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4 布尔凯索之名
    “导师,您能够和我说说关于布尔凯索的事情吗?”

    马修把已经昏迷的卢克放在了石床上,然后独自走到了那位女野蛮人训练他的地方。

    那个灵魂正一个人静静的劈柴,然后默默将柴堆放在一起。

    “你的伙伴惹恼了马道克?”

    女野蛮人头也不回的问道。

    哈洛加斯圣山上没有什么事情是能瞒过这些先祖的,这里的一切对于野蛮人来说都不是秘密。

    “他只是无心的。”

    马修有些忐忑,马道克的愤怒来的太过迅捷,他有些后怕。

    “我知道。只要是了解布尔凯索是多么伟大的野蛮人之后,就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实力,也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荣耀与正义。”

    女野蛮人将柴堆放好之后慢慢的站起身来,将劈柴的手斧放在了一边。

    一双眼睛闪耀着光辉,看着马修,虽然马修无法看见。

    “马修,记住我的名字,我也只会说这一次。”

    女野蛮人的身影逐渐地开始凝实,身体慢慢的变得和活人没有区别。

    马修的感知中出现了这位女野蛮人的身影,散发着属于强者的气魄。

    “我叫蕾柯,传奇野蛮人蕾寇的后代。”

    蕾柯走到了马修的身边,按了按马修的肩膀。

    这个时候马修才感觉到这个一只训练他的女野蛮人居然比他还要高大,那双手上充满了力量感。

    “因为我的大意,导致我过早的战死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值得称道得到荣耀,而你不同,你不会犯下我曾犯下的错误。”

    蕾柯把马修按得坐在了雪地上,她也直接坐在了马修的对面。

    “之后,我会把你推荐给其他的先祖,你不必成为我的继承人,因为我没有荣耀让你继承。至于布尔凯索的故事,去倾听圣山的声音,它会告诉你和你的伙伴,布尔凯索的伟大,以及野蛮人的伟大。”

    蕾柯的声音让马修想起了他一直希望的那个母亲的形象,马修感觉自己困了。

    虽然身处白雪覆盖的山巅,但是他却感到了温暖,然后马修就这样静静的陷入了梦乡。

    卢克昏迷之后,他和马修做了同一个梦。

    他们从各自的视角看到了布尔卡斯是如何带着一柄小手斧走上了战场,又是如何成为了野蛮人之王的过往。

    也看到了无数的野蛮人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失去了生命。

    在梦的最后,他们看到了布尔凯索手上挥洒的那像是要毁灭一切的旋风斩,斩向了那个浑身充满了死亡气息的天使。

    等到他们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星斗高悬。

    而他们第一个看到的正是训练他们的两位野蛮人。

    “我错了。”

    卢克看着眼前的马道克,第一时间就怀揣着真诚说出了这句话。

    在那场梦境中,他在亚瑞特圣山被攻击的那场战斗中,看到了挥舞着巨大战斧的马道克的身影。

    那铺天盖地的恶魔让他现在想起都会身体打颤。

    一场来自哈洛加斯圣山的赠与的幻梦,让这个粗神经的家伙明白了他从这里究竟得到了什么。

    现在的卢克,迫切的想要得到自称为野蛮人的资格。

    “跟我走,继续训练!”

    马道克对于卢克的话没有表态,只是转身离开了这间破洞的石屋。

    “等你突破第五次秘境的时候,你就可以回去处理那个什么手合会了!”

    马道克在卢克来到圣山的第一天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时间可不会等人,这两个家伙也不是那种无牵无挂可以长留在圣山的家伙。

    之后的试炼,还是等这些家伙真正下定决心的时候,再继续吧。

    反正想要继承一切,卢克凯奇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也不急在这么几年里。

    马道克轻易的忘记了前些时候他的想法,或许是他刻意忘记了。

    ……

    “蕾柯老师,我会继承你的力量,然后为你的荣耀上刻上教导了一位英雄的印记。”

    马修醒来之后,对着蕾柯深深的鞠躬。

    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得到的这个机会,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不再是那个连几个忍者都得费一番功夫才能战胜的弱者,而是踏上了一条能够看到前方猎猎作响的旗帜的强者之路。

    这条路的最前方,站着一个因为死亡的侵染而头发苍白的伟岸身影。

    “那么,就继续开始训练吧。”

    蕾柯没有回应马修的说法,对于现在的情况她也没什么想要说的。

    她现在只想让马修变得强大一些,然后把这个家伙介绍给那些更加强大的野蛮人先祖。

    最好这个小家伙能够得到蕾寇的认可。

    蕾寇可是野蛮人历史上最有名的几位先祖之一,那一身最原始的传奇套装,可还存在于那位先祖的手上。

    当然,是布尔凯索拒绝了蕾寇赠与套装的好意,所以后来的野蛮人依然有着这样一个机会。

    不然后来者就只能尝试着突破布尔凯索这位野蛮人之王的秘境,才有可能得到那套每一件都是至宝的装备了。

    蕾柯对于是否有人能通过布尔凯索的试炼持悲观态度。

    即便是最接近布尔凯索的桑娅,在对战的练习中,每一次都被布尔凯索从头压制到最后。

    按照蕾寇先祖的说法,桑娅现在的实力已经和她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了。

    布尔凯索就是无可争辩的勇士,毫无疑问的最强!

    ……

    布尔凯索正一个人坐在铁匠铺外边的长凳上,看着天上的星光。

    哈洛加斯圣山上发生的一切都不会瞒过他,他也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布尔凯索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拥有了不必思考战斗的闲暇时间。

    他开始思考野蛮人这个群族之后的道路。

    “不朽之王?这个世界需要不朽之王吗?”

    布尔凯索喃喃自语着。

    还没有对这个崭新的世界有多少了解的他,开始想着自己到底要做些什么。

    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在漫长的生命中遗忘了一些事情,但是那些都不重要。

    野蛮人漫长的生命从来没有谁平稳的走到尽头,每一个野蛮人都是在不断地战斗中拥抱了死亡。

    而现在,布尔凯索觉得自己可能获得了和上一位布尔凯索相同的机会。

    一个探寻奈非天寿命极限的机会。

    见识了这个世界的死亡之后,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尝试着战胜死亡。

    死亡是完整生命的轮回,而且这个世界的死亡,并不像马萨伊尔那样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