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3 梅林传说
    罗夏单臂一振就把还躺在地上的戴米欧一起抬了起来,然后又砸在了地上。

    三角锁这种技巧在力量差距不大的情况下成形之后是难以挣脱的,但是现在两人的力量差距已经不能以道理计了。

    “M11,你们的行动总是会留下痕迹的,但是你们隐藏的东西对于寻常人并不公平!”

    罗夏抽出了手蹲下了身子,看着眼前有些痛苦的戴米欧。

    按照他的习惯接下来就该是暴力的手段来逼问真相了。

    “咔吧!”一声,戴米欧的一根手指就被罗夏直接掰断,一双带着怒火的眼睛盯着戴米欧,让这个硬汉一时间有些恍惚。

    断指之痛虽说难以忍受,但还没法子摧毁他的意志。

    “罗夏,起来!这一趟是出来散心的。”

    布尔凯索刚刚坐在驾驶位上,然后不得不又走了下来,将罗夏提起来放在了一边。

    他对罗夏的手段稍微有些不满。

    “别说你感觉不到气息,别太固执于纯粹本身。”

    布尔凯索皱了皱眉毛,随手把戴米欧从地上拽了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戴米欧上尉。

    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金币放进了戴米欧的手中。

    这是野蛮人的弥补方式,显然他不会为了歉意而掰断罗夏的手指。

    “小子,我是不喜欢怪物的,你最好别失去理智。”

    布尔凯索看着戴米欧脸上开始扩大的疤痕,瞪了一眼。

    戴米欧上尉不是坏人,或者说他是一个无名英雄也够得上。

    但是在愤怒之类的情绪下,他会变成一头难以控制的食人虎,这导致他总是会造成意外。

    在布尔凯索的目光下,戴米欧立刻平息了情绪,脸上的疤痕也恢复了一开始的样子,然后甩了甩被折断的手指。

    “罗夏,给他治好。”

    布尔凯索拍了一下罗夏的后背说着。

    被泰瑞尔认可的人真的是固执地无话可说,罗夏有些不情不愿的取下了药瓶塞进了戴米欧的嘴里。

    脸上的花纹变得像是一只蝴蝶一样。

    “年轻人,愤怒能让你获得力量,但是理智是掌握力量的保险。”

    布尔凯索看着戴米欧多说了一句,罗夏一言不发的又抱着膝盖坐回了车斗里边。

    罗夏不喜欢欠人情,也不喜欢让别人为他而做些什么。

    眼下布尔凯索的行为无疑是对他做法的不认可。

    戴米欧的手指瞬间就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脸上的疤痕也只剩下了浅浅的一道痕迹。

    “这就是魔法吗?”

    地狱男爵用胳膊肘撞了撞康斯坦丁问着。

    “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不错?至少他不用被你喊‘疤脸’了。”

    康斯坦丁说完话之后向着古一躬身致以敬意,然后有些犹豫的说着:

    “至尊法师,我想您应该知道关于尼薇的消息了。”

    古一闻言点了点头,对于眼前这个不再疯疯癫癫的康斯坦丁她觉得顺眼多了。

    “放心吧,我会在她搞出事端之前阻止她的。”

    古一用温和的口吻说着。

    康斯坦丁不在意什么除了王者之剑没办法伤害尼薇的说法,至尊法师已经做出了保证。

    “容我冒昧的问一句,关于梅林您知道些什么?”

    康斯坦丁的语气带着强烈的求知欲。

    说起亚瑟王,那么法师梅林就是一个避不开的问题。

    “你现在接触这些似乎太早了些,不过你可以知道梅林是一位伟大的法师。”

    古一双目微微阖上,不太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亚瑟王身边的梅林只不过是那个强大的法师一道极其微弱的幻身而已。

    梅林法师的本尊是整个多元宇宙的观测者,在不同的时间线中这位法师甚至能够召唤出位于时间长河的上下游所有的至尊法师。

    虽然不能完全的掌握时间的伟力,但是他显然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法师了。

    就位格来说,梅林甚至只在创世神明之下,而现在他好像是被封印在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顺带一提,梅林法师甚至能够召唤到多元宇宙之外的存在,比如某个能够重生十二次而名字是个秘密的家伙。

    “恕我直言,您说的和没有说一样。”

    康斯坦丁直起了身子,从口袋里取出了香烟点上,然后又变成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只是你能知道的只有这些而已。”

    古一身影一闪,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再多说。

    “我认为复仇这种事情应该你自己来,才面前算是公平,如果你想要这样做的话,罗夏不会拒绝你战斗的要求。”

    布尔凯索看了一眼戴米欧之后也转过了身子。

    罗夏折断了戴米欧的手指,即便是已经做出了补偿并治好了伤势也称不上绝对的公平。

    有的时候公平算起来总是一堆的烂账,所以他也不会要求罗夏折断自己的手指来作为回应。

    在事情发生后承担责任,就是野蛮人信奉的公平。

    现在他还要带着一车人快点进入伦敦,好让吉尔能够正常的休息。

    呆在这里的时间已经有些长了,于是他驾车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留下三个人目送他们离去。

    “我们怎么办?这可是还在城外?”

    地狱男爵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根被压碎的巧克力棒倒进了嘴里。

    “我可以呼叫M11的车来接我们。”

    戴米欧拿起了一枚金币咬了一口,上面留下了清晰的牙印。

    倒不是他多么在意财富,而是遇见金币咬上一口的行为似乎是约定俗成的惯例。

    “我在想的是,能被至尊法师称为“伟大的法师”的梅林怎么可能解决不了尼薇的问题,这有些奇怪。”

    康斯坦丁眼神闪烁着说着。

    尼薇或许强大的让他们几个人毫无办法去面对,但是对于至尊法师来讲不该是什么问题。

    那就更别说梅林这个存在了。

    “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尼薇已经凑齐了所有的身体,我们就等着至尊法师去解决这个家伙吗?”

    地狱男爵烦躁的甩了甩尾巴,在地面上打起了一片灰尘。

    “去潘德山,尼薇的血液按照传说是被封印在那座山上的。”

    康斯坦丁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平淡的说着。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们之前去见芭芭雅噶到底有什么意义?”

    戴米欧把随手把金币丢给了康斯坦丁,然后拿起了通话装置呼叫着车辆。

    “去给那个恶魔一点教训,这个理由足够吗?”

    康斯坦丁看了看手里的金币,然后一枚枚清点过后才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手里拿着被留下了牙印的那枚金币把玩着。

    “对了,这不算在我应得的报酬和赔偿里,这大概算是意外所得?”

    康斯坦丁拿着金币对着戴米欧示意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