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 退避只有在面对野蛮人的时候会被谅解
    “等等!约翰!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们来谈个条件!”

    撒旦面色十分的难看,大声的喊着,甚至连守誓者又靠近了他几分都没来及在意。

    “满身罪恶的东西,终于等到正主了!”

    随着异度空间的退去,布尔凯索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被拽到了人间的撒旦现在就是想要回去,也难以做到了。

    毕竟他正在和安达库尔加斯做着事关生死的角力。

    布尔凯索直接走到了康斯坦丁的身边,当着一脸懵逼的康斯坦丁的面,将那双粗糙的手直接捅进了康斯坦丁的肚子里面。

    然后拽出了一片血迹和一只努力挣扎的恶魔崽子。

    康斯坦丁都没有来得及嘴臭。

    “朗姆洛,灌他药水!”

    布尔凯索没搭理面色惨白正在剖腹产后大出血的康斯坦丁,而是把救他的事情交给了朗姆洛来处理。

    被他攥住的玛门现在就好像是一只小鸡仔一样,乖巧的挂在布尔凯索的手中。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飞速的强大着,好像用不了多久就能继承那部分来自他父亲的力量,成功的踏入地狱君主的行列。

    奈非天,天使与恶魔的孩子。

    说起高洁,没有什么能比高阶天堂的天使们纯粹。

    继承了天使和恶魔的血脉,布尔凯索要比那什么命运之矛和加百列的力量要纯粹的多。

    现在的玛门正在触及地狱君主的权限。

    朗姆洛明白自己的任务似乎到这里就结束了,过了今天他就能继续回去谋求覆灭九头蛇和神盾局的机会了。

    朗姆洛把手上的斧子挂回了腰间,然后解下了药瓶走到了康斯坦丁的面前。

    粗暴得到将康斯坦丁的嘴拉开,拿起药瓶就往里面一通硬灌。

    “安达,尽兴了吗?”

    布尔凯索身上无边的气魄有限的释放开来,整个屋子伴随着大地开始震颤!

    中间的被康斯坦丁血液染红的水池像是沸腾了一样,不断地翻滚着。

    那粗糙有力的手直接掐住了撒旦的脖子。

    这个倒霉的地狱君主,正竭尽全力抵御着安达库尔加斯手中的利刃,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咽喉被布尔凯索扼住。

    “哈,差不多了!”

    安达收回了手上的守誓者仿品,身体开始逐渐地转为虚幻。

    “这个世界的地狱比我想象的弱了太多,倒是那些奇奇怪怪的能力挺有意思的。”

    安达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胡须随着布尔凯索的气魄正在飘摇。

    “对了,下次再有机会就让马道克来吧,指不定他现在怎么骂我呢!”

    安达的身影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直接回到了哈洛加斯圣山之上。

    撒旦和玛门这对父子完全被布尔凯索掌握了生命,从那只手上,他们感受到了恐惧这种情绪。

    作为恶魔,从来都是给别人带来恐惧而增强自己的的,但是现在他的却从心底升腾出了不敢面对,无法直视的感觉。

    即便是巴尔,在面对活着的野蛮人三先祖的时候也会选择退让。

    而现在站在这里的布尔凯索,早就是现存的最强大的野蛮人了。

    区区掌握了一些维度或者规则碎片的地狱君主,算起来大概就和阿拉尼娅蛛后差不多的水平。

    他们自然会感受到那种所有恶魔在面对野蛮人时心中共同的情绪。

    退避这种想法,只有在面对野蛮人的时候才会被谅解!

    或许李敏所展现的实力足以让地狱魔王难以抵挡,卡拉辛姆会让地狱魔王感到疲于应对,乔汉娜会让他们觉得难以突破,纳兹波会让他们感到诡异莫测。

    但只有布尔凯索!只有布尔凯索会让他们感到畏惧!

    野蛮人的面前,所有敌人只有畏惧、逃窜、然后灭亡这一条路!

    无关力量的强弱,只是因为这就是野蛮人的气魄!

    撒旦感觉到咽喉上的那只手开始逐渐地增加力量,玛门则是开始不断的挣扎。

    布尔凯索不会给这些满身罪恶的恶魔赎罪的机会,恶魔的本源决定了他们永远学不会善良!

    “该死的!”

    撒旦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他的身体被扼住咽喉之后,双脚拖跪在地面上,身上的能量开始一波又一波的爆发,就像是一只闪耀着乌光的灯泡一样。

    玛门则是努力的发出叫声,似乎是想要抗争。

    身上开始闪耀着和撒旦一模一样的光芒,它急速的迫近了撒旦所处于的层次。

    天使曼尼满脸恐惧的看着布尔凯索,现在的他开始后悔自己的贸然出现。

    这原本只是加百列和恶魔的事情,但是他因为贪图加百列身上的力量而贸然的出现在了这里。

    看着开始变得衰弱的撒旦和玛门,他背后的羽翼都炸毛了一样,羽毛根根竖立。

    “你最好呆在这里别动。”

    “唧!唧!唧!”

    古一的声音和杀猪刀的音效一同响起,曼尼的腰上一颗斗大的腰子跌落在地上,发出了“啪叽”一声。

    “听唐人街的厨子说这东西很补?但是鸟人的腰子能吃吗?”

    卢克早就在哈洛加斯圣山的幻梦中见识过布尔凯索的气魄了,现在的他虽然依然感觉到紧张,但是却不会感到畏惧。

    所以他看着曼尼的腰子开始从他的脑瓜子中发散着思维。

    “注意食品卫生,卢克。”

    马修有些无力,对于卢克突如其来地想法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为什么,人间会出现你这样的存在!”

    撒旦的声音已经有些断断续续了,离开了地狱的他不再能顺畅的调动地狱的力量。

    那种力量在阿戈摩托的结界下想要来到人间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恶魔,不配存在!”

    布尔凯索的手上力量就像是液压机一样稳定的增加着,他的力量正在愤怒中开始全面的唤醒。

    即使没有穿上战甲,也没有调动那些传奇的力量,他也将撒旦和玛门逼入了绝境。

    “等他们死了,我能继承他们的财富吗?毕竟我可是给撒旦生下了孩子。按照继承法……”

    “咚”的一声,朗姆洛的拳头就落在了康斯坦丁的脸上,让他的双眼显得对称了不少,也打断了这个碎嘴的家伙。

    至于只剩脑袋的巴尔扎,此时完全没有了动静,真正的做到了伪装成一个抽象流派的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