯克大声地笑着,身上开始浮现不朽之王套装的虚影!

    即便原本的套装已经被他托付给了布尔凯索,但是作为不朽之王,他从来不是因为那身战甲而塑造了传奇!

    “哈!”

    沃鲁斯克发出了战吼,在他的战吼响彻整个圣山的一刹那,所有站在了他立场上的野蛮人的身体都变得迅捷了起来。

    沃鲁斯克的腰带上一阵橙黄的光芒亮起,随着沃鲁斯克战吼带来的冲击波附加在了其他人的身上!

    齐拉尼克之链!

    名匠齐拉尼克为沃鲁斯克打造的腰带,有着让战吼为所有友方单位获得加速效果的传奇。

    沃鲁斯克讨厌无休止的追逐战,这件装备被打造出来的初心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更快的接近四处乱窜的敌人。

    而此时这份力量也被施加到了李奥瑞克的身上!

    “权杖!”

    随着李奥瑞克的声音,狂君权杖出现在了他的骸骨中央!

    一直只是保持着最低限度的力量让自己不会被哈洛加斯圣山所排斥的骷髅王终于激活了全部的力量。

    想对的他也找回了自己的疯狂!

    “迎接骷髅王之怒吧!蕾蔻!”

    李奥瑞克最后的一声大吼!那柄狰狞可怖的双手锤出现在了骸骨的面前。

    骷髅王的身体在这一刻直接回复了原本的样子,阴冷的火焰一样的光辉在白玉一般的白骨上熠熠生辉!

    一道游魂一样的巨大手爪直接抓住了刚刚停下了脚步的蕾蔻!

    绝望吸魂!

    李奥瑞克将会毫无怜悯的兑夺取敌人的生命化作自己的力量!

    李奥瑞克对着蕾蔻的方向重重地砸下了自己的双手重锤,一层层骸骨从巨大的锤头上生成,将蕾蔻直接束缚在了原地!

    骸骨重击!

    骷髅王为数不多的技能。

    能够带来大量伤害和对任何拥有生命的存在造成强大的痛楚!

    这是李奥瑞克关于存在本身规则的展现,所以无可躲避!

    “铛!”

    巨大的锤子直接砸在了蕾蔻的头盔上边,阴冷的力量瞬间席卷了蕾蔻的全身!

    但是毫无作用!

    “恶心的骸骨,你还是呆在坟墓之中最为合适!”

    蕾蔻的声音在响起的那一瞬间就出现在了李奥瑞克的身后。

    骷髅王再次被猛烈的撞击给冲成了一滩碎块。

    “我遭受过的痛苦远超你的想象,骷髅!”

    蕾蔻不屑地说着,然后一脚将李奥瑞克的腿骨提到了远处。

    这样能够让骷髅王复苏的脚步变慢一些,这样她就有时间料理沃鲁斯克了!

    蕾蔻不会被那么一点点的痛苦所击垮。

    坚韧的意志让蕾蔻的心中除了爱和战斗之外再无其他的杂念。

    那些存在但是细微的感情在战斗中被蕾寇用怒火压抑在了心底的角落。

    或许只有迪亚波罗那样的家伙才能让蕾蔻在战斗之中浮现出其他的情绪,骷髅王还做不到这一点!

    “来吧!来呀!蕾蔻!我欠了你很多,但是你要知道,所有的野蛮人都欠我的!”

    沃鲁斯克放声大叫。

    在布尔凯索未曾出世之前,野蛮人的标杆一直都是他!

    一直以来,这个雄狮一般的猖狂王者都屹立在所有野蛮人能够看到的前方!

    他就端坐在长者圣殿中的不朽王座之上!

    所有在他之后的野蛮人都只是循着沃鲁斯克走过的路径艰难的前行着,除了布尔凯索之外,再没有人超出过他所在的领域!

    沃鲁斯克!不朽之王!

    他就是房屋中最粗壮的柱子!

    他就是圣山上最坚实的那块基石!

    “先祖召唤!”

    沃鲁斯克大声地吼着,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就以实体显现了出来!

    他和布尔凯索之间的联系远超蕾蔻的想象。

    所以他能够借助所有野蛮人的怒火来召唤自己!得到的愤怒越多,他就越接近生前的力量!

    而此时,整座圣山的野蛮人先祖们只有寥寥几个没有插手这一场战斗。

    但是愤怒无处不在!

    “沃鲁斯克!我要用我的铁靴踩断你的骨头,然后用撞角犁开你的胸膛!我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为自己的过往存在哪怕一丝一毫的悔恨!”

    蕾蔻大吼着迈出了自己的步伐。

    两者此时的实力并不对等。

    和生前别无二致的蕾蔻和一个只是勉强凝结了;恶实体,距离巅峰还差着老远的沃鲁斯克之战斗的结果并不难猜。

    蕾蔻的狂暴冲撞直接撞进了沃鲁斯克的怀里。

    蕾蔻肩铠上的狰狞撞角直接刺穿了沃鲁斯克的心脏!

    “我没有悔恨!非要说悔恨的话,我只恨自己当时还不够强!”

    沃鲁斯克双手掐住了了他眼前的蕾蔻,双臂上隆起的肌肉能够说明他用了多大的力量。

    但是他还是没办法阻止蕾蔻撕开他的胸膛。

    这具身体还是差的有点远。

    沃鲁斯克双臂一个用力直接将蕾蔻重重地灌在了地面上。

    被李奥瑞克化作了坚冰的地面上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冰渣四溅,直接划开了沃鲁斯克的脸。

    “你已经死了,死人就该老老实实的为自己的过去而悔恨!”

    蕾蔻说话的时候,带着尖锐前端的铁靴直接踩在了沃鲁斯克的小腿之上。

    一击摔砸并没有对她造成多少伤势,但是她的反击当即让沃鲁斯克的小腿爆成了一滩血雾。

    就好像拳击手的双腿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有力一样,因为他们要不断的踢打地面来获得更猛烈的拳头。

    而以冲撞为名的蕾蔻有着最为强大的双腿力量!

    她的撞击无可匹敌,因为她继承了公牛部落的全部,最强悍的力量造就了她的无可阻挡!

    “乱葬岗!”

    骷髅王阴冷的喊声传出。

    一座坟墓的围墙将蕾蔻和沃鲁斯克一并关在了里边。

    紧接着就是他最强大的攻击!黑王进军!

    巨大的战锤从左到右挥过,直接将两个野蛮人打得踉跄。

    在战锤到达了最远端的时候,随着李奥瑞克的骸骨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那个粗壮的腰椎以一个扭曲的姿态旋转着。

    巨大的战锤反方向再度挥来!

    “野蛮人!我想要复仇!但是相比复仇,我现在更讨厌没有理智的你们!”

    李奥瑞克阴测测的说着,巨锤再度落在了沃鲁斯克的身上!

    这一次沃鲁斯克的身体没有晃动!

    即便他已经在蕾蔻的攻击之下缺了一条腿!

    “疯狂的骷髅王讨厌疯子!真是最好笑的笑话!我是不会倒下的!我战死的时候,依然站的笔直!”

    面对骷髅王无差别的攻击,沃鲁斯克用力的使出了一个头槌,重重地砸在了那柄双手巨锤之上。

    蕾蔻能够轻松的料理李奥瑞克,他沃鲁斯克一样能够做到!

    一声钟鸣,就好像武僧使用的金钟破一样的响声!

    骷髅王那从未被打断过的黑王进军在这一瞬间被破停止了!

    骷髅王之怒这柄传奇武器在这一刺得接触之中直接像是他的骸骨一样碎裂了!

    “沃鲁斯克,你到底想要什么!”

    蕾蔻继续着她的愤怒,身形一闪直接将李奥瑞克再度撞碎,然后再一次的冲进了沃鲁斯克的怀里。

    这一次沃鲁斯克的身体被高高的抛飞了起来。

    少了一条腿的沃鲁斯克不可能借助地面的力量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血液直接从半空中洒落!

    “我战死过一次,但是我不承认那是失败!而我是不败的不朽之王!”

    沃鲁斯克没有回答蕾蔻的问题,他在半空中依然大声地吼着。

    壮硕的身体在空中有些费力的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似乎是打算站着落在地上。

    “回答我!”

    蕾寇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沃鲁斯克的落点,这一次沃鲁斯克凝实了身体被撞碎了全被的肋骨。

    但是蕾蔻的脖子也被沃鲁斯克用断裂的臂骨直接割开了!

    “一切的技能在我之前只是一个雏形,是我让他们成为了完整的体系!而你正在试图用我创造的东西来和我战斗。即便你比现在的我还要强大,但是你不会胜利的,因为我不会失败!”

    沃鲁斯克的嘴张到了最大,血随着他说话而喷洒着,将蕾蔻的面容染上了血红!

    “咳~恪!你!”

    蕾蔻的喉咙被扯断,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话。

    即便奋力的张口质问,但是只能发出一阵难以辨识的含糊声响。

    “我!赢!了!”

    沃鲁斯克用仅剩的那条完整的手臂抓住了蕾蔻的肩铠!连带着蕾蔻的一条手臂一同丢到了布尔凯索的面前!

    沃鲁斯克用自己的方式夺走了蕾蔻传奇的一部分,而这就足够了!

    蕾蔻传奇套装的核心是那一件名为蕾蔻的衷情的胸甲,但是现在的布尔凯索需要的不是一件核心,而是足以将地狱魔王在黑暗灵魂石之中的灵魂撕碎的攻击力。

    所以这件肩铠才是沃鲁斯克的目的!

    蕾蔻的重任!

    这件肩铠是公牛部落中战斗大师的象征!

    蕾寇是从战死的上一任指挥官的肩膀上扒下来的。

    这件肩铠原本的名字已经没有人还记得了,因为它随着蕾蔻成为了全新的传奇!

    “不,维达已经到达极限了!”

    马道克小声地说着。

    维达这个计划本来不需要谁付出自己灵魂的本源,只要野蛮人们能够全心全意的帮助布尔凯索登上神明所在的高台,这一次本来不用这么艰难的。

    剑圣卡恩,寇图尔,卡努克和蕾蔻甚至不用提供什么帮助,只要他们能够像是夸尔凯克那个老将军一样默默看着也好。

    这本来是一件顺畅的事情。

    “我情愿一点痕迹都不留下,也要彻底的解决掉他们!”

    维达的脸上已经变得扭曲了。

    他的灵魂从人类的形态向着恶魔转变了起来。

    无穷的仇恨开始影响他的灵魂,他现在正向着恶魔的方向迈进着。

    “就是这样!用这份力量催动这些兵器吧!他们的传奇,你们的灵魂会成为我的养料!”

    阿兹莫丹的声音忽然传出,他借助着维达灵魂中恶魔的力量开始吸收这些传奇了!

    如果他能够完成这一切,那么他就会超越魔王的范畴,成为魔神!

    罪恶魔神听起来可比罪恶之王更加的恐怖,也更符合阿兹莫丹的心意!

    “你在做什么美梦?阿兹莫丹?”

    沉默了许久的安达莉尔终于开口说话了。

    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折磨之王终于得到了她一直想要品尝到的,诞生于自身的痛苦!

    而此时的她终于完满了!

    吸收了维达灵魂的一部分让安达莉尔向着奈非天转变了!

    “我可从来不是你们的姐妹!我是高贵的伊纳瑞斯和原初之罪恶莉莉丝的孩子,我本该是一个奈非天的!”

    安达莉尔的声音在此时变得曼妙,她开始慢慢歌唱了起来。

    “我没有想到你会站在这里~让我告诉你,做掉你的朋友是多么的轻而易举~

    我撕扯他们的身体,剪下他们的血肉,一片片的将他们放进了锅里!

    浇上滚烫的热油,然后用地狱中的魔火翻炒~

    添上从他们农场中采摘来的新鲜辣椒,然后用他们的血液做成了浓汤!

    痛苦永远存在,但是却离我格外的遥远。

    用我的剧毒作为调味料,用我的空虚化作翻滚的红汤!

    然后,再将他们一饮而尽,唱诵,唱诵名为痛苦的死亡~”

    安达莉尔用诡异的调子哼唱着残忍的小调,在她的歌声之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反胃。

    而阿兹莫丹对于维达灵魂的吸收却是戛然而止!

    维达的灵魂开始呕吐了!

    灵魂开始呕吐,他吐出了自己全部的憎恨!

    一个小小的,恶魔形象的他出现在了地面上。

    “阿兹莫丹,你好。”

    安达莉尔轻声的笑着,像是摇动的风铃一样清脆。

    此时只有骷髅王依然能够行动!

    即便他已经被多次打成了碎块,但是此时的他再度站起了!

    破碎的骷髅王之怒也恢复了原本的样子,重重地砸在了蕾蔻的腰上!

    一声像是捶打案板上的牛肉一样的动静,伴随着骨骼崩裂的声音响起。

    蕾蔻的身体像是之前的沃鲁斯克一样被高高的抛飞了出去。

    “该死的疯婆娘,我能和你永无休止的战斗下去!”

    李奥瑞克的声音中带着懊恼。

    他知道,此时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布尔凯索迈出成神的第一步了。

    “沃鲁斯克,这也是你算计好的吗?”

    李奥瑞克带着不甘心问着。

    随后就被猛然冲出的卡努克撞在了胸口上!

    卡努克的冲锋像是不断击打着战鼓一样,逐渐地增强着!

    卡努克在赶来的路上将战神奥拉克不断掀飞,然后用自己精湛的冲锋技术将奥拉克作为了积蓄力量的道具。

    为此他不惜被奥拉克那沉重的战神之刃劈碎了半边肩膀!

    但是卡努克从未退缩过,不管是遇见了什么样的战斗,面对如何强大的敌人,他都没有退缩过。

    卡努克的一生用一句“一往无前”就能够形容了。

    随着这一击,李奥瑞克的骨头再次碎了一地。

    “蕾蔻!”

    卡努克的头上能看到清晰的血迹。

    因为自己肩膀被奥拉克劈碎了,所以辟邪肩铠没有在正前方。

    卡努克用自己的脑袋撞在了李奥瑞克的身上!

    相比较蕾蔻,卡努克并不算强大。

    即便是一个不以力量著称的骷髅王也让他为了这次冲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在他的冲撞撞碎了骷髅王的那一刻,他那强壮的脊椎也被撞碎了。

    一击之后,卡努克瘫痪在地面上,依然喊出了蕾蔻的名字。

    如果没有圣山的护佑,这个先祖的灵魂将会伴随着这豁出一切的撞击消散。

    “安达莉尔,我不会感谢你!”

    维达大声地说着,然后一脚将那个呕吐出来的恶魔的他直接踩死在了地面上。

    圣山整体都在散发着湛蓝的光辉,将这个恶魔的灵魂直接绞碎到什么都没有剩下。

    维达的灵魂和存在都被保住了。

    “我没指望你们的感谢,我只是不想看到第四个魔神的诞生。”

    安达莉尔带着轻快的笑意说着:

    “我也不会坐视布尔凯索成为创世神,我感受过马萨伊尔体内的那种感觉,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衰弱,那种感觉能够把任何一个存在逼疯。

    就连李奥瑞克经历过的一切在那里都会显得浅薄。”

    在被马萨伊尔吞噬的那段时间,不管是大天使还是地狱魔王都会觉得煎熬。

    那就像是被困在了无尽的虚空之中一样,没有时间的参照物,也不能说话,就连思考都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

    在灵魂完整之后,安达莉尔终于感受到了那种经历中痛苦。

    “不,他已经完成了!”

    沃鲁斯克卸下了身上不朽之王套装的虚影,拖着重伤的身躯从地面中挖出了一罐烈酒,上边被他和蕾蔻的血液沾满了。

    “蕾蔻最终还是选择了成全,命运的信徒从来都不会插手其中,这一次也是一样。”

    沃鲁斯克说完就将烈酒塞进了嘴里猛灌着。

    “你们对蕾蔻十分的信任,或者说对于我从来没有认可过,但是你们知道吗?蕾蔻是一个第一时间回想到逃避的人,尽管她总是能战胜那中逃避的念头。”

    沃鲁斯克的声音不大,但是足够所有的先祖们都能听到了。

    笃信命运的人怎么可能毫无畏惧,蕾蔻只是强迫着自己不去思索罢了。

    失去挚爱的蕾蔻早就失去了信念,所以她一直没有走出沃鲁斯克定下的框架。

    命中注定是强者的谦词,也是弱者的借口。

    伊瑟瑞尔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甚至命运本身是否在意这一切也没有人能够确定。

    甚至命运真的存在吗?

    要不是伊瑟瑞尔这个家伙顶着命运大天使的名义真的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沃鲁斯克甚至认为命运从来没有存在过。

    要知道伊瑟瑞尔也被称为平衡大天使,沃鲁斯克一直觉得命运不过是他维系平衡的托词而已。

    随着沃鲁斯克的话,争斗中的先祖们也慢慢的停下了战斗。

    在场的先祖们除了为了蕾蔻击毁了骷髅王的卡努克之外并没有谁受到了严重的伤势。

    现在这一切该平息了。

    “安达莉尔~”

    阿兹莫丹最后的声音终于响起!

    布尔凯索也终于有了动作!

    两精致的不像是野蛮人武器的重兵器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重重地倒插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飞溅的鲜血无比的炽热,散发着灼人的高温!

    哈洛加斯圣山上的积雪在这份温度之下开始融化了,李奥瑞克制造的坚冰化作了流水。

    融化的积雪汇集成了溪流露出了圣山的地面。

    地面上小草还是发芽,鲜花开始绽放。

    地面摆脱了死亡降临带来的阴影,野蛮人的飞灰顺着溪流被冲刷的消失不见,露出了泥土原本的样子。

    “沃鲁斯克,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这件事情!”

    布尔凯索的声音响起,即便胸口插着两柄重武器,他的声音依然粗狂豪迈。

    “看起来卡奈魔盒被你激活了?用了我的鲜血?”

    布尔凯索双眼平静的看着满身伤痕的沃鲁斯克说着。

    之前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到了。

    只是在面对那个情况的时候,他没办法做出其他的动作而已。

    “不然这里的一切可要传遍世界,那样的话那些地狱魔王可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沃鲁斯克把空了的酒壶重重地摔碎在了地面上回应着。

    圣山上发生的一切外界的人不可能知道。

    卡奈魔盒的力量被彻底的激活,也将这里的一切都彻底的封锁了。

    不会有外人知道哈洛加斯圣山上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内斗”,也不会有人知道布尔凯索额头上的黑暗灵魂石里边,那个名为阿兹莫丹的地狱魔王彻底的被毁灭了。

    “现在吸收掉阿兹莫丹的一切吧,布尔凯索。”

    沃鲁斯克这样对着布尔凯索说着。

    然后他就看着布尔凯索做出了匪夷所思的举动。

    他抽出了胸膛上贯穿了他身体的那两柄武器!

    炽热的像是岩浆一样的血液开始飞溅,撒落在地面上将遍布的生机彻底的埋葬了。

    两柄格外精致的武器在布尔凯索粗暴地举动中变得的坑坑巴巴,就好像上一位布尔凯索手中的双刀一样,变得不怎么规则。

    “你在做什么?我要阿兹莫丹彻底的融入你的武器,塑造你的传奇。等你彻底的将七魔王变成你的传奇之后,你就是神明了!”

    沃鲁斯克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大吼着。

    他理解不了布尔凯索的举动。

    “他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吞噬阿兹莫丹,让罪恶的力量成为他的一部分。先成为大魔神,然后成为创世神?这是马萨伊尔已经证实过可行的道路。”

    安达莉尔带着浓郁的嘲讽语气说着。

    显然她不认为布尔凯索能够做到这一点。

    “不,我要成为我自己,而非你们所想的那种像是个杂种一样的创世神!”

    布尔凯索这样说着,将阿兹莫丹的遗留全部通过血液洒满的全身!

    在炽热的血液之中,布尔凯索胸膛上那个属于吞噬的规则纹身开始运转了!

    吞噬然后复制,紧接着是理解将之化作自己的经验!

    这是艾卡坦之环所证明过的,成为最强的道路!

    要是阿兹莫丹依然存在的话,一定能够理解布尔凯索的举动代表着什么。

    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布尔凯索和他接触过那个通过自身变得强大的艾卡坦之环!

    那是一条脚踏实地,可以看清楚身后每一条痕迹的道路。

    这条会充满荆棘,但是也会充满鸟语花香!

    站在了岔路口的布尔凯索走向了别人未选择的道路。

    一条未被选择的道路,一条充满了未知,但是真切会留下痕迹的道路!

    “布尔凯索!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你已经落下了第一步,只要继续下去,你会成为创世神!”

    沃鲁斯克直接散去了那具怒火汇聚而成的躯体,变回了灵魂状态的他直接榨取了哈洛加斯圣山上的力量,将自己变回了完整的样子。

    “你是不朽之王,我也终将成为不朽之王!”

    布尔凯索将两柄残破的武器直接插在了地面上,对着沃鲁斯克大声地吼着。

    那种纯粹的愤怒彻底的冲散了哈洛加斯圣山上那些战斗遗留的气息。

    却而代之的是如火的愤怒!

    “但是你还不是!所以听我的,按照我的意志前行!”

    沃鲁斯克站在了布尔凯索的身前,那比布尔凯索还要高出大半个脑袋的壮硕身体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马道克,告诉死了的沃鲁斯克!你会听不朽之王无礼的命令吗!”

    布尔凯索直视着沃鲁斯克的双眼,大声地吼着。

    圣上上没有人能够战胜布尔凯索!

    哪怕是活着的沃鲁斯克!

    而现在沃鲁斯克已经死了,布尔凯索毫不留情的揭穿了这个事实。

    “不朽之王是最强的野蛮人,现在布尔凯索才是最强的野蛮人。”

    马道克顾左右而言他,他没打算回答关于自己会不会听不朽之王命令的问题。

    布尔凯索很清楚,不管是马道克还是其他的先祖,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意志。

    不朽之王的话有时候比放屁都没好到哪去!

    在寒冷的哈洛加斯圣山顶上,放屁可能还会生出一团水汽。

    而不朽之王的话可能在消散之后什么都不会留下。

    “但是他还不是不朽之王!”

    沃鲁斯克一样死死的盯着布尔凯索的双眼,对于马道克他没兴趣去看。

    马道克只是沃鲁斯克和布尔凯索针锋相对的道具而已。

    “沃鲁斯克,我已经证明了我的道路能够比你走得更远!”

    布尔凯索的胡须开始飘摇,他身上的血液顺着吞噬纹身不断地在身表面上流转!

    每一次流转,那份纯粹的规则就会被他的身体吸收一部分,在他的体表留下一个全新的纹身。

    等到布尔凯索彻底的解放了自己的灵魂,他就会成为最强的自己,强大到能够无视规则。

    那时候布尔凯索也就不需要一个“创世神”的名号来标榜自己了。

    因为到时候布尔凯索这个名字就会成为“最强”的形容词!

    “但是你的道路简直是异想天开!”

    沃鲁斯克一把抓住了布尔凯索的胡须,愤怒的大吼着。

    “我才是最强的野蛮人!因为布尔凯索这个名字就是最强!”

    “那是最古老,最纯粹!不是最强!你说的那个布尔凯索在面对拉斯玛的时候落败了!现在连意识都不知道是否存在!光膀子领带!”

    沃鲁斯克气急败坏的吼着!

    “果然,你知道那位野蛮人起源的消息,但是你从来没有说过!”

    布尔凯索一拳砸在了沃鲁斯克的脸上,另一只手攥住了沃鲁斯克抓住他胡须的手。那种愤怒的气息不断地冲刷着沃鲁斯克的身体。

    布尔凯索不想因为自己的重拳而损失一把胡子,毕竟胡须可不会被药水所恢复。

    “还有!叫我布尔凯索!现在这个名字就是最强!”

    “混蛋!混蛋!你个不到一千岁的年轻蠢你知不知道经验的力量!”

    沃鲁斯克一脚蹬在了布尔凯索的腹部,但只是让自己以一个狼狈的姿态后退了几步。

    死了的沃鲁斯克在经历了蕾蔻的摧残之后连撼动布尔凯索身体的力量都不具备了。

    “经验是为了让年轻人不要走上岔道,但是我的前路早就超出了你所能见到的风景!”

    布尔凯索直接将沃鲁斯克按在了地面上,对着他一字一顿的说着。

    “我接受你的好意,但是选择牺牲的是我,是我自己的意志!没有人逼迫,没有人能够逼迫我!

    现在,你个死了的时候都快两千岁的老古董!给我消停一点,看着我怎么一点点的将地狱魔王彻底的吞噬殆尽!”

    布尔凯索的话说完的一瞬间,阿兹莫丹残余的力量彻底的被吞噬一空!

    他的后背上出现了一个狰狞的恶魔犄角构成的逆十字被黑色的玫瑰花簇拥着。

    阿兹莫丹,罪恶之王。

    他对于罪恶的理解似乎有那么一点的浪漫。

    “没有阿兹莫丹塑造的传奇武器,你该怎么击碎那些地狱魔王的灵魂?难道要我们每次都献出几个传奇来帮你打通黑暗灵魂石吗!

    你只是头脑发热的做出了这个选择!现在的野蛮人只能再帮你做一次这种事情了!”

    沃鲁斯克依然不依不饶的吼着。

    强行打通黑暗灵魂石,但是却让里边的家伙依然被限制的死死的。

    这几位野蛮人先祖献出了自己的传奇和灵魂的光辉才造就的奇迹。

    如果光是打开黑暗灵魂石那再简单不过了,但是那不能让那些地狱魔王被彻底的击碎。

    “现在的我,能够用时间来慢慢吞噬掉他们了,我得到了吞噬的规则!”

    布尔凯索没有丝毫避讳的说着。

    这个地方被卡奈魔盒的力量笼罩着,没有布尔凯索的容许,卡奈魔盒不会散去这份力量。

    这是布尔凯索作为卡奈魔盒唯一的使用者的权限。

    每一份规则的加身都让布尔凯索更加的强大。

    “但是那是一条未知的道路,你真的能够做到吗!”

    沃鲁斯克从牙缝里迸出了这样一句话,眼神中依然能够看的到熊熊的怒火。

    “你安排的那条路难道有人走在了前端告诉你该这样做了吗?”

    布尔凯索死死的看着沃鲁斯克:

    “是那位初代野蛮人?你还知道什么?”

    布尔凯索大概明白了沃鲁斯克为什么这样愤怒的笃定了。

    看起来初代的野蛮人就是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

    那个家伙一样擅长锻造,所以能够用这种方式来探索更前方的道路。

    “让我猜猜?布尔凯索的庄严之誓是为了比列准备的?至于勇士之血?他的目的是因普锐斯?”

    布尔凯索看着沃鲁斯克的脸,他不想错过任何可能的痕迹。

    沃鲁斯克不像他一样不会说出谎言,但是沃鲁斯克也的确是一个不怎么会隐藏心事的家伙。

    “咕咚~”

    李奥瑞克的骷髅身体中传出了咽口水的声音。

    这一切太刺激了,让他觉得自己有被灭口的可能。

    堪杜拉斯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些短暂,还接触不到那些远古时代就存在的家伙们的秘辛。

    “所以说,布尔凯索的婚戒是阿兹莫丹?那种吞噬生命力的规则?

    神圣代价那个被淘汰的武器是泰瑞尔?部族守护是奥莉尔?

    那么布尔凯索的孩子是谁?是智慧?还是命运?”

    布尔凯索不断地逼问着沃鲁斯克,沃鲁斯克那狮子鬃毛一样的乱发此时顺顺贴贴的垂落了下来,再也看不见那豪迈的气魄。

    显然他眼前的布尔凯索已经猜测到了很多的东西。

    而且无比的贴近真相!

    “好了,这条路他做到了多少?还是说他究竟得到了什么规则?”

    布尔凯索试图从沃鲁斯克的脸上看出更多的消息,但是现在的沃鲁斯克直接闭上的眼睛,板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

    这样的方式足以让布尔凯索无法得到更多的消息了。

    至于离开,沃鲁斯克的尊严让他无法狼狈的逃窜。

    “好吧,既然你选择这样做,那么我就最后再问几个问题。”

    布尔凯索将插在地上那两柄被他血液焚烧的有些别扭的武器放回了背包之中,终于从沃鲁斯克的脸上转移了视线。

    “他是正义的吗?他是否一直在观察这一切?”

    布尔凯索一字一顿的问着,这两个问题最重要的是第一个。

    而这样的问题如果沃鲁斯克不愿意回答,那么和给出了答案已经没有区别了。

    至于第二个,那是在得到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之后才需要考虑的。

    “他是正义的,他是正直的。但是更是博爱的。”

    沃鲁斯克十分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他没有撒谎。

    “他最终在拉斯玛的干扰下功败垂成,但是这条路是最接近成功的!”

    既然已经说了那么多所以沃鲁斯克也就稍微放开了一点,说出了更多的消息。

    面对布尔凯索,隐瞒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最好的选择就是将一切画上一个阶段性的句号。

    沃鲁斯克的答案已经很明确了。

    那位原初野蛮人并没有观测一切,显然在被拉斯玛干扰之后,这个存在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让地狱魔王和大天使们像是忘记了他所做的一切一样只字不提,但是显然他做的事情可能更加的接近成功。

    “瓦西里,这个名字你应该知道!他怎么了?”

    布尔凯索追问了一句。

    瓦西里,德鲁伊最原始得那位先祖。

    原初野蛮人的亲兄弟。

    这个存在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他的死讯甚至传遍了整个世界。

    “和你知道的一样,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