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3 “超级”英雄需要帮助
    达姆弹杜根!

    这位美国队长的战友,神盾局创建者之一,咆哮突击队的成员。

    通过SSS药剂减缓了衰老的暴脾气老兵,此时还保持着巅峰的战斗力。

    这个人更是他朗姆洛在受训时的最高长官!

    即便尼克弗瑞依然算是站在正义的立场下,但是他的手上沾染的龌龊可不比朗姆洛要少上多少。

    而达姆弹杜根不同,这位早就退出了神盾局的指挥序列,只是一位战士而非特工的他手上可没有无辜者的鲜血!

    这个老兵绝对是朗姆洛现在能够寻找到的最强的助力。

    打定主意之后的朗姆洛身体超沙发背上重重地一倒,闭上了双眼让自己陷进了柔软的沙发当中。

    一个特工的人生总结起来就是一场波澜壮阔的悲剧故事。

    或许在外人看来,像是喜剧多一些。

    可是喜剧的内核不就是悲剧吗?

    喜剧不就是所有人对一个倒霉蛋的霸凌吗?看着这个家伙出糗,多么可笑。

    但是现在站在了这个舞台上的人,正是他朗姆洛。

    他笑不出来。

    朗姆洛尽全力的握紧了拳头,但是那种刚刚伤愈的空虚感充满了他的身体。

    ……

    “该死的,我绝对不会再和你做什么计划了!”

    卢克凯奇气喘吁吁的瘫坐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面,他对面的正是满身伤痕的夜魔侠。

    一场冒昧的战斗,换来了两个人身上轻重不一的伤势。

    “认识一下,夜魔侠马修默多克。”

    盲律师摘下了自己的头套,朝着卢克凯奇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卢克第一次看到这位夜魔侠面具下的面容,但是一点也不会感到陌生。

    “那我就叫神力侠好了,你知道的我叫卢克凯奇。默多克律师。”

    卢克凯奇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和马修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马修默多克摘下头套的时候,卢克就认出了对方。

    这个盲人律师在地狱厨房里可是最大的异类,致力于为那些交不起律师费的穷人提供法律援助,甚至有的时候还会掏自己的腰包来帮助别人的家伙,在地狱厨房简直罕见。

    卢克凯奇把脑子里的思绪甩了出去,用严肃的面容对着马修。

    “我想知道你一般是到什么地方处理伤势的,我感觉好像断了一根肋骨。”

    松开了彼此的手,卢克凯奇看着满身刀伤的马修问道:

    “别说你没有医疗后援,那样的话夜魔侠可做不到经常活动在这个该死的地方。”

    “一般我会自己处理,偶尔会去一间夜班诊所。”

    马修低着头,脸上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他的力量实在是不怎么样,从一开始行侠仗义的时候他就清楚,总是会落得满身伤痕的他甚至不能赤着上身去海滩度假。

    那满身的伤痕,可不是一个律师的身上应该出现的东西。

    “那可真惨,但是我连一个能帮我处理伤势的人都找不到。”

    卢克凯奇躺平在地板上,似乎这样能让他的肋骨好受一些,用来挡下高夫人拐杖的那只手臂已经肿了起来,显然伤的也不轻。

    高夫人这个对于他来说太过强大的老太太,绝对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现在你和手合会彻底的对上了,你打算怎么办?”

    马修有些无力地对卢克说着。

    今天卢克凯奇可是在手合会狠狠的露了一把脸,这段时间最好还是躲起来,免得被盯上。

    “我可是带着兜帽的,只能看见我下半张脸的情况下谁能认出我来?超级英雄的漫画不都是这样吗?”

    马修有些无奈,超级英雄漫画最出名的当属美国队长了,但是他可不需要隐藏身份。

    至于其他的,难道不是为了让读者一眼就能认出那是主角才这样设定的吗?

    “况且真正看到我正面的只有那个诡异的老太太,他可是亚裔,就像是我记不住他们的长相一样,他们也记不住我们的长相。毕竟我可没有你那么帅。”

    卢克凯奇当然知道这只是他的妄想,但还是若无其事的说着。

    “最好还是先消停一段时间吧,你之前揍了那些忍者的时候,可是露了脸的。”

    马修有些无力地说着,顺带从这件屋子的壁橱里掏出了一个医疗箱,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

    相比较卢克连一滴血都没有流,他的身上可是好几处刀伤,再不处理的话明天可是没法露面了。

    “对了,我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嗯、长辈,我们可以去那里寻求一下帮助。”

    卢克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把话完整的说出来了,说话的时候还伸手摸了摸腰上的斧头。

    ……

    “所以,你们就来我这了?”

    布尔凯索关上了地下室的门,在里面看着眼前的两个倒霉蛋说着。

    布尔凯索也不避讳,伸手取下了腰上挂着的酒壶,狠狠的灌了一口。

    马修身上的伤痕和不断滴落的血迹对于一个野蛮人来说都不值得去思考,除了需要打扫卫生这件事需要另算。

    “看起来你的事情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容易解决。”

    布尔凯索面带思索的看着卢克凯奇,按照他的想法,这个世界上哪有普通人能够挡住拿着他锻造的武器的卢克。

    甚至还让这个身体在野蛮人眼中也算得上强壮的家伙带着伤势回来,看起来这次的敌人也不是普通帮派的样子。

    “跟我来吧,小点声。”

    布尔凯索面无表情的转身朝着地下室走去,楼上的吉尔还在酣睡。

    今天喝了那神奇的牛奶之后,他大概需要长些时间的睡眠。

    “你的这位长辈、真的靠谱吗?”

    马修的耳朵能够听到布尔凯索的身体里传来的血液流动的声响,当然,他也能从寻常的人身上听到这种动静。

    但是这一次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那轰鸣像是一道道闷雷的心跳和像是潮汐冲击河岸一样的血液流动声让他惊叹。

    马修朝着身边的卢克小声的说着,即便他没有带上头套,卢克也没法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什么东西。

    一个总是闭着眼的盲人眼睛里能有什么?眼屎吗?

    虽然卢克没有看出马修的心事,但是这不妨碍他对布尔凯索的信心。

    一个能把神兵利器堆满地下室的匠人,绝对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家伙。

    “比你想象的还要靠谱。”

    卢克想起地下室里那些称得上神兵利器的武器就像是一对破铜烂铁一样随意的堆积着,郑重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马修能不能感觉到。

    跟在布尔凯索的身后两个人收敛了脚步,走进了这间地下室。

    卢克凯奇顺手将门板合上之后,才把脸转向了布尔凯索,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