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7 返回
    “卢克正在做什么?”

    杰西卡冥冥之中感觉到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这个世界上和她最为密切的人正是她的爱人,那个看起来总是呆呆愣愣像个笨蛋的卢克。

    但是卢克给予了杰西卡遭遇噩梦以来的最温暖的体贴。

    而此时杰西卡感觉自己快要失去卢克了。

    眼前古一和奥丁正在对着那些恶魔化的戴利克战斗,短时间内这丝毫看不出什么来。

    而内心中的那种不安像是老鼠啃食着她的内心一样充满了畏惧感。

    “我要走了,现在这个地方不需要我的力量。”

    弗兰克此时带上了那枚黑色的戒指,整个身体都变得漆黑一片了。

    加上胸口那颗惨白的骷髅头印花,让他像是一个死神。

    弗兰克消失的身影一闪一闪的,此时的他踏足了超凡的行列,转变正在发生。

    死亡的眷顾者,和普通人终归是不同的,即便只是一个零时工。

    “我觉得你该考虑一下死亡所说的条件她是否会真的履行。”

    康斯坦丁看着逐渐向着一具骷髅转化的弗兰克,语气中带着些担心。

    作为玩弄契约的专业人士,那些家伙一直充斥着怀疑这种情绪。

    康斯坦丁正在担心,倒不是因为弗兰克有多么的凄惨,而是担心死亡是否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而弗兰克一言不发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死亡?真是离奇的存在。”

    托尼正抱着一具赛博人的残躯打量着,理解了这些科技之后,他的钢铁战衣绝对能够进入一个崭新的领域。

    科技就是他的命。

    虽然脑袋里边还能感觉到那种诡异的跳动,但是陌生的科技就在眼前,他也没心情去关注其他的事情。

    就在几人絮絮叨叨的时候,布尔凯索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他直接拉开了一道传送门走了过来。

    在传送门打开的一瞬间,那种浩瀚而狂暴的气息就开始收拢了起来。

    布尔凯索清楚自己全力状态下的气魄会对别人造成什么样子的影响,所以克制才是他最常见的状态。

    只不过他没有将三个先祖一并送回来,因为那个世界中还有着一大群恶魔化的戴利克存在。

    不把那些东西收拾干净了,布尔凯索会感觉不自在。

    只是他没兴趣去亲自追杀那些恶魔了,脑子里的阿兹莫丹正在和安达莉尔聊着家常,这让他很艹蛋。

    “阿兹莫丹我已经解决了……这是,死亡来过了!?”

    布尔凯索赤裸的胸膛上一道诡异的花纹正在闪烁着,像是一颗正在散发着光芒的太阳纹身。

    有些闪烁的光芒遮住了他胸口密密麻麻的伤势,让他多了一份崇高的气质。

    布尔凯索语气中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愤怒,死亡在他的面前逃离的事情他还记得,那个家伙还欠了他两条灵魂!

    对于死亡的恶感因为马萨伊尔的存在萦绕不散,所以布尔凯索有些生气。

    身上还没有完全平复的气魄不经意间扩散了一些,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威胁。

    这主要是从艾卡坦之环那里得到的规则布尔凯索还没有彻底的控制住做影响的,即便此时的他已经能粗陋的利用一下这份依附于他的规则。

    “你?”

    神秘博士脸上带着些惊骇,艾卡坦之环的存在对于他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他还没有亲自去看那个强大的存在而已。

    这不妨碍他感受到那份还在散发气息的诡异纹身。

    所以神秘博士有些惊愕的发出了一个字的疑问。

    “我去忙了,我感觉到了另一个地狱魔王的气息。”

    布尔凯索眉毛挤在一起,在阿卡多那边复苏的墨菲斯托的气息让他想打喷嚏。

    地狱领主就像是雨后的笋子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冒头,这让他十分的不爽。

    所以他无视了神秘博士的欲言又止,只是扫视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地狱男爵之后就直接腾空跃起,一记跳斩就朝着那边的战场赶了过去。

    地狱魔王才是他需要急切一点面对的东西。

    这一次他倒是不那么着急,因为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因普锐斯的气息。虽然他还是急急忙忙的朝着那边赶了过去,但终归不用像之前追逐阿兹莫丹那样释放全部的力量。

    墨菲斯托这地狱魔王的力量和因普锐斯的部属之间力量相差无几,短时间也不会发生什么难以收场的后续影响。

    所以这一次他得小心一点的赶路,免得情绪失控之下给这个可怜的星球带来什么不详的气息。

    “布尔凯索!请你去看一下卢克!我感觉自己快要失去他了!”

    杰西卡在见到布尔凯索的时候像是遇见了主心骨一样,有些急迫的请求着。

    在反复的使用药瓶之后她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部愈合了,但是在这个战场上她还是太弱了些。

    “野蛮人总是在战斗中死去,那是成为野蛮人之后必然的经历,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拯救什么。”

    布尔凯索大声地吼着,声音传递到了这个城市中的每一个角落。

    他不会介入卢克的战斗中,因为这场战斗是公平而正义的,也是卢克自己的选择。

    他要是打算逃避的话,只要回到哈洛加斯圣山就足够。

    卢克没有发出求援的讯号,也没有选择逃避。

    那么给予他一份属于战士的尊重才是最好的选择。

    布尔凯索的声音让正在最后的大队中苦战的几人一同明白了布尔凯索的意思。

    既然是自己的选择那就继续贯彻,野蛮人有着最强大的后盾,足够庇护他们。

    但是成为野蛮人之后的他们都明白战士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城市中开始传出零散的战吼声,不管是卢克还是朗姆洛他们都在用自己的声音回应着布尔凯索。

    杰西卡拿着手斧,朝着卢克发出了咆哮的方向腾空而起。

    在她的心中,自己和卢克已经是一体的了,那么就一起面对那边的危险!

    这边也不需要她的战斗力了。

    罗夏一斧子劈碎了一只戴利克,然后朝着布尔凯索前往的方向追了上去。

    在圣山的秘境中见到阿兹莫丹一半力量的投影之后,罗夏对于那些家伙的憎恨也空前高涨。

    这关乎他所在意的“真相”所以他打算亲自去看看那个与阿兹莫丹齐名的地狱魔王的情况。

    即便会死,他也永不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