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8 杰西卡琼斯的报酬
    吉尔发现自打他开始每天按时喝牛奶之后,他的身高开始快速的变化了。

    从班里最矮小的一个,已经长到了中等水平。

    经过了每天的锻练之后,他的身体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干瘦了,也有了一些肌肉的痕迹。

    现在正在走下校车的吉尔,远远的就看到了铁匠铺上挂着的那个大锁,他知道布尔凯索现在正在哈洛加斯圣山上驾驶着那辆他眼馋了许久的皮卡车。

    铁匠铺外边,一个高挑的女性手里正提着一瓶伏特加,坐在布尔凯索常常用来发呆的那个长凳上边。

    长凳上还放着两个塑料袋,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披萨的样子。

    吉尔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是他总感觉有些眼熟。

    “你是?”

    吉尔走到了铁匠铺不远的地方,对着这个女人喊着。

    他小心的保持着距离,随时打算转身逃窜。

    这几天里他已经知道了就在马路对面,有一车特工无时无刻不在坚守着岗位,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他会按照科尔森说的,朝那边跑。

    “我是杰西卡琼斯,那个铁匠铺的老板不在吗?我等了他大概两个小时了。”

    杰西卡提着半瓶伏特加,朝着吉尔挥了一下。

    看得出来杰西卡是一个行动快过脑子的家伙。

    “他马上就回来……”

    吉尔的话没说完,布尔凯索就穿过了传送门出现在了两人的视线里边。

    “我XX,那个XX的马道克!”

    布尔凯索骂骂咧咧的从传送门走了出来,他的话一点不剩的传递到了在场的几个人的耳中。

    车里的都特工赶忙记录下来了马道克这个名字,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上司要求他们记录一切能够记录的东西,但是这没什么好思索的,他们的工作如此。

    布尔凯索一眼就看到了正睁着一双大眼看着他的吉尔,他赶紧把之后的脏话咽回了肚子里。

    “今天稍微耽搁了一点时间,吉尔快进来吧。”

    布尔凯索当着杰西卡的面将那粗重的大锁用力拽开,然后随手将锁子丢到了一旁的地上。

    那些特工没怎么震惊,科尔森早就问过了布尔凯索这把锁的事情,甚至他还亲自尝试了一下开锁的过程。

    只不过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科尔森的手臂酸痛了几天。

    这些特工趁着布尔凯索离开的时候,也亲自尝试了一下,现在神盾局多了一个赌局,那就是谁能打开这把锁。

    现在奖池已经积累了三千多块了。

    至于杰西卡,她虽然莽撞的很,但是还没有蠢到破坏恩人家的门锁的程度。

    “那个,我是来支付上一次的报酬的。”

    杰西卡赶紧出声,她感觉自己似乎是被布尔凯索忽视了。

    “嗷。”

    布尔凯索这样回应,然后头也不回得走进了铁匠铺,虽然他没有忘记关于报酬的事情,但是也没有多在意这件事。

    只要杰西卡信守了她的承诺,那就不会让野蛮人反感。

    “谢谢。”

    杰西卡提着手边的袋子跟着布尔凯索走了进来。

    吉尔看到布尔凯索回来之后就跑了过来,他也不必像之前那样的小心得对待陌生人。毕竟这个世界上估计是没什么人能够当着布尔凯索的面伤害他。

    “吉尔,先去洗手,午饭马上就好。”

    布尔凯索直接走向了灶台,打着了火之后,转身从冰箱里取出了牛奶和蔬菜沙拉。

    牛奶添到锅里再放在火上加热的这一连串动作他做的流畅的很,毕竟这算是布尔凯索这些天除了锻造之外最熟悉的事情了。

    “那个我带了食物,上一次还没感谢你的那顿饭。”

    杰西卡显得有些尴尬,原本她以为布尔凯索很重视这笔钱的,现在倒像是已经把她忘到了脑后一样。

    布尔凯索重视的不是什么报酬,他重视的是承诺,既然杰西卡琼斯已经来了,那么承诺就没有落空。

    这就足够了。

    “嗯,烤箱在那边。”

    布尔凯索伸手指了一下烤箱的方向,那个东西他不怎么使用。

    每天就是买沙拉和煮牛奶,他也用不到那个玩意。

    难不成把黑面包放进去加热一下?

    那东西硬的出奇,加热一下也改变不了什么,反倒是更没法下嘴了。

    杰西卡琼斯彻底的被布尔凯索的直接给击溃了,这个地方难道不是布尔凯索的家吗?

    为什么他就好像是在做客一样,什么都不在意呢?

    杰西卡浑浑噩噩的把食物加热,然后端上了那张木桌,空气中弥漫着披萨的香气。

    “大叔,今天你还是在山上开车吗?”

    吉尔对于那辆足够威风的皮卡十分的在意,他很想坐在上边感受一下。

    “嗯还是,就是那些老家伙总是闹腾。”

    杰西卡看着布尔凯索的一头白发,大脑有些混乱。

    一个老头说别的老家伙总是闹腾,这让她有些惊愕。

    这其中或许有杰西卡的大脑曾受到紫人影响的缘故而导致的反应慢了一些,但是这种事情的确是一件怪异的事情。

    杰西卡现在只想把报酬交给布尔凯索,然后离开。

    但是她被正好煮开的牛奶所散发出的香气一瞬间就击垮了意志。

    “那个,这是我说好的报酬,您看……”

    “嗯,放在那吧。”

    布尔凯索的态度一如既往。

    “大叔,什么时候你才能带着我兜风?”

    吉尔拿着叉子,一下一下的戳着盘子里的沙拉,有些埋怨。

    “嗯,等我记下那个什么交通守则之后。”

    布尔凯索没有敷衍的意思,他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

    “你什么时候能够记下来,这些天你都没有看过那东西。”

    吉尔越发的委屈,和布尔凯索相处的这段日子,吉尔感觉到了亲情。

    这段时间的相处,让布尔凯索习惯了吉尔的存在。况且布尔凯索对于孩子也算得上宽容,前提是小孩子有个小孩子的样子。

    适度的撒娇,会让布尔凯索答应一些事情。

    而吉尔懂事的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要求。

    只是这些日子他一直是来往于学校和铁匠铺,实在是有些无聊了。

    尤其是上学之后,布尔凯索只会在周末的时候带他前往哈洛加斯圣山,而圣山上除了那一片白雪之外,就是那些总隐匿着身形的先祖之灵了。

    对一个孩子来说这也不是什么好的游玩地带。

    那种风雪除了打雪仗之外还能做什么?

    况且让一个普通人孩子在高山上打雪仗,和谁打?和那些野蛮人先祖吗?只要他不怕比桌子大的的雪球把他直接掩埋了就行。

    “很快。我保证。”

    布尔凯索用严肃的口气向吉尔做出了保证。

    “那个,牛奶煮好了吗?”

    现在杰西卡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传出了一阵浓烈的饥饿感,她现在只想吃饭。

    “好了,开始吃饭吧。”

    ……

    “话说那个野蛮人为什么每周都会出去一趟,但是我们总是会跟丢?”

    汽车上的两名探员正在私语着。

    每周布尔凯索都会去一趟纽约圣所,虽然他没有隐藏行踪的意思,但是普通人在没有得到指引的话,根本没办法进入那个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