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0 九头蛇给朗姆洛的助攻
    “喂?你有什么事就快点说,我这边可没有多少闲工夫。”

    刀锋战士的电话拨回给了杜根,只是语气并不怎么好。

    毕竟这个家伙现在正和那些见鬼的吸血畜生不断的交战着。

    “我想问一下,你那边有没有从吸血鬼那里得到什么奇怪的消息?”

    杜根的话让刀锋沉默了一下,奇怪的消息对于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来说实在是太常见了。

    “具体是什么方面的?”

    刀锋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了。

    “关于九头蛇的那种。”

    这一次刀锋彻底的陷入了思索,作为当年咆哮突击队的成员,他对九头蛇可算不上陌生。

    “老伙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关于九头蛇的消息,刀锋战士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了。

    杜根不是那种会拿这些消息来消遣他的人,所以刀锋想要知道更多一些的内幕。

    “现在的你还在尼克弗瑞的监控下,所以我不能说的太细,如果你找到了什么消息的话,记得一定要通知我一声。”

    杜根难得的说了一大串,然后就默默地挂断了电话。

    他和刀锋都明白九头蛇代表着什么,而且他已经说的够多了。

    “尼克弗瑞?真是操蛋的世界。”

    刀锋呢喃着放下了电话,抄起了身边的枪械后就离开了自己的安全屋。

    休整的时间已经结束,现在趁着天黑,还能再去收拾掉一个吸血杂碎的窝点。

    他一直觉得自己和当年的午夜吸血鬼完全不是一个物种,即使都被称为吸血鬼,不过现在他也不需要思考那些了。

    九头蛇的消息已经被他得知,那么就在接下来的行动中稍微注意一下这方面的消息好了。

    虽然那些吸血杂碎中向来没什么硬骨头,但是这么多年他一点疑似的消息都没收到过,也是一件稀罕的事情。

    这或许是他不留活口的风格导致的。

    ……

    “朗姆洛,我觉得你有必要讲述一下这些天你都在做什么!”

    刚刚和朗姆洛会面的鹰眼就直接逼问起了朗姆洛。

    毕竟朗姆洛的身上满是伤痕,显然是经历了一场恶斗。

    那些看着来自于钝器击打造成的伤势让鹰眼不得不在意一下。

    “如你所见,我正在接受战斗方面的试炼。”

    朗姆洛张开了双手,表示着自己的无害。

    一边正在收拾随身物品的卢克和马修就像是个小透明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存在感。

    他们已经听马道克说过了,布尔凯索会在今天带他们回去地狱厨房。

    “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还没等鹰眼说话,那个被皮尔斯安插进来的特工就急不可耐的指责起来了。

    他想要提醒一下朗姆洛,九头蛇的事业是最重要的。

    这样莽撞而反常的行为他当然知道会引起鹰眼的怀疑,但是这一张嘴就把自己和朗姆洛绑在了同一战线上的说法,让他不至于太过于担心。

    毕竟他只是一个喽啰而已,即使这一刻得到了皮尔斯的任用,所以他看到了取代朗姆洛地位的机会。

    即便会被怀疑,也是地位更高的朗姆洛承受更多的调查,他不过是一个刚刚加入九头蛇没多久的特工而已。

    对于九头蛇的情报他只知道朗姆洛是他的直属上司,其他的他都不怎么清楚,也不担心自己暴露会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

    况且朗姆洛也不会让他暴露的。

    而且这也是皮尔斯特意交代的事情,检测朗姆洛的忠诚度,这就是他存在的价值。

    此时他的心里已经在喊着“一切为了九头蛇”了。

    他打算稍微努力一下,让朗姆洛犯下一些并不严重的错误。

    虽然九头蛇还需要继续隐藏自己的存在,但已经不是那么的急迫。

    这个时候稍微给朗姆罗甜点堵就是能做的最大限度了,即便暴露了又能怎么样?

    神盾局早就被九头蛇渗透成了筛子。

    于是他换来了来自朗姆洛的一记重拳!

    翻滚在地面上的他没有想到自己会直接遭受到攻击,此时脑袋有些宕机了。

    “你因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朗姆洛冰冷的声音传来,配合上地面上冰冷的积雪,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单单是在这个小队中,朗姆洛也是作为指挥存在的,而在九头蛇那边来说,朗姆洛打断了这个家伙可能会暴露九头蛇存在的行为。

    至少明面上挑不出什么毛病。

    但是朗姆洛现在的心里快要乐开花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必然会让鹰眼产生怀疑。

    虽然暂时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是这种微小的问题积少成多之后,九头蛇必然会暴露在神盾局的眼中。

    朗姆洛简直想要给这个家伙送上掌声。

    “朗姆洛,现在开始我来接替你的指挥职权,接下来你要给我说清楚你这几天做了什么!”

    鹰眼拿出了身上携带着的来自于尼克弗瑞的命令,对着朗姆洛饶有深意的说着。

    “要不,我们先从那辆皮卡开始?”

    朗姆洛觉得无所谓。

    而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九头蛇感觉有些不太妙。

    ……

    “大叔,那个杰西卡说的报酬就是这个吗?”

    吉尔站在空旷的地方挥舞着斧子,一双眼睛正盯着看着摆在桌上的袋子,有些迟疑。

    袋子里装的是一大堆被揉捏的乱七八糟的纸币,从外观上也看不出这是多少钱。

    毕竟这袋子里边的钱什么面额的都有。

    “这是你的的零花钱,你身上的用完了,自己从里边取你觉得合适的量。”

    布尔凯索喝了一口酒,顺带的决定了这笔钱的用途。

    “锻练结束了,去休息吧。你明天还得去上学。”

    吉尔闻言点了点头,将手上的斧子放回了武器架上,转身就去洗漱了。

    吉尔回到了他的卧室,布尔凯索转身关上了铁匠铺的大门,接下来他需要回到哈洛加斯圣山上,给卢克和马修准备一下药瓶了。

    虽然说这个东西真的神奇的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谁还能从野蛮人的手上抢走东西?

    就凭这个世界上目前所展现出来的家伙吗?

    马萨伊尔在得到了黑暗灵魂石中的力量之后,也不过是借用了死亡的规则才在与布尔凯索的战斗中取得了胜利。

    而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存在能够媲美马萨伊尔的强大?

    有时候布尔凯索都认为世界是一个囚笼,将里面的人关在这个地方。

    不管是什么世界,他所能孕育的强者都是有着极限的。

    就像是哈洛加斯圣山一样拥有着庞大的根基和为数不多的巅峰存在。

    如果布尔凯索能想起金字塔的话,他或许能比喻的更加形象一些。

    这个世界的死亡他已经见过了,不论是在什么世界,死亡这种规则都处于顶点。

    就好像概念性的存在,总是会格外难缠一样。

    布尔凯索挥手打开了传送门,还没有走过去他就听到了先祖们驾驶车辆时发出的阵阵呼喊声。

    “马道克!你XX……”

    布尔凯索骂骂咧咧的走进了传送门,看他那架势,哈洛加斯山上似乎是即将爆发一场冲突。

    这个世界最差能变成什么样?

    难道还能比庇护所夹在天堂和地狱之间成为战场还要凄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