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8 熟人见面(五千字第一更,求订阅)
    巴基的倒下,最震惊的不是史蒂夫罗杰斯。

    而是亲手复仇了的托尼史塔克。

    虽然史塔克公司作为最大的高端军火供应商,和他们有关的死亡早就不计其数了。

    但是杀人对于托尼来说还是第一次。

    “你!我不是故意的!快叫救护车!”

    “巴基!”

    史蒂夫和托尼一起高声大喊着。

    史蒂夫走到了巴基的身边,眼神悲痛。

    虽然他想过托尼会动手杀了巴基来完成复仇,但是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一个意外,谁能说的清楚呢。

    “死透了。”

    布尔凯索走过去把卡西利亚斯直接提起来扔进了哈洛加斯圣山,顺带的交代了一下那些闲得无聊的先祖看好这个倒霉蛋,等他去了再处理。

    一个人能够倒霉成这个样子他也是没想到。

    至于已经死透了的巴基,他没什么想法。

    布尔凯索看着巴基的灵魂冒出了身体,什么都不想说。

    虽然是个巧合,但巴基身上那种混杂的气息,让布尔凯索毫无惋惜这种情绪。

    从战场上生还的老兵,谁的身上没有点人命?

    这种事情还不会影响到野蛮人对一个人的判断。

    但是巴基巴恩斯,他身上那种混杂着悲痛的罪恶就像是一股酸臭一样。

    虽然刺鼻也没有到无法忍受,但是也不会让人感到惋惜。

    即便是康斯坦丁的身上所传来的气息,都比巴基要让人能接受一点。

    康斯坦丁的每一份罪恶都伴随着一份善良,而巴基是每一份罪恶都伴有着悔恨。

    悔恨顶个什么用?错了就是错了。

    做了一辈子坏事的人不会因为死前的忏悔就变成好人。

    做了一辈子善事的人不会因为一些错误就否认他的全部。

    谁不犯错?

    区别在于这些人的做法。

    “托尼,这或许就是巴基的宿命吧,我要带他的身体回神盾局。”

    史蒂夫在巴基死亡的那一刻,心中升腾过怒火,但是现在也已消逝。

    史蒂夫的品格的确过硬,他并没有迁怒,而是冷静地接受了这个结果。

    巴基最终是死在了霍华德的儿子手上,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不后悔。

    “我,杀人了?”

    托尼看着自己的手,依然没有从慌乱中回过神来。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于他都太刺激了。

    自己父亲的死亡不是一场意外,而凶手愿意和他见一面。

    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简直要疯了,而且这个消息的来源是他的长辈,佩吉卡特。

    满心怒火的托尼带上了一把手枪,最终却选择的放弃血亲复仇这条路。

    他大度的说出了帅气的台词,压下了心中的悲愤。打算让法律制裁这个罪人,让这个仇人接受正义的审判。

    然后这个仇人在放下心中的痛苦之前,死在了他的手里。

    就好像最残酷的复仇一样,他让自己的仇人在死前感受到了希望。

    史蒂夫抱着巴基的身体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骑上了摩托车一路向着神盾局走去。

    巴基终归是他的好友,而现在他除了神盾局之外再没有地方可去。

    朗姆洛看着手里的混乱无尽药水有些头疼。

    “我能换一瓶吗?”

    朗姆洛对着布尔凯索说着。

    这东西实在是不太稳定。

    “你自己想办法得到其他的吧,你知道去什么地方找。”

    布尔凯索拿出一瓶弗兰克带来的烈酒,对瓶吹着。

    “都是你!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杀了他!”

    托尼对着布尔凯索和朗姆洛大喊着,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在抱怨谁。

    或许是在向着命运发出质疑,但是他只能朝着那边的两个人发泄自己的情绪。

    也许只是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花花公子下意识的选择了逃避。

    “又不是我开的枪。”

    朗姆洛没好气的说着。

    虽然他对自己造成的意外有些歉意,但也没有多沉重。

    复仇对于他来讲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虽然是因为他手里药水导致的意外,但是归根结底那柄枪是握在托尼手上的。

    “好了,朗姆洛,没必要这样说。”

    布尔凯索抽出了一瓶烈酒丢给了托尼。

    “年轻人,你或许需要这个。”

    布尔凯索看着门外环境,有些无聊。一场场的闹剧对于他来讲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陷入发呆状态的布尔凯索神态凝重,像是一个正在思索的长者,散发着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力量。

    托尼看着布尔凯索的表情,手忙脚乱的接过了布尔凯索扔给他的烈酒,打开盖子放在嘴里猛灌了一口。

    或许是布尔凯索的无聊时的表情太具有迷惑性了,托尼看到了一个饱经沧桑的老者。

    其实他只是在发呆。

    “我觉得我还是需要静静。”

    托尼走到了桌边坐下,然后深呼吸。

    “切,复仇还能让你吓成这样,也是奇怪。”

    朗姆洛自己去取了烈酒往嘴里灌着。朗姆洛不理解托尼的想法,从那一刻打算放过仇人的时候就开始不理解。

    复仇对于战士是最公平的道理。

    屋子里的血腥味转眼就被酒气给取代了。

    “我最后已经放弃复仇了。”

    托尼念叨着,现在他没心情和朗姆洛吵架。

    连之前被朗姆洛一顿暴揍都忘在了脑后。

    托尼又猛灌了一口,这一次他呛着了。

    虽然托尼从来不忌讳喝酒这件事,但是从没有试过直接对瓶吹。他之前是一个放浪的公子哥,虽然他有着大多数人难以企及的智慧。

    然后铁匠铺的外边又传来了一阵刹车的动静,顺带的还有碰撞声。

    看来托尼开来的车也被撞到了。

    “托~尼!”

    一个尖锐的女声想起,带着颤抖。

    铁匠铺外面还没有来得及打扫,陡然见到这个场面正常人都会有些不适。

    “佩波?”

    托尼双眼有些迷离,猛灌烈酒稍微有些容易上头。

    一个打扮干练的女性有些颤抖着走了进来。

    她在看到门外托尼的车撞在一辆狰狞的皮卡上,并且看到了满地血浆的时候十分害怕。

    毕竟她是亲眼看着托尼史塔克抢过了保镖的手枪带着愤怒离开了公司。

    见到铁匠铺外边场景的时候,她以为托尼遭遇了什么不测。

    “这个女人意志不错。”

    布尔凯索被突然进来的佩波吸引了注意力。

    一个向着恐惧前进的人当然称得上勇士。

    “你是打算这这个世界复兴野蛮人吗?”

    朗姆洛有些好奇。

    毕竟布尔凯索这样的人从没有表现出他的追求。

    “那也挺好。”

    布尔凯索想了想这样回答。

    ……

    尼克弗瑞满头大汗的从新的生命替身中醒来。

    脑海中依然是那个大胡子狰狞的表情。

    虽然尼克弗瑞本身的战斗力其实不差这个传奇杀手什么,但是他是带着伤势的。

    不能灵活控制一只手臂和一条腿的他在发动了反击之后,没过十秒钟就被一颗子弹打穿了脑门。

    现在意识从另一具生命替身中醒来,他只想躺在这张冰冷的床上什么也不做。

    尼克弗瑞在大脑中回忆着之前得到的消息。

    刀锋战士正在被九头蛇的敌人追击,咆哮突击队基本上失联了。

    他还得面对一只大怪物的追责。

    还有朗姆洛那边直接挂断的电话让他头皮发麻。

    缓了缓之后他起身朝着神盾局总部走去。

    现在他能够调动的力量薄弱到了极限。

    然后他在前脚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后脚就看到了史蒂夫抱着巴基走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

    尼克弗瑞有些慌了。

    史蒂夫的表情平淡的让他感到不安。

    “托尼完成了复仇,巴基死了。”

    史蒂夫把巴基的身体放在了沙发上,然后走到了尼克弗瑞的面前弯下了腰。

    一场二对一的对视。

    “神盾局能不能做到复活一个人?”

    看过了神盾局很多资料的史蒂夫逼问着尼克弗瑞。

    “妈惹法克!到底在说什么?”

    尼克弗瑞现在一头雾水,巴基巴恩斯他是认识的,但是这又怎么和托尼史塔克扯上了关系。

    “我就问你能不能做到?”

    “能做到!但是为什么!”

    尼克弗瑞被史蒂夫的眼神给震慑了短短的一瞬间。

    “那就去做吧,我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史蒂夫直接把尼克弗瑞从椅子上拽了起来,完全不在乎这个卤蛋身体还不怎么灵便。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尼克弗瑞感觉到现在的情况不太对劲。

    眼前的美国队长似乎并没有他的表情那么平静。

    “巴基在九头蛇的控制下袭击了霍华德夫妇,他是那场意外的凶手。”

    史蒂夫攥紧了拳头,对于九头蛇的怒火再度升腾。

    “那你们为什么要告诉托尼史塔克真相?”

    尼克弗瑞不太理解这人的脑回路,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托尼史塔克觉得不会知道这一切。

    “那是巴基的选择。”

    史蒂夫走到沙发边,放开了尼克弗瑞。

    然后将巴基抱在了怀里。

    “带路!”

    史蒂夫带着悲痛,但是他不想让自己失而复得的伙计就这样死了。

    “那托尼就直接连开好几枪?”

    尼克弗瑞走在前边,有些怀疑。

    托尼史塔克不该是这样行事。

    “那是个意外。”

    史蒂夫在内心剧烈的挣扎着。

    巴基没有怨恨托尼,他也没有。

    但是在知道神盾局拥有这样的技术时,他还是动心了。

    一段仇怨化解了,所以他想要纵容一下自己的私心。

    毕竟这似乎并不关乎正义。

    史蒂夫想要说服自己,但是依然感到煎熬。

    “我想他能够提供很多九头蛇的消息,算他将功补过?”

    尼克弗瑞似乎是感觉到了史蒂夫的动摇,这样说着。

    巴基巴恩斯,作为九头蛇的武器,所知道的消息也极具价值。

    复活这样的一个人,然后用正义的大旗让史蒂夫摆脱纠结似乎也是一件好事。

    正好现在尼克弗瑞急需关于九头蛇的消息。

    而美国队长也是他手下最顶尖的战斗力。

    正好让队长带着鹰眼和娜塔莎去一趟狼人他们失联的那个基地,希望还来得及。

    至于那一边,约翰威客呆坐在尼克弗瑞那具替身的尸体边上,抱着自己死去的爱犬一言不发。

    远远的一个点着香烟的男人顺着道路朝着他走来。

    这条路很少有车经过,康斯坦丁还记得和他发生了点交际的两辆车。

    之前的短短的接触,他就会感觉到了这两个车上的人浓厚的不详气息。

    所以康斯坦丁打算朝这个方向走着碰碰运气。

    再不济借走一辆无主的汽车也没问题。

    “嗨伙计,我能帮到你吗?”

    康斯坦丁看了一眼路边倒翻的两辆车,有些头大。

    他可没那么大的力气吧汽车翻回去。

    约翰威客头也没抬,就坐在狼藉的地面上,抱着自己爱犬的尸体。

    “真是可爱的狗狗~”

    康斯坦丁看着约翰威客的怀里,他看到的不是那具尸体,而是那个正在尽力直立着努力舔舐约翰威客脸颊的灵魂。

    “你是想死?”

    约翰威客咬着牙说着。

    康斯坦丁摆了摆手。

    “灵异专家约翰康斯坦丁为您服务,本人承接通灵服务~”

    康斯坦丁递上了一张名片,然后看到了约翰威客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双充满了杀意的双眼。

    “话说,你有没有在利物浦有什么亲戚……”

    康斯坦丁看着这张成熟的脸,有些狐疑。

    两个人长的太像了,康斯坦丁想起了当时朗姆洛对他说过的话。

    然后约翰威客直接抬起了手臂,手上拿着一柄枪。

    “我能让你和你的爱犬再见一面,它正在舔你的脸。不过你真的没有来自利物浦的亲戚吗?”

    康斯坦丁双手摆在身前,手掌对着约翰威客。絮絮叨叨的说着。

    “如果你骗我,你就和这个混蛋作伴!”

    约翰威客站了起来,指了指身后尼克弗瑞死去的那个替身。

    “霍!这是真挺惨的。”

    康斯坦丁带着怪异的表情看着尼克弗瑞替身的尸体。

    他没看到这里有灵魂的存在。

    按说那只狗死了的时间都比这个人长,但是为什么没有灵魂出现呢?

    “那你抓住我的手。”

    康斯坦丁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看着约翰威客。

    对方的右手上正捏着手枪,所以约翰威客也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几哩呼噜……”

    康斯坦丁敷衍的念叨了几句“咒语”,然后约翰威客就看到了自己的狗狗正在他的裤管边上蹭着他。

    康斯坦丁会的咒语一大堆,只是很多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有没有效果。

    对于魔法方面,他除了那些在与恶魔打交道的时候必须掌握的之外,大多数时候他都得去查查资料才能确定。

    不过让一个普通人能够看到灵魂,其实不需要咒语也可以。

    不过是分享一点点自己的力量罢了。

    “不过你真的没有来自利物浦的亲戚?还是你其实不是人类,而是我的熟人?”

    康斯坦丁继续问着。

    他从来没有见过和自己长的这么相像的人,而且这个人杀死的人居然没有灵魂出现。

    这不正常。

    康斯坦丁有理由相信眼前的家伙事哪一个恶魔假扮的。

    约翰威客蹲下了身子抱住了自己的狗狗。

    他没忘了攥住康斯坦丁的手。

    “你想要那只小狗活过来……怎么又是你!”

    一个老头的声音想起,只不过说到后半句的时候有些气急败坏。

    墨菲斯托~他在刚刚脱离了安德森神父的攻击之后,可是受到了算不得轻的伤势,现在的他需要一些灵魂来补充自己的缺损。

    在感觉到这边传来的绝望的情绪后,他就直接出现了。

    甚至没来得及调查前边的人是谁。

    要知道他在糊弄强尼布雷泽之前,可是观察了好一阵子,墨菲斯托的这具分身喜欢谋定而后动,这样草率的登场只是一个例外。

    “嗨~墨菲斯托,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康斯坦丁想要挥挥手打个招呼,但是现在不太方便。

    约翰威客轻轻地搓了搓小狗的脑袋,然后站起了身子。

    “你说的是真的吗?”

    他对着眼前气的脸上的肉都直哆嗦的墨菲斯托说着。

    然后墨菲斯托看到约翰威客的脸时,脸上的肉哆嗦的更厉害了。

    见鬼了,一个康斯坦丁就够他生气了,现在又来了一个成熟版的!

    之前被康斯坦丁骗走了卡特史雷的灵魂他还没缓过气呢。

    “康斯坦丁,你又打算愚弄我!?”

    随着老头的怒吼,天色暗淡了一下。

    但也仅此而已了。

    谁让他没办法连接到地狱来获取力量呢。

    “我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约翰威客眼神凶狠的看向了墨菲斯托。

    康斯坦丁把自己的手从约翰威客的手里抽了出来,扭头吹着口哨。

    口哨旋律有些阴沉诡异。

    “约翰,你真的没有愚弄我?”

    墨菲斯托这样问着。

    康斯坦丁自顾自的吹着口哨,约翰威客愣了一下。

    他记得自己没有给这两个人说过自己的名字。

    “我确定自己没有愚弄你,但是你先想清楚你有没有愚弄我!”

    墨菲斯托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在吹口哨的康斯坦丁,他还在想着之前的马克笔的事情。

    “魔鬼从不会在交易过程上耍滑头,和你身边的那个混球不一样。”

    “难道之前那份契约的交易过程我没有履行吗?我可是按照契约把你要的东西交给你了。”

    康斯坦丁听到墨菲斯托的话觉得不太合适,立刻出言纠正。

    众所周知,康斯坦丁的信誉值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