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0 急!该怎么在马桶中保持冷静?(第二更)
    “布尔凯索,他们是九头蛇!是邪恶的!绝对不能放他们离开!”

    科尔森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科尔森的坚毅让布尔凯索对他有些改观了。

    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要解决这些家伙,倒是让布尔凯索有些惊讶。

    科尔森开始剧烈的挣扎,似乎是打算让这些家伙直接给他一枪,好让布尔凯索直接了当的解决掉这些九头蛇。

    显然到现在科尔森都没明白布尔凯索为什么没有直接处理这些家伙。

    科尔森的行为对于野蛮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背叛,布尔凯索习惯了庇护所里人类相处都是直来直往坦率直接的方式,一时间适应不了这些特工对谁都会保持怀疑的生活方式。

    科尔森最后喊的话让布尔凯索稍微点了点头,他打算再给科尔森一个机会,一个解释的机会。

    至少让科尔森亲口说说他拿枪指着布尔凯索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手里的弹头在布尔凯索的力量下匀称的裂成了三块,然后这三个特工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手上的枪械在神经反应下连续的开火,而科尔森已经被布尔凯索提在了手里。

    布尔凯索原本站着的地方留下了两个半寸深的脚印,稍微使用了一下冲锋的布尔凯索解决了制造问题的人。

    放在屋里桌面上的巴尔扎的脑袋正在贪婪的呼吸着,鬼知道连身躯都没有的它呼吸的东西能到什么地方去。

    布尔凯索随手将科尔森扔到了地上。

    “你说说吧,拿枪指着我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布尔凯索手习惯性的伸到了背包里,想要抽出一瓶酒来,但是他忘了背包里的酒已经被他喝完了。

    什么也没有摸到了布尔凯索不得不准备划伤自己的手臂,好能饮用血瓶。

    至于科尔森腿上的伤势,那不重要。

    带着项链的科尔森的伤口用不了多久就能愈合了,但是布尔凯索忘记了伤口中还留着一个弹头。

    “我说那是下意识的举动你会相信吗?”

    科尔森苦笑着,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他现在要尽快联系尼克弗瑞汇报九头蛇的消息。

    之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有些突然,他还在整理脑子里的思绪。现在他倒是对于布尔凯索讲述的故事有几分相信了。

    远处马修正用导盲棍戳着地面,像是一个正常的盲人一样走过来。

    他的手上还提着一瓶包装看着不错的红酒。

    他是想来找卢克的,卢克说他要去找布尔凯索,正好不太忙碌的马修也打算回去哈洛加斯圣山一趟,好继续向蕾柯寻求指导。

    顺带的,他还想要听听布尔凯索对于巴尔扎的处理意见,他是希望能够直接将恶魔抹灭的。

    只不过在这个问题上,他和卢克有了点分歧。

    只是刚走到铁匠铺的附近,他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布尔凯索,如果你需要法律援助的话,我会帮你。”

    马修默多克没有忘掉自己在作为一个战士的同时还是一个优秀的律师。

    “那正好,我听说在这地方生活就得学会合理的避税。”

    虽然他完全没想过自己这段日子里完全没有营业额这个事实。

    布尔凯索静静的坐在桌前,然后一把拍在了巴尔扎的微缩脑袋上,挂坠直接嵌进了木桌。

    关于这个恶魔的锻造还没有彻底的完成,等他完成锻造之后,这个恶魔就再也做不了除了说话以外的任何事情了。

    刚刚死掉的几个九头蛇特工的灵魂被巴尔扎直接吸食了,这让布尔凯索感觉十分的不爽。

    即便那些家伙是恶棍,但是也不能让这些家伙的灵魂被恶魔当做食粮。

    一巴掌下去,巴尔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吐气声,几个灵魂就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我觉得应该先把你放在马桶里冷静一下。”

    布尔凯索说着就从桌子里面扣出了巴尔扎吊坠,至于放进马桶之后卢克会不会嫌弃这个吊坠,那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

    在挂坠交给卢克之前,还得经受一次烈火的烧灼和一轮锻造,想来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马修则是一头冷汗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会被布尔凯索这样对待。

    连传奇装备都无法看见和感知的马修根本没发现桌上的巴尔扎,所以吓到了。

    他通过哈洛加斯圣山了解到布尔凯索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现在正在思考自己怎么才能在马桶之中保持冷静了。

    科尔森的手机终于接通了,还没等他汇报自己的遭遇就听到那一头传来的声音。

    “科尔森,现在立刻隐藏起来,神盾局中存在的敌人开始行动了,他们是九头蛇!”

    科尔森一时语塞,只能说一句“收到”没等他讲述自己刚刚遭遇的一切,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科尔森一样掌握着几个安全屋的位置,虽然这些安全屋都是尼克弗瑞告知他的。

    不过这也好,他只需要等着尼克弗瑞找到他就可以了。

    虽然科尔森觉得呆在布尔凯索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只可惜他不太愿意给无关此事的人带来什么麻烦。

    “我做什么了?”

    马修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着。

    “没和你说话,你别想太多。”

    布尔凯索头也不回的带着巴尔扎朝着卫生间走去。

    这里虽然是一个铁匠铺这样带有年代感的地方,但是生活方面还算是现代化的。

    马修用导盲棍敲击着地面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

    顺手将手上的红酒摆在了桌子上。

    然后闻着外边的血腥味皱起了眉头。

    他能够感觉到科尔森的存在,但是他认为自己不适合在这个时候发表看法。

    科尔森看着满地的尸体有些头疼,现在神盾局里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即便是想要找个处理卫生问题的后勤小队都会招来九头蛇,这让他对地上的尸体有些头疼。

    但是地上的一切又不能完全不管。

    所以他拨通了朗姆洛的电话。

    朗姆洛每次任务汇报之后科尔森都能得到相关的文件,来帮助他完成接触布尔凯索的任务。

    既然朗姆洛在报告中提到自己和野蛮人有了初步的接触,那么让他来处理卫生似乎也算是可行的。

    至少清楚野蛮人力量的朗姆洛不会搞出什么意外。

    科尔森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