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7 “顶级”律师(第九更)
    “哈,真是没想到朗姆洛需要的帮助居然这么麻烦。我得上调我的服务费了,律师的时间可是很值钱的。”

    马修挥手打翻碎了最后一个敌人的脑壳,用自己的外衣擦拭着钉头锤上的血迹。

    他身上的西装在不断的战斗中已经血迹斑斑了。

    “你倒是做到不错。”

    布尔凯索看了一眼地上的尸首和寥寥几个断胳膊短腿还在哀嚎的特工,面无表情。

    给予无可救药者死亡这是布尔凯索的准则。

    他不是塔力克,没那种发现无可救药者身上可能性的眼光。

    所以他对马修默多克的做法表示认可。

    能够感知善恶气息的马修,在行事风格上有了些他的影子,他对这个曾经不太看好的律师有些改观了。

    “我还是不够强啊,这边的事情赶快结束吧!我想去找蕾柯先祖继续学习了。”

    马修稍微有些气喘,但是看得出来他现在很畅快。

    就好像他第一次以绝对的优势从秘境中走出来的时候一样。

    “我以为你会像塔力克那个家伙一样,即便是我看来无可救药的渣子也值得一个机会呢。”

    布尔凯索粗暴地直接掰掉了红酒的瓶口,然后将酒直接丢给了马修。

    “你倒是比塔力克更符合我的胃口。”

    布尔凯索审视了一下马修,点了点头。

    “我也以为我会像塔力克先祖那样会对所有的人都手下留情,再不济也会留下他们的性命。”

    马修接过接住酒瓶,说完话就直接朝嘴里灌着他买来的红酒。

    “但是我发现战斗的时候,那些家伙身上的臭味让我忍不住生气,哪里还留的了手?”

    “所以塔力克是圣山的守门人,在他看来拯救别人永远比救赎自己容易,他总是选择最艰难的道路。”

    布尔凯索直接用手伸进火炉,将完全锻造成形的巴尔扎挂坠抽了出来,甩在了地上。

    现在得到巴尔扎除了被询问的时候才能说话,其他的时候和一个挂坠也没什么区别了。

    正好火焰造成了一点伤害,他不用再划破手臂来喝血瓶了。

    “等你有空,我把你介绍给蕾蔻。”

    布尔凯索随手掀起一阵风,将炉中的明火吹熄了。

    “那正好,蕾柯先祖也告诉我说要是没有其他先祖选择我的话,就把我介绍给蕾蔻先祖试试。”

    马修丢掉了他一向的谦和,现在更像个豪迈的野蛮人战士了。

    “对了,布尔凯索。我的血瓶为什么没有烈酒的滋味?”

    野蛮人之间只有亡者和王者会被尊称,亡者被称为先祖,而王者在成为不朽之王之后,不朽之王就会成为他的名字。

    除非这位不朽之王死去,就好像沃鲁斯克一样。

    “你喝完血瓶把你喜欢的烈酒倒进去,之后就都是那种烈酒的味道了。”

    布尔凯索伸展了一下手臂,喝掉了最后一口。

    “你的下一波敌人来了,去战斗吧。”

    布尔凯索转身回到了楼上的卧室,现在外边的场景让他容易想起地狱的景象。

    布尔凯索卧室里边简单的可怕,就一张木板床放在那边,他直接往上边一躺就算是休息了。

    边上就一个小桌子,桌面上酒瓶码的整整齐齐。

    这算是闲下来的布尔凯索给自己培养的兴趣,反正也没事做,沙包也找不到,只能打打铁,码码瓶子来消遣了。

    “真是闲不下来,那服务费就按照顶级律师的收费标准来吧。反正我也是顶级。”

    马修晃了晃脖子,一把拽掉了胸前的领带,提着钉头锤就走了出去。

    “我可是顶级能打的律师啊!渣子们!”

    马修以一个打高尔夫的角度将手中的钉头锤挥舞出去,直接打断了眼前黑衣忍者的武士刀。

    连带着将这忍者直接打成了飞灰。

    从第三波来袭的敌人开始,这些手合会的混蛋就和那些特工交替着来了。

    他也搞不清楚手合会怎么和特工扯上的关系,但是现在打就完事了!

    手合会得到忍者死了会变成飞灰,还省得事后打扫了。

    “哈!”

    马修默多克,新生的野蛮人战士,同时也是一个律师。

    和他说的一样,他是最顶级的!

    律师行列中顶级的能打!

    ……

    “所以说,马道克先祖是自己选择了死亡吗。”

    卢克凯奇看着眼前的维达,有些犹犹豫豫的。

    “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杰西卡琼斯的声音忽然响起,她对着眼前的卢克凯奇大声的喊着。

    “这个女人这么快就登上了圣山?”

    卢克有些愣住了。

    他记得自己在和马修爬山的时候,差点饿死在路上的事情。

    “哈,她可比你们当时要坚定的多。”

    维达打量着眼前的杰西卡琼斯。

    “伙计们,又有新的苗子了!”

    维达大声的呼喊着。

    “在哪?”

    “我来看看!”

    一大群以战斗为名的先祖们忽然显现出了身影围了上来,将杰西卡琼斯吓得不轻。

    “哈,一个内心存在懦弱的小姑娘?她是怎么爬上圣山的?”

    “卡尔加,你不能要求每一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无所畏惧。”

    “夸尔凯克!野蛮人不需要懦弱的家伙!你忘了尼拉塞克那个蠢货了吗!”

    两个野蛮人先祖争论着。

    卡尔加,野蛮人的将领,或者说先锋。

    他曾经用手中的战旗一次性刺穿了三个强大的恶魔,将恶魔的尸块化作了脚下的肉泥,为野蛮人的荣耀划下了重要的一笔。

    无星之夜战役的领导者,身先士卒的无惧者。

    至于夸尔凯克,哈洛加斯圣山守卫们的将军。

    永远在镇子中心的泉水边踱着方步,沉静而老练。

    每一个圣山守卫都会尊敬他,他的一生都在指挥着野蛮人们与恶魔作战。

    算是野蛮人中少有的擅长指挥大规模战斗的强者。

    至于尼拉塞克,当所有的长老们用生命释放了魔法后,只有他活了下来。

    最后甚至沦为了巴尔的帮凶,虽然这个家伙最终还是死在了野蛮人的手里。

    但是从那以后,卡尔加就十分讨厌怯懦的家伙。

    “我说,就是你们能够给我坚定正义的力量吗?”

    杰西卡琼斯鼓足勇气大声喊着。

    “好了,奥尔加不要太过分,你说话的口气更像是尼拉塞克那个刻薄的混账。”

    一个身形比布尔凯索还要高大一圈的野蛮人挤了过来。

    “能够这么快就登上圣山,她的坚定无需质疑。这个孩子就交给我吧。”

    这个野蛮人的话说完,所有的先祖们就都消失了。

    他们即便也想要一个继承人,但是他们都很清楚,他们竞争不过这个大家伙。

    杰西卡被这个野蛮人带走了,只留下卢克凯奇在发愣。

    他忽然觉得那个姑娘在大喊的时候戳中了他的心。

    “维达,那位先祖叫什么?”

    卢克转过头急切地问着。

    “奥拉克,大熊部落的领袖,野蛮人中唯一一个享有战神之名的强者。”

    维达没有吊着卢克,直接给出了答案。

    “你看到他腰上的兵器了吗?那是他的传奇——战神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