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lwsktxt.com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 先祖
    一场只有三个人的宴会还是开起来了。

    古一和布尔凯索依然是之前的样子,穿着单薄的衣物在哈洛加斯圣山上的积雪间漫步。

    而可怜的吉尔这个时候裹得像是一颗丸子一样,即使是这样他依然能够感受到寒冷正包围着他。

    “吉尔,等你成为战士的那天可是要光着膀子带着一只小手斧和破木圆盾从这里走到长者圣殿,然后接受先祖考验的!”

    “虽然现在的山上再也找不到那些凶猛的野兽了,但是对于你的身体来说或许只要做到这种程度就足够了。”

    布尔凯索的话听起来挺夸张的,加上那章威严的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所以吉尔没有相信。

    他认为这是大人的谎言,只为了逗他然后寻开心的。

    “我一定能够做到的,你不要小看我!”

    吉尔为了不让布尔凯索达成“邪恶”的目的,大声的宣誓着!

    哈洛加斯圣山上有着无数先祖的灵魂游荡着,他们多数时候都不会和人交流,也不会显现出来身影。

    但是当他们听到了一个如此“孱弱”的孩子这样大声的回应着他们认可的下一任不朽之王时,他们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显现出来了身影。

    在吉尔出现在哈洛加斯圣山上的时候,所有的先祖都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相比较野蛮人那孱弱的就像是马上要病死了一样的体质。

    但是听到了他的宣言,又有哪个勇猛的野蛮人不想看看这个勇敢的孩子呢?

    好吧,这是一个有趣的误会,但是直肠子的野蛮人可不在意这些。

    “布尔凯索,你从哪找到这么有勇气的孩子?等他接受考验的时候,让我做他的考官吧!我可是战胜了疫王那个难缠的大家伙,让他进入我的秘境吧!”

    一个先祖跳了出来,对着布尔凯索大声的喊着。

    这个音量即便是对于习惯了大声的野蛮人来说也算是声嘶力竭的程度了。

    巨大的响声吓了吉尔一条,他差点就要跌倒在地上,像一个丸子一样滚出去了。

    “马道克!你别说的像是战胜疫王多么困难一样,我可是三两下就把掐脖者给砍碎了,这个好苗子给你纯属于浪费,难道要他学你一样,为了一个说不清来源的声音就孤身死在不知道什么角落里边吗?”

    另一位先祖跳了出来,开始争取吉尔传承的权力,甚至不惜提及马道克的痛点来打击对方。

    “安铂!你这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你那一套早就已经过时了!”

    “哈!荣耀的武器都会丢失的你,难道没看到那些小家伙拿着‘马道克的悲伤’吗!”

    至于其他的先祖们,他们对于吉尔的兴趣已经被马道克和安铂之间的争吵压下去了。

    毕竟在这个地方,哪一个灵魂没有一些荣耀的过往呢?

    甚至这些灵魂中最多的反而是那些连名字都没有流传下来的野蛮人,对于他们来讲看马道克和安铂的笑话似乎更为重要一点。

    他们基本上放弃了争夺这个勇敢的继承人的想法,最棒的勇士自然得继承最棒的传承。

    这些野蛮人先祖大多数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个时候吉尔才真切的意识到,布尔凯索之前说的那种夸张的考验方式不是在开玩笑。

    脚下一软就滑倒在地上了,同时他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寒。

    但是想起布尔凯索和死亡的战斗画面,他的内心第一次有了强烈的冲动,这一次不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了复仇而想要变强。

    他发自内心的想要获得力量,想要成为那个无论面对什么都敢抄着武器,奋力挥砍得到野蛮人战士。

    他所追求的或许不是强大,而是那种无所畏惧的勇敢。

    “这些灵魂似乎和鬼魂不同?”

    古一看着那些忽然出现的先祖,有些好奇的问布尔凯索。

    “哈洛加斯圣山庇护了野蛮人,野蛮人的灵魂不会被击毁,也不会离开圣山。除了那三位特殊的存在。”

    布尔凯索顶着那爽朗的笑容,回答着古一。

    灵魂在暗黑破坏神的世界中并非不可破坏的产物,但是只有哈洛加斯圣山上的野蛮人先祖是特殊的。

    他们的经验和意志会流传下去。

    “布尔凯索,那些好笑的家伙已经在山上呆了好几天了,到底要怎么处理?”

    一位先祖对着布尔凯索说着,看他的表情似乎是对这些冒昧而来的特工有很大的意见。

    “怎么了?那些家伙还能在山上找的什么他们不该见到的东西?”

    布尔凯索带着一些无聊的语气,回应着那位先祖。

    “主要是,他们的探寻方式开始变得有些过分了。”

    听到这句话,布尔凯索将心神投入到了哈洛加斯圣山上,借助着先祖们的视线看向了那队特工。

    ……

    “队长!这见鬼的山上什么都没有,我们在这好几天了,连爬上山顶的路都没有!”

    一个全身穿得厚厚衣物的特工对着走在最前面的朗姆洛说着,顺带的一脚踢开了一颗埋在雪里的石头。

    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踢开这块石头了,从他们登山这座怪异的山峰之后,每天就好像是在原地打转一样。

    但是怎么都找不到自己来过的轨迹。

    即使是在原地留下了标记,但是转上一圈之后,似乎是回到了原地,但是留下的标记也消失不见了。

    这些家伙来到了哈洛加斯圣山之后,每天都朝着山顶的方向前进着,但是却怎么也没办法靠近山顶哪怕一步。

    即使是带着高科技的定位装置,他们也只能看见自己的的位置一直停留在原地。

    如果不是身体上传来的疲惫感,他们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一场梦境之中。

    “你是想说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朗姆洛看着提问的那个伙伴,眼神中带着怒意。

    如果说这些天谁的压力最大,那么除了带队的朗姆洛之外还能是谁呢?

    这座大山从他们到来的那一天起,就带给了这些身经百战的特工们强烈的挫败感,那种向着目标前进,但是一切都告诉他们是在做无用功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即使这些家伙已经见过了无数超自然的事件,但是像是这一次的情况还是闻所未闻的。

    “难道我们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吗?这些天一点危险都没有见到,你的意思是就这样回去!?”

    布洛克·朗姆洛,有着交叉骨的名号,他作为神盾局中最擅长一线作战的人物之一,虽然并不是那种莽撞的家伙,但是他的耐心也在这一望无际的白雪中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队长,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向总部寻求支援?”

    那个被朗姆洛一通怒吼搞的紧张兮兮的队员,有些畏畏缩缩得到说着。

    要知道朗姆洛的性子一向暴躁,这个可怜的成员不想招来一通谩骂。

    哈洛加斯圣山的每一处地面都曾沾染恶魔的血肉,内心不够坦率的家伙来到这里只会被拒之门外。

    毕竟连自己都不能直面的家伙,怎么可能称得上勇敢?